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了然,移居南村_陶渊明诗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65 次

生死了然,移居南村_陶渊明诗传

昔欲居南村,非为卜其宅。

闻多素心人,乐与数晨夕。

怀此颇有年,今日从兹役。

敝庐何必广,取足蔽床席。(www.guayunfan.com)邻曲时时来,抗言谈在昔。

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

春秋多佳日,登高赋新诗。

过门更相呼,有酒斟酌之。

农务各自归,闲暇辄相思。

相思则披衣,言笑无厌时。

此理将不胜?无为忽去兹。

衣食当须纪,力耕不吾欺。

———《移居二首》

一直住在渔船之中,始终不是长久之计。重阳节前,陶渊明和家人商议,决定重新盖一座房子。为了离自己的田地近一些,陶渊明决定移居到南村居住,而南村刚好也是距离陶家墓地最近的村庄。住在南村,让陶渊明有了一种叶落归根的感觉。

为了赶在重阳节前住上新居,陶渊明全家出动,陶仲德负责砍树打桩,陶渊明的几个儿子选好了地基,呼朋唤友一起干了起来。看着每日前来帮忙重建新房的亲友、邻居,陶渊明可以感觉到一种安慰。在那样一个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年代,淳朴的民风给了他很多的感悟,也正是这些感悟使他有了克服困难的信念,而这种信念就是代表陶渊明风格的安贫乐道。在大家的齐心合力之下,陶渊明一家终于在重阳节前一天住进了新居。

搬进新家后,陶渊明的心情渐渐好了起来,于是他写下了《移居》一诗来记录自己当时的心情。

此时的陶渊明,没有了当官的理想,也没有了远大的抱负,他现在只想安安静静地隐居,每天忙完自己的农活就回家休息,闲来无事便去找自己的邻居谈天说地,他认为这种宁静的生活才是最有意义的,觉得当初自己撇下这样的生活而去当官可真是一个愚蠢的决定。想到这,陶渊明不禁苦笑了一声。

这场大火虽然给陶渊明带来了沉重的打击,但是对他而言未尝不是一种警醒,他的官途梦、他的天下心,都随着这场大火烧得干干净净。如今的他,只要能够自食其力地过上温饱而且安定的生活,就觉得似乎来到了人间仙境。如果还能在周围的邻里中结识三五淳朴好友,无论是耕作时还是闲暇时,能聚在一起谈天说地,他就会由衷地感到幸福。因为此时的陶渊明,只有和这些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民生活在一起时,才能得到心灵上真正的宁静。

就在陶渊明静静地享受着田园生活时,当年远走庐山的刘程之给他寄来了一封信。在信中,刘程之邀请他前去庐山游玩。其实陶渊明知道,刘程之不过是想把他拉进白莲社,因此写了一封信回复,也就是后世著名的《和刘柴桑》。

“山泽久见招,胡事乃踌躇?直为亲旧故,未忍言索居。”收到你的来信,你在信中对我说,既然家中已经失火,何不去庐山住一段时间呢?还有什么事情能让我犹豫呢?其实我非常感谢你的好意,但是我实在扔不下亲人和周围的朋友,我几乎无法离开他们。而且佛教认为人们应该跳出红尘,独自居住,这对我来说是绝对无法接受的,因为我是一个性情中人,只要一离开自己的家乡,就会时时刻刻充满对家乡、朋友、亲人的思念,甚至会难以入眠,只想立刻飞回自己的家中,你觉得这样的我又如何能在庐山常住下去呢?

“良辰入奇怀,挈杖还西庐。荒塗无归人,时时见废墟。茅茨已就治,新畴复应畲。”前几日的一个清晨,我回到了我的园田居瞧了几眼,通往那里的路上长满了荆棘,根本看不到有人回家的身影,有时还会见到一些废墟。一年之前,这里还是我和家人生活的地方,寄托了我们全部的希望,可如今,这里却已经破败成了这个样子。我站在曾经的院子中,似乎明白了你们佛教所说的“空”的含义,好在这些日子我在南村的新居已经修葺完毕,新开垦的田地也已经种下粮食,现在我只要看到庄稼在地里生长,心中就暖洋洋的,就不会再去想那些伤心的往事了。

“谷风转凄薄,春醪解饥劬。弱女虽非男,慰情良胜无。”或许我真的已经老了,竟然觉得现在门外的东风有些刺骨,所以只能靠着春天时酿的烈酒来为自己驱除寒冷与疲倦。虽然我们自己家酿的酒没有作坊里的好喝,但是也足够我寄托情感了,而且去年的那场大火实在是让我备受损失,作坊中的好酒我已经喝不起了。

“栖栖世中事,岁月共相疏。耕织称其用,过此奚所须!去去百年外,身名同翳如。”那些曾经当官的日子,早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遗忘,想起当年的事情总是让我恍如隔世。现在的我一心只想耕地种田,自食其力地和家人在一起生活,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要求。时光匆匆流逝,无论是我的身体还是我的名声,都会慢慢地黯淡消失,最后变得无影无踪。你们佛教中讲究轮回转世,但是谁又能清楚自己的前世今生?只要这辈子可以安静地度过,那么我也就了无遗憾了。

就是这一封信,彻底打消了刘程之拉拢陶渊明入白莲教的打算,而陶渊明也开始安安静静地享受自己的余生,他觉得生活充满美好,世界上再没有什么可以让他难过的事了。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不久之后,他视为知己的从弟陶仲德竟然也撒手人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