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名人故事 唯我独尊滥施淫威_小德张的故事

唯我独尊滥施淫威_小德张的故事

时间:2020-08-25 名人故事 联系我们

唯我独尊滥施淫威_小德张的故事

大清开国皇帝努尔哈赤曾有遗言:爱新觉罗家族永远不得与叶赫那拉氏通婚。没承想,大清国最终还是败在了叶赫那拉氏的手中。慈禧太后自从成了咸丰皇帝的遗孀后,独揽军政大权,唯我独尊,先后三次垂帘听政。她的野心和贪欲以及狠毒,为清朝历代皇太后所望尘莫及。祖父说:“老祖宗,除宫廷旧例应具有的特殊待遇外,每年还补加胭脂粉银10万两。逐年增封一个字,比如:大清国当今圣母慈禧端、佑、康、颐、昭、豫、庄、诚、寿、钦、献、崇、熙皇太后,每增加一字便增加一万两白银的俸禄。

老祖宗每天见起退朝后,就该梳洗进早膳。梳头时,旁边跪着十几个小太监,手捧梳洗用具顶在头上,如果跪着时间长了,手或头一动,被老祖宗看见,立刻叫起来打嘴巴。老祖宗每日进午膳、晚膳是最讲究的大事,约有四五百名太监侍候她进这一顿膳。御膳房离钟粹宫很远,每种菜上面扣着黄碗,放在托盘里,菜须由小太监互相传送。特别是要火候的菜,从膳房开始到老祖宗膳桌,菜的火候不能过火,也不能欠火。从膳房端着托盘的太监必须飞跑,一道一道传送,到了膳桌时火候要正好。

老祖宗吃的三百六十品菜用四张桌子罗叠三层,外有蒸煮食品上百种,没有重样的。从老祖宗入座进膳开始,值膳太监就已传旨散差掌刑太监准备好了,只要老祖宗说菜或咸或淡,蒸食烙烤大小个、火候不均匀,马上就追问原因,是谁做的菜或蒸的馒头?接着就传来膳房首领开始先挨打,打完了首领打回事的,打完了回事的打小太监,打完了小太监再打效力的厨师,一级一级往下打。

散差掌刑的太监是10个人一班,每人背着黄布口袋,内装10根竹竿,听传旨太监高喊‘传散差’,十几个人把黄布口袋一抖搂,往殿外台阶一倒,进来两个太监把挨打的太监按倒,两腿一别,就一下一下数着打,最少40竹竿子,最多80竹竿子。打得太监哭爹喊娘地乱叫:‘老祖宗开恩’,竹竿子声与喊叫声混成一片。老祖宗坐在膳桌旁.口嚼小鸡腿,就跟没事人一样。直到她用完了膳,离开走了,才停止杖刑。再看被打的太监,有的被驾下去,有的立在殿外抽泣,两腿流着血。这种挨打的事,除非过节或者万寿日期中可以幸免几天,平常日子从来没停过。老祖宗一天不打人就不能进膳。(www.guayunfan.com)

老祖宗的想法很各色,如果挨打多后仍旧实心实意地近乎她,她就认为是忠心耿耿的好奴才,就能得到信任,提升的也快,恩惠、赏赐随时可以拿到手。

老祖宗还有一件事也是最讲究的,就是上乘轿銮驾。无论在宫内还是颐和园里,每天要乘肩舆上各处游玩。抬乘轿的太监们,由一名御前首领带着,共有200多名,每天操练抬轿本事。轿杆横端放着一碗水,抬着走时,不论走平道还是上高台,不准洒出水来,谁洒了谁挨打。大銮驾出动时,48个人抬轿。前有李总管、崔二总管开道,另有掌案的或是一名御前首领跟随在左右,提香炉、打遮阳伞。拐弯抹角时,阳光要是在老祖宗身上一闪,打伞的太监回去就得挨打,伞必须紧跟老祖宗身子转。我开始上来时,就给老祖宗打遮阳伞。

皇后、妃嫔们都步行跟着走,銮驾行走时,前、后各有500名太监,用嘴发出‘哧!哧!哧!’的声音,叫作‘打哧’,声音传到百米以外,以肃静回避。

抬轿最难的时候就是每年的九月九日登高节,老祖宗要在颐和园排云殿上过登高节。排云殿高九丈九,与佛香阁、天安门一样高,排云殿两侧的楼梯很狭窄,銮驾到后,要改乘小肩舆。前四名太监跪着抬,爬楼梯,后四名太监手托起抬,前后一条线,不能仰斜,必须不偏不倚,稳稳当当地抬到顶上。直到老祖宗来到殿上,摆膳赏菊,这个差事算当好了。

下来时,前边太监用头顶着抬,后边太监蹲着抬,一步一步往下送,下来时比上去容易一些。老祖宗这个登高节过痛快了,凡是随从太监们,大小份的赏银也就下来了,最少5两,最多50两。有的提升,有的格外赏东西。

老祖宗的御用銮驾是宫闱中至尊至贵的礼制,虽是皇族亲贵,不论辈分、年龄长幼,任何人不能僭越,所谓‘亲不敌贵’。遇到銮驾的王公大臣,即便是头品顶戴也必须恭恭敬敬地面墙而跪,等到侍卫太监前呼后拥着銮驾过去后才能站起来。如有左顾右盼或用目扫视的,被御前首领看见,最轻也以私窥圣容论处。

銮驾所过之处,一般宫内太监就更不允许看了,听到‘打哧’声,沿途上各式各样正承差的太监,一律背朝銮驾跪下,等老祖宗的銮驾过去后才能站起来接着干活。有一次在颐和园里,一名叫王华甫的太监(宫内称王四老爷,是姚兰荣的徒弟,在药坊里承差),他正在昆明湖里摸鱼,光顾着摸鱼了,没有留神,当听到‘打哧’声,銮驾已经到了长廊,这时已经来不及上岸了,急得他没法子,用荷叶遮着头,蹲进水里,等到銮驾过去后才敢从水里出来,差点没把这小子憋死,要是让老祖宗看见,非打个开锅烂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