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名人故事 得宠信哄太后言听计从_小德张的故事

得宠信哄太后言听计从_小德张的故事

时间:2020-08-25 名人故事 联系我们

得宠信哄太后言听计从_小德张的故事

隆裕太后慈安太后颇为相似,性格温顺,容貌一般,没有什么过人之处。对于政治也没有野心,仅仅是凭着慈禧太后的遗旨和余威,把她推上了皇太后的宝座。

隆裕太后很器重祖父,命他迁入原李莲英大总管在宫内的住所——西板院。与此同时,对祖父赐地拨营银造府第,选址在安定门内永康胡同极乐寺。总管府建成后,永和宫胖主儿(瑾妃)也赐祖父全套的镶云母的硬木家具、瓷片挂屏、珍玩等豪华陈设。祖父的生母唐氏老太太率大儿媳、孙子、孙媳等迁入新居。宣统二年(1910年)祖父为唐氏老太太六旬大寿办了一次大堂会,所有北京徽班名角均被邀约,一时盛典空前。

祖父说:“隆裕太后很信任我,不论什么大事小事,就连宫内的古玩、字画,我说好的、珍贵的东西,她都认为是无上之珍品。有一次我给她往墙上挂一幅画,画名是《实父仇英海天旭日图》,我已量好了尺寸,左右都合适,而太后非说尺寸差,我说一点都不差,于是打开了赌。我说:‘如果不差,老佛爷就把这幅画赏给奴才。’太后说:‘行!’我把画托上后一寸都不差,太后没话说了,但又舍不得给我了。她说:‘张罕达你别要这张画了,你挑一张别的画吧!’有一次我请赏要一件小钟表,太后不给,让我找一只别的钟表。以后我摸着她的脾气了,要东偏说要西,结果她留下西,把东却赏了我啦,我如愿以偿。”

祖父自幼家贫,十几岁时又自宫净身入宫,没上过学,所以文化水平低,得暇时他便请南书房翰林院学士讲《通鉴集览》《十三经集览》。还经常约当年评书泰斗双和平讲《稗史》,清举人张稚兰讲《聊斋》《三国演义》《水浒》《东周列国》《说岳》《隋唐演义》《永庆升平》《东西汉》。早晨起床后除练武功外,还练习写大字,龙、虎、鹅、寿一笔呵成,其目的是为隆裕太后代笔。(www.guayunfan.com)

祖父说:“隆裕太后性格温善,也厚道,对人很少发脾气,只是自己干怄气。有时因为穿衣服、戴首饰不称心思,好几箱子衣服拿出来全不穿,说是太监们给她找的衣服不好看,坐在宫里怄干气,连膳都不进了。太监们没法,就说:‘快找张总管来吧!’我上去一问,太后说:‘这群太监成心气我!’我听了就给她挑出两件衣服来,说:‘老佛爷这两件好。’太后看了拿起来就穿上了。这就留下了例,凡是她怄气时,太监们就说:‘去找张总管。’

隆裕太后最爱吃瓜子,每天入寝宫前大量吃瓜子后才入睡。日子长了,胃口就出了毛病,饮食少进。我知道了便对太后说:‘老佛爷千万别吃瓜子啦!’并马上告诉茶坊不许再进瓜子了。可是太后非吃瓜子不可,又怕我知道,二总管姚兰荣为了买太后的好,瞒着我偷偷地把瓜子给太后进来,又把深州蜜桃送进来吃,这样老佛爷的病能好吗?这事传到我耳朵里后,把姚兰荣臭骂一顿,我说:‘你这是向着老佛爷吗?这不是成心害她嘛!我看你别上去啦!’罚了姚兰荣三个月钱粮米。后来太后讲情,才又让他上来,没降他二总管的职。

隆裕太后过万寿时,和老祖宗一样,也要传外学的京剧演员谭鑫培、杨小楼入宫演戏。谭鑫培在老祖宗活着的时候,就跟我很不错,我当上总管后,谭鑫培入宫拜见我说:‘我虽然年纪大啦,但什么戏还都能唱,求您赏饭吃吧!’这次传戏,头一位我就把谭叫天传进宫内演戏,赏赐他也特别多,他还送我一只鼻烟壶留念。

杨小楼在演戏时,他知道隆裕太后与老祖宗不一样,她不懂京戏。演《挑滑车》高宠看守大纛旗时,前一大段唱石柳花走边,连唱带武功是该场戏最繁重、最精彩的武生重头戏,‘小猴子’却把这场给免了,一望二望上了高台。可巧这天开戏前我的徒弟张奎跟我说:‘师父,小猴子今天唱《挑滑车》,您上去看看吧!’我说:‘给我拿靴子。’穿上靴子我就上去啦!一进殿,正是杨小楼掐去重功的那场,被我一眼看见了。我进去也没言语,就把赏单子拿起来,隆裕太后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了,问我:‘你拿赏单子干吗?’我说:‘小猴子欺负老佛爷不懂戏,唱戏时一大段全给掐下去啦,应付差事,奴才撤他的赏。’由日赏50两撤到5两。

我拿起赏单子时,‘小猴子’在台上唱着戏,一眼也看见我拿起赏单子,他心里就明白了。戏演完后他就找到他的干爹常四老爷来说情,我也没答应。接着,又找谭鑫培出来讲情,谭鑫培说:‘这个总管和别的总管不一样,这个总管他懂戏呀,眼里揉不进沙子!唱戏时在他面前偷油还不碰钉子?他绝不留情面。’直到下月杨小楼唱《战冀州》时,把所有穿靠翻的跟斗全使出来,才给他50两赏。

我也亲自排戏请隆裕太后看。有一出戏叫《闹昆阳》,是马援平番的故事。番邦的戏装都是洋服装,扮演番兵一律洋鼓、洋号、洋枪。队伍一出场,鼓乐齐鸣,很热闹。正巧,摄政王那天也被太后赏听戏。看戏时他以为是洋人来啦,吓得不知怎么才好,嘴里念叨着:‘这是怎么回事?’也不敢接着看了,周围的人都抿着嘴暗地里笑他。

摄政王这位大人很有意思,按照清皇室的祖训,每到他们的先皇忌日一律吃素,不准吃荤。可是摄政王不然,一到吃素的日子,他吃着不顺口就打厨子,怄气不吃。后来厨子没办法,给他把煮白肉端上来了。他问厨子:‘这是什么?’厨子说是‘素白肉’。他尝了尝,连口称赞:‘素白肉好吃。’以后王府里头暗地里给他起个外号叫‘素白肉’。

宣统三年(1911年)时,衰世凯调京当了军机。他入宫觐见隆裕太后时,先到我的住所拜见。他给太后进些稀奇之物,如法国油画西洋梳具,连保定府的酱菜他都进贡。隆裕太后夸奖他:‘袁宫保真会当差。’对他宠信有加。袁世凯也给我送礼,我也还了礼,他跟我很有交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