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名人故事 新四改编,好男不吃分家饭_关于粟裕的故事

新四改编,好男不吃分家饭_关于粟裕的故事

时间:2020-08-25 名人故事 联系我们

新四改编,好男不吃分家饭_关于粟裕的故事

1941年元旦过后,华中总指挥部通知粟裕、管文蔚、叶飞和陈丕显等人前往盐城参加会议,讨论组织华中机动突击兵团和苏北各部队主力统一整编问题。粟裕等人得讯后立即赶往盐城。

到盐城后,粟裕即与陈毅会面。八路军苏鲁豫支队的宋维栻也在场。粟裕和陈毅已有两个月没见面了。

当时新四军部正奉命北移,已于1月4日离开云岭北移,按计划应该在当月到达盐城。谈到军部北移之事,陈毅面色沉重:“凶多吉少!”陈毅把军部行军路线告诉了粟裕,粟裕大惊,连声说:“糟了糟了!”他预感军部将会遭遇国民党军的袭击。

1940年底对新四军军部来说是多事之秋。10月,军部受日军“扫荡”。当时日军调集了第十五师团、第十七师团和第一一六师团等各一部兵力共1万余人,在空军配合下进犯皖南,皖南国民党守军一触即退,使得其中一路日军直扑军部所在地云岭。军长叶挺亲自率领部队阻击进犯的日军。经过一星期的战斗,毙伤日军1000余人,成功将敌击退。10月19日,国民党政府以参谋总长何应钦、白崇禧的名义强令华中以及长江以南的八路军、新四军在一个月以内撤到黄河以北地区。为了顾全大局、团结抗日,叶挺、项英等奉中央军委命令率军部及直属队9000余人北移。最初军部打算走繁昌、铜陵北渡长江,但很快被国民党方面得知,他们在《前线日报》和电台公开了新四军军部要北上抗日的消息,并在繁昌、铜陵沿江地区张贴“欢送新四军渡江”的标语。日军得到情报后立即封锁长江,把所有大小渡口的船只全部烧毁。在这种情况下,军部只得于1月4日向南绕道茂林、三溪、旌德,沿天目山之宁国郎溪,到溧阳待机北渡。现在蒋介石调集大军部署在军部必经之路上,在粟裕看来就是图谋不轨。(www.guayunfan.com)

粟裕一向认为云岭不是军部久待之地,一直主张军部迁出皖南云岭,和陈毅多次发报给中共中央和军部建议军部转移,但一直未能实现。现在情况危急,只能听天由命。万一顽军进攻,军部免不了厮杀一场,杀出一条血路方得求生。

不出粟裕与陈毅所料,1月7日,当军部北移至太平、泾县间的茂林时遭到顾祝同部第三十二集团军7个师8万余人的围攻,处境十分险恶。当时军部与中原局联系未断,但在盐城的刘少奇和陈毅直到1月9日才得到叶挺和饶漱石的电报:“今日晨北进,又受包围,现在集全力与敌激战,拟今晚分批突围北进。项英、国平□□□□于今晨率小部武装上呈而去,行方不明。我为全体安全计,决维持到底。”

皖南事变”发生时,粟裕和管文蔚、叶飞、陈丕显及当时新四军其他各部领导在盐城南门附近的文庙参加总指挥部召开的会议。刘少奇表情非常严肃,用极沉痛而又悲愤的声调宣布:“同志们,军部在茂林地区被顽四十师、新七师、五十二师、一○八师,一四四、七十师共7个师包围!战斗正在激烈进行,我军伤亡惨重!”

正在开会的人无不感到无比惊骇。霎时间,群情激愤,现场喊打之声如雷震天。连一些平素比较坚强、身经百战的老将,此刻也禁不住默默地流泪。许多人请求带兵开赴皖南,与顾祝同一战……

陈毅说:“我们回电要他们全力突围走苏南,已命令苏南的新二支队接应。”

粟裕心头涌起强烈的悲愤却又无可奈何,现在他和主力都在苏北,鞭长莫及,想帮也难,实在无力护卫军部。

打响“皖南事变”反击国民党顽军第一枪的是粟裕原二支队黄火星的三团,主要由福建籍的指战员组成,是红军三年游击战时期保存下来的骨干。三团在丕岭纸棚村遭受顽四十师拦阻,当下坚决反击,将进攻的四十师打退,后受顽军优势火力的拦阻,损失惨重。

“皖南事变”发生时日军正将原驻防镇江地区的独立第十二混成旅团调到苏中沿江和运河沿线,又加紧引诱泰州地区的国民党苏鲁皖游击总指挥部副总指挥李长江率部投降。日军准备李部投降后,立即大举进攻海安、东台、盐城等地,歼灭新四军军部和新四军苏北主力。

此时的日军兴奋异常,加紧向华中各根据地“扫荡”。1月11日,3000多日军占领黄桥,下午又派出16架轰炸机轰炸盐城。盐城上空顿时防空警报大作。

当时粟裕正在盐城中学参加会议,听到防空警报后,他和与会人员陈丕显、叶飞及张鼎丞、彭雪枫、黄克诚、罗炳辉谭震林等人迅速散开。这些人身经百战,都忙而不乱。抗大分校的学生有的隐蔽在校园内,有的转移到旧城墙脚下的防空壕里。轰炸机飞得很低,低到可以看清座舱里飞行员的脸。日军飞机连续不断扔炸弹,轮番俯冲扫射,持续了半个多小时。

粟裕隐藏在校园内,看着肆无忌惮、如入无人之境的鬼子轰炸机苦笑:城里和乡下区别很大,将总指挥部建立在盐城这样一个县城肯定有好处,但抗日战争是长期的、残酷的。在敌强我弱、又完全没有制空权的情况下,走农村包围城市,坚持游击战争的道路才是不败的真理。以前新四军、八路军隐藏在农村里,日军的飞机大炮全无用武之地。现在好了,他们全可以用上了。

盐城中学被炸塌了几幢房子,总指挥部所在地文庙也被炸多处。刘少奇、陈毅当时都在文庙焦急等待着皖南和延安的电报,没来得及做隐蔽,被炸弹掀起的泥土溅了一身,幸无大碍。有一名炊事员被弹片击中牺牲,房屋也有损坏。西门登瀛桥附近的民船,被炸弹炸毁数艘,死伤百姓十余人。

12日,粟裕参加总指挥部在盐城郊区仓头召开的旅长以上的干部会议。此时军部已经被围困几个昼夜了,弹尽粮绝,面临全军覆没的危险。刘少奇和陈毅决定将主力分为南、北两线展开。北线由八路军张爱萍、梁兴初率部对付由山东南下的反共军,南线重建新四军苏北指挥部,由粟裕率领回驻东台以应付南线严重局势。当天刘少奇和陈毅致电中共中央,建议由八路军山东部队准备包围沈鸿烈部,新四军苏北部队准备包围韩德勤部,与国民党谈判作为交换条件解除军部的压力。电报发出后,粟裕等人焦急地等待中共中央的回音。

第二天,陈毅在会上宣布:“中央已同意我们的意见,限十天内准备完毕,待命攻击。”

那时消息很多,中共中央以朱德彭德怀、叶挺、项英等八路军、新四军将领之名发表通电抗议国民党的反共罪行:“我八路军新四军前受日军之‘扫荡’,后受国军之攻击,奉命移防者则遇聚歼,努力抗战者则被屠杀,是而可忍,孰不可忍!”坚决要求国民党中央“力解皖南大军之包围,开放(叶)挺等北上之道路,撤退华中之剿共军,平毁西北之封锁线,停止全国之屠杀,制止黑暗之反动,以挽危局,以全国命”。文化界著名人士邹韬奋为了表示对国民党的抗议,发表了向国民参政会的辞职电。在香港的宋庆龄何香凝柳亚子等,也致电蒋介石及国民党中央,要求“撤销剿共部署,解决联共方案;发展各种抗日实力,保障各种抗日党派”。

此时皖南电讯突然中断,军部下落不明,与会者无不万分焦急,焦急化为怒火。

这时刘少奇和陈毅分外冷静。

1月14日,毛泽东、朱德、王稼祥致电八路军、新四军各将领,宣布“中央决定在政治上军事上迅即准备作全面大反攻,救援新四军,粉碎反共高潮”,要求苏北、山东我军待命消灭韩德勤、沈鸿烈部,要求华北我军提前准备机动部队对付严重事变,同时向国民党提出了严重抗议。外敌未除,大规模内战一触即发。

从15日收到的情报得知,皖南军部及直属队9000余人,除傅秋涛、江渭清等同志率2000人突围外,其余大部分壮烈牺牲或被俘。叶挺军长在奉命与国民党谈判时被扣;副军长项英、副参谋长周子昆突围后惨遭叛徒杀害;军政治部主任袁国平突围时负重伤,含恨自尽。

消息传开,许多人听了失声痛哭,会场秩序几乎不能控制。

陈毅不停地大声喊:“冷静!要冷静!听候中央指示!”

刘少奇是中央代表,在他看来,日军入侵,大敌当前,国共两党理应枪口一致对外。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一旦国共两党再度开战,自相残杀,只会给日本以可乘之机,加速中国的灭亡。再说不顾民族大义,同室操戈,制造皖南暴行的只是国民党内部的顽固派,与其跟国民党全面开战,还不如将国民党政府与国民党顽固派区分开来,以争取多数,孤立少数,避免统一战线的分裂。同时在政治上争取主动,开展大反击,争取民主党派、进步人士及全国人民的同情与支持,收聚民心民气。

他一面教育华中党和军队的干部要“沉着、坚定、勇敢”,“遵守党的纪律,等候中央命令”,不要提“打倒顽固派”的口号;一面向党中央指出现在军部已被消灭,交换条件不存在了,目前进攻沈、韩两部没有必要,提议“以在全国主要的实行政治上全面大反攻,但在军事上除个别地区外,以暂时不实行反攻为妥”。

从中共中央与新四军来往的电文可知,中央得到刘少奇电报后仍打算在军事上实行大反攻,但后来根据多方情报还是做出了调整,改政治上、军事上全面反攻为政治上全面反攻、军事上取守势的斗争策略,避免了国共两党更大规模的内战和全面分裂。

16日,华中总指挥部召开干部大会,刘少奇宣布:总指挥部已向党中央报告了目前华中工作的部署,准备在盐城以苏北指挥部为基础重建新四军新军部,由陈毅同志任代理军长。战略区成立师建制,下辖旅、团。新四军全军9万多人编为7个师。粟裕任第一师师长,下辖苏北指挥部所属部队,改纵队为旅,辖叶飞、王必成、陶勇三个旅。留在苏南的廖海涛部编为第六师,谭震林任师长。

17日,蒋介石在重庆发表通令和谈话:“……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自上月以来,在江南地区集中全军,扰乱战局,阴谋不轨。本月自泾县向南移,竟于四日胆敢明目进攻我前方抗日军队阵地,危害民族,为敌作伥,丧心病狂莫此为甚。我前方被袭各部队,对此不测之叛变,若不忍痛还击,不仅前线各军之将士无心自卫,而且整个抗战之国策,亦被其破坏无余。瞻望前途,痛愤不已。为应付危急,伸张纲纪,不得不为紧急处置……新编第四军抗命叛变,劣迹昭彰,若不严行惩处,何以完成国民之使命,着新编第四军番号立即撤销,该军军长革职,交军法审判,依法惩处。” 蒋介石的话在盐城除了激起正义者的愤怒之外别无用处。

刘少奇和陈毅将总指挥部陆续由文庙迁至盐城南郊的熊氏宗祠,开始代行军部职责,履行抗日的神圣使命。那时军部已得到李长江将要投降日军的情报,刘少奇和陈毅任命粟裕为总指挥,率军讨伐。

粟裕临走时,已升任代军长的陈毅亲自到他的住处送行。

苏北指挥部机关的干部绝大部分分配到新四军军部,分配到第一师机关干部只有包括粟裕在内的24人。有政治部主任钟期光,机要员楚青,作战科长吴肃,科内有毛瑞有、张宗仁、秦叔瑾;侦察科冯伯华,通讯科李景瑞,管理科有刘德胜、王家兴等人。

陈毅问粟裕:“怎么样,人太少了吧?”

粟裕爽朗地回答:“好男不吃分家饭嘛!军长放心,哪里有群众,哪里有敌人,哪里就有我们的发展。”

陈毅听了很高兴,连说:“好!好!”

当下粟裕离开盐城,返回东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