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名人故事 讨伐叛军,里应外合克泰州_关于粟裕的故事

讨伐叛军,里应外合克泰州_关于粟裕的故事

时间:2021-08-25 名人故事 版权反馈
【摘要】:讨伐叛军,里应外合克泰州_关于粟裕的故事东台是个出英雄的地方。根据军部指示,粟裕将主力隐蔽集结于海安至曲塘之线的区域内,准备待其叛国面目暴露后一举歼灭之。14日下午,粟裕要秦叔瑾拿两张兴化以北地区五万分之一的地图过来。两人估计日军占领黄桥后,将继续攻占曲塘、海安、东台等主要城镇和交通干线,然后日伪配合,李长江由泰州经兴化向东北,日军由东台向北,合击盐城。

讨伐叛军,里应外合克泰州_关于粟裕的故事

东台是个出英雄的地方。1938年3月,日军进攻东台。仅半个月的时间,日军便在台城、安丰、三灶、唐柳灶等地烧毁房屋2000余间,杀害群众80余人,强奸妇女50余人。面对日军的烧杀抢掠,英勇的东台人民自发抗敌:唐柳灶的百姓用钉耙等农具,将下乡奸淫掳掠的6个日本兵打死了5个;钱家尖、袁梅舍和头灶村的农民,在日军汽艇巡逻必经的岔河口水下打暗坝,阻滞敌人的行动,敌人累拆,他们累建,给日军造成很大的破坏。

1941年1月17日,粟裕到东台后,把师部设在东台城东二里桥一座古庙里。这时,军部教导总队训练处处长薛暮桥率领东进北渡大队支队抵达东台。东进北渡大队支队由军部教导总队、后方机关和医务人员组成,受命先行撤离皖南。这个支队有1000多人,他们在过青弋江时受到国民党第三战区第五十二师的拦阻。因为军部才是国民党军的目标,顽五十二师怕打草惊蛇,放过了这支队伍。

薛暮桥带来了一批干部,他给粟裕留了一批,然后去了盐城军部。

也就是这个时候,周尉昌、罗湘涛和李桂英夫妇、朱庭光、严振衡等人先后被选调到一师司令部。(www.guayunfan.com)

1月20日,新四军新军部在盐城成立,粟裕正式成为新四军第一师师长。那一天,侦察科长冯伯华因人手紧缺来找粟裕。“能不能将人事教育科的朱庭光分到侦察科工作?”

朱庭光是新四军宣传部长朱镜我的儿子,而朱镜我已在“皖南事变”中牺牲。如果朱庭光去侦察科的话,那他会经常深入敌后,随时可能为革命牺牲。粟裕想要为朱家留一条血脉,就说:“朱部长的儿子还是先到作战科当技术书记吧!”

这样,侦察科除了科长冯伯华就只有新来的严振衡了。

严振衡时年18岁,参加过军部收复泾县的战斗。粟裕对他很满意。因为他总是拿着材料对着地图看,把资料和地图装在自己的头脑里,没有做笔记的习惯,是个做侦察兵的料。侦察兵要深入敌后,战斗中牺牲负伤是常事,情报装在脑子里,身上无片纸只字,只要他不说,敌人什么都得不到。

粟裕将苏北指挥部下属3个纵队改编为第一师3个旅,又利用黄桥战役和曹甸战役中缴获的3门75毫米口径山炮,创建了苏中军区第一个炮兵连。

“皖南事变”以来,国际国内的政治战争形势风云变幻。由于国民党控制了舆论,普通百姓不易得知事变真相,但得知真相的部分国民党高层,国际上美国、苏联、英国都对国民党顽固派攻击新四军进行抨击,纷纷向蒋介石施压。

国共反目是日本人最乐于见到的事。不过这次日本人并不十分高兴,陆军本部关东军参谋长东条英机在东京发表演讲说:“蒋政权内部打仗,固然不能抗战,但日本决不依赖国共纠纷,而是依赖自己力量解决中国事件。华北是日本人的根据地,蒋介石要驱逐华中共产军去华北,将破坏日本的利益。”

日军在“皖南事变”后再次表现出他们的骄横。他们一方面于1月下旬集中5个师团以上的兵力,分数路包围汤恩伯、何柱国、李仙洲、李品仙诸军约15万人于平汉路以东地区,发动了河南战役,打得国民党军溃不成军。另一方面在苏中聚集兵力,威逼、诱降苏中地区的国民党游击部队,试图乘新四军在苏北、苏中立足未稳之际,摧毁新四军首脑机关,寻歼新四军主力部队。

为引诱李长江投降,汪精卫派一个叫缪斌(前国民政府江苏省民政厅长,后任汪伪中央政治委员会委员、立法院副院长)的人在泰州泰山庙里和李长江秘密接头。日军与汪精卫许诺李长江:一、李长江部改编为和平军第一集团军,由李长江任中将总司令,一切费用武器装备由日方供给;二、在日军解决苏北新四军及韩德勤后,由李长江任江苏省主席。

李、缪二人的会面本来是秘密行动,但这个消息被新四军部的情报系统得到。

李长江原名永发、又名德标,江苏南京人,年轻时做过瓦工,因不堪工头虐待而投军,曾在枪林弹雨里将副师长李明扬背出五六里路使其得以脱险。后因作战勇敢,屡立战功,职务从班长一直晋升到团长,后任国民党鲁苏皖边区游击总指挥部副总指挥,拥有对这支武装力量的实际控制能力。

新四军军部对李长江部在政治上仍然做争取工作,在军事上则加紧进行作战准备。根据军部指示,粟裕将主力隐蔽集结于海安至曲塘之线的区域内,准备待其叛国面目暴露后一举歼灭之。

日军在苏中的部队原是第十七师团的一个联队,分布于长江沿岸和沿通扬运河的南通、如皋靖江、泰兴、扬州,并沿大运河北延伸至邵伯、高邮一线。这一年为加强进攻新四军的力量,日军从江南调来独立第十二混成旅接替第十七师团在苏中的防务,其旅长是南浦襄吉少将,辖有5个步兵大队和1个特种兵大队,共5600余人,武器装备好,战斗力比同等的日军部队强些,有单独执行战略任务的能力。但要用一个旅团控制整个苏中,南浦的兵力显然过于单薄。为弥补兵力不足,便对国民党军队施行诱降、压降政策,拉拢国民党武装当伪军,以达到战略上控制苏中的目的。

2月11日,情报显示李长江投敌的态势已经明朗,粟裕要师部做好出发准备,作战科的秦叔瑾开始整理地图。12日,开始下大雪,下了一天一夜,四野积雪盈尺,13日雪又下了一天。13日那天李长江与其一支队司令丁聚堂、二支队司令颜秀五、六支队司令陈才福、七支队司令秦庆霖、十支队司令范杰率所部8个支队共1万余人在泰州公开投敌,汪精卫将该部编为“和平建国军”第一集团军,李长江为总司令。

李长江向来与李明扬连在一起,但李明扬是讲民族气节的,他拒绝投降。李长江投敌后,李明扬率侍从室、参谋处、副官处等愿随其下乡游击者和电台报务人员99人离开泰州到下河叶甸、边城一带。随后,同样不愿做汉奸的李明扬部属陈中柱率四纵队,丁作彬率教导队,邱立祺率县保安团和其他不甘当亡国奴的官兵也随后赶往叶甸,在李明扬的领导下继续抗日(同年3月,日伪对李明扬部发起扫荡,陈中柱在对日作战中阵亡)。

陈毅和粟裕计划趁日军未到之机先消灭李长江部队。陈毅乘汽船从盐城来到东台参加指挥作战。

14日下午,粟裕要秦叔瑾拿两张兴化以北地区五万分之一的地图过来。秦叔瑾送来地图后,陈毅和粟裕等在火盆边查阅泰州一带地图,分析着各方动向。两人估计日军占领黄桥后,将继续攻占曲塘、海安、东台等主要城镇和交通干线,然后日伪配合,李长江由泰州经兴化向东北,日军由东台向北,合击盐城。

16日,下着毛毛雨,部队开始行动。

这时,机要科有位同志的手腕上长了个疖子,感染后红肿化脓,胳膊肿得老粗,疼痛难忍。由于军医在手术前给他做了全身麻醉,致使病人两天两夜昏迷不醒,卫生部意见送后方医院治疗。粟裕不同意,说:“他不能离开部队,部队到哪里,我们就把他带到哪里!”这是因为后方医院经常受到日军的骚扰袭击,伤病员很不安全。再则,脱离了部队,治好了伤,还不知能不能及时、安全地返回机要科。部队正准备出征讨伐伪军李长江部,如果机要人员出了问题,情报泄露的后果更不堪设想。

随后,陈毅和粟裕率指挥部坐上汽船向海安方向进发。第二天,他们接获军部刘少奇发来的急电:李长江已公开投敌,野心很大,海安、东台及兴化均在其阴谋计划之内。此贼不除,后患甚多,望集全力迅速解决之。

到海安以西的邓家庄后,粟裕加紧部署。他叫来侦察科的严振衡和作战科的毛进。

粟裕对他们说:“你们去查明从海安向西经过曲塘,一直通往姜堰和泰州方向的李长江部架设的电话线有几路,看他们架线的方式是怎样的。一旦战斗打响,对这些电话线我们或将其破坏,或为我所用。完成任务后到姜堰后方,侦察李长江部队的情况。千万不能打草惊蛇。有什么困难没有?”

两人说:“没有!”

两人领命而去,完成任务后向粟裕复命。此时李长江在泰州通电换旗,就任伪军第一集团军总司令。粟裕立即在邓家庄召集营以上干部举行讨逆战役誓师动员大会。

粟裕说:“李长江是国民党在华中第一个公开投敌的高级将领,影响极坏。老百姓觉得天好像都黑了,看不到希望了,我们新四军不能不有所表示。我们的口号是‘讨伐李长江,反对投降派’。我们打他不只是气愤,主要是为了树立人民的信心。如果对降敌行为不进行严厉打击,更多的国民党军可能步其后尘,投入敌人的怀抱,严重削弱抗日力量,为日军采取以华制华的手段提供条件。”

他下令一旅攻克姜堰后直取泰州,二旅、三旅从南北两翼围歼李长江主力。会后部队沿海(安)泰(州)公路及其两侧向姜堰、泰州攻击前进。

19日,王必成首先率部攻克姜堰,叶飞、陶勇分率第一、第三旅击溃陈才福和颜秀五,迂回包围泰州,进展神速。当日午夜,粟裕带着周蔚昌、严振衡、秦叔瑾等参谋和通讯人员前往泰州城东门的东山寺指挥作战。

粟裕身先士卒,向枪声密集的方向走去。当时子弹飞越头顶,声音尖锐刺耳,没有上过战场的周蔚昌有点紧张,两腿行走也不自然。过了一会儿,突然一阵子弹扑扑地打在他们的身旁。粟裕立即要他们离开高坎走低洼地,疏散前进,而粟裕自己仍不慌不忙地在原路上前进。粟裕镇定自若的神态驱走了周蔚昌的惶恐心理,他很快适应了战火纷飞的环境

泰州东门东山寺附近的坟园里,粟裕从望远镜里看了看泰州城,城内漆黑一片。粟裕命令王必成以一个主力团的兵力利用暗夜突入城内,直捣李长江的指挥所,打乱敌人的指挥体系,使其丧失组织抵抗的能力,然后与其他攻城部队里应外合攻克泰州。粟裕同时命令严振衡接山炮连,于20日赶到泰州支援。

接到粟裕的命令后,王必成令一个主力团隐蔽接敌,第二天拂晓时从相距仅一百几十米的两座碉堡之间悄无声息地顺利进入城内,迅速打到李长江的指挥所。无正义则无士气,那些士兵因为自己成了伪军,本来就抬不起头,现在又是猝不及防,乱作一团。李长江自知不是新四军的对手,当下翻墙逃跑。

泰州城东面,三旅七团政委吴载文指挥一营强攻,夺取敌人前沿阵地,俘敌100多人。下午,山炮连未到,但各部已攻入泰州。李明扬撤到泰州以北,伪李长江部向泰州西南方向逃窜。

日军为援救李长江部,日伪军7000余人分别由扬州、高邮、如皋等地出动“扫荡”苏中,乘虚侵占海安、东台,并向泰州急进。第二天,敌机不断在泰州上空盘旋,可能辨不清目标,没有投弹。

泰州离南京、扬州很近,又是苏北的中心城市,为日军必争之地。泰州四面平坦,无险可守,新四军在这样的地形与装备精良的日军打起来十分不利,再则随日军行动的还有上万伪军,不好对付。所以粟裕在给李长江部以歼灭性打击后决定撤退,于21日下令叶飞部向塘头扩张战果,王必成部向港口方向追击残顽,陶勇所部向东掩护后方机关往海边转移。

当日,新四军军部发表通告,申明新四军毅然讨逆的行动,“证明本军绝不因重庆当局取消本军番号之无理命令,而稍变更本军抗战保卫人民之初衷”。

22日凌晨3点,指挥部撤出邓家庄开始向姜堰转移。天黑不见五指,风吹在身上很冷。但不久即出现月光,可见村庄、路边的杨树。到了石家垡天已微明,看见前面有电光亮了三次,位置在姜堰方向,判断敌人已占姜堰镇。一会儿有许多老百姓从姜堰镇方向逃来,说日本鬼子已占姜堰。部队当即向陈家垡以北转移。快到中午时到达夏家庄,饭后乘汽船经青浦到张游庄宿营。据报,敌人一部由海安向北占领了安丰、梁垛、东台;一部向西占领了姜堰,今晚可能占领泰州。

23日,指挥部东移周家溪,第二天到达邓庄,晚上经虞家庄、贲家集通过通榆公路,到达早家庄。当天部队冒雨到韩家洋宿营,27日下午到娄子头,晚上又下雨。

泰州一战攻克泰州城及姜堰等重要据点,俘虏李长江叛军3000多人,并争取2个支队(团)的叛军反正,沉重打击了叛国投敌的民族败类和日本侵略者,警告了投降派、亲日派,而日军南浦旅团则利用此机侵占了海安、东台、泰州三城及其沿线许多集镇。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