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名人故事 诱敌深入,调兵遣将布战阵_关于粟裕的故事

诱敌深入,调兵遣将布战阵_关于粟裕的故事

时间:2020-08-25 名人故事 联系我们

诱敌深入,调兵遣将布战阵_关于粟裕的故事

韩德勤最担心的是八路军和新四军会师。他决心采取先南后北的作战方针,先在黄桥附近解决陈、粟的新四军,再回师北上解决南下的八路军。

据传八十九军军长李守维召集各部官兵和政工人员讲话,进行宣传,说:……在抗战时期全国必须在一个政府,一个主义,一个领袖之下,绝对统一,绝对的团结,绝对的服从命令……共产党新四军不服从蒋委员长的军令政令……从江南乱窜到苏北侵占国民党军队防地,蒋委员长命令要把共产党新四军打回江南,我们当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又说:新四军到苏北来的仅有三四个团,立足未稳,粮食和武器弹药不足。而我们的有利条件是武器精弹药足,有中央政府、地方政府支持。只要我们官兵上下一心,团结战斗,一定可以收复黄桥,消灭共产党新四军。

在国民党方面看来,新四军没有在规定防区作战,还袭击友军,制造内战,包藏祸心。共产党方面则认为,国民党消灭新四军之心一直不死:最初想借整编南方红军游击队的机会分化和瓦解红军游击队,未得逞后将南方红军游击队改编的新四军放在日本侵华中心城市南京附近是借刀杀人;在新四军没有被消灭反而迅速发展壮大的情况下,国民党方面指责新四军打出防区,不断向新四军军部施压,借此限制新四军发展。新四军在江南是一面临敌三面受围,过江实乃迫不得已。现在新四军只求抗战有份、抗战有地。

双方都觉得自己理由充分,于是抗日战争爆发以来发生在国共之间最大规模的军事冲突即将在黄桥打响。(www.guayunfan.com)

韩德勤尚未发动进攻,但其进攻部署已被陈、粟二人掌握。韩德勤以其嫡系第八十九军和独立第六旅为进攻的主力,有1.5万余人,组成中路军进攻黄桥北面和东面阵地。以“二李”和陈泰运部,1.2万余人,组成右路军,以5个保安旅组成7000余人的左路军,掩护其主力之两翼。第八十九军军长李守维是这次战役的前线总指挥,他率领军部直属队及三十三师、一一七师从东北方向进攻黄桥。韩德勤目标是占领黄桥,消灭陈、粟主力,保住他在苏北的领导权。

陈、粟的目标与韩德勤的目标是相对的,那就是守住黄桥,歼灭韩德勤的主力,夺取苏北抗日的领导权。

韩德勤右路军在陈毅的争取下保持中立,左路军非韩德勤嫡系部队,作战不会积极。但苏北新四军总兵力只有7000多人(作战部队只有5000多人),与韩德勤进攻主力部队相比在数量处于劣势。八路军和新四军对敌作战严格遵循毛泽东军事思想的一个原则,那就是——在战略上以少胜多,在战役上、战斗上是以多胜少。但以当时形势,陈、粟在战略、战役、战斗都不得不以少胜多。

战场摆在黄桥,这是陈、粟二人精心的选择。

陈毅和粟裕首先分析了歼灭韩德勤主力的可能性。新四军军政素质强于韩德勤的部队,且处于“哀兵”的地位,“哀兵必胜”。然后明确了黄桥不能放弃,决定采取以黄桥为轴心、诱敌深入各个击破的作战方针。作战方针既定,两人又一反先打弱敌的作战原则,把韩德勤主力最强的翁达独立六旅作为首战歼灭对象。在商议中,陈、粟二人把日军因素考虑进来。两人估计在韩德勤进攻新四军时,日军会采取坐山观虎斗的态度,而韩德勤也不敢公开要求日军直接参与对新四军的进攻。此战若能速战速决,日、顽联合攻击新四军的局面就不会出现。在兵力部署上,两人确定以陶勇三纵守黄桥,以叶飞一纵和王必成二纵突击,同时令江南罗忠毅、廖海涛抽出新二支队主力部队过江北上驰援黄桥。

两人计议既定,于10月2日将各纵队干部召集到黄桥苏北指挥部。陈毅脸色凝重地把形势和新四军部署方案讲解后,请粟裕下达作战命令。

粟裕站到军用地图前,用一根小竹竿在作战图上指划部署:……以陶勇的第三纵队为黄桥守备队,加紧构筑工事,并派出约一营兵力进至分界以西地区,用散兵战积极阻击敌人,迟缓其行动,疲劳其兵力,在不得已时,由黄桥东面撤回黄桥。以叶飞的第一纵队、王必成的第二纵队为突击兵团,如敌人于10月4日进攻黄桥,该两纵队则于5日拂晓前,从敌人右侧后实施猛烈突击,配合第三纵队将进攻之敌消灭于黄桥阵地之前。出击路线:第一纵队由横港桥经高桥以南之何家桥、太平桥向刘家堡之线进行突击;第二纵队由顾高庄推进至申家庄,取道高桥、八字桥向分界突击,在占领分界后,由东向西,沿分界至黄桥大道,尾敌之后攻击前进。特务营为总预备队,集结于严徐庄附近,在突击兵团出击后,该营则进至高桥附近,准备于黄桥战斗胜利后,即由总预备队改为追击兵团,经古溪、营溪直取海安。……

此时粟裕脸上惯有的微笑不见了,不过还是那么从容不迫:“兵不在多,而在精,将不在勇,而在谋。我们虽然人少,装备差,颇有拨拉不开、捉襟见肘之憾,却是正义之师,矢志抗战,背水自卫,只有死战。常言道:逢绝处而后生。只要各级指挥上不出毛病,我们是能够以一当十,以少胜多的……自古以来,总是以多胜少的多,但也有以少胜多的。这一回我们要以少胜多,一个打他两个三个。可是归根结蒂,我们又是以多胜少,因为我们有成千上万的群众参战……”

“敌人,顽固派军队,兵力众多,但有弱点,常年不打仗,怕打仗,班长以上都有眷属,有的还抽鸦片……他们兵无斗志,士气不高。我们呢?斗志旺盛,战斗经验丰富,可以说个个生龙活虎,郭村战斗,上次打黄桥,克姜堰,不都是士气高涨吗?还有,那是我们大家知道的,西北方向的友军保持中立,也是我们的有利条件……”

说到这里,他的脸上又浮现出那惯常的微笑,断然说:“这次决战,我们是具有获得胜利的充分条件的!”

叶飞认为陶勇兵力太少,提出由一纵抽一个团给陶勇。陈毅认为这会削弱突击力量没有同意。粟裕提出自己坐镇黄桥,陈毅表示同意。会议最后决定陈毅坐镇严徐庄掌握全局。

叶飞、王必成、陶勇相继表态誓死保卫黄桥,坚决打好这一仗。散了会,叶飞、王必成立即出发做战前准备去了。

敌众我寡,新四军若打输了得退回江南。而当时日军已封锁长江,新四军不一定退得回去。所有人都有破釜沉舟的打算。陈毅临行紧紧握着粟裕的手不放,似乎所有胜利的希望都寄托在粟裕身上。

粟裕笑笑说:“你放心吧!”

陈毅点点头,叫过陶勇和张震东嘱咐一番,末了对张震东说:“震东同志,你可要抓紧学习啊,我还要检查呢!”

张震东出身贫苦佃农家庭,不识字,陈毅特地给他派了一个读过几年私塾的警卫员,张震东就拜他为师,每天学一个字。张震东喜欢舞刀弄枪,却驾驭不了几寸长的毛笔,有很多次张震东都想甩笔不学了。但作为一个新四军高级军官怎么能不识字呢?所以陈毅常常过问他学文化的事。

陈毅对张震东这样说,实际是要陶勇和张震东二人既要要守住黄桥,又要好好保护自己。

——三纵人员不足两千,但面临八十九军两个师的进攻。三纵战士成员新,拥有的武器和弹药也不利于防御作战,战斗肯定会相当激烈。陈毅担心的是敌人把他二人打急了,他们会不顾身份打冲锋。陶勇和张震东都惯使大刀,急了就操起大刀一马当先猛打猛冲,完全是不要命。

交代完陶勇和张震东,陈毅又交代陈丕显、韦一平、陈同生等几位地方党政负责同志:“你们利用最后的时机,立即用各种方式做好战前的宣传鼓动工作,要密切依靠当地群众,把工事修筑好,组织民兵队、担架队,抓好支前工作。既要协助部队坚守黄桥镇,又要保障外线突击队打歼灭战。”

同时,派出朱克靖等人赴中立的李明扬、李长江、陈泰运及各保安旅,巩固统战成果,保证他们在战争发生时不与新四军为敌,从而稳住了韩德勤左右两翼1.7万人。

陈毅走后,陶勇在黄桥中学召开三纵连以上干部会议,作了具体部署和进一步动员。陶勇说他已向陈、粟首长立了军令状,有三纵就有黄桥。干部们一致表示:“上级把黄桥交给我们了,有我们三纵队就有黄桥,子弹打光了拼刺刀,刺刀折断了拼枪托,说啥也不能叫韩德勤进黄桥。”

陶勇将手中指挥刀和驳壳枪向桌子上一扔说:“既然大家也表了决心,谁放韩德勤一兵一卒进黄桥,要砍头、要枪毙你们自己挑!”

陈丕显、管文蔚、韦一平、陈同生等地方领导召集黄桥乡镇的保、甲长和地方士绅开会,又分别召开了群众大会。黄桥人民纷纷表示坚决支持新四军的正义自卫。家家户户都把粮食拿出来,交给供给部登记,保证部队吃饱饭。青年们组织起来抢运伤员,妇女们组织了看护队。本来只要3000名民工,可是前来报名的有7000多人。

粟裕和陶勇一起作更详尽的战斗部署。

黄桥周围,全长约两公里。防御兵力不足,只能保证重点,机动部署。从当时的敌情出发,西边、南边不派部队,由后勤、伙夫担子担负警戒;北门只放一个班;其余兵力全部集中在东门一线。

黄桥河流多,粟裕要陶勇各部把船只封锁起来,把桥梁拆了,以增加敌人行动的难度。

陶勇遵照粟裕指示,以八团守东门,参谋长张震东坐镇指挥,抵挡八十九军三十三师和一一七师,又以三团放在东南,面对几个保安旅,主要任务则是待机出击,随时支援八团;七团作为机动力量,放在黄桥镇上,兼顾西南、西北方向的敌情。北面,对独立旅进攻方向只放了少数警戒,形同排哨。西北郊面对“二李”和陈泰运方向,只安排一些机关勤杂人员警戒,纯属“空城计”。在打响之前就做了两手准备:战斗不利,就逐次动用手中的大量预备兵力,反复拼杀,“硬顶到底”;战斗顺利,则预备兵力大举出击。

部署妥当后,粟裕披了蓑衣,戴上斗笠,与陶勇前往东门检查工事构筑。走出苏北指挥部,沿途所见,黄桥镇工抗会组织的工人武装纠察队在维护社会秩序。青抗会和学抗会除组织人员参加巡逻外,还成立宣传队,张贴标语、散发传单。烧饼店日夜开工为战士们准备干粮。担架队已做好各种准备,随时可以上前线抢救伤员。

粟裕几次亲临前线阵地视察。来到黄桥东门,几千名群众正在帮助新四军挖战壕、修工事、筑圩子。因为有老百姓的支持,战士们情绪高昂:弹药不够,可以少放枪,多用手榴弹和拼刺刀。部队中流行着一句话:“绑腿扎得好,跑得快;钢枪擦得好,打得快;刺刀磨得好,杀得快!”

本来留给黄桥守备部队修筑工事的时间很仓促,但由于连降大雨,韩顽不得不放慢行军速度,甚至停止开进。所以三纵得以从容修筑工事,建立稳固的防御阵线。

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估计顽军在4日之前是不会发起进攻的,陶勇乐呵呵地说:“连老天都在帮我们!”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嘛!”粟裕的眼里透着智慧、坚毅与自信,“顽固派的军队勾心斗角,如今又从远道而来,战线长、地形不熟、补给困难;而我们深得人民群众的真心爱戴和支持,同仇敌忾、团结一致,有充足的粮草,军民一条心,在家门口作战,有根据地,有大后方。他们进攻黄桥,是自取灭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