壮士一去不复返

时间:2018-11-16  栏目:百科知识  点击:30 次

四、壮士一去不复返

一个壮士曾经公开宣称:天底下没有他到不了的地方,只有想不到或不敢到的地方!这位具有大气魄的壮士就是余纯顺。

被誉为“当代徐霞客”的探险家余纯顺,于1996年的6月6日,向罗布泊发起了挑战。在为其举行的壮行仪式上,余纯顺用其惯有的语气宣称:“彭加木是上海人,我也是上海人。当年彭加木的事迹一直激励着我,我一定要在彭加木倒下的地方,留下征服的足迹。”

余纯顺自1988年7月1日开始孤身徒步全中国的旅行、探险,行程达4万多公里,走破了54双鞋,足迹踏遍23个省市自治区,访问过33个少数民族,发表游记40余万字,沿途拍摄照片8千余幅,沿途为人们作了150余场题为“壮心献给父母之邦”的演讲。尤其是完成了人类首次孤身徒步川藏、青藏、新藏、滇藏、中尼公路全程,完成了征服“世界第三极”的壮举。

水在沙漠里尤显珍贵(www.guayunfan.com)

余纯顺是个传奇人物,在很多恶劣的环境下都安全度过了,堪称经验丰富的探险家。在交通工具极为发达的20世纪,选择这条现代苦行僧的道路,无疑是一种精神追求,尤其是这种殉道式的徒步旅行,那更是一种精神和体力的双重修炼。(www.guayunfan.com)

余纯顺原本计划于10月孤身徒步横穿罗布泊,然而为了赶拍他的专题片,就把计划提到了6月。有沙漠常识的人都知道,夏季是不适合进入沙漠的,酷暑、骄阳、沙尘暴,哪一项都足可以使人毙命,可是固执的余纯顺一意孤行。

酒壮英雄胆,余纯顺喝完壮行酒,就上路了,向着神秘的罗布泊开拔。余纯顺是从古楼兰之地的白龙堆进入的,状如白龙起伏的雅丹地貌,阳光下泛着耀目的白光。

距楼兰古城六七公里的时候,汽车无法行驶,只得改为步行。此时沙漠中的气温已达摄氏44度,地表温度则高达摄氏65度,举目之间,热浪滚滚,眼前的物体既朦胧又虚幻。

下午三点多的罗布泊已经热到极致,沙漠上浮动着蒸腾而起的缕缕青烟,似乎一阵风来,整个沙海就会立刻燃起冲天大火。在烈日高温的烘烤下,一切似乎都要变形了。随行的摄制组及工作人员看到余纯顺艰难地在烈日下行走,极其悲壮的样子。

而余纯顺就是不肯回头,他扬言要打破6月不能穿越罗布泊的神话,并且坚持不让摄制组跟踪,他说:“你们放心,我不会成为第二个彭加木的。”这是人们听到的余纯顺的最后一句话。于是摄制组返回,于12日绕道到达终点,定于13日与余纯顺会合。

余纯顺的探险路线是从罗布泊东北方向的土垠遗址出发,经湖心区,过楼兰古城,到达西北方向的前进桥,全程96公里。这期间设有两个宿营地,每7公里有一个补给站,他亲自埋下了矿泉水和食物,并作有明显标记。按常规来说,他的计划周密可行,可是却出现了意外。

酷热,高温。人处于半昏迷状态,思维行动不甚连贯。可是,到了傍晚,热浪减退,沙尘暴却又气势汹汹,不约而至。漫漫尘沙铺天盖地,满野昏黄,狂风怒吼,几乎要把耳膜给震裂了。人们在惊恐中不禁想到单枪匹马的余纯顺能躲过这场疯狂的沙尘暴吗?他又在哪里呢?

到了约定的时间,余纯顺没有回来。不祥的预感笼罩在每个人的心头,人们把红色帐篷撕开,做成旗帜竖在高处的沙丘,希望能给余纯顺指示方向。在漫长的等待中,人们多么希望突然间余纯顺能够满身风尘、大步流星地哈哈走来,给大家一个惊喜啊!

可是,希望慢慢地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减。寻找余纯顺的搜救工作要兵分两路,一路逆行向余纯顺来的方向寻找,另一路沿着孔雀河而行进。

大家分析,如果余纯顺迷路了,极有可能是在走到孔雀河地段而迷失方向了。因为在土垠分手的时候,向导反复叮嘱,出楼兰,必先抵达孔雀河边,但不能过河,否则将陷入犹如迷魂阵的雅丹地貌之中,非常危险。在荒原上寻找一个人,如同大海捞针一般的困难。寻找一天,无功而返。最终只得向库尔勒求助。16日,一支熟悉地形的营救小分队进入楼兰搜寻,余纯顺不见影迹。第二天实行空中行动,在低空搜寻,罗布泊骇人的荒凉和死寂令人难以想象。

在18日的空中搜救中,在一处荒丘的背阴面,突然出现了一顶扇形的蓝色帐篷。大家惊喜若狂,这,一定是余纯顺的帐篷!

只有像胡杨树一样坚韧,才可能在罗布泊生存

然而,帐篷内的余纯顺已经遇难了,从尸体上推断,他已在帐篷里死亡多日了。他赤身裸体地仰卧在帐篷中,头东脚西,呈一个“人”字形。浑身发黑,到处都是水泡。帐篷的一角已经倾斜,帐篷外面留有一行脚印,有两个挖掘过的小坑,坑旁边丢弃着一把出鞘的藏刀。估计余纯顺在生前曾经用力地挖坑,是在寻找水源,或者是把脸贴近坑内降温。行囊里只剩下小半袋牛肉干,水和八宝粥都没有了,两包仁丹也不见了。余纯顺日记本上最后一行字是,“大家为我践行,祝我穿越罗布泊成功”。

余纯顺的遇难处离他下一个补给点只有两公里多的距离,从他所处的方位上看,他似乎并没有迷失方向。从半支的帐篷上看,沙尘暴并没有把帐篷掀翻刮跑,说明沙尘暴也不是余纯顺遇难的主要原因。那么一定是这高温造成的脱水而导致余纯顺直接死亡。在荒原上要忍受烈日的高强照射和摄氏六七十度的高温烘烤,身体的水分大量挥发,大脑像被灌进一瓢铅水般昏昏沉沉,以至于方向不辨,无法行进,最终毙命沙海。

大自然的规律是不可违背的,谁若冒犯它,就得付出代价。罗布泊是残酷的,对于“胆大妄为”的余纯顺的挑战,罗布泊几乎是在不动声色之中就给予了他致命的一击。对于徒步探险的人,罗布泊是个谈及变色的死亡地带,几乎没有人走过去。而这一击,使得罗布泊更加充满了神秘莫测的诡异色彩。

壮士余纯顺在罗布泊沙漠走到了自己生命的最后一站,所以就被安葬于罗布泊,他的墓地位于铁板河出口不远的一处土台,建有墓地墓碑,现已成为罗布泊之行必到之处。他的墓碑前有一双旅游鞋雕塑,是后人为了纪念他徒步穿越罗布泊而雕凿的。

余纯顺的墓地碑文这样写道:

壮士余纯顺,1952年生于上海普通工人家庭。1988年开始孤身徒步走访全中国。八年间克服千难万险,风餐露宿,跋山涉水,叩访33个少数民族聚居地,行程八万余华里,又创下了人类史上第一个孤身徒步考察世界第三极:青藏高原的记录。威名震寰宇为众人景仰。民族之精神,从此注入新的内容。1996年6月在征服死亡之海罗布泊时不幸遇难,与大自然融为一体,英年早逝,时值46岁。

壮士余纯顺,倒下的是躯体,前进的是灵魂;中断的是旅程,不朽的是精神……余纯顺君,浪迹天涯兮,风雨八载。中华壮士兮,一去不返。天地孤身兮,连年奔走。斯人已逝兮,壮志长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