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名人故事 衣锦还乡散才济赈_小德张的故事

衣锦还乡散才济赈_小德张的故事

时间:2020-08-25 名人故事 联系我们

衣锦还乡散才济赈_小德张的故事

宣统元年(1909年),祖父当上清廷太后宫大总管,总算是“光宗耀祖”了,为此他做了一次“衣锦还乡”“荣归故里”的旅行,把憋在心底多年的那口气彻底释放了出来。

祖父说:“当年我由于家贫与人家呕了一口气出来,入宫当差,回故里算这次,已经是第二次了。第一次是在甲午年前后当小太监的时候,十月初,离老祖宗的生日很近,可偏巧这时家里来信说我的老父亲去世了。清例规定,凡是万寿的日子,太监家里有什么事也不准告假。我暗地里掉泪,哭得嗓子都哑了。传戏时,硬着头皮也得去唱,老祖宗的万寿日是不能报丧事的,只好等到十月底停止演戏,才请假回家办丧事。那时我刚当上差,手头上还不富裕,师兄弟们给我凑了百十两银子,回家算是把丧事办完了。

咱老家吕官屯一直是很穷的。灾年刚过,有了百十两银子能够买得起衣衾、棺材(最次的狗碰头棺材)就算很不错了。乡亲们当然对我另眼相看,过去不走动的亲友也走动了。

到我第二次回家上坟,情况就有天地般的差别了。宣统元年(1909年)我已荣任了太后宫大总管,官居二品,可以说是衣锦还乡。随从我的徒弟就有好几十名,还有御膳房的厨子十几名。(www.guayunfan.com)

从北京坐火车路过天津时,天津巡警道杨以德亲自到车站接我。住在日本地(租界)芙蓉馆里,由徒弟张奎给我看门。杨以德拜访我时张奎不许他进去,不是说‘我们老爷还没起’,就是说‘我们老爷午睡了’‘我们老爷会客了’。就这样,杨以德来了七趟才见到我。

回老家时,走到杨柳青,静海县太爷宋某就亲自来接我,换乘木船,县太爷亲自在御河岸上拉纤,把我送到吕官屯。这位县太爷当时闹了个‘溜桌’的笑话。事情是这样的:有一天我让御膳房跟来的厨子作几个菜,请县太爷赴宴。席上我让他一个菜,他就把一盘子菜都吃光了,再让一个,又吃光了;让他喝汤,他就把一碗汤咕咚、咕咚全喝光了;让他喝酒,他把酒也全喝下去了。散席后,县太爷吃得酒饭过饱,动不了地,一起身就溜到桌子底下去了,我只好让人把他搀扶出去。这位县太爷因此落了个‘溜桌’的笑柄,他在吕官屯一直伺候到我回京,才回到县里去。

在咱家吕官屯,我拿钱修了吕官屯庙,庙里开光时唱了三天大戏,把天津名角元元红、程永龙等全邀到吕官屯唱戏、贺庙,给全村老乡们看。又请了全村父老吃牛肉馅的包子,有个本族人差点撑死。

我还放了三千两银子的赈济灾款,又拿钱打了一口甜水井。老家吕官屯全村原来只有两口苦水井,特别难喝。打了这口甜水井给乡亲们解决了吃水问题。我还给贫困的本家人张书田置了房子和地,给大哥张月峰盖了一所大四合套房,并立了‘德本堂’的堂号。

在家时许多人都来看我,但没料到表兄弟大杏也来登门看我,他已经是当地一个有名的乡绅,见到我时直赔不是。他说:‘当年说话太绝了。’我说:‘没关系,要不是你那句话,我也到不了今天这个份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