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道崩坏,觞纵遥情_陶渊明诗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57 次

世道崩坏,觞纵遥情_陶渊明诗传

行行循归路,计日望旧居。

一欣侍温颜,再喜见友于。

鼓棹路崎曲,指景限西隅。

江山岂不险,归子念前涂。(www.guayunfan.com)凯风负我心,戢枻守穷湖。

高莽眇无界,夏木独森疏。

谁言客舟远,近瞻百里馀。

延目识南岭,空叹将焉如!

———《庚子岁五月中从都还阻风于规林二首》其一

“规林”这个地方,大概是在现今安徽宿松的长江沿岸;“庚子岁”则是指东晋安帝隆安四年(公元400年)。这一年陶渊明约三十五岁,奉命前往京城建康,返途中路过今天的江西。见机会难得,陶渊明便想先回家探望一下母亲妻儿,结果反被狂风阻隔。

“行行循归路,计日望旧居”,陶家园的茅草在眼前时隐时现,母亲和妻子温暖的笑容久久无法忘却。可是,不肯成人之美的上天终究还是把陶渊明阻挡在了江心处,害得他只能坐在船栈中,无奈地望向一江之隔的家园。

夜深了,独自和衣而睡的陶渊明辗转反侧,企图用困意化解徒劳无功的思念。可是,隐居浔阳柴桑多年的田园诗人,为什么要无缘无故地前往建康呢?他是有什么公事要做吗?或者,他又当官了?

是的,尽管新来的妻子让自己如愿过上了隐士的清贫生活,但在柴桑蛰伏已久的陶渊明还是义无反顾地出仕了。这要从皇帝驾崩说起。

在司马道子和王国宝的胡作非为之下,东晋王朝终于坍塌了。只不过这场坍塌,是以一场黑色幽默成分强烈的宫闱巨变开场的。

作为权力最顶端的人,皇帝司马曜不可能对司马道子的行为熟视无睹,何况眼前的麻烦还不止他一人。这位原本远离政坛的宗室似乎是天生的拆台高手,权力的味道只从鼻翼前飘过了几簇,他就紧紧抓住,而后毫无顾忌地兴风作浪。

就在权力斗争酷烈残忍之时,孝武帝司马曜突然死了。

太元二十一年(公元392年)九月,司马曜在深宫里同最受宠幸的张贵人饮酒作乐,一喝就是大半宿。张贵人一介弱质女流,对酒精的抵抗能力本来就弱,又禁不住皇帝的劝进,强忍无果后想要谢罪离席。司马曜却早已被酒精糊住了脑浆,见美人不愿陪自己喝酒,便撒着酒疯骂道:“你当年能被我封为贵人,不过是有张貌美如花的脸蛋。现在你人老色衰,却连个皇子、皇女也不曾生过。如此白白占着一个贵人的妃位,竟还要恃宠称骄!信不信我明日便废了你,另选一个新人入宫?”

司马曜说完这番话后就自顾自地沉沉睡去,而挨了骂的张贵人却紧张到了极点。皇帝把她的事情当成玩笑话讲,对她自己而言却是晴天霹雳。张贵人承宠多年,自然知道皇帝的贪色本质。皇帝现在是喝多了敢这么说,可如果有朝一日,等她彻底老去,又没有子女为靠山,皇帝把她打入冷宫、白绫赐死,难道就真的不可能吗?

于是,这个皇帝的玩物终于向主子露出了獠牙。

趁着司马曜熟睡的机会,张贵人召来亲信宫女,在皇帝身上压了十几床厚被子,司马曜被压得缓不过气来,却还没有死。张贵人一不做二不休,又叫宫女搬来大石头将皇帝砸晕,然后将整块石板压在他身上,终于将睡梦中的皇帝活活捂死,死时不过三十五岁。

由于司马曜死得太过突然,死前又未曾留下任何遗诏之类的命令,待他的儿子晋安帝司马德宗即位后,掌控大权的司马道子顺理成章做了辅政大臣,成为东晋王朝的掌舵人。由于晋安帝没有能力治国,司马道子就越发地无所顾忌:他不断拔擢追随、阿谀自己的人,让他们为自己的专权出谋划策,还以这些人为鹰犬,大肆掠夺财富。

此时,远在陶家园的陶渊明对宫禁中发生的诡异还毫不知情。但当皇帝驾崩的噩耗传来,他还是就着礼节哭了一番,但他很久都没有想通:为什么身体康健的司马曜会死得如此突然?而遥远的建康城中又发生了多少惊天动地的改变?

与此同时,他心中有一个声音也在小心地叫嚷:该出去看看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