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中》_怀人之心传千古_薛涛诗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30 次

《蜀中》_怀人之心传千古_薛涛诗传

渚远江清碧簟纹,小桃花绕薛涛坟。

朱桥直指金门路,粉堞高连玉垒云。

窗下斫琴翘凤足,波中濯锦散鸥群。

子规夜夜啼巴蜀,不并吴乡楚国闻。(www.guayunfan.com)一代诗坛“孔雀”就此香消玉殒,她的遗骨被朋友埋葬在成都附近。大和七年(公元833年),宦游二十载的段文昌再至成都,亲自为薛涛撰写了墓志铭,可惜墓志铭与薛涛墓皆已不存。晚唐郑谷曾游薛涛墓,赋《蜀中》诗。

此诗首联即已点明:薛涛坟在锦江之滨,小桃花在正月里盛放,守护着一代诗坛孔雀的精魂。中间四句即从不同角度写薛涛坟的景色,尾联则为郑谷之感慨。后人对薛涛有颇多追思与遐想,并通过薛涛坟来作为寄托。

明代时,薛涛墓址已颇多谜团,各种传说浪漫而吊诡,如明代《漱石闲谈》曾记载:

“成都有耕者,得薛涛墓,棺悬石室中,四维环以彩笺,无虑数万,颜色鲜好,触风散若尘雾。”

但《香祖笔记》谈及此说,只道“皆理之不可信者,殆好事者为之耳”。然薛涛墓成谜,乃是后代文人骚客的一大憾事,明代诗人徐熥就欲前往凭吊不得,惆怅赋诗曰:

玉垒山高锦水流,黄泉何处觅青楼。

坟头种得桃千树,花落花开怨未休。

云笺彷佛见罗裙,缥缈歌声去不闻。

千树桃花零落尽,不知何处吊孤坟。

所幸的是,薛涛尚有画像传世,徐熥得以凭此寄托幽思,与几百年前的奇女子神交畅游:

濯锦江边一丽人,千秋传得镜中身。

自惭不及高千里,未识花容真未真。

——《题幼孺所藏薛涛小像》其一

半幅丹青异代情,谁人题作校书名。

写生不用桃花纸,两颊芙蓉晕自生。

——《题幼孺所藏薛涛小像》其二

近代的沈轶刘也曾得见薛涛像之拓本,才情涌动,填词《暗香疏影·孙雄白寄武照、薛涛像拓本》一首:

金轮曾斲。化二分孤艳,浣花溪角。狐媚难消,待写秘辛余控鹤。独念枇杷万里,寻故事、仙罗凡郭。问费却几辈工夫,千载竟谁觉。

差异昔年韦李,空山对石友,胜情闲托。谱绎无双,碑拓斜阳,好仗孙郎摹索。手招凉雨乘云上。怕夕贬天香归洛。借松笺、皇泽催诗,蜀客雪鸿能拓。

如今的成都东郊,望江楼公园东侧、锦江之滨、四川大学校园之内,有一座当代所立的薛涛新墓与新碑,以供后人凭吊,碑文正面书三行大字:

公元一九九四年十月立

唐女校书薛洪度墓

薛涛研究会立

碑阴文字为由四川省薛涛研究会副会长刘天文所撰。

“薛涛,字洪度,约生于唐德宗建中二年,卒于唐文宗大和六年,殁后,时段文昌以西川节度使再镇成都,曾为其撰墓志。唐时涛墓今不存,在成都何处亦无考。晚唐郑谷《蜀中》诗云:渚远江清碧簟纹,小桃花绕薛涛坟。朱桥直指金门路,粉堞高连玉垒云。窗下断琴翘凤足,波中濯锦散鸥群。子规夜夜啼巴蜀,不并吴乡楚国。闻有学者认为诗中‘朱桥直指金门路’之‘金门’即唐时成都西郭金阊门,谓涛墓在城西碧鸡坊近处;另有学者认为,成都附郭河流,惟九眼桥以东一段始称锦江,郑诗有‘波中濯锦’句,谓涛墓在锦江之滨,今望江楼附近。两说孰是,仍当以日后有墓葬出土为断。今望江楼之薛涛墓,明万历时已存在。新旧《华阳县志》记涛墓在县东五里处;万历初,夔州通判何宇度《益部谈资》所记,‘涛墓在江干,题碑唐女校书薛洪度墓’即指此墓。至清代时,此墓已成旷壤,墓址几不可辨,光绪九年浙西沈寿榕等重加修葺,镌石立碑。近至十年浩劫后,涛墓又荡然无存,今园中游人每访涛墓不得,多怅惘不已。故薛涛研究会仿明时旧貌,重新修建薛涛墓于此,既可慰诗魂于地下,亦可发思古之幽情,诚一盛事也!一九九四年十月记。”

在薛涛墓的后面,乃是四川大学法学研究所所长周应德所撰写的《薛涛墓表》。

薛涛墓表

四川大学周应德撰并书

薛涛字洪度,出生秦陇而长寓蜀川,孤零一世而名垂千载。彩画横溢,志洁心高。盖古代闺中之翘楚,而诗坛之异彩也。涛赋诗五十年,成诗五百首。虽经散佚,犹得“洪度集”七十余首传世。涛诗之绮丽澄莹、与浑朴雄健,兼而有之。无轻薄浮靡之词。古人称涛诗“奇情缥缈,绮思凌云,或高而朴,或古而静,其讬意深远,非寻常裙屐所及。”涛生平爱竹及菊,又尝种苍蒲,岂竹之劲节、菊之超逸、而蒲之苍健有以贰之欤!涛出入西川幕府历十一镇,晚年屏居浣花溪。文宗时登幕府筹边楼,作爱国豪壮之吟。越明年,涛卒。时公元八三二年也。涛墓,原在蜀都治东四里许黄安坝,今四川大学境内。清光绪间重修。年久荒圮。一九九四年别建新冢扵园之南隅,今北迁至此。墓旁修竹万竿,清闲静雅,幽荫满园,曲径萦廻,亭阁掩映。可憩可弈,可饮可宴,可留晋贤之醉,可伴舜妃之悲;或凝思而沉吟,或翩跹而起舞,将挥拳而击剑,廼荡楫而长歌,栖迟偃仰,意兴纵横人生逸韵,到此极矣。八六年小平邓公莅园,盛赞薛涛为唐代著名女诗人。涛诗名溢中外,情系古今。念天地之悠悠,有所谓永垂而不朽者,诗人薛涛,庶几足以当之!翠竹青冢,日落黄昏,眄碧落之旷渺,荐窀穸之谧宁。诗魂有知,尚其来格!

四川大学谢蓉助资勒石

公元两千零三年秋望江楼公园建

而在薛涛墓的附近,便是读竹苑,薛涛之像伫立其间,神色甚为逼真,令今人可以一览女校书之风采,而石像之侧,正是《薛涛像赞》。

唐诗人薛涛,字洪度。原籍长安。大歴中随父郧宦游入蜀,恸少小失怙,由是而孤零偃蹇、凄清自持,绘制彩笺,以为生计。涛生平爱竹,有林下风致。慧颖工诗,与当代名家元稹白居易刘禹锡杜牧、王建及西川节度使韦皋,至李德裕诸重臣相友善。皆以文受知。每多唱和之作。着诗五百首,汇为《锦江集》,已佚,今存《洪度集》八十余首传世。书法亦工,笔力峻激,无女子气。世称扫眉才子,载誉百世不衰。甲子之夏园中临池造像,庄娴静雅,修竹掩映。饰唐装素裹,薄罗轻裾。持卷负手,作凝思行吟之状。翩然中唐诗家而名园丽影也。古以宓妃为洛水之神,洪度其锦水之神欤!

西川校书,瑰异不群。

辩慧工诗,落落含情。

文思俊逸,语无雌声。

颂苍苍之劲节,登筹边而行吟。

诫贪羌族焉,怒斥巫山云。

壮压十州,惊天地之荒荒;

月照千门,戎马系闺心。

雨晴眉山,高楼掩映双旌远;

秦关骑杳,伤弦绝而悼知音。

夜立清江,叹人间之愁寂;

浣花溪畔,吟诗楼头,

道服仙冠,步余生而闭门。

涛兮涛兮,

蜀都冷艳,锦水诗魂!

四川大学周应德撰并书

捐资建碑:戴光耀

公元一九九八年戌寅冬镌建

此文不过四百字,却道尽薛涛之一生,可谓薛涛之万古知音。斯人已矣,薛涛却没有因生命的结束而带走关于她的传说。不仅仅是吊诡的薛涛墓风波,薛涛笺、薛涛字、薛涛酒、薛涛井都在她的身后,为她的人格增添了许多动人的注脚。

薛涛井的传说始于明代,人们声称薛涛造笺就是通过这口井取水。大概是因为薛涛墓在不远处,人们便这样一厢情愿地附会吧。

正德年间的状元杨慎《别周昌言黄孟至》有句:“重露桃花薛涛井,轻风杨柳文君垆。”这是诗歌第一次出现薛涛井。万历年初,时任四川按察使的胡定有《薛涛井》诗二首,云“好事至今传井渫,年年飞入九重天”。诗后附注:“蜀殿下取此井水造为万寿笺云。”明万历年间曾任四川右参政、按察使的曹学佺在《蜀中广记》中记曰:“予庚戊秋过此,询诸纸房吏云:‘每岁三月三日汲此井水,造笺二十四幅,入贡十六幅,馀者留存’。”由此可知这里确是明代蜀藩制笺处。

天启《成都府志》对薛涛井极为十分详尽:“薛涛井,旧名玉女津,在锦江南岸,水极清澈,石栏周环,为蜀王制笺处,有堂室数楹,令卒守之。”而此井被人们称赞“水味甘洌,异于江泉”,并非没有原因,薛涛井毗邻锦江,井水源自锦江,又经过地下沙石过滤,清澈甘洌,水质非凡。

到了清朝初年,成都兴起以薛涛井水酿酒之风,名为“薛涛酒”,自康熙至道光年间,吟咏不绝。如张船山之《咏薛涛酒》:

浣溪何处薛涛笺,汲井烹泉亦惘然。

千古艳才难冷落,一杯名酒忽缠绵。

色香且领闲中味,泡影重开梦里缘。

我醉更怜唐节度,枇杷花底问西川。

清康熙六年(1667年),成都知府冀应熊手书“薛涛井”三字,勒石立于井前,至今尚存。乾隆六十年(1795年),成都学使周厚辕与通判同游薛涛井,书写唐诗人王建《赠薛涛诗》,并撰写薛涛井诗,立于薛涛井碑之侧。到了嘉庆十九年(1814年),四川布政使方积、成都知府李尧标培修薛涛井,并在其附近重建了吟诗楼,并造了一座浣笺亭,几经修建,至今犹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