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文侯轶事_魏文侯简介资料

时间:2018-04-17  栏目:历史故事  点击:298 次

魏文侯轶事_魏文侯简介资料

三晋里最强大的就是魏国了。魏文侯魏斯一个劲儿地笼络人才,兴修水利,改进耕种的方法,还实行粮食平粜(tiào):逢到熟年,公家把粮食照平价买进;逢到荒年,公家把粮食照平价卖出。这么一来,不管年成好不好,粮价总是平稳的,农民生活比以前安定,生产发展就比较快。

魏国慢慢强盛起来,魏文侯就决心要去收服中山国(在河北省定县)。中山国在魏国的东北边,原来是晋国的属国。自从三家分晋之后,中山国向谁也没进贡。魏文侯怕赵国或是韩国把中山国夺过去,就打算先下手。再说中山国君荒淫无道(淫yín),对待老百姓非常凶暴,魏文侯更觉得有理由发兵去征伐。有人推荐一个文武双全的人叫乐羊(乐yuè),说请他当大将,一定能够把中山收过来。

可是另外有些人反对说:“不行!乐羊的儿子乐舒,如今正在中山做大官。咱们不能叫他去打中山。”魏文侯就派人去探听,才知道乐羊很有见识。他儿子乐舒曾经奉了中山国君的命令去请他。乐羊不但不去,还叫他儿子离开中山,说中山的国君荒淫无道,跟他在一块儿必然自取灭亡。魏文侯就派人把乐羊请了来。

魏文侯对乐羊说,“我打算派你去征伐中山,可是听说你的儿子在那边,怎么办呐?”乐羊说:“大丈夫为国立功,决不能为了父子的私情不顾公事。我要是不能把中山收服过来,情愿受处分!”魏文侯非常高兴地说:“你这么有把握,好极了。我就用你,相信你。”乐羊很感激国君这么信任他,要求马上发兵。

公元前408年,魏文侯拜乐羊为大将,西门豹(姓西门,名豹)为副将,率领5万人马去进攻中山国。中山国君姬窟(jīkū)派大将鼓须带领一大队兵马迎上来,不让魏兵过去。两边打了一个多月,也没见胜败。后来乐羊和西门豹拿火攻的法子把鼓须打败,一直追到中山城下。(www.guayunfan.com)

中山大夫孙焦对姬窟说:“乐羊是乐舒的父亲,主公不如叫乐舒去要求乐羊退兵。”姬窟就叫乐舒去说。乐舒推辞说:“早先我奉了主公的命令去请他。他坚决地不肯来。如今我们父子两个各有主人,他决不能答应我。”姬窟逼着他去说,还吓唬他说:“你不去,我先要你的狗命!”乐舒只好上了城门楼予,请他父亲跟他见面。乐羊一见乐舒,就骂他:“你就知道贪图富贵,不知道进退,真是没出息的奴才!赶快去告诉昏君早点投降,他还有活命,你还能见我。要不然,我先把你杀了。”乐舒央告说;“投降不投降在乎国君,我不能做主。

我只求父亲暂时别再攻打,让我们商量商量。”乐羊说;“这么着吧,给你一个月的期限,你们君臣早点打定主意。”乐羊下令把中山围住,不许攻打。姬窟认为乐羊心疼自己的儿子,决不会急着攻城。他仗着中山城结实,城里粮草又充足,不打算投降。一晃儿,一个月过去了。乐羊就准备再攻城。姬窟又叫乐舒去求情,再宽限一个月。他还想到外边去请救兵。可是乐羊把中山城围了好几层,城里的人没法出去。就这么打也不打,降也不降,只叫乐舒一再请求乐羊放宽期限。

几个月又过去了,魏国朝廷里就有不少人议论纷纷,都说乐羊为了儿子不加紧攻打,中山就别想收服了。魏文侯不说话,他接连不断地打发人去慰劳乐羊,还告诉他国君正在替他盖房子,预备等他得胜回朝的时候,送给他住。乐羊非常感激,可就是按兵不动。西门豹也着急起来了,对乐羊说:“将军还打算不打算攻打中山?”乐羊说:“没有的话。我两次三番地答应中山国君放宽期限,让他两次三番地失信,为的是让老百姓知道谁是谁非。我可不是为了乐舒一个人,为的是要收服中山的民心。”西门豹听了,这才放心。

又过了一个月,中山国君还不投降。乐羊可就开始攻城了。姬窟眼瞧着中山守不住,就叫公孙焦把乐舒绑在城门楼子上,准备杀他。乐舒嚷着说:“父亲救命!”中山的大夫公孙焦对乐羊说:“赶快退兵,你儿子还有活命;你要是再攻城,我们可就要把他开刀了!”乐羊骂乐舒说:“你当了大官,不能劝告国君改邪归正,又没法守城,投降又不投降,抵御又不抵御,还像个吃奶的孩子叫唤什么?”他拿起弓箭来,准备射上去。公孙焦叫人把乐舒拉下来。他对姬窟说:“乐舒的父亲向咱们进攻,乐舒也不能说没有罪呀。”姬窟就把乐舒杀了。公孙焦看着乐舒的尸首,想出了一个主意来。他对姬窟说:“咱们把乐舒的尸首煮成肉羹(gēng)去给乐羊送去。

他见了儿子的肉羹,必定难受,也许悲伤得神魂颠倒,就没有心思再打仗了。”姬窟依了公孙焦的话,打发人把乐舒的肉羹给乐羊送去,还对他说:“小将军不能退兵,我们把他杀了。做了一罐肉羹送给你!”乐羊气得头顶冒火儿;指着瓦罐骂着说:“你伺奉无道昏君,早就该死!”他把瓦罐狠狠地往地下一摔,嚷着说:“你们会做肉羹,我们的兵营里也有大锅,正候着你们的昏君呐!”乐羊恨不得一口把中山吞下肚去。

他命令将士加紧攻城,等到撞开城门,他带头冲了进去。姬窟急得没有办法,只好自杀了。公孙焦出来投降,乐羊数说他的罪恶后,把他杀了。接着,乐羊安抚中山的百姓,废除了姬窟定下的一些暴虐的法令,叫西门豹带着五千人留在中山,自己率领着大队人马回去了。

乐羊到了魏国的都城安邑城外,就瞧见魏文侯在那儿等着他。魏文侯慰问他说:“将军为了国家,舍了自己的儿子。我真过意不去。”乐羊献上中山的地图和战利品。大伙儿都称赞乐羊。魏文侯请他到宫里去喝酒。乐羊因为立了大功,谁都向他表示钦佩,他不由得显出有些骄傲的神气来了。

宴会完了,魏文侯赏他一只箱子,箱子上下封得挺严。乐羊一看,心里想不是黄金,就是白玉。他想,大概魏文侯怕别人见了引起嫉妒,才这么封的。他越想越得意,当时就叫手下的人很小心地把箱子搬到家里去。

乐羊赶紧回到家里,打开箱子一瞧,愣了。箱子里装的不是什么宝贝,全是朝廷里大臣们的奏章!他随便拿起一个奏章来瞧瞧,上面写道:“乐羊连打胜仗,中山眼看就能攻下来了。但是为了乐舒的一句话,就不再攻。父子私情,于此可见。”他又拿起一个奏章,上面写着:“主公如不召回乐羊,恐怕后患难防。”其余的奏章大都写着:“再让乐羊留在中山,怕是连五万大军也要断送了。”“当初拜乐羊为大将,已经错了主意。”“人情莫过于父子,乐羊怎么能忍心伤害自己的骨肉?”乐羊一边看一边掉着眼泪。他说:“想不到朝廷中有这么些人在背后毁谤我!要是主公不能坚决地信任我,我哪儿能成功呐?”

第二天,乐羊上朝谢恩。魏文侯要封他,乐羊再三推辞说:“中山能够打下来,全是主公的力量。我有什么功劳可说。”魏文侯说:“倒也是,除了我,没有人能够这么信任你;可是除了你,也没有人能够这么快收服中山。你辛苦,我封你为灵寿君。”乐羊谢了国君,就动身到封地灵寿(原属中山,在河北省正定县北)去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