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故事 契丹后裔_蒙元以来云南契丹后裔

契丹后裔_蒙元以来云南契丹后裔

时间:2020-07-03 历史故事 联系我们

契丹后裔_蒙元以来云南契丹后裔

元朝实行军户制,政府从民户中签发一部分人作为职业军人,一经确定不得更改。至元十五年(1278年),云南行省致枢密院折云,云南旧屯驻蒙古军(按:应包括蒙古汉军)甚少,遂取渐长成了怯团都等军,以备出征。云南阔远,多未降之地,必须用兵,已签爨僰人一万为军,续取新降落落(即罗罗斯)、和泥(即哈尼族)等人,亦令充军。然其人与中原不同,若赴别地出征,必致逃匿,宜令所获各所居一方,来降处用之。[6]

这是设在少数民族地区的镇戍军。实际是蒙古军和汉军(即契丹军、女真军)的附庸。忙古带于至元二十一(1284年)进军云南,也从当地民族镇戍军得到充实,形成多民族混编军,统一指挥,协同作战的格局。

忙古带在云南也实行军事屯田制。云南行省辖军民屯田12处,而大理金齿等处宣慰司都元帅府军民屯是全省规模最大的。元世祖至元十四年(1277年),签本府编号400户充实。至元十八年(1281年),续签永昌府编号1275户增入。至元二十六年(1289年),立大理军屯,于爨僰军内拨200户。至元二十七年(1290年),复签爨僰军人281户增入。至元二十八年(1291年),续增119户。总之,屯田军民达22105户(包括汉军在内)。

忙古带统辖蒙古汉军,于至元四年(1267年)继承父职,为随路新军总管,统领山西两路新军。山西又称山后,指居庸关以西的宣德[今宣化、涿鹿(元称德兴)],兴和(今阳原、天镇、怀安、阳高)两路,合称山西东西两路。据温琪宏考证:山西两路新军是以女真人为主组成的女真骑兵军团,随契丹将领忙古带征战云南,最后戍边滇西南的。在窝阔台即汗位后,耶律秃花授汉军大元帅时,就地签军,以刘伯林屯田安置的伐金的战俘和当地农民组成,主体是汉人,夹杂少数汉化的契丹人、女真人。这些职业军人,出征兼屯田,父辈老死,由成年儿子顶替,世代相传;妇女生活在屯区,随军迁徙。(www.guayunfan.com)忙古带长期征战,生活在云南的少数民族聚居区,统辖的南征北方汉族与当地土著民族杂居、通婚、交流习俗文化,但民族等级很严。按照元朝划分蒙古、色目、汉人、南人四个等级,南征汉军与云南各族人民被划为汉人,显然不符合客观实际。仿照蒙古族划为“尼鲁温”(意为出身纯洁的蒙古人)和“迭列列介”(意为一般蒙古人)的做法,对北方汉族军户(包括少数契丹人、女真人),将取变通的称呼“本人”,表示区别于当地民族。所谓“本人”,据温琪宏考证是按成吉思汗以诏书授受演化而来,将山后百姓和本朝人(指蒙古人)被划为“汉人”实在不公,应改称“本人”也是本朝管辖下的臣民,或是本地方的人,沿用至今。因此,将“本人”理解成云南契丹后裔是错误的,不符合历史事实。[7]

据笔者实地考察,当今居住于施甸、永德、沧源勐腊一带的布朗族基诺族、傣族、佤族彝族中的一部分,他称为“本人”,但不是契丹后裔;而有契丹血统的“本人”,他们并不是当地古老的少数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