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名人故事 保卫三仓,十团大战反“扫荡”_关于粟裕的故事

保卫三仓,十团大战反“扫荡”_关于粟裕的故事

时间:2021-08-25 名人故事 版权反馈
【摘要】:保卫三仓,十团大战反“扫荡”_关于粟裕的故事因为一师围攻泰兴、泰州,南浦在尚未结束针对盐阜地区的“扫荡”就发动针对一师苏中根据地的“扫荡”。各部则与敌周旋,运用游击战法打击“扫荡”的日伪军。据悉,敌“扫荡”已快结束,所以在张家灶住了两天。此次反“扫荡”中,粟裕所部连续作战42昼夜,战斗130多次,毙伤日伪军1300多人,活捉日军14名、伪军800多名,毁敌汽艇30多艘。日军夺取三仓镇的目的是打通

保卫三仓,十团大战反“扫荡”_关于粟裕的故事

因为一师围攻泰兴、泰州,南浦在尚未结束针对盐阜地区的“扫荡”就发动针对一师苏中根据地的“扫荡”。

南调回防的南浦襄吉寻歼叶飞一旅未果后,于8月中旬集结日伪军1万多人向苏中地区进行“扫荡”。

8月13日,南浦襄吉率日伪军从南通、如皋、海安、东台等据点出发全面“扫荡”苏中抗日根据地,袭击苏中党政机关,所到之处大肆烧杀淫掠。

此时在粟裕的领导下,一师已经建立了完善的情报网,日伪军的一举一动、兵力部署都在掌控之中。(www.guayunfan.com)

南浦襄吉一出动,一师各部已做了相应的准备。粟裕率师部离开新河边,晚上转移至芦家河宿营,隔天又移到张家灶。各部则与敌周旋,运用游击战法打击“扫荡”的日伪军。

16日,粟裕将师直机关分为前后梯队,自己只带一部电台和一个加强排为前梯队,在“扫荡”区与敌周旋,当夜宿马家墩子。

每到一个宿营地,粟裕总要亲自过问针对敌情的侦察活动布置和警戒分队的配置情况。他对在每个地点停留的时间都有严格规定,要求警戒分队必须完成警戒位置上的战斗设置,以随时应付敌情。粟裕告诫管理部门,机要科驻地一定要安全、隐蔽,并要求警卫连派出卫兵警戒。又叮嘱机要员:“密码一定要保管好,绝对不能丢失。备用的、现用的要分开,随时准备应付紧急情况。”每当天快亮时,他会检查对有敌情顾虑方向上流动战斗小组的派遣情况。就这样,在长江下游的平原上,粟裕带着小分队从一个村庄到另一个村庄,在敌人的间隙中穿插过来迂回过去。

18日到公界庵。20日到周家仓,半夜里得到情报,说日军已占李堡,又移转到富家套。

21日,粟裕率师部于拂晓前到达周家洋。刚刚安顿下来,人员也才躺下不久,外出买菜的炊事员气喘吁吁地回来向粟裕报告,说南面一里路赵家墩子发现日军,还放了信号枪。几乎同时,哨兵也发现情况不妙前来报告。粟裕立即命令已躺下的人员赶紧起床向北转移。

一般情况下,担任掩护任务的或是作战参谋周蔚昌,或是侦察参谋严振衡。但这天两人另有任务都不在,参谋人员只有秦叔瑾在身边。但秦叔瑾一向担任书记和测绘工作,缺乏战斗经验。

于是,粟裕令秦叔瑾带电台及一个班向北转移到新街,他带两个班打掩护。当天晚上师部住在丁家灶,23日晚上到达何家灶,24日移张家灶。据悉,敌“扫荡”已快结束,所以在张家灶住了两天。28日到芦家河,30日到兔儿塘与后梯队会合。

此次反“扫荡”中,粟裕所部连续作战42昼夜,战斗130多次,毙伤日伪军1300多人,活捉日军14名、伪军800多名,毁敌汽艇30多艘。在此期间,粟裕带着师部与秦叔瑾、严振衡等人在周围皆有敌人的情况下活动。在与敌人紧张的周旋中,敌来我去,敌去我来,往往他们紧紧跟在敌人后面前进,同走一条路,同奔一个方向,甚至敌人在海堤上面走,他们就在海堤下面潜伏着,令人称奇的是,竟没有发生一次意外情况。

到了9月份,在“皖南事变”中被俘的陈茂辉从上饶集中营跑出来到达苏中地区,粟裕闻讯喜出望外。陈茂辉作为军部的巡视员曾和粟裕一起在韦岗伏击过鬼子。粟裕接见了陈茂辉,并将他留了下来。

当时一师正在执行扩大地方武装、主力部队地方化的方针。各旅保留一个或两个主力团,其余成建制调配部队和大批干部加强和建立县独立团、警卫团、区大队等地方武装。

粟裕正缺少干部,他就派陈茂辉去如东警卫团担任副团长。临行前粟裕嘱咐陈茂辉:如东是苏中四分区通往盐阜地区军部的要道,到那以后一定要搞好工作,特别要重视团结孙二虎。

当时三仓地区形势暗波汹涌,日伪的“扫荡”使局面更加复杂。孙二虎在陶勇的感化下加入新四军行列,由营长升为团长,但此人一时匪性难改,收编不受调。此次日伪军大“扫荡”后,形势骤然紧张,孙二虎手下的吴道生率部分人员背叛海防团,孙二虎只剩余两个连。

粟裕说:“孙二虎虽然只有一二个连,部队没有你们多,但他对当地情况熟悉,有一定影响,你们千万不可瞧不起人家,要同他‘平起平坐’,尊重他,团结他。”

不止孙二虎,还有更多的复杂因素左右着三仓地区的局面和形势。

9月21日出现日全食。当时天空变暗,太阳慢慢地由圆变缺,一个小时后太阳完全没有了,四周围绕着一圈珍珠似的奇异光环,大地完全被黑暗笼罩。过了几分钟,太阳开始出现,弯弯的像镰刀,一个小时后太阳才完全恢复原来的圆盘形。

这天是农历八月初一,天相异常,不识天文地理的人都相信必有不可预知的灾害和祸患发生。未几,二旅王必成报告“大刀会”利用日全食散布“大难即将临头”、“新四军长不了”、“入了大刀会就能刀枪不入”的谣言,裹挟不明真相的上万群众发动暴乱,分数路包围了三仓镇。师政治部组织了27人的工作队与“大刀会”众交涉,竟然被全部扣留,其中25人被绑架至阵前用火焚烧活埋。

粟裕召开苏中区党委紧急会议,说:“‘大刀会’是一个封建的、迷信的、反动的暴动组织,其指使的政治力量是国民党顽固派。总头目申三(申修桂)就是国民党,骨干是‘青帮’分子、流氓、兵痞等社会渣滓,以妖言邪说蛊惑民心,其目标是东台县设在三仓的党政机关,各级党政军要予以坚决的武装镇压,并广泛清查,直至击溃整个暴动,同时扩大反大刀匪宣传,形成统一战线,避免与那些不明真相而又迷信落后的群众对立,动员广大人民群众一起打刀匪。”

驻三仓的是二旅五团一个营和东台县总队,他们动员镇上群众迅速平息了暴乱,召开群众大会,揭露顽固派阴谋,取缔“大刀会”组织,救济、安抚受骗、受害群众,迅速安定了人心。

就在“大刀会”暴乱之际,日军石井大队百余人、伪第一集团军丁聚堂等部千余人从富安、李堡、潘家三路出击,合围东台县三仓镇。因镇内百姓还未疏散,三仓镇内新四军各部只得于28日晨退出三仓,在镇子西面修筑工事进行防御。另一股日军经方塘进到大坝头、角斜。随后,日军占领三仓镇。

南浦襄吉在“八一三大扫荡”以后,先后占领李堡、栟茶、掘港、马塘、双甸、岔河、石港、三余、大中集、潘家等集镇,因为要分兵保守据点,机动兵力减少了,没有力量再进行万人以上规模的全面“扫荡”,便从一个地区的各大据点拼凑机动兵力,实行局部性“扫荡”,或依靠据点,乘虚突进,以扩大伪化区,限制、分割、缩小新四军活动区域。

日军夺取三仓镇的目的是打通东台、潘家至三仓镇的公路,同时日军还计划攻占如东县的丰利镇,使公路经由三仓、丰利,向北连通潘家、东台,向南向东与李堡、角斜、海安相联结,进而阻断新四军第二分区同第四分区、第四分区同第三分区的联系。

日伪军这个计划如果得以实现,那新四军活动区域会被分割、被限制,粟裕也将丧失之前建立的以三仓为中心的后方基地。为此粟裕提出了“保卫三仓”、“保卫丰利”的口号

粟裕率指挥机关跳出日军的包围圈后,命令陶勇三旅七团保卫三仓。七团团长严昌荣领命后率部首先破坏了东台至潘家公路,使三仓陷于突出、孤立境地,尔后实施两次进攻,夺回了三仓。

夺回三仓后,粟裕率师直机关一直在三仓地区移动,中秋节时从弶港出海坐船在海上漂了三天。中秋过后,师部移至如东县丰利镇附近。

11月中旬,日伪军三路分进合击,着重“扫荡”如西县,合围点为芦港、高明庄一带,企图聚歼一旅旅部机关和主力部队。当时一旅二、三团由张藩副旅长率领去了江都高邮宝应地区开辟“同情区”,叶飞手头主力团仅有一团。叶飞先避敌锋芒,率一团转移到如皋以南隐蔽,使日伪军连连扑空,疲惫不堪。等日伪军无功而返时,在如西高明镇高明庄将撤向黄桥的一路日伪军包围。这一路敌军有100多日军、500多伪军,由日军加藤大队长率领。

11月14日下午战斗打响。一团三营出击,一营和二营分别从南北两面迂回,战至15日凌晨,击伤加藤,击毙日军八九十人,歼伪军300多人。加藤只得带着残兵狼狈溃逃。

12月7日,南浦襄吉集结3000多人从南北两线进攻三仓和丰利。粟裕再次下令保卫三仓和丰利。

南线进攻丰利的日伪军实行分进合击的战术。一路由西南向东北经丰利坝进攻丰利,一路从马塘往北直奔丰利,东南一路有一个中队的日军和一个团的伪军。

西南和马塘两路日伪军先行出动以吸引新四军的注意。东南一路隐蔽向新四军一师师部所在地进发。

接到情报后,粟裕令三旅七团攻击从西南和马塘方向来的两股日军,不料从东南方向来的日伪军已悄悄接近师部所在地。

当时拱卫师部的七团已奉命出击,其余主力离师部很远,粟裕身边仅有特务营两个连,一个侦察排,一个侦察通讯连。这些兵力也不能全部出动,要留一部分保护师部,所以能抽出去的兵力只有两个连。

当时情况十分危急,粟裕急令侦察参谋严振衡和特务营长李安邦、副营长李贵臣阻击进攻丰利之敌,同时调三旅八团增援。严振衡、李安邦、李贵臣带着特务营两个连往南跑去,在一个叫双灰山的地方附近找了一个易守难攻的有利地形。那里有一排房子,房前有一条十多米宽的小河。严振衡几个人占据那排房子,在河边筑起工事,掐住日伪军进攻的必经之路。

上午10点战斗打响,日伪军几次强渡小河,都被严振衡等用机枪和手榴弹打了回去。身后就是师部和粟裕,严振衡、李安邦和李贵臣几个做好了就是死也不能让日伪军过去的准备。战至中午,日伪军仍未渡过小河。一个中队的日军和一个团的伪军硬生生被两个连的新四军死死顶在河对岸。

三旅八团因为路途遥远还没有赶到,粟裕不知道严振衡能不能挡住,派了一个叫钮韦的参谋去前线了解情况。严振衡让钮韦回去报告粟裕能挡住日伪军的进攻,请首长放心。严振衡顺手从白衬衣上撕下一块布,用一根红蓝铅笔把敌人的位置、我军的阵地、双方的火力配置、地形、地物绘成图交给钮韦,让他跑步回去报告,以让粟裕放心。

此时战场呈胶着对峙状态。日军打不过来,新四军也不打过去。双方都等着自己的援军。

下午3点多,粟裕派组织部长刘文学告诉严振衡三旅八团二营快到了,要严振衡他们做好出击准备。

下午4点多,增援部队八团舒雨旺二营在日军背后打响。严振衡听枪声一响立即率师特务营冲了上去。日伪军见势不妙夺路南逃,被特务营和八团二营前后夹击,死伤惨重。战斗中,伪军团长被打死,南浦襄吉的督战代表小野大山及30余名日军被击毙,气焰嚣张的“皇军”被打得丧魂落魄,羽田分队长和士兵4人屈膝缴枪,另有10多名士兵弃枪逃窜,有200多伪军官兵被活捉。日中队长林芝七逃回去后羞愧自杀。战俘中有2人因伤重而死,一名叫松野觉的日后参加新四军敌工部的反战同盟

在北线,进占三仓的日军石井大队和千余伪军立足未稳,就遭到粟裕3个主力团及抗大苏中大队的围攻,被迫窜回原据点。

南浦知道粟裕师部在丰利后,先后五次进攻丰利。粟裕与日军争夺丰利的目的是策应三仓的争夺战,以此吸引日伪的火力,迫使日伪把争夺重点南移,从而保持三仓地区的稳定。这是古兵法中的“围魏救赵”。

第五次进攻丰利时,南浦襄吉亲自出马指挥,从南通、如皋、东台、兴化调兵增援,妄图将粟裕包围在丰利镇消灭之。粟裕不等日伪军合围,乘天黑率师部机关撤出丰利,经角斜旧场到了三仓地区。经过五昼夜激战,日军虽然暂时占领丰利,但付出伤亡800多人的代价。

日伪军对三仓大规模进攻前后有七次之多,但始终未能在三仓安下据点,也未能修通三仓到潘家的公路。经过七次大战,三仓基本成了一片焦土,很难找到一间完整的房子,但三仓群众毫无怨言。

在三仓、丰利争夺战中,一师10个主力团相互配合连续作战一个月,攻克掘港、临泽,袭击了如皋、古溪、李堡、栟茶、余西、二甲、双甸、岔河、时堡、福镇庙、王家营等据点。

此役号称“十团大战”,是粟裕自抗战以来对日作战中用兵规模最大的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