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肠移破秦筝柱_小山词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25 次

断肠移破秦筝柱_小山词传

梦入江南烟水路,行尽江南,不与离人遇。睡里消魂无说处,觉来惆怅消魂误。

欲尽此情书尺素,浮雁沉鱼,终了无凭据。却倚缓弦歌别绪,断肠移破秦筝柱。

——《蝶恋花·梦入江南烟水路》

看起来精致伤感的词何尝不是摘取心头上最殷红的痛,然后收藏起来慢慢发酵,酿成一杯最浓郁的苦酒,让自己仰脖喝下。(www.guayunfan.com)自从家境沉落,小山就挥别了那些歌舞升平、夜夜笙歌的场合,告别了那些腰肢纤细、莲步轻移的女子,告别了那种清高独立的性格,开始习惯于去争取以前自己压根不放在心上的“五花马”、“千金裘”,开始去和自己以前根本看不上的同僚们杯盏相和。更多的时候,小山开始在寂深的夜里回忆过去和现在的落差,而这落差磨成一把锐利的刀,斩掉自己的骄傲、自尊和对未来的期望。

回忆痛得让人不能忍受,潜意识里就想着找一个温暖安定的巢穴躲避一下。于是,小山的诗词里充斥着一个又一个的梦境。无论现实生活中的自己变得多么唯唯诺诺,在梦里还是那么自由自在,踏着覆满杨花的小径找到那个最熟悉的地方。“卧听疏雨梧桐。雨余淡月朦胧。一夜梦魂何处,那回杨叶楼中”,梦里最常出现的场景也是现实生活中去不了的场景。“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梦到自己又和魂牵梦萦的那个人一起厮守,可是,“醉别西楼醒不记,春梦秋云,聚散真容易”,梦境纵然甜蜜,醒来之后更显惆怅。

这首词也是这样。一进入梦境,他的潜意识就跑回了江南,那里成滩的水泊里氤氲着厚厚的水汽,弥漫着轻柔和梦幻的彩色。梦里的他是匆忙慌乱的,总是在奔跑。他跑过盛开着田田叶子的荷塘,跑过大片大片的淡色湖泊,跑过曾经灯红酒绿的亭台楼榭,跑过曾经一起窃窃私语的林荫小道。只有潜意识知道,这些地方都是充斥着自己和她的那些美好回忆的地方,而自己这样奔跑其实也只是为了找到她而已。可是,离别的人终是了无踪迹,整个江南也不再有她的踪迹。即使是在梦里也知道这一切皆是虚幻,心里惆怅不已,直到这惆怅把自己从梦境里揪醒。可是,醒来又意识到这不过是黄粱一梦,心里更加惆怅。

想把自己的心绪放在书信里,寄给远方的她。可是也不知道该寄往何处,而且就算能寄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回复。无可奈何,唯有缓缓弹筝抒发离情别绪,移破了筝柱也难把怨情抒尽。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云:“李后主、晏叔原皆非词中正声,而其词则无人不爱,以其情胜也。情不深而为词,虽雅不韵,何足感人?”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词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也,故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是后主为人君之短处,亦即为词人所长处。”陈廷焯承袭前人观点,认为晏小山和李煜以生命中最深切的感情入诗,虽不是诗词正宗却有动人心魄的力量。而王国维也认为赵匡胤占据了疆域意义上的帝国,和小山同属一类人的李煜却占有了诗歌意义上的帝国。小山一生苦涩,并未在经国伟业上留下太多成就和功名,唯有一部呕心沥血写出的《小山词》存世。然而,能得到后世知己的如此评价,他也该由衷欣慰了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