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响东征的号角

时间:2018-11-09  栏目:百科知识  点击:29 次

吹响东征的号角

对于我们来说,侥幸从穆拉比人的弯刀下逃得性命的阿方索六世,理应更为熟悉才对,因为他就是我们在讲述葡萄牙的历史时所说的那位莱昂国王。我们还记得,来自法国的两名骑士——雷蒙德和恩里克兄弟,他们正是宣誓了效忠于阿方索六世的。

雷蒙德得到了国王的长女唐娜·乌拉卡,但他却在穆拉比人手下吃了败仗,其后果导致了穆拉比人对西部杜罗河一带的大举入侵。于是阿方索六世就走马换将,将雷蒙德的兄弟恩里克——我们还记得,他娶的是阿方索六世的次女唐娜·特莱莎,还有一件为我们所忽略的事情是:唐娜·特莱莎实际上是阿方索六世的私生女儿,这就意味着——恩里克的地位多少显得有些尴尬,所以阿方索六世将他换到与凶悍的穆拉比人正面交锋的位置上,却让雷蒙德去对付沿海的维京海盗,这样的安排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穆拉比帝国取得了他们在西班牙南部的稳固地位,尤素福惯常的残暴风格势必会影响到这样一个帝国的正常运行。事实上,尤素福·伊本·塔什芬的儿子被人称为“虔诚的阿里”,就已经印证了半岛上居民的艰难处境。

而在基督阵营中,阿方索六世死了,他的女儿——雷蒙克的妻子——唐娜·乌拉卡成为了卡斯蒂利亚的女王,而恩里克则感到非常郁闷,葡萄牙的离家出走自立门户行将提到议事日程。这时候阿拉贡王国取代了卡斯蒂利亚在基督阵营中的地位成了领导者。

与此同时,面对伊斯兰教咄咄逼人的扩张攻势,基督教皇乌尔班在克勒蒙发起了神圣同盟运动,一支由法国骑士所组织的军队发起了对萨拉戈萨的进攻,但是我们熟悉的雷蒙德先生没有参加这次战斗,他遭遇到了历史上任何人也未曾战胜过的强大对手:衰老与死亡。(www.guayunfan.com)

雷蒙德的死,导致卡斯蒂利亚的女王唐娜·乌拉卡成为了寡妇。

阿拉贡的国王“勇士”阿方索——看到这个太过于熟悉的名字,我们就知道麻烦要来了。我们的麻烦和女王唐娜·乌拉卡的麻烦——阿方索不失时机地向女王求婚,女王答应了他,因为他们双方都急于通过联姻的方式迅速地将半岛的基督教国家统一起来。

没有丝毫的爱情成分,纯粹是以从对方那里获取利益的婚姻是不可能维持下去的,阿方索和唐娜·乌拉卡发生了激烈的争吵,越来越多的人被卷入了这起家庭矛盾之中,先是贵族,平民,而后是军队。

内战!

幸好有教会赶来调停这起过于激烈的家庭矛盾。教会宣布:由于阿方索和乌拉卡两人存在着血亲关系,所以他们的婚姻是无效的,应该立即废除。

这起莫名其妙的婚姻就这么草草地结束了,“勇士”阿方索愤然返回了他的阿拉贡,投入到了他最喜爱的抵抗穆拉比人的战斗中去,他在响应了教皇吉拉修二世所号召的神圣同盟运动之后就死掉了,由于他没有子女,就留下遗嘱要将他的全部遗产捐献给教会和几个不同的骑士团,幸好贵族们及时地阻止了这个荒唐的遗嘱,选出了他的兄弟——教士拉米洛出任阿拉贡的新国王。为此教皇不得不颁发了许可证书,准许拉米洛二世还俗结婚。

而在卡斯蒂利亚,我们知道,女王乌拉卡去世之后,她的儿子阿方索七世继承了王位,这时候他那位出生于葡萄牙的表亲兄弟对自己的母亲特莱莎发动了成长战争,阿方索七世疲于奔命地赶去劝说调停并亲自参加战争。这样我们就能够理解当时葡萄牙的独立战争何以会以如此绅士的方式来解决了,半岛上的局势过于错综复杂了,处于一片混乱之中的阿方索七世没有被逼到发疯,反而在后来成为了西班牙皇帝,这只能用奇迹来解释。

新的国家次第出现,这其中不停变动的地域疆界足以让最有素养的史学家为之发狂。比如说,纳瓦尔在勇士阿方索死后脱离了阿拉贡王国,这样一来,阿拉贡的统治疆域就明显缩小了。幸好那位刚刚脱下教士黑衣服的拉米洛二世生了一个女儿,于是拉米洛就将女儿嫁给了巴塞罗那伯爵雷蒙·贝伦格尔四世,就这样兵不血刃地将他女婿的加泰罗尼亚王国划归到了阿拉贡的统治之下。

1145年12月,教皇尤金三世号召并发起了第二次神圣同盟运动——或者称之为第二次十字军东征,更易于我们理解——教廷同时宣布,凡参加针对于伊比利亚的穆斯林作战的十字军战士,享有与圣地十字军战士的同等待遇。这道命令彻底打破了半岛上的均衡局势,来自北欧的攻城机械和来自于意大利的舰队涌入西班牙,穆拉比人在基督阵营地全面反攻面前显得束手无策。

半岛的局势从未像现在这样令人乐观,卡斯蒂利亚和阿拉贡的两个国王甚至已经签订了如何瓜分穆斯林势力范围的正式协议,剩下的事情,就只是这份协约的认真履行了。

但是,基督徒显然低估了未来局势的发展。

事实上,一场新的风暴正在酝酿之中——在穆拉比帝国,由嗜血如狂的尤素福·伊本·塔什芬所亲手缔造的这个极端帝国远不像它所表现出来的那样脆弱,当穆斯林陷于他们的绝望的处境而无限悲观之时,新的先知诞生了。

穆罕默德·图迈尔特。

先知的临世势必会重新鼓舞起穆斯林心中那旺盛的斗志,伊比利亚半岛的风云变幻,行将进入一个称得上是血雨腥风的时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