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若有情天亦老_小山词传

时间:2019-05-05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31 次

天若有情天亦老_小山词传

花信来时,恨无人似花依旧。又成春瘦,折断门前柳。

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分飞后,泪痕和酒,沾了双罗袖。

——《点绛唇·花信来时》

还记得大唐年间的才子崔护,在夏日奔波于赶考路上炎热而焦躁。他看到一处民居,重重地敲门借水,开一门看到的却是怒放的桃花和如花的笑靥,顿时周身变得清凉了起来,烦躁的世界也不再喧嚣。可是,被功名所牵的崔护终究只能无视这个浪漫的小插曲,继续他的赶考之路。第二年故地重游,心底隐隐的期待牵引着自己走向了那条藏着笑靥的小路。只是推开木门,桃花依旧,芳踪难寻。他徜徉在灿烂招摇的枝枝桃花里,感受到的不是春风沉醉,而是无尽的怅惘和失落,于是提笔写下“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的诗句。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每年的花儿会按照约定如期前来,而“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人事无常,谁又知道来年此时能否相守?(www.guayunfan.com)而感伤物是人非的人并非崔护一人。敏感的小山面对着锦簇花团,想到的不是春意盎然,而是去年和自己赏花之人如今却不知身处何处。她过着怎样的生活,是否如自己一样孑然一身?她心情如何,是否像自己这样感物伤怀?想到这些,苍凉和伤感涌上心头。“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若都只如当年的相依相偎该有多好,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一个人咀嚼着离别的辛酸。

春天本是万物复苏、生机盎然的时节,但如画般的美景总提醒着自己佳人已去。所以年年春日仿佛一道魔咒,外物越是璀璨斑斓,自己越是萎缩干瘪。一个人的日子里总是不自觉地去折自己门前的垂柳,仿佛又看到了当年折柳依依送别的情景,也仿佛折断了送别的信物,思念的人儿就不会远离。“纤腰非学楚,宽带为思君”,终于知道父亲词中所写的“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不是夸张,而情到深处自会伤身。

白居易在把陪伴自己多年的樊素送走之后,也送走了自己的幸福时光,于是写下了一首《春尽日宴罢,感事独吟》:“五年三月今朝尽,客散筵空独掩扉。病共乐天相伴住,春随樊子一时归。闲听莺语移时立,思逐杨花触处飞。金带缒腰衫委地,年年衰瘦不胜衣。”世间没有不散的宴席,五年又三月的相处时光终在今天落幕。宴会终了,曲终人散,只留下自己独掩门扉,慢慢咀嚼巨大欢乐之后的失落和空虚。老病无依,而春景也随着樊素一起离开了自己。而这种愁绪都是相思带来的苦果。

想当年小山还是贵胄少年,终日闲散无事,游荡于歌楼酒肆之间,直到在好友家里遇到了歌女莲、鸿、苹、云。她们才貌双全,天真烂漫,和她们在一起时不必强颜欢笑,也不必说出违心的话语,一切都是那么自然。

天若有情天亦老,上天本就看不惯你侬我侬的鹣鲽情深,所以想尽办法使痴男怨女劳燕分飞。于是在这个春天里,没有欢乐。瞬间自己仿佛从天堂被抛到溟蒙的幽冥中,那里是一个人的囚牢,寒冷孤寂。“从别后,忆相逢,几番魂梦与君同”,“梦入江南烟水路,行尽江南,不与离人遇”。他的人生渐渐空乏萎缩成一具“行尸走肉”,只有在夜里靠梦境的滋养才能鲜活灵动起来。在梦里,他仿佛又回到了两个人情深相依的日子。可是,每每从梦里醒来时,才发现梦境成空,自己还是一人存活在惨淡的世间,又是泪水满面。可是,男人总是流泪又显得那么难堪,于是只得把自己的郁结融解在一壶壶的酒里。早已不再是“少年不识愁滋味”的年纪,学别人醉抛金杯,不过是因为它们在白天也能麻痹自己的愁肠罢了。

婚姻和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情,因为需要彼此耳鬓厮磨、举案齐眉的互动,但相思不是,相思从来都是一个人的事,在自己的记忆里选取一些明亮的画面和浪漫的场景做燃料,然后点燃,照亮独处时候的阴霾。这是炽热的爱情之光,如果有幸能够遇到回应,则这把火会烧得越来越旺,直到火舌有把人烧死的危险,才让人体味到爱情的轰轰烈烈。可是,就算没有人回应又如何?在一个人的黑夜里,他不吵闹、不颓废,连对方的时间也不占,只是采集记忆里对方的几片影子就可以安稳地获得慰藉。即使这是一场爱情的独角戏那又怎么样?他付出了思念,却收获了温暖。

晏几道应该是最明了这个道理的人,不然也不会终其一生在《小山词》里写下那么多相思之语。莲、鸿、苹、云,他在自己的诗词里一遍遍地回忆着和她们在一起时的场景。这把火烧得太炽烈,他常常会被相思中的甜蜜冲上幸福的巅峰,又被现实的生冷摔到冰冷的地面,高低起伏、冷热变幻之间充满了物是人非的辛酸和无奈。为了躲避这相思苦,他常常喝酒麻醉自己,暂时避开残酷的现实。他也给思念的人儿写信,虽然这些人多已与他失散,信笺永远不可能到达,也不可能有所回应,但他总是执拗地认为落诸笔端的思念才更有凭有据,才对得起自己思念的人儿。他也做梦,在梦里时光从未改变,他仍是那个狂浪的白衣少年,而时间刚刚停在两个人浅笑言兮的时刻。一切都是刚刚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