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名人故事 了“家事”旧地重游_小德张的故事

了“家事”旧地重游_小德张的故事

时间:2020-08-25 名人故事 联系我们

了“家事”旧地重游_小德张的故事

清官难断家务事,祖父此次北京之行为马家解决继承纷争虽然搁浅,但他却平息了另一起风波:北京兰靛厂立马关帝庙为争夺庙产地而引发的冲突。起因是,立马关帝庙的庙产香火地有稻田数顷,内有两顷稻田系慈禧太后二总管崔玉贵生前捐助,供庙内太监生存养老之用。崔玉贵之子崔汉臣家到衰败,穷极思变,便立马关帝庙索要两顷稻田,理所当然地遭到庙中太监的反对,庙内当家的石幼臣将崔汉臣拒之门外。于是崔某便带着家属到立马关帝庙吵架闹事,惊动了地方官厅。特别是一个太监把崔家的人面部打伤而被警方拘押,石幼臣等太监万分着急。当他们听说祖父正住在北京时,就前来求见。祖父听完来龙去脉,就派我父亲把崔汉臣找来,告诉他说:“我师父(崔玉贵)当初捐赠的地归为庙产,已不是私产,你追要地是无理的,而且捐地之事又出自我手,你要告官就告我吧!”崔汉臣一听傻了眼,只好作罢。不过祖父让石幼臣由庙内拨些钱款和大米给崔家,将此事了结,被拘押的太监也放了回去。

祖父这次北京之行,所带的亲属及随从包括厨师、司机等共十几名,每日上午带他们寻访古迹名胜,当他迈入故宫旧地重游时,思绪万千。祖父详细地向随行者介绍自己在景山内升平署各处当差时所住的地方,以及他随侍隆裕太后在中南海时所住过的“福禄居”、唱过戏的“纯一斋”(新中国成立后改称怀仁堂)等地,不时地流下一把把不知是激动还是心酸的眼泪。最后他决定到京西八景之一的金山宝藏寺小住,了却一桩最大的心愿。

提起金山宝藏寺有渊源可溯。清末有四大太监:刘承印、安德海、李莲英、张兰德(即祖父),都曾荣任太监总管。祖父是隆裕太后时代后宫四司八处大总管,权倾一时,宣统元年他便萌生身后之事,选陵墓于北京西郊董四墓村金山宝藏寺下坡、晚清师徒三代上层太监的墓群中。第一代为咸丰皇帝总管掌玺太监刘承印(宫内称印刘老爷),他是李莲英的师父。刘承印生前告老退出大内后,迁往宝藏寺隐居,大兴土木,修建陵园。光绪十六年刘承印73岁羽化(自认为出家的道人),李莲英将他安葬于此,庙产也由李莲英接手。李莲英生前又将此庙产交与他的徒弟姚兰荣,可是姚兰荣无力经营(每年此庙及陵园瓦木碎修耗资甚巨)便转送给祖父。宣统二年再度大兴土木,重新修建关王殿,并在东跨院又盖了并排的四道院。

此次祖父在我的父亲陪同下,首先视察了整个陵园,跪拜了印刘老爷、崔玉贵两位先辈的坟墓。当祖父看到两位师兄刘子喻、阎子和的坟墓和自己建在此处的空陵完好无损时,非常满意。他告诫家人,待他百年之后要葬于金山宝藏寺这座太监陵园里。(www.guayunfan.com)

祖父在北京时去了几处自营的商号看了看,还驱车到后门外最大的太监寺庙宏恩观观瞻,慰问庙内养老的太监,当时仅有五十余人。宏恩观与兰靛厂立马关帝庙是上院、下院,在北京太监庙宇建筑中是最新、规模最大、最宏伟壮观的。庙内大当家的石幼臣、二当家的张子光曾分别在宫内司坊、茶坊当差,是祖父很信任的两个徒弟。平日有几个小伙计伺候他俩。每月初一、十五开庙门,供外人烧香拜圣。

祖父还要办的另外一件大事,就是到京西恩济庄里的恩济寺祠堂祭拜刚神(刚神即明朝太监郑和,北京各大太监庙均设有他的祠堂,供奉他为太监的祖师爷,他死后皇上敕赐墓地,在京西恩济庄建有恩济祠。墓地周围埋葬着明、清两代的太监坟墓约两千余座,当地称老公坟,清末大太监李莲英的鸡蛋坟即在郑和墓之后)。翌日,祖父一行乘火车回到天津,从此再也没有踏足北京城。

1994年作者张仲忱夫妇在重庆道旧居留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