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名人故事 调敌回防,围魏救赵护军部_关于粟裕的故事

调敌回防,围魏救赵护军部_关于粟裕的故事

时间:2021-08-25 名人故事 版权反馈
【摘要】:调敌回防,围魏救赵护军部_关于粟裕的故事1941年初夏,粟裕的师部在新河边、留园、缪家庄、老坝头这些地方活动,6月份回到新河边。其在伍佑、刘庄、白驹、西团、小海作战,以连为单位层层阻拦进攻之敌,击沉敌汽艇20余艘,配合三师掩护军部撤出盐城。日军于7月22日占领盐城。军部仍处在日伪进攻的危险中。最终以伤亡不到100人的代价一举攻下古溪,全歼伪军1个团。

调敌回防,围魏救赵护军部_关于粟裕的故事

1941年初夏,粟裕的师部在新河边、留园、缪家庄、老坝头这些地方活动,6月份回到新河边。新河边有条小河,闲空时候粟裕常到这条小河里游泳

这天黄昏粟裕来到河边,师部通讯科训练班一个叫汤聿文的战士正在他的队长廖昌林教导下学习游泳。汤聿文未下过河,只敢在齐腰深的水边上“扑腾扑腾”地练习。粟裕看到后指点说:“小鬼,你胆子要大一点,只有到深水里去才能真正学会游泳。”

粟裕自小就喜欢玩水,他的家门口就有一条小河,后来又在沅江之畔常德读书,常在水里泡,所以善游泳。花样也多,蛙式、仰游、自由式,潜入水中还可以一口气出去20多米。

汤聿文当时只有15岁,身高一米五,还是一个少年,但却有将近一年的军龄了。粟裕手下小战士极多,像机要科的译电员大都十七八岁,有些只有十五六岁。粟裕兴趣广泛,爱好颇多,战斗间隙、工作之余,经常和司令部的小战士们一起唱歌跳舞、游泳、打排球。三仓地区治安形势也很好,一师报上曾登载旧场乡儿童团长万幸与团员吴志静在老坝头查粟裕路条的消息。那时候粟裕外出只带着一个警卫员就大摇大摆地在三仓地区走来走去。(www.guayunfan.com)

此时北边盐城的形势很紧张,据可靠情报,日军不日即进攻盐城。军长陈毅和政委刘少奇制定了一个反“扫荡”的计划,令抗大五分校副校长、盐城卫戍司令洪学智负责将卫生部、财经委员会等4000余人,外加抗大五分校2000多人带往盐东县盘湾、龙王庙一带疏散。又电令粟裕一师配合黄克诚三师反击日军。随后,刘少奇、陈毅带领一部分机关工作人员转移到在湖垛东北约10里的北左庄。

7月20日,南浦襄吉率独立第十二混成旅团及李长江伪军共1.7万余人,配备装甲汽艇百余艘,在飞机的掩护下,从东台、兴化、射阳、陈家洋四路合击盐城。日伪曾在南京夸下海口:“要以闪击战打击陈毅将军即今重建的新四军军部及其主力”。

粟裕摆在军部南大门的王必成此时直属军部指挥。王必成受命在盐城以南,对自东台北犯盐城之敌节节抗击,予以杀伤和歼灭。其在伍佑、刘庄、白驹、西团、小海作战,以连为单位层层阻拦进攻之敌,击沉敌汽艇20余艘,配合三师掩护军部撤出盐城。从东台、兴化、射阳、陈家洋四地到盐城距离仅100公里左右,因为一师二旅和黄克诚三师的阻击,日伪军进击速度缓慢。

日军攻打盐城时,盐城新四军军部机关早已撤离,只余抗大五分校副校长洪学智率领的一个大队的学员,他们完成阻击敌人任务后也撤出盐城。

日军于7月22日占领盐城。王必成指挥部队分散兵力专攻日伪军侧背,在串阳河两侧神出鬼没地打击日伪军,破袭盐城至东台交通线,打击其来往部队,阻止敌伪在盐城、东台间建立联络点。

这个时候,负责保卫军部的新四军三师受韩德勤6个团的夹击,在保卫军部的职责上出现了空洞。军部仍处在日伪进攻的危险中。

日军不甘心失败,也估计新四军部撤出盐城没走多远,于是调来许多特制的装甲汽艇在飞机配合下四处搜寻撤出盐城的新四军部,陆地上则投入一部分骑兵和大量步兵。当时正遇上下雨,河水暴涨。日军汽艇活动非常便利,在水网上横冲直撞。

这让陈毅和刘少奇非常被动。因为他们暂驻的北左庄四周都是小河沟,日军的装甲汽艇一遍又一遍地在河上搜寻,随时有被发现的可能。后来军部利用日军懈怠的机会向西北方向转移到达仁家桥宿营。

这时传来消息,鲁迅艺术学院华中分院的戏剧系、音乐系和普通班在一个叫北秦庄的村子遭到日军袭击,有60多人被俘,30多人遇难,包括戏剧家许晴、作家丘东平。

噩耗传到一师部,粟裕、钟期光及师部一些在江南指挥部、苏北指挥部跟丘东平共过事或是看过丘东平写的小说的人都十分悲痛。丘东平正在创作的小说《茅山下》,是以苏南茅山地区的抗日根据地为背景,描写了新四军在茅山下与日军、汉奸、地方顽固势力等所进行的复杂斗争。本来要写成长篇的,牺牲前只写了五章。

得知军部危急,一旅叶飞急了。他决定调集一团、二团在三分区主动进攻敌伪军中心据点古溪,调动日军回防,以配合盐阜区反“扫荡”。他一面部署战斗,准备晚上7时发起攻击,一面将作战计划上报军部、师部。

收到叶飞的电报后,粟裕复电不同意一旅攻击古溪的战斗行动,主要理由是:攻坚不利,易遭受重大伤亡,且未必能攻下据点。

叶飞收到复电后十分矛盾。打,违背师部的命令;不打,老军部才被国民党搞掉,新军部又面临被日伪“剿灭”的危险。

他决定听听下面的意见,于是召集一团长王萱春、政委曾如清,二团长廖政国、政委李一平开会。会上众人认为师部不赞同打是因为担心伤亡太大,如果少或是没有伤亡就不会有意见。叶飞反复权衡,觉得有把握,最后决定打,他做了更细致周到的攻击部署。最终以伤亡不到100人的代价一举攻下古溪,全歼伪军1个团。

叶飞组织这次进攻古溪违背了师部的命令,叶飞本人也认为这是不对的。他估计会受到师部的批评,但师部对此并没有指责和批评之意。

当时保卫盐城是军部统一部署的,叶飞攻击古溪目的是牵制日伪军以保卫军部,战前也将作战部署上报军部。也许在粟裕眼里压根就没有抗命一词的说法。再说粟裕不赞成打古溪,主要怕一纵“攻不下来,伤亡一大堆,偷鸡不着蚀把米”(叶飞原话)。现在叶飞以很小的代价成功歼灭古溪守敌,粟裕自然乐见其成。

没有指责和限制,就等于让叶飞放手出击,以牵制、调动敌人,配合盐阜区反“扫荡”。

叶飞打下古溪后越发挥洒自如,率两个主力团,加上地方武装、民兵,浩浩荡荡,一路横扫,收复黄桥、季家市、加力、孤山、石庄等地,先以主力和地方部队包围泰兴城,后留地方部队围泰兴,以两个主力团包围南浦旅团部所在地泰州城。因为泰兴和泰州城池坚固,攻城会付出很大代价还不一定打得下来。所以这一回叶飞围而不攻,坐等南浦旅团南调回援以解军部之围。

当时军部及庞大的后方在硕家集、陈家集、殷家桥、岔头一带转移,危险万分。刘、陈考虑到情况复杂,为了保证在严重情况下指挥不间断,决定两人分开行动。刘少奇由军参谋长陪同,率一个连及直属队转至东北方向活动,以便指导整个华中工作。陈毅则留下做善后工作。

司令部被围,南浦襄吉南北不能兼顾,于8月初率1万多人从盐城、阜宁地区南撤,转向苏中进行报复“扫荡”。

陈毅正在忙于处理后方,忽然接到一师发来的电报,说他们围攻泰兴城,继续作战,缴获甚多,日军已南撤转向苏中“扫荡”。这样一来,军部之围自然化解。陈毅十分高兴,立即向刘少奇报捷。

此时刘少奇正在一个叫大高庄的村庄里研究机关单位如何分散隐蔽的问题,收到陈毅军部包围已解的来电后,十分欣慰。大部日伪既已南下,军部机关就无须再分散隐蔽。刘少奇立即宣布散会,然后与陈毅会合一起商讨如何反攻的问题。

陈毅、刘少奇一面直接向叶飞旅全体指战员祝贺胜利,并予嘉奖,指示叶飞要当心回头敌人的进攻;一面令三师的两个团、一师王必成第二旅、军部特务团和抗大,分别袭击湖垛、上岗、伍佑、刘庄、岗门、南洋岸的日伪军,以彻底粉碎日伪此次针对军部的“扫荡”。

南浦旅团刚离开盐城南下回援泰州,王必成就在盐城附近发动攻势,攻歼伍裕、刘庄、岗门等地守敌,同时配合三师攻歼湖渠、建阳、上岗之敌。

当南浦回援离泰州城还有半天路程时,叶飞撤了泰州、泰兴之围,主力向根据地腹地古溪、营溪地区隐蔽集结,待机应敌。扑了空的南浦旅团由泰州出发向东“扫荡”,企图寻叶飞主力决战。叶飞待南浦旅团东进至古溪、营溪附近,于夜间以急行军向西,转至敌背后,一举攻克敌据点姚家岱,歼敌一个小队。南浦闻讯,又从东向西追击叶飞。叶飞待敌迫近,又于夜间由姚家岱急行军向南,经靖江地区,向东返回根据地南部集结。

利用日伪军顾此失彼的时机,王必成率部奔袭盐城东南裕华镇。裕华镇虽然是个小镇,但地理位置却十分重要,是联系苏中、盐阜两个根据地的南北交通要点,日伪军在这里构筑有钢筋水泥的防御工事,沟深垒高,设防严密。

王必成将手中的三个主力团部署如下:四团攻打裕华镇,五团和六团分别负责阻击东台和盐城方向大中集的日伪援军。

8月15日,刘别生四团在王必成指挥下对日伪军实施三面攻击。驻守伪军被全歼,日军集中于炮楼固守待援。因为没有重武器,第二天,王必成命令部队找来四张桌子、十几条棉被,将棉被放到水中泡湿包在桌子上,桌腿装上轮子,做成“土坦克”。然后突击队员将棉絮浇上煤油,把手榴弹捆成集束弹,推着“土坦克”冲向守军碉堡,用集束手榴弹将碉堡主门炸开。但堡内守敌仍负隅顽抗,使我久攻不下。此时两个突击队员将浇上煤油的棉絮缚在身上,迅速钻进碉堡,各自舍身拉响最后一束手榴弹,将大部分日军炸死。日军被迫退守碉堡二层。“敢死队”随后实施火攻,大火引发了手榴弹和子弹爆炸,日军死伤累累。剩余9名日军从三层楼跳下,结果摔死6名,摔伤3名。

接着,刘别生四团从西、西南和南面三个方向杀向残敌。终将驻守裕华镇的2个小队的日军和600余人的伪军全歼,其中日军被击毙70余人,生俘7人。

裕华守敌被歼时,东台出援第一批日伪军被张强生五团歼灭;来自大中集方向的日军被刘史明六团击退。

打下裕华镇后,王必成抓住战机调整部署,令刘别生四团、张强生五团全速抵达大中集,与刘史明六团合力围歼日伪援军。战斗打响后,各团向敌发起猛攻,与敌展开白刃战,使敌陷于混乱。战至17日下午,除有少数日军在核心炮楼顽抗外,其余全部被歼。

裕华镇攻坚是典型的攻城打援的战法,此战共歼日伪军470余人,活捉日军7名。在这次作战中,新四军首创用桌子铺湿棉絮制成“土坦克”攻坚,也出现2位舍身炸碉堡的英雄

裕华战斗胜利后,盐阜地区敌伪极为恐慌,南浦被迫将已南下“扫荡”苏中的兵力又抽出一部北调,以保持其占领地区的安全。这样一来又缓解了苏中根据地的压力

8月初,南下回防的日伪军向泰东区和四分区“扫荡”,一路由金沙、北刘桥北犯,另一路由丁堰东犯,占岔河、潮桥,相继会攻丰利、掘港。第三旅陶勇部将敌击退,先后在北刘桥、林梓、丰利、石港、潮桥、环港、浒零、孙家窑、双甸等地与日伪纠缠游击,一个月作战10余次。

此次反扫荡因为南线叶飞旅在泰兴、泰州发动凌厉攻击,迫使南浦南下回防;当南浦南下时,又有北线王必成旅及黄克诚三师乘机大举反攻,打得南浦顾此失彼。南浦北边得地盘占便宜,但南边吃了亏;等他南下,北边所得的又不能保全。8月13日,南浦集1万多兵力针对苏中发动“扫荡”,于8月20日终止针对盐阜地区的“扫荡”。

此次日伪军对盐阜区大“扫荡”,历时一月零两天。他们要消灭的新四军军部仍巍然屹立在敌后。

据军部战报,此次反“扫荡”新四军与日伪作战135次,毙、伤、俘敌伪军3873人(其中日军伤亡1100人,生俘日军官兵15人、伪军官兵1074人),击沉敌汽艇13艘,缴获平射炮2门、轻重机枪25挺、步枪3324支、子弹2万余发。

苏中区凌厉的攻势作战,策应了第三师和盐阜区的反“扫荡”,防卫了华中局、军部的南大门。

日寇痛感苏中区抗日军民的威胁,不得不暂时放弃摧毁新四军军部的企图,转而寻歼苏中主力部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