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理论教育 高等教育背景

高等教育背景

时间:2021-03-09 理论教育 版权反馈
【摘要】:20世纪初期不仅是美国经济、政治、文化等的“崛起和扩张”的年代,也是美国高等教育系统“崛起和扩张”的年代。随着旧大学的改革和新的研究型大学的成立,到20世纪初期,研究生教育逐步在美国实现了正规化和系统化,成为了其高等教育系统中十分重要的层次之一。

(三)高等教育背景

20世纪初期不仅是美国经济政治文化等的“崛起和扩张”的年代,也是美国高等教育系统“崛起和扩张”的年代。这体现在:无论其系统的办学规模还是系统的学术水平都已开始接近并赶上老牌欧洲国家的高等教育系统,而且此后的历史似乎在向人们证明:意大利文艺复兴以来一度辗转于意大利、英国、法国、德国的世界科技文明之中心已开始从欧洲转移到北美大陆。这段时期,它的研究生教育得到了极大的发展,而且科学研究事业迅猛向前;初创了两年制学院这样一种对日后美国甚至世界高等教育产生极大影响的教育机构;确定了高等教育的社会服务职能,建立了高等教育为社会经济发展服务的体制;改革课程,使之更加切合实际和有利于经济和社会的发展,等等。[22]本文基于研究的需要,特别选取与“大学教授协会”成立直接相关的高等教育背景加以阐述。

1.研究生教育的发展和现代大学制度的确立

一直到1800年前后,美国学院几乎完全是本科机构。[23]尽管在内战前,美国最早的那一批留学德国学成归国者就曾经尝试对美国的学院进行改革,试图开设一些高级的研究生课程,但是质量都不比本科课程高,如1826年哈佛学院在乔治·提克纳(George Tickner)的倡导下,为获得学士学位的学生开设了高一级的课程,这些课程实际上与本科课程没有明显的区别,但在当时美国这个研究生教育贫瘠的国家里,它仍然被看作美国研究生教育的开端。此后,不少学者和院校为创立真正意义上的研究生教育展开了不懈的努力。1860年,耶鲁学院创设了美国第一个博士学位计划,规定获得学士学位后至少在校学校两年以上并要通过考试和完成高质量的学术论文,只有这样才能获得哲学博士学位,并于1861年在美国历史上首次授予了哲学博士学位。[24]但即便如此,美国早期的研究生教育仅仅只是在个别高校进行的一种尝试,仍处于起步和筹建阶段。内战后,随着美国社会工业化、都市化、专业化等步伐的加强,整个社会的思想文化也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同时,日渐丰富的物质财富也为高等教育的发展提供了可靠的保障,整个美国社会的高深研究大大增加,要求发展研究生教育、创办现代大学的呼声日渐高涨。

在这样的呼声中,1876年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在众望所归中得以成立。[25]首任校长吉尔曼(Gilman)宣布研究生教育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重要使命,促进知识的发展、鼓励科学研究、提高学者的水平,是它所追求的目标。吉尔曼认为:杰出的教师是大学的中心,教师的需要和科学研究能力是大学发展的决定性因素,“大学的声誉依赖于它所聚集起来的教师和学者的声誉”[26],所以,他坚持聘用世界上一流的学者来校任教。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发展过程中,他不惜花重金建立研究生奖学金制度以吸引一流的学生来校就读,如杜威卡特尔(Cattell)、伍德罗·威尔逊(Woodrow Wilson)等后来成为美国著名学者的学生都是受益于该制度的第一批研究生。[27]霍普金斯大学还采用德国大学的讲授法、研讨班等有利于科学研究的教学组织形式和方法,为教师和学生提供学术研究的自由氛围,并严格排除“教派主义和党派偏见”的影响,致力于建立一所自由自在地追求真理的非教派机构。[28]到了1901年,它已经拥有由13个不同的系组成的哲学研究院和1所医学院,且医学院开始在世界闻名,在当时的1000名美国卓越的科学家中就有243名是霍普金斯大学的毕业生。到1926年它成立50周年的时候,1400名毕业生中有1000名在全美各院校中任教。[29]

许多美国高等教育的专家都认为在1876年以前美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大学,这种状况一直延续到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成立。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成立是美国大学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将研究生教育放在了第一位,学者第一次能够在自己的专业领域把教学和创造性的研究结合起来,科学研究职能成为了大学区别于学院的重要标志。[30]正如我国研究者王廷芳所认为的那样:“美国现代大学制度的确立过程是美国早期小型学院向真正的大学过渡和演变的过程,实质是研究生教育的发展和科学研究职能确立的过程。”[31]霍普金斯大学是美国第一所真正具有现代意义的大学,它标志着美国现代大学时代的开始。

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影响下,美国的研究生教育得到了飞速发展,著名的传统院校如哈佛、耶鲁、哥伦比亚大学等都对其教育进行了改革,力图建立和发展更高水平的研究生教育。如在哈佛,时任校长艾略特(Eliot)设立了专业性的研究生院,并通过采用世俗化的管理和建立更多的选修课程,改进教学方式如采用案例教学,提高学术标准等使各研究生学院的水平达到真正的研究生水平。同时,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也为很多新的研究型大学的创办了树立了很好的榜样。如1892年成立的芝加哥大学,哈柏(Harper)校长宣布新成立的芝加哥大学以学术和研究为主要任务,“研究工作是这所大学的首要任务,教学工作是第二位的”[32]。随着旧大学的改革和新的研究型大学的成立,到20世纪初期,研究生教育逐步在美国实现了正规化和系统化,成为了其高等教育系统中十分重要的层次之一。到1900年,美国开设研究生课程的学院和大学已达150所,其中三分之一开设了博士课程。1910年,美国研究生注册人数为9370人,1920年为15612人,1926年发展到了32500人。[33]到20世纪初期,美国传统学院和大学基本完成了向现代大学制度的转变。1900年,美国大学联合会成立,其主要任务是努力提高研究生院的标准,保证研究生教育的质量,并致力于建立大学的统一标准,这标志着研究生教育在美国的制度化,科学研究成为了美国大学的重要职能,美国已经形成研究型大学群体,这标志着美国现代大学制度的正式形成。[34]而研究生教育的发展和现代大学制度的形成,也为教授职位的专业化、学科的发展等奠定了基础。

2.教授职位的专业化和学术团体的大量涌现

1712年,美国的威廉·玛丽学院设立美国第一个教授职位——自然哲学数学方面的教授职位,又于1727年设立了道德哲学和神学教授职位,这是美国较早出现的教授职位。美国学者劳伦斯·A·克雷明(Lawrence A.Kolemin)认为“教授职位的出现完全是一个组织建设上的标志,标志着一次较大的学术和教学方式向着知识专业化的方向转化”[35],但这仍然只是在向一个方向转化,此时教授职位的设立并不能标志美国学术的专业化,此时的教授与助教一样,也必须承担监督学生学习、生活的职责。他们接受的仍然是传统的古典学科的训练或神学训练,而不是专门领域的训练,也很少有教授在自己任职的专门领域进行研究。此时的教授,仍然只是“旧式学院的教授”[36]

到19世纪末期20世纪初期,随着研究型大学的兴起和发展、大学科学研究职能的确立、学科和课程逐渐规范化和科学化,美国学术得以日益专业化。随着社会政治、经济和文化的发展和知识的日渐丰富与逐渐分化,没有人能够像以前的饱学之士那样完全胜任不同学科的教学任务,具有某一领域或者学科的专门知识和科研能力的学者和教授成为了高校教师的首选。高校教师的职业化和专业化初见端倪。许多大学开始尝试实行包括讲师、助理教授、副教授和正教授等的学术等级制度,如1900年,哈佛大学和密歇根大学等开始建立并为其他大学仿效的大学教职系列,即把统称的讲师或教员分为助理教授、副教授和教授。[37]因为设立了不同的等级,不同等级的教师也依此享有不同的权利,如芝加哥大学对副教授以下职位的教师实行短期雇佣,而副教授、教授和首席教授职位的教授则可以享有长期雇佣。[38]

同期,美国高等院校的数量大大增加和学术队伍的迅速壮大,进一步加快了教授职位的专业化。从1870年到1900年间,高校教师人数的增长率达到了430%,如表2-1所示。在学术专业队伍数量增长的同时,其质量的增长也十分明显。那些19世纪中末期留学德国或者英法等其他国家的学者回国后构成了美国高等教育机构的中坚力量,他们中的很多人在国外特别是德国接受过严格而正规的训练,且坚定了以研究与教学为终身职业的信念,这一切都有力推动和成就了20世纪初期美国学术的专门化。随着教授职位的专业化和学术的专门化,也促使教师们开始思考他们的权利与责任等这些随着时间的发展而涌现出来的问题。

表2-1 1870年到1900年间美国高校数量和教师数量增长情况一览表

img2

注:增长率一栏为基于1870年教师人数的增长幅度。

资料来源:转引自王国均:《美国高等教育学术自由传统的演进》,学林出版社2008年版,第166页。

学术逐渐专业化之后,“结社”这门传统艺术在美国高等教育界得以盛开和发展。有人认为美国高等教育中的学术专业组织最早出现在神学教育中,由此追溯哈佛就是这样一个以神学教育为主要目的的学术组织。尽管如此,普遍得到认同的最早的学术专业组织是在1840年由科学家W·B·罗杰斯(W.B.Rogers)成立的美国地质学者协会(the Association of American Geologists,简称AAG),该组织在1848年改名为美国科学促进会(the 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简称AAAS)。在同一年代,另外几位科学家如约瑟夫·亨利(Joseph Henry)等合作创办了一个名为“拉札洛尼(Lazzaroni)”的专业科学家社团。[39]但学术专业组织的重要性一直到19世纪70年代才得以显示,随着学者队伍的不断扩大,各种各样的专业性团体纷纷建立,特别是法律与医学方面的趋势最为明显。例如在医学领域,第一部州级的牙医许可法于1868年问世,配药许可法出现在1874年,兽医许可法出现于1886年。有人统计,在1864—1888年间,共有10个医学专业协会相继成立。到1883年,美国医学会(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简称AMS)会长戴维斯(Davids)说:“在短短的不到50年时间里,我们已经有了几乎人体每个器官与部位方面的专家。”[40]

美国早期学术团体或组织的产生主要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在已有的学术组织上分化产生新的分支,如1870—1890年间,前面提到的美国科学促进会通过分化产生了美国数学协会(American Mathematical Association,简称AMA)、美国化学协会(American Chemical Association,简称ACA)和美国植物学协会(Botanical Society of American,简称BSA)等;另一种方式就是单独建立新的学术组织,如美国现代语言协会(Modern Language Association,简称MLA)等。尽管这些不同的学术组织的产生过程可能存在着差别,但是所有这些学术组织的目的和动机都是相似的,那就是具有共同学术志趣的学者通过建立协会、创办学术刊物、开展学术会议等方式,以加强彼此之间的交流,促进学科专业的发展。[41]这些学术组织成立之后,推出了各种各样的杂志期刊,进一步推动了学术组织的发展,如美国数学大师詹姆斯·J·西尔维斯特(James J.Sylvester)任主编的《美国数学杂志》(American Journal of Mathematics)、美国古典学者巴兹尔(Basil)主编的《美国语言学杂志》(American Journal of Philology)、化学家艾拉(Ira)主编的《美国化学杂志》(American Chemical Journal)等。

19世纪末期到20世纪初期,是美国学术组织建立的黄金时代,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从1876年到1905年,美国先后有15个重要的学术组织建立了起来,其中著名的有1876年的美国化学学会、1883年的美国现代语言学会、1884年的美国历史学会、1885年的美国经济学会、1888年的美国地质学学会、1888年的美国数学学会、1892年的美国心理学学会、1899年的美国天文学学会、1899年的美国物理学学会、1901年的美国哲学协会、1903年的美国政治学协会、1905年的美国社会科学学会等。[42]同时,也成立了不少有关教师的协会,如全国教师协会、美国教师联盟、美国学校管理者协会(American Association of Administrators,AAA)、全国教师教育鉴定委员会(National Council for Accreditation of Teacher Education,NCATE)和全国专业教学标准委员会(National Board for Professional Teaching Standards,NBPTS)等专业性的教师组织;[43]其他的还有如美国大学协会[44]等。到1908年,美国已有120个全国性的学术团体,550个地方性的学术团体。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又开始出现了一些新的专业学术团体组成的全国性的联合会或协会,如全国研究协会、社会科学研究协会、美国学术团体协会、美国教育协会等。[45]这些学术组织或专业团体的迅速发展,为美国大学教授协会的成立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3.高校教师面临严重的职业危机

如前所述,19世纪末20世纪初,美国社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经济上的迅速崛起,政治上国家和政府的权力扩大,人们争取属于自己的发言权和管理权的自由,实用主义哲学大行其道,结社在这一时期极为风靡,等等,这些都给高校的管理和高校教师的生存与发展带来了很大的变化。首先是大学董事会的结构发生变化,以前大都由牧师组成的大学董事会被在经济崛起中凸显出来的工商业资本家所取代,使得大学董事会越来越具有公司董事会的色彩。董事会被资本家、企业家挤满之后,他们的营利和商业属性决定了他们与代表学术和承载知识发展的教师的冲突,董事会与教师之间的沟壑使得两者的关系极为紧张,而这所导致的直接后果便是高校教师的生存和发展没有保障,职业危机日渐加深。

美国第一所高等教育机构——哈佛学院建立之始,便是由院长亲自参与学院的各项事宜。在当时学生和教师人数不多的情况下,院长(一般是牧师,这与早期美国学院以神学教育为主和当时社会盛行的宗教信仰有关)不仅是院长,还要充当教务长、注册主任和图书管理员,甚至还要承担繁重的教学工作。“作为一个牧师和有学问的人,他从事教学;作为董事会的成员,他参与主要的决策;作为社区的主要成员,他要促进学校的发展;作为教师中的领导,他要领导其他老师;作为牧师,他还要为学生布道和祈祷;一方面,他属于董事会并从属于它;另一方面,他又因为最熟悉学院的事务从而是董事会的领导……”[46]这就是美国早期学院董事会的情况,基本上是由牧师担任院长并承担全校的事务,顶多再添一些其他的杂务人员。内战后,随着高等教育的迅速发展,高校数量、学生人数等的激增,早期的由董事代表学院和院长管理全院事务的管理模式已经无法适应当时的需要,在这样的情况下,高校不得不随之逐渐增添一些管理岗位如副校长、院长、副院长、招生主任等,高校的管理逐渐复杂化和专业化。

到19世纪末期20世纪初期,随着大企业家和大资本家的崛起,少数个人开始拥有大量的财富。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中的一部分人选择了将个人拥有的这些资本投入教育特别是高等教育事业。也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代表了社会财富并拥有话语权的他们(主要是银行家、工商业家、律师等)便开始逐步取代牧师成为高校董事会的成员参与高校的管理和发展。所以,当时美国高校董事会的宗教色彩迅速衰微,世俗色彩浓厚了起来,这也是当时美国高等教育发展的一个重要特色。在《高等教育的转变:1636—1936年美国大学和学院的历史》(Higher Education in Transition:A History of American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1636—1976)中作者就用数据论证了这一事实:“在对美国20所私立大学和州立大学的调查研究中,其结果表明,1860年有48%的董事会成员是商业家、银行家和律师,到1900年该数字达到了64%。1860年90%的大学校长是牧师出身,到1933年,这一数字降到了12%。”[47]在《大学时代的学术自由》(Academic Freedom in the Age of the University)也有这样一组数据:“1860—1861年,15所私立学院的董事会成员中有39.1%的牧师,到1900—1901年,降到了23%;1874—1875年,哈佛校监会和校务会的36名董事中有7名为牧师,到1894—1895年,只剩下1名;1884—1926年间,普林斯顿大学董事会的成员中牧师人数减少了三分之二,耶鲁的减少了60%。”[48]大学和学院董事会成员的如此巨大的变化,使得大学和学院越来越多世俗和功利色彩,也使其在高校管理和高校校长与其他人员的遴选上更加注重实际的价值和效果,如在这段时间,美国多数大学和学院的校长已经不再由学者一统天下,商界人士、政界人士等善于理财和经营并能很好代表董事会成员利益的人士成为了董事会成员的偏爱和首选。[49]

来自工商政界主要是工商界的热心人员开始大量涌入大学和学院管理层并担任董事和校长操控大学和学院的管理和发展事务,给高校和高校教师的生存与发展带来了极大的挑战。一方面是尊奉、传递和批判知识、不受价值影响地探索学问为人类的真理服务、绝对忠实于客观事实且不愿受任何价值影响的纯粹学人,且认为高等院校应该是为那些有着闲逸好奇的人提供学习与工作的场所和应该是按照自身规律发展的独立的有机体,[50]而另一方面则是奉行效率之上、追求成本与效益等的工商界人士;一边是科学,一边是商业;一个是学问,一个是利润;一个是理想,一个是功利,两者的矛盾深刻且难以调和。但在当时还没有完善的维护教师权益的组织与章程,教师方的力量十分弱小,而代表了财富和社会力量的管理方则无比强大。同期,大学教师的数量剧增,大学教师的职位却在日趋饱和,大学教师职位特别是著名大学教师职位的竞争十分激烈,人们会为了一个教师岗位争得头破血流。在这样的情况,代表雇佣方和拥有雇佣权的董事会则可以更加肆无忌惮地将自己在经营商业企业组织方面的经验套用到大学和学院组织的管理和发展当中,用完全量化的指标来评价大学教师的教学、科研等,对教师采用统一的非人性化的管理。而且他们对待大学教师就如同公司经理对待工厂工人一样,只要董事会对教师的行为不满就随意解聘他们,特别是那些言论与他们不符或者是不站在他们立场的教师则更加容易被解聘,教师沦落为朝不保夕的雇员,他们的职业安全无法得到有效保障。

同时,美国高校教师的工资比较低,几乎无法维持他们的正常生活需要。1893年,大学普通教师的年平均工资仅有1470美元,仅相当于熟练工人的水平。杜威曾经抱怨芝加哥大学4000美元的年薪太低,不能维持正常的生活,并因此要求增加到5000美元。[51]尽管有一些大学为之努力过,但是到20世纪初期这种状况仍没有多少好转。正如坎比(Camby)所言:“我们最强烈的愿望就是安全,维持生活所需的工资水平,和工作时所需的安全保障。”[52]总之,在20世纪初期,美国大学教师生活窘困且自由教学和研究的权利无法得到满足,他们的职业安全受到了严重的挑战。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