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名人故事 初过长江,主张东进备战忙_关于粟裕的故事

初过长江,主张东进备战忙_关于粟裕的故事

时间:2021-08-25 名人故事 版权反馈
【摘要】:初过长江,主张东进备战忙_关于粟裕的故事1940年7月8日,江南指挥部机关部队、二团、新六团打点行装准备过江。时陈毅已在江北,北移由粟裕全权负责。晚上,粟裕率领机关部队顺利通过了公路封锁线,与先期安全通过敌人封锁线的机要人员会合。粟裕通过的河段称江南运河。过了长江,粟裕率机关部队及二团、新六团直抵吴家桥地区江都塘头,与挺进纵队和苏皖支队会合,指挥部驻在彭家庄。

初过长江,主张东进备战忙_关于粟裕的故事

1940年7月8日,江南指挥部机关部队、二团、新六团打点行装准备过江。为使行动隐蔽,北移部队必须一夜之间通过公路封锁线、大运河、沪宁铁路并渡过长江。时陈毅已在江北,北移由粟裕全权负责。为保万无一失,粟裕亲自布置,严密组织,缜密部署。

天色尚早,细心的粟裕考虑到机要人员年纪小,体力差,还有楚青、陈模那些女兵,如果同大部队一起行动,有可能掉队而发生危险。因此他指定一名参谋负责借来老百姓的衣服和雨伞,让机要人员化装成老百姓,化整为零,两人一组,分散先行。

晚上,粟裕率领机关部队顺利通过了公路封锁线,与先期安全通过敌人封锁线的机要人员会合。再前进就到了大运河。

大运河北起北京,南达杭州,流经六个省市,沟通五大水系,全长1790公里。粟裕通过的河段称江南运河。清朝末年,自京汉、津浦、京沪铁路修建后,江南运河开始荒废,河面冷清。这天晚上是农历六月初四,天上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河面一片漆黑。(www.guayunfan.com)

河的这边没有船。河对岸是渡口,有渡船。粟裕决定亲自过河找渡船。他把机关过河、警戒和断后工作交给曾若空,然后一个纵身跳下河向对岸游去。运河有50多米宽。由于水流湍急,粟裕被水冲到离渡口很远的地方才上岸。上岸后他跑到渡口,找到一条能坐7 ~ 10人的小船,然后把船划了过来。

粟裕在最短的时间里指挥建起一个最简单的“拉拉渡”。他让战士们把电台捆天线杆的绳子拿出来接好,一头捆在这边的树上,等过了河后把绳子的另一头绑在树上。过渡时就拉着绳子摆渡。他命令女兵和电台工作人员先上船,要会游泳的游水过河。

电台工作人员和女兵上了船,向对岸驶去;部分会水的干部战士下水渡河,不会水的安安静静地等着船回来。

正在过河的时候,已过河的先头部队通过沪宁铁路封锁线时,遇到乘火车巡逻的日军和伪军,双方交上了火。激烈的枪声如炒豆一般,气氛变得紧张起来。

正在指挥部队渡河的粟裕听到那激烈的枪声头皮一紧,对着正在渡河的部队下令:“快!快!”他身上水迹未干,又立即跳下水,泅渡运河,赶往铁路。

枪声由远而近,黑夜里,子弹如雨一样泼向停在铁路上的一列火车,击在火车车厢上迸溅出一串串火花。敌人的枪口也从车厢的射击孔内迸发着火焰,胡乱向新四军放枪的各个方向还击。粟裕看到遇上的只是一小股敌人的巡逻部队,人数并不多,顿时放了心,指挥部队更猛烈地向敌攻击。敌人势单力孤,不得不向南京方向逃走。

赶跑了敌人,粟裕又赶回到运河边,督促后续部队加快速度,渡河跟进。过铁路时,遇到敌人设立的电网。战士从百姓那里借来桌子把电线撑高架空,从中间钻过去。穿越过程中,一位战士不慎触电牺牲。

穿过铁路,就到了丹北根据地,部队在此进行了休整,然后继续行军,约两个小时,到达长江边,部队到达长江南岸。因为天气炎热,部队又不停地在敌人的据点和封锁线中穿插,有些疲惫,部队稍事休息准备坐木船过江。

长江是中国第一大河,其上游水急滩多,到江苏省镇江以后水深江宽,水流缓慢,形成了许多的江心洲。扬中岛只是其中之一,但它面积有320多平方公里,是长江中仅次于崇明岛的大岛。

长江以其宽大成为一道天险,扬中岛以其独特的地理位置成为过江的一个跳板,因而有其特殊的军事价值。1939年4月初,挺进纵队司令员管文蔚派兵打下了扬中县城及其他集镇,控制了全岛,随后又控制了江北沿江的三江营、嘶马、大桥、吴家桥一带。

管文蔚是丹阳人,于1938年2月成立丹阳抗日自卫总团保卫家乡,自任总团长。在新四军东进前,管文蔚不仅已拥有3000多人的抗日武装,还控制了从镇江东乡到武进(常州)北乡方圆数百里的抗日游击基地,人口过百万。他率领丹阳抗日自卫团破路拆桥,袭击日军车队,毁车毙敌,打击日寇;同时在辖区内肃清汉奸、特务和土匪,赶走骚扰民众不抗日的国民党和其他杂牌武装。陈毅率领部队进入茅山地区后,管文蔚主动将所部整编为新四军挺进纵队加入新四军战斗序列,并任纵队司令员。日军多次对管文蔚部进行疯狂的报复“扫荡”,并重金悬赏捉拿他;国民党鲁苏战区副总司令韩德勤,也将管文蔚视为眼中钉,先后悬赏5000元和5万元大洋取管文蔚脑袋。

到粟裕过江前止,江南指挥部所辖部队通过扬中岛过江的有管文蔚、叶飞、陶勇等部以及本月刚刚过江的战地服务团和民运工作队共计4000多人。时中共扬中县委已接到陈毅指示,知道粟裕要过江,已做好迎接准备。中共扬中县委江防大队长曹雨化、宣传部长柳肇珍、妇女部长陶云霞、抗敌委员会主任李培根悉数在南岸迎接粟裕。

过了长江,粟裕率机关部队及二团、新六团直抵吴家桥地区江都塘头,与挺进纵队和苏皖支队会合,指挥部驻在彭家庄。陈毅与粟裕分别十天后,二人的手又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7月12日,遵照中共中央指示,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改称苏北指挥部,陈毅任指挥兼政委,粟裕任副指挥兼参谋长,所属部队整编为3个纵队9个团,共7000余人。

一纵叶飞任司令员兼政委,二纵王必成任司令员、刘培善任政委,三纵陶勇任司令员、刘先胜任政委。“二李”部下反正者姚力、王澄和陈玉生所部加入新四军序列:陈玉生的八支队编为八团,陈玉生任三纵队副司令员。王澄、姚力部编为五团,王澄为团长。

此时在中共中央眼里苏北是华中最有利最能发展的地区。1939年11月,中共中央代表、中原局书记刘少奇进入华中敌后经过几个月的调查研究,分析了大别山伏牛山、苏北平原的不同条件后明确:发展华中,开辟苏北不只是新四军的任务,也是中共全党的任务,事关抗战全局和中国革命的前途。

苏北地区有2000多万人口,盛产粮、棉、盐等战略物资。控制苏北,向南可以与我江南抗日根据地相呼应,扼制长江下游,直接威胁设在南京的日本侵略军总部和汪精卫伪政府;向北、向西发展,可以与山东、淮南、淮北抗日根据地连接,分别勾通华北、中原,更进一步发展和积蓄抗战力量,更沉重地打击日军。

要注意的是华中与华北情况不同。陈毅和粟裕的新四军面临的局面远比八路军在华北所面对的局面复杂。抗战之初华北国民党军撤得一干二净,八路军在敌后的发展没有国内因素的干扰因而发展很快。国民党在华中留下了大量部队。这些部队既不抗日,也不让中共的军队去那里发展力量。

陈毅和粟裕现在来到苏北,首先面临的就是何处扎根。陈毅、粟裕组织干部召开会议,讨论新四军以何处为中心建设根据地的问题。叶飞、王必成、陶勇几个纵队司令带着手下的团长各抒己见,摆出三种意见:一是扼守扬(州)泰(州)地区,二是北进兴化,三是进取黄桥。

粟裕主张东进黄桥。此次新四军过江目的是与长江南岸的部队互相呼应,一北一南控制长江通道,威逼日军。以黄桥为中心建立根据地,便于向长江北岸边南通、如皋海门、启东等几个县发展,从而达到过江目的。

扬(州)泰(州)地区是李明扬和李长江的势力范围,现在苏北指挥部已控制的吴家桥、郭村一带,区域比较狭小,如果向外发展,势将与“二李”产生矛盾,与我统战方针违背。水城兴化地域偏西,对日军威胁不大。

当下陈毅统一了意见,决定东进黄桥,并将计划报中央军委、新四军军部及中原局刘少奇。刘少奇复电称“……东进黄桥计划甚好……”

随后部队休整一个星期,准备向东挺进。粟裕、陈毅二人一个忙里一个忙外,展开东进的各项准备工作。

陈毅两进泰州城会见了“二李”,与“二李”达成口头协定:“二李”掩护新四军东进;新四军东进后,即将江都县境内的仙女庙以东的宜陵、吴家桥地区的15平方公里防地让给“二李”,但“二李”不得摧残新四军党政干部和群众;将来如果韩德勤与新四军作战,“二李”须严守中立;今后抗敌一致行动。

粟裕根据了解的地形、黄桥顽军的兵力与武器装备等情况制定作战计划,同时深入部队进行作战动员。当时在苏北的国民党江苏省政府主席韩德勤和江南的顾祝同、冷欣一样都是反共顽固派,到江北后,陈毅和粟裕仍处于敌顽夹击中。因此,新四军靠打才能求得生存和发展。新四军此时东进黄桥可能会遭到曲塘的税警总团陈泰运部、黄桥一带的江苏省保安第四旅何克谦的阻击。针对这种形势,粟裕向部队作特别说明:税警总团属争取势力,打他主要是为了拉他;占据黄桥的何克谦一贯勾结日伪,积极反共,敲诈勒索,久失人心,必须狠狠地打击他、消灭他。一旦与这两部交起火来,应区别对待。同时,积极做好对付韩德勤的作战准备。

利用修整的时间,粟裕在彭家庄召开了苏北指挥部参谋工作会议。在这个会上粟裕作了《战时参谋工作》报告,明确指出新四军处于敌顽夹击中,与顽军作战不可避免。两面作战,因作战对象不同,采用的作战方针不同。

对日军,因为它装备技术比我们强,还是同它打游击战。战斗规模大小,因地制宜。在苏北,目前敌人的据点少,间隔、空隙大,可以采取游击兵团形式,打大一点的游击战。

对于正在准备向新四军进攻的顽固派军队,因为他们除了数量多、装备好之外,其他方面都不如新四军,完全可以而且必须采取主力战、歼灭战、运动战的自卫作战方针,集中几万人进行会战,在会战中歼灭他。因为苏北的地理地形,顽军进攻新四军,新四军背靠长江,退无可退,只有坚决自卫,下定破釜沉舟的决心,要包打胜仗。这一仗,打成平手不行,或者只消灭他一部分也太可惜,非要打个干净彻底的歼灭战不可。

在这个报告里,粟裕自抗战以来首次提出兵团作战的理论,要全体指战员无论在平时还是战时,不能只顾本单位、本部队的方便,要养成大兵团的整体观念,要进行兵团协同作战的演练,做到协同一致。这样的部队才能打大仗,才能形成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强大力量。

粟裕根据郭村战斗胜利的经验,特别注意扩大和加强地方武装。他也首次把新四军与八路军射击技术进行比较,指出新四军需要提高射击技术,要各部队注意培养特等射手打击敌人的指挥官、炮手、机关枪射手和通信人员。

粟裕以前从没有到过苏北地区,很多指挥员也是初次过江,对地形的了解将十分依赖地图,因此指挥部测绘室突击翻印五万分之一的地图。粟裕重视地图是出了名的,每天傍晚粟裕都到测绘班了解绘图进展情况。测绘班人手不够,就从各部临时抽调,秦叔瑾就是此时从陈玉生八团调过来的,这个人对绘图很感兴趣。粟裕重视地图,关心测绘人员和平易近人的作风,也给秦叔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