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忠贤是哪个皇帝时代_魏忠贤乱政

时间:2018-04-18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557 次

魏忠贤是哪个皇帝时代_魏忠贤乱政

明朝是我国历史上宦官之祸最为严重的朝代。追寻祸害之源,其实还在于太祖朱元璋。洪武初年,朱元璋为把持大权,罢丞相,废三省,虽使皇权收归一人,但又不得不起用宦官帮助皇帝处理繁杂的事务。但朱元璋规定宦官不得读书识字,不得干预政事,对宦官控制很严。

成祖朱棣因夺帝位曾得到宦官的帮助,故视他们为亲信,设东厂,由宦官主持。宦官开始取得出使、专征、分镇等大权,为后来的宦官专政提供了条件。天启时,宦官专权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熹宗不理朝政,整天以做木匠活为乐。司礼监秉笔大太监魏忠贤与熹宗乳母客氏串通,独揽内外大权。以浙党为首的非东林党与魏忠贤相勾结,形成明朝后期最反动的一个政治集团,被东林党人骂为“阉党”。

魏忠贤(1568~1627),河北河间人。他本来是个嗜赌成性的无赖,目不识丁。因为赌钱输得精光,无路可走,一气之下竟自己阉割成太监,进了皇宫,并改名李进忠。因为他善于逢迎拍马,很快就巴结上“皇长孙”朱由校的奶妈客氏。朱由校自幼生母就去世了,客氏被召做了她的奶妈。客氏对朱由校悉心照顾,殷勤备至,甚至把朱由校梳头掉下来的头发、剪掉的指甲都精心收藏。(www.guayunfan.com)

朱由校的膳食也都经她亲手调治,使年幼的朱由校对她百般依赖,视同生母。长期身处禁宫的客氏耐不住寂寞,私下与魏忠贤“对食”。所谓对食,就是太监与宫女结为相好,形同民间的夫妻。明万历后,宫中对食的现象极为普遍。从此,二人用尽心机,讨得朱由校的欢心。朱由校做皇帝后,封客氏为奉圣夫人,提拔魏忠贤做司礼监秉笔太监,亲赐他“忠贤”的名字。而魏忠贤与客氏狼狈为奸,引诱熹宗整天沉溺在听戏听歌、打猎赌博等稀奇古怪的玩乐中。加上有客氏在一旁推波助澜,暗中配合,魏忠贤则在内廷中广植心腹,借代皇帝草拟批文的大权,不断攫取权力。

熹宗初年,因力举新帝即位有功,东林党曾掌握朝政,他们对客氏与魏忠贤的用事早有察觉。熹宗一登极,就上疏请皇帝按祖制遣客氏出宫,并弹劾魏党中人。开始,熹宗不得已照办,但不几天,十六岁的小皇帝就因想念客氏,不吃不喝,泪流满面,只得将客氏召回宫中,陪伴在身边。而对魏党的弹劾也因皇帝的袒护未能起效,使得客氏与魏忠贤更加肆无忌惮。后宫成为客、魏首先施威的地方。皇后张氏,禀性刚直,经常在皇帝面前说客、魏的过失,遭到魏忠贤的嫉恨。天启三年(1623),张皇后有了身孕,客、魏竟使毒招使她流产,并陷害说她行为不贞洁,使得熹宗疏远了张后。还有一位张妃,因不听从客、魏的摆布,被二人假传圣旨幽禁于冷宫,不给食物,被活活饿死。后妃们只要对他二人有所不满,就都会遭到迫害。

在内廷一手遮天后,魏忠贤在朝堂上也日益嚣张起来。假传圣意外,还指挥特务机构东厂,掌控锦衣卫,组织了一支上万人的宦官武装。又有朝中非东林党人投靠附庸,渐渐形成了一批死党,当时著名的五虎、十狗、十孩儿、四十孙等一批无赖亡命之徒,他们对魏忠贤极尽溜须拍马之能,称魏忠贤为“九千九百九十岁”,大有权倾帝王之势。阉党势力扩大,从朝廷内阁、六部到地方总督、巡抚,都成为阉党的一统天下,朝政极度腐败。

但敢作敢为的东林党人,与阉党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天启四年(1624),左都御史杨涟首先抨击魏忠贤,列举了他的二十四条大罪,其中有:专权;私自批签圣旨;罗织罪名残害忠良;给魏家亲属滥封官职;在皇宫里练兵;生活穷奢极欲等。接着,更多的东林党人对魏忠贤进行了口诛笔伐,一时上疏弹劾魏忠贤的奏折竟达数十份。

魏忠贤对此恨得咬牙切齿,他一面到熹宗面前装委屈买好,另一面用尽办法阻止这些官员面见皇帝。在蒙蔽过皇帝后,他立即疯狂地展开反扑。第二年,他伪造供状,将杨涟、左光斗、周朝瑞、袁化中、魏大中、顾大章等六人以行贿受贿等罪名抓入镇抚司,严刑拷打,逼他们承认根本不存在的罪行。六人在狱中受尽酷刑,杨涟身上被压上沉重的麻袋,耳朵里钉进发锈的铁钉。左光斗全身被狱卒用烧得通红的烙铁熨烙,脸部被烧得焦烂,面目全非,左膝盖以下的筋骨,全都暴露出来。不久,六人全都惨死在狱中。时人称这六位正直的大臣为“六君子”,按干支纪年法,称这一事件为“乙丑诏狱”。

天启六年(1626),魏忠贤再掀大狱,东林党领袖高攀龙等七人被诬陷贪污国库公款,魏忠贤矫旨把他们全部逮捕。高攀龙当时还在无锡讲学,一听到即将被捕的消息,给亲朋写下一份遗书后,从容跳水而死。其余六人被抓进镇抚司,被折磨至死,史称“七君子”。因这年是丙寅年,又称“丙寅诏狱”。

此后,还有更多的东林党人被罢官,被下大狱,被充军,被杀害。正直的官员在朝中没有立锥之地,举朝上下无不是阉党的势力。但物极必反,就在魏忠贤的权势达到登峰造极的时候,熹宗病逝,思宗崇祯即位。为巩固皇权,崇祯皇帝罢免了魏忠贤,阉党受到打击,阉党内部人人自危,于是相互攻击以图自保。墙倒众人推,魏忠贤一下子又变成了过街老鼠。魏忠贤深知自己难免一死,于是自缢而亡,客氏也在后宫中被鞭笞而死,东林党人得到平反。但是,明朝的局势,已经是江河日下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