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剑寒黯黯,铸来几千秋_白居易诗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41 次

古剑寒黯黯,铸来几千秋_白居易诗传

自古英雄配宝剑,世间好男儿没有不热爱兵器的,尤其是充满灵性的绝世宝贝。那些年少不羁的少年们,无数次在梦中幻想着自己骑着高头大马,手拿利刃,上演着英雄救国的故事。那时的他们,是一匹狼,一匹血性十足的狼,他们的内心汹涌着狼性,可自己却要压抑着它,只能用自己的鲜血喂养。

一把传承千年的古剑带着岁月的寒光,幻化成世间珍宝。日月的灵气让这把古剑充满了灵性的,拔出宝剑的一刹那,幽幽的白光晃得人无法睁眼,那是日月的白色光辉。回首过往,想那越王勾践曾经用白牛和白马祀昆吾山神,采金铸剑,最终才获得的八把旷世神剑,大概也不过如此吧。

古剑寒黯黯,铸来几千秋。白光纳日月,紫气排斗牛。

有客借一观,爱之不敢求。湛然玉匣中,秋水澄不流。(www.guayunfan.com)至宝有本性,精刚无与俦。可使寸寸折,不能绕指柔。

愿快直士心,将断佞臣头。不愿报小怨,夜半刺私仇。

劝君慎所用,无作神兵羞。

———《李都尉古剑》

美名远扬的宝剑,像一个沉睡的勇士静静地躺在玉匣里,闪烁着清澈的剑气,仿佛是华清池里的一汪秋水,清俊中透露着柔美。若它不是一把宝剑,而是一个人,那么一定会是一个英俊的美男子。举世无双的宝物,闪耀着夺目的光芒,透露着坚韧刚毅气息。金戈铁马,马革裹尸,勇士倒下了,却将自己的灵魂注入这把宝剑,人与剑融为一体,从此沉淀千年,凝结成为现在这个充满灵性的宝物。

世人云,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哪怕就算此生变成一寸寸的废铁,也不愿意软弱妥协,没有气节。万里沙场,荡气回肠,马革裹尸是战士的荣耀,伤痛、死亡,无论任何困难都不能令他们退缩,因为他们是勇士,无论是活着,还是死亡,都要有铁骨铮铮的气节。

褪去了年少的稚嫩与激情,此时的白居易的身上更多了一份成熟的味道。他以剑明志,心觉在朝为官的人应该敢议国家大事,刚正不阿,不惧奸佞,忠于职守。这是作为一个真君子应有的节操。

作这首诗,白居易作不仅想要表达自己对于整个官场的希冀,也用它来敦促自己,警示自己。因为经历了太多太多的白居易,早已经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又一次的回归朝廷,而看透了许多事情,也看淡了许多事情。他不喜欢那些宴会,更厌恶那些贪财好色的人。骨子里,他想与这些人划清界限,因为不想自己也步他们的后尘,变成自己曾经讨厌的模样。

是的,是曾经,现在的一切都有属于自己的曾经。偌大的长安城,曾经它的繁华令人瞩目,吸引着初来的白居易,而今,他也已开始厌倦。曾经眼里的繁华、喧闹,变成了如今的嘈杂、聒噪。曾经的白居易想要留在这里,享受这种天子脚下的畅快,仿佛这里就是离神最近的地方。而如今的白居易更想寻求一份安宁与淡然。

命运,却偏偏不如人意。

变幻莫测的朝廷依旧未能改变动荡的本性,更加不幸的是,这一次的战争也将白居易卷入其中。当白居易听到彰义军节度使的儿子吴元济背叛了朝廷,并且暗杀了宰相武元衡的消息的时候,他气愤不已,难抑胸中的不平。于是,他上书宪宗,要求惩处凶手。可谁料到,自己的这一行为却被指越级上书有违朝纲应该受到严惩。宪宗迫于旧贵族的压力,也只能采纳旧贵族的意见,要对白居易进行惩治。

之后,旧贵族趁热打铁,又有人将白居易当年所作的《赏花》、《新井》两首诗与其母亲坠井而亡的事捏造在一起,说其有大不孝的行为,如此品行之人留在太子身边,极不合适。

似乎,这是漫漫人生路中的一个坎,种种的不幸与灾难都齐齐向他涌来,波涛汹涌,犹如巨浪滔天。

自古官场多奸佞,不论是哪个朝代都摆脱不了这样的事实。只有读圣贤书者才有资格成为官员,为民请命。那些贪官污吏不知道是忘记了古人的教诲,还是本就是资质平庸之流,根本不懂得那些道理。为什么有的人读了书之后反而变得更坏了?

白居易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到底是书耽误了他们,还是他们玷污了书?他试问自己并不是这个城中才华最出众的人,那些拥有权力和才能的人,好像隐藏在一个角落里,从来都没有用他们的智慧和才华做一些该做之事。

他愤怒,他难过。难道这就是他一直想走进的官场,一直想站稳脚跟的地方?每每看见辛勤劳作的人们,他的心中万分心酸。苛政猛于虎,奸佞胜于天灾啊!这是白居易的心声。他多想成为真正为民请命的官员,成为令他们相信的忠臣。只是他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是微小的,只有集合大家的力量才能帮助更多的人。

皇城中那个尊贵的人,无数人都敬仰他、敬畏他。天之骄子拥有至高无上的力量,他的心中理应记挂着百姓疾苦,社稷安危。但他却不是一般的凡夫俗子能够接近,只有为官的人才可以将百姓的情形告知于君王。所以,官员们更应该勇于直言,将天下大公放在心上,尽心尽力地为帝王送去百姓的消息。只是白居易所看到的却是官员过着歌舞升平、放荡不羁的生活,完全没有将自己的职责记在心间,他们只是在享受、在压榨。白居易无比痛心,却也无能为力。

潇潇风雨中,大浪淘沙,真正的君子注定受到后世的褒扬,放手去做自己心中所想之事,定会得到有志之士追随。对于那些社稷的毒瘤、百姓的噩梦,人人得而诛之。白居易下定决心,此生不负百姓所望。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最终,白居易被贬为江州司马。对于被贬谪之事,白居易早已经看开。他已经将名利抛于身外。只是,在这一场斗争中,母亲的死,竟然成为他被贬官的导火索,这让他感到无比心痛,不过,他也因此远离了朝廷纷争。

如今的他,懂得了淡然与释然。因此,得失之间,他找到了完美的平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