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添幽默成精

时间:2018-11-03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50 次

谢添幽默成精

◎文/朱安平

历经五十年风风雨雨、恩恩爱爱的婚姻生活,谢添的“顽童”形象始终活跃于杨雪明渐已苍老的记忆之中,而这也正是她之所以倾心于比自己大十三岁的谢添的原因之一。那是1946年5月,谢添随沈浮等人从重庆来到北影前身的中电三厂筹拍《圣城记》,演员出身的杨雪明当时正在摄影科做底片收发工作,听说厂里来了个活泼幽默的人,与别人不太一样,一次邂逅她方知此人正是谢添。

那是一个下午,她有点困倦正趴在桌上睡觉。恰在这时谢添来了,想找些底片零头拍照,见她被叫醒后依然睡眼蒙,便问:“你叫什么名字?”待听回答说叫“杨雪聪”,谢添装作没听清:“你叫杨野葱?”弄得她哭笑不得,但睡意一下全消。后来再见到时,谢添总是以此称呼,她一气之下干脆改名为“杨雪明”。

即使“文革”中遭受冲击失去自由,天生乐观的谢添仍不失幽默。有一次上面来了一个头头,集合了一些“革命群众”给他施加压力,可是好长时间谢添一句话也没有说。那个头头有些恼了,就指着他说:“谢添,你真是一只‘铁公鸡’,一毛不拔,你再不说,我们就要用一百度的开水浇你……”当时还真有不明真相的群众跟着喊:“谢添,你承认不承认你是‘铁公鸡’?”谢添心平气和地点了点头:“我承认,我是一只‘铁公鸡’,‘铁公鸡’没毛儿,再用开水浇也是没毛儿!谁看我有毛儿,谁就来拔!”他刚说完这话,会场上好多人马上就憋不住笑了,那个头儿被噎得无言以对,只得吼道:“你先滚蛋!”那会儿谢添就爱听“滚蛋”,因为一“滚蛋”,就可以休息了。(www.guayunfan.com)待到一切恢复正常,谢添三分钟说不了两句正经话的习惯又随时可见。改革开放之初,北影厂一度放映内部参考片,有些内容比较开放,但看的人控制得很严。有一天,一位工人朋友在路上碰到谢添,说:“谢导,再有好看的内部片,麻烦给找张票。”谢添答道:“行!你想看哪类的?”对方倒是直言不讳:“有光屁股的那种。”谢添乐了,顺手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两张票递上:“这片子好极了,全是光屁股的。”那人喜形于色赶紧接过来,一看马上又蔫了:原来是澡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