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名人故事 东进敌后,反顽自卫取孝丰_关于粟裕的故事

东进敌后,反顽自卫取孝丰_关于粟裕的故事

时间:2021-08-25 名人故事 联系我们
【摘要】:东进敌后,反顽自卫取孝丰_关于粟裕的故事这一年浙北山区的冬天很冷,常常漫天飞雪,长兴县槐花坎一带的山坡早已被积雪覆盖起来。1945年2月5日,苏浙军区在温塘村举行成立大会。新四军向敌后发展,既要打击日伪,又要警惕和防止日顽的夹击。苏浙军区成立大会后,一纵和三纵指战员根据指令立即整理行装准备出发。所以粟裕判断,挺进敌后后,要防备的主要是西边的国民党第三战区。14日,再次在孝丰北击退“忠救军”。

东进敌后,反顽自卫取孝丰_关于粟裕的故事

这一年浙北山区的冬天很冷,常常漫天飞雪,长兴县槐花坎一带的山坡早已被积雪覆盖起来。

在地图上,长兴县不过是一个小点。现实中这个地方处在层峦叠嶂中,山高林密,地形险要。进可攻,不论向东、向北,下山之后即是一马平川;退可守,莽莽群山是最好的藏身之所。这里北面是南京,东面是杭州,东北方向是上海,这些地方只需几天即可到达。也因为如此,这里成为苏浙军区的指挥中心。

1945年2月5日,苏浙军区在温塘村举行成立大会。之前天气一直不好,然而这天天气晴朗,太阳出来了,天上只有一些淡淡的云。山野尚有残雪,天气干冷干冷的。

粟裕从沈家大院骑马到达王必成旅部外面的大操坪时,那里已是人山人海,热闹非凡。青松翠柏装点的主席台上面有一条红色横幅,写着“苏浙军区成立大会”八个大字。会场两侧挂满了各地党政机关和人民团体祝贺军区成立的锦旗。“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抗战到底!抗战必胜!”的红绿纸标语布满会场周围。(www.guayunfan.com)

主持大会的是参谋长刘先胜。当他宣布大会开始时,鞭炮齐鸣、锣鼓喧天,几十名司号员齐声吹起军号,响彻云霄。

粟裕、刘先胜和一纵队司令王必成、政委江渭清,三纵队司令陶勇、政委阮英平和苏南行政公署吴仲超主任绕场检阅部队。接受检阅的是一纵、三纵的队伍。一纵还将他们在杭村伏击日军缴获的九二式步兵炮抬了出来放在最前面接受检阅。当时二纵孤悬浙东地区,四纵尚在苏中。

苏浙军区范围包括苏南、浙西、浙东三个区域,苏南区指江苏长江以南以及皖南的宣(城)郎(溪)广(德)和宣(城)当(涂)芜(湖)地区;浙西区指浙江的钱塘江、富春江及其上游信江以西以北地区;浙东区指钱塘江至信安江东南、瓯江以北地区。当时挺进苏浙敌后的具体任务是深入苏南工作;打开浙西局面;打通与浙东联系。

粟裕在主席台慷慨陈词:“今天军区成立大会的意义,不仅在于检阅我们自己的力量,而且是向苏浙人民宣誓,我们将竭尽一切力量,完成准备反攻,驱逐敌寇,争取抗战胜利的重大任务。我们要积极响应中央提出的‘扩大解放区、缩小沦陷区’的号召,准备在战略反攻中实现破敌、收京、入沪的战略任务。”

苏、浙两省物产丰饶,经济文化发达,是敌顽我三种力量重点争夺的地区。这里存在错综复杂、尖锐微妙的斗争。日、顽都想制服对方,又都想利用对方打击和消灭新四军。新四军向敌后发展,既要打击日伪,又要警惕和防止日顽的夹击。这种斗争又因当时国际反法西斯斗争胜利发展形势而更加复杂:美国采取扶蒋压共的方针;日军迫于太平洋战场的压力而实施对蒋又压、又诱其策动内战的方针;国民党顽固派则乘机对共产党方面施加压力,并集中精锐部队驱赶新四军。

苏浙军区成立大会后,一纵和三纵指战员根据指令立即整理行装准备出发。2月10日晚,一纵向浙西莫干山区挺进,三纵七支队向广德以南柏垫以东地区为一纵担任侧翼掩护。

王必成的一纵徒涉拇溪河,沿途积极打击日伪,粉碎交溪、梅溪等地日伪军的阻挠,连克和平、妙西、线溪、三桥埠、戴村、迎铺等日伪据点,刘别生、罗维道的一支队光复德清县城,吴詠湘、丁麟章的二支队光复武康县城。日军因为不断抽调老兵到太平洋打仗,守卫这一带的多是新兵,而且主要力量是伪军,所以王必成的部队进入莫干山区没有受到太大阻碍。

一纵出发后两天是春节,粟裕让机关里一些非要害部门放假三天。他则不声不响,一个人对着地图久久琢磨。粟裕关心着东边一纵情况的发展,更密切注视着西边第三战区国民党军的动作。

这个时候浙江境内的日军正在加强沿海防御,他们放弃永康、丽水、衢州一带,驻守在杭州至金华沿线,对其余地区无力顾及。浙西天目山脉以北宜城郎溪、广德、安吉和天目山脉以东余杭、富阳等县城及较大的集镇虽仍被日伪占领,但日伪基本上是只守不攻。所以粟裕判断,挺进敌后后,要防备的主要是西边的国民党第三战区。

国民党第三战区总兵力不下30万,因制造“皖南事变”而臭名昭著,长期执行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政策。他们与日伪“勾搭默契和平共处”,甚至曾经提出“变匪区为沦陷区”、“宁可让与日本,不可让与匪军”的口号。1943年还以三十二集团军副司令陶广为总指挥,调动14个团的兵力“围剿”十六旅,扬言要制造“第二个皖南事变”,“打死王必成,活抓江渭清”,并把信件和传单送给溧水城内的日军,声称“只打匪军,不打皇军”,“中日停战三个月,合力剿共”。

12日,大年三十,参谋长刘先胜急匆匆带着谭知耕、张日清发来的电报告知粟裕:七支队在广德以南一个叫上堡里的地方突然遇到顽军攻击!

顽方得知一纵进入莫干山后,顽二十八军立即命令六十二师师长刘勋浩“乘匪离巢之际一鼓捕捉而歼灭之”。刘勋浩认为移往莫干山的一纵回援七支队至少要三天以上,若用五个团兵力夹击七支队,“两天解决,绰绰有余”。于是刘勋浩率六十二师全部、“忠救军”一个团、浙江保安部队一个团经孝丰及其西北向第七支队突然发起进攻,计划先吃掉七支队,然后切断一纵归路,歼灭一纵主力。

过年的喜气被一扫而光,司令部的气氛陡然紧张起来,上上下下的注意力全集中到七支队所在的那个叫上堡里的地方。

攻击七支队的是国民党第三战区“忠救军”的一个团。“忠救军”全称是“忠义救国军”,前身是由军统局戴笠和上海青帮头面人物杜月笙合作组建的别动队,负责配合国民党军对进攻上海的日军展开情报搜集、破坏、袭扰、暗杀等特务活动。上海失守后,“忠救军”撤到郊县和浙江天目山区。该部受过正规军事训练,配有美式装备,善于游击和山地作战。

顽军进攻是意料中的事,谭知耕和张日清率第七支队当即奋起还击。七支队是赫赫有名的“老虎团”,“忠救军”号称“猴子军”,都是国共双方的精锐部队。双方一交锋即厮杀成一团,上堡里的阵地多次易手。七支队四连指导员汪德恕,紧密配合连长指挥全连多次打退顽军进攻。当顽军再次攻击时,他跳出工事带头冲锋。一颗子弹从他口中穿过,牙齿打掉了,鲜血直流,但仍忍痛冲锋,再次把顽军打退。

七支队将顽“忠救军”击溃后,一部进至孝丰北之阳岱山、景和里一线。14日,再次在孝丰北击退“忠救军”。

前方战事紧急,后方的沈家大院也是一片紧张与忙碌。前方的战报如雪片一样飞来,粟裕下达的一道道命令通过电台发往前方:命第三纵队张云龙、谢云晖的第八支队,俞炳辉、李彬山的第九支队投入战斗;急调第一纵队主力越过莫干山,由东向西切断顽军向孝丰、天目山区之退路,以协同第三纵队歼灭来犯的“忠救军”。

15日,顽第二十八军第六十二师由外白羊迂回至西亩市以西的景和里,企图截断七支队归路。

六十二师是国民党中央军主力部队,装备整齐,弹药充足,战斗力较强。师长刘勋浩是湖南人,参加过淞沪会战、南昌会战、湖口战役,富有作战经验。

当天中午,三纵八、九支队在景和里、南丁岭以北与顽军展开激战。与此同时,一纵王必成得到粟裕的电报后,只留下两个营的兵力,带其余部队西移参战。

前方战事白热化,粟裕在沈家大院待不住了,他将司令部交给刘先胜负责,自己带着参谋人员、警卫分队和电台奔赴前线

天气很坏,阴雨连绵,因无防雨设备,致使电台机器、电池受潮,已无法工作。粟裕知道后将自己收音机的电池给电台应急,并令通讯科长李景瑞赶到驻地来解决问题。李景瑞得令后风雨兼程赶到前指,凭他丰富的经验,判断机器漏电、输出不稳,当即用火慢慢烘烤驱潮,数小时后,发报机即恢复原有的良好性能。

16日晚,由于信息联络不畅,陶勇的第三纵队在王必成赶到之前即开始全线反击。三纵战斗力强悍,顽第六十二师根本抵挡不住。刘勋浩见势不妙,怕受陶勇和王必成的两面夹击,立即放弃抵抗全线溃逃。顽军大部钻入山林逃走,三纵不熟悉地形,无从下手,顽军得以脱逃。王必成的第一纵队迟到两个小时,赶到时只与逃顽尾部遭遇。

黄玉庭与王直的三支队于16日夜间向战场开进。在开进途中,三支队六连发现有队伍向相反方向乱跑,便问是哪一部分的。对方答:“是六连的。”六连长一听心里窝火:“还没有打仗连队就成了这个样子!”他大喊:“我是六连长,六连的向这边走,一个跟一个,不准掉队!”那些乱跑的兵便一个个插到了队伍里。走不多时,队伍中有人开始发牢骚骂娘了,这可不是新四军的作风,六连长产生了怀疑,他仔细辨认,虽看不清脸,却看出那些兵军帽上没有防寒护耳,心里明白过来——顽军混到自己的队伍里来了。他暗中找来各排干部,悄悄说明情况,让他们布置兵力看住军帽上没有防寒护耳的士兵,然后一面鸣枪,一面高喊:“缴枪不杀!”吓得那些兵有的就地缴了枪,有的跑进路边树林里躲藏。天亮后,三支队组织部队分片搜索,陆续从森林里搜出300多人,顽军第六十二师一八五团团长也在里面。

17日,王必成的一纵参战后即将顽军击溃并乘胜追击,轻松拿下孝丰城,第二天又占领报福坛,配合第三纵队于孝丰西会歼西圩市、渔溪口、大小王坑一线之顽“忠救军”一部。残余顽军闻风丧胆,落荒而逃,向天目山和宁国窜去。电台正常工作后,粟裕命令各部夺取孝丰后追击限于报福坛、渔溪口一线。王必成与陶勇按令行事,巩固阵地后,他们审问了俘虏,然后带着情况及缴获的新式武器——美制的汤姆式机枪卡宾枪赶往粟裕的前线指挥所。

通过审问俘虏得知,顽第三战区苏浙皖挺进军总部得悉一师主力与第十六旅会合,认为新四军“企图进入莫干山建立根据地后,可能进入杭嘉湖与海北地区,准备尔后协同盟军登陆作战,以争夺国际信誉”,因此令刘勋浩“迅将该匪歼灭,毋使坐大”,并令“忠救军”、浙保第二团、挺进第一纵队等部协力堵歼新四军。刘勋浩满以为以5∶1的优势能轻易地把七支队吃掉,不料碰得头破血流。

顽军军纪败坏,声誉也不好,老百姓对顽军如同对日军一样,都是又怕又恨。某连在追击顽军时被宽达40米的菜园河挡住去路。眼看国民党军队正在对岸拉夫抢劫准备逃跑,随同部队一起行动的六七个老百姓脱下棉衣就跳进冰冷刺骨的河水中,利用原有桥墩和散落的竹板抢架浮桥。架桥时缺少大桥板支架,他们就硬是用肩膀当支架,扛着毛竹桥板,让部队从上面通过。

粟裕听取汇报后又试了试缴获来的美式武器,试完后赞道:“好枪!”

抗战中国民党从美国获得了39个师的美械装备,这些装备主要用来装备中国远征军。可能是三战区位于国民党以前的统治中心,担负的责任重于其他战区,所以也得到了这些先进的装备。汤姆式机枪实为冲锋枪,用手枪子弹,射程比步枪近一点,但火力密集;卡宾枪属于步枪,重量不到五斤,威力大、射程远,有便于更换的弹匣和较大的容弹量,堪称当时世界上最好的步枪。

粟裕的部队自“皖南事变”以来不再享有政府财政拨款,也从未分享到国际上给予中国的援助。这是粟裕的部队“得到”的第一笔来自美国的国际援助。

粟裕让释放的俘虏给国民党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带去一封亲笔信,写道:“卑职率师南下抗日,正缺武器弹药,承蒙你慷慨解囊,无私奉送俘虏1700名,迫击炮3门,重机枪12挺,轻机枪30挺,汤姆式机枪14挺及步枪700支,解我燃眉之急,真乃雪中送炭,我等万分感激。武器乃多多益善,你如愿再次相送,我仍来者不拒。谢谢!”

此战轻松攻取的孝丰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孝丰北连长兴、苏南,东与莫干山、杭嘉湖相连,西接广德、宁国,南与临安、余杭毗邻,是一个交通要冲和战略要地。这里曾六次被日军占领,老百姓受尽日军的蹂躏和国民党的肆意搜刮,怨声载道。新四军进入孝丰后,严守纪律,秋毫无犯,深受当地百姓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