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理论教育 退休生活多彩

退休生活多彩

时间:2021-01-25 理论教育 版权反馈
【摘要】:二十多年前,一位红军音乐家、湖北省著名文艺家、武汉市文联党组原书记兼主席莎莱为武汉癌症康复会生命之歌艺术团谱曲《抗癌战斗曲》,鼓励患者与病魔斗争。传唱着这首激越的歌,许多绝症患者重新扬起了生命的风帆。《抗癌战斗曲》由时任武汉癌症康复会副会长、生命之歌艺术团团长姜振华作词。现在,这首歌曲已经成为武汉癌症康复会的会歌。

作者:钟锡培 73岁 升结肠腺癌康复13年

作息习惯:早起床不熬夜,中午小睡,早晨五点起床,晚上十一点前必睡,坚持晨练习惯。

饮食习惯:食物多样化,清淡化,远离烟酒与发物。

康复心得:治疗靠医生,康复靠自己。

 

临江仙·联欢会遇钟锡培

作者:董军

一袭陈旧中山装,当年意气儿郎。

发分三分显儒将。

笔锋胸口立,信手书文章。

七十三寿身健壮。

献余热凝鬓霜。

一生奏曲夕照明。

脊梁钢铁铸,抗癌不彷徨。

一个人得了病,特别是得了一种很多人谈之色变的病,生活还会继续精彩吗?就像我们眼前所看到的,我们生活的这个城市,人越来越多,车也越来越多,交通越来越拥挤,每天所发生的变化一样——医院的肿瘤病区人满为患,也每天在发生着变化。总有人从家里走来,或坐车过来,却再也回不了自己熟悉的家。是的,生老病死是众所周知的不可抗拒的客观规律,人总是要死的,没想到死亡会来得这么快。当平生第一次躺在病床上,看到病房里发生的这一切,不知怎么形容才恰当,脑海里顿时出现一个羊圈,上帝时不时地从羊群里拖走一只。一种感觉很无奈的意境油然而生,感觉到生命竟是如此的脆弱,人们不能完全主宰自己的生命。后来,有幸成为《康复通讯》的第一位读者,从自己编辑的那些真实的故事当中,亲历者们讲得最多的话是:“我们不能主宰生命的长度,但要拓展生命的宽度,要快乐每一天,要活出精彩。”

二十多年前,一位红军音乐家、湖北省著名文艺家、武汉市文联党组原书记兼主席莎莱为武汉癌症康复会生命之歌艺术团谱曲《抗癌战斗曲》,鼓励患者与病魔斗争。传唱着这首激越的歌,许多绝症患者重新扬起了生命的风帆。

《抗癌战斗曲》由时任武汉癌症康复会副会长、生命之歌艺术团团长姜振华作词。他在歌词中写道:“我们执着地追求生活,现在却面临着癌症的威胁。有人说这是不治之症,有人说这是生命的终结。我们热爱事业,热爱祖国,珍惜了生命才真懂得生活。生命是在追求中延续,要战胜死神必须拼搏。癌症何所惧,信心是主力,要敢于向死神挑战,做超越死亡的强者。看多少抗癌之星在太空闪烁,多少动人事迹向世界传播,让我们共同祝愿,为了健康的明天放声高歌。”现在,这首歌曲已经成为武汉癌症康复会的会歌。

好了,言归正传,说说我自己的故事吧。

医院成了我常去的地方

我在一家中央在武汉的大型国有企业从业41年后,2004年7月,我从教育培训中心的工作岗位上退了下来,开始了自己的退休生活。三个月以后,我的身体开始出现了不适症状。家里有一部藏书《家庭医疗百科》,是美国的六十一位医学博士联合撰写的,我翻开一看,真是对号入座了,症状完全吻合。经过纤维结肠镜检查和病理分析,病理诊断结果是升结肠线癌(中等分化)pT3N1M0。据1997年国际抗癌联盟恶性肿瘤TNM分期和1998年美国抗癌协会对大肠癌的TNM分期:T3提示肿瘤包块较大,癌已侵透固有肌层达浆膜下,或原发灶位于无浆膜层的结肠、直肠时,癌已侵犯结肠旁或直肠旁组织;N1提示1到3个区域淋巴结转移;M0则提示无远处转移,算是幸运的。临床分期为四期中之Ⅲ期。我明显地看到了答案,无疑是晚期结肠癌。我住进同济医院后,进行的治疗过程比较顺利,得到了规范性的治疗,行升结肠腺癌根治术和六个周期化疗,出院后持续至今服用中草药,以增强免疫力和抗病能力。

人在健康状态时,哪会看到死亡的威胁?从来没有住过医院的人,认为生命的终结是遥远的事情,也不会去深入学习生理卫生知识。我的亲家母是位医生,当我接受结肠镜检查时,她告诉我检查出升结肠有问题,需要做病理分析。我躺在那里,心里正在想“升结肠”是何物?转头正好看到左侧墙上张贴着人体腹部的解剖图,从此才准确了解到人体肠道的分段名称等信息。

外科手术第二天,所在单位的卫生所王所长前来探望,要我继续服用中草药,心里想这下完了,药罐子要终生背上了。与我原先想法大相径庭,心想切除病肠不就好了吗?可见当初对癌症的认识实在是太肤浅、太幼稚了。

待到我离开外科大楼,转入肿瘤病区进行化学治疗阶段,那里收治的病人更是人满为患。时值冬春两季,我每次都是先被安排在走廊的病床,护士们往返于病房和护士站都是大步流星、行步如风。我是遵守医嘱的,按照规定时间入院接受化疗,那年元旦和春节都在病房度过,因此胡国清教授戏称我过了“革命化春节”。其实,他的团队还不是在节日坚持工作着,呵护着我们的生命不被夺走。但是还是有不幸在不断地发生,湖北省体委一位与我同龄的足球教练,除夕前做放疗时受了凉,转入危重病房三天后不治身亡;一位来自湖北省黄石市比我年长的退休老师,回家过年,待到来院时也是不治身亡。我在最后一个第六周期的化疗刚结束时,由于感染引起发烧,真切地感觉到马虎不得。

自从年满60岁离开工作岗位退休至今,医院便成了我必须经常要去的地方,除了定期的身体检查,中草药成了我的饭前“菜汤”。当然,也成了家庭经济计划内的不菲开支。现在看来,正是由于得了癌症,才使我刚刚开始、以后持续至今的退休生活发生了质的变化。

妻子动员我走出家门参加群体抗癌

因为得了癌症,渴望得到病友交流和科学指导。在医院里,每天会有不速之客进入肿瘤病房发来小报,但都不是我想看的内容,虽然护士站不停地加以阻拦和驱赶,床垫下的小报还是在不断地变厚。化学治疗阶段的周期性强,常常会碰到熟悉的病友,并且同住一个病区甚至病房。一位长我10岁的直肠癌患者,是湖北省外贸系统的退休干部,一天他专门前来告诉我,他正在中山公园向人学习气功,并开始参加武汉癌症康复会的活动。正是及时地得到他为我提供的信息,我在结束了临床治疗以后,能够较早地通过群体抗癌活动,得到科学指导,恢复了健康。由此也可以看出,癌症康复组织的作用大有可为。

经过前后四个半月的治疗,我体力逐渐恢复,妻子就动员我参加武汉癌症康复会的活动,和病友交朋友多交流,去武汉市江岸区老年大学报名学唱歌,又借了书回来让我自学气功。退休以后经常相处的是众多的病友,他们是我终身的朋友。参加到抗癌群体以后,认识的病友越来越多,我从他们的故事里和行动上,看到群体抗癌的力量,癌症康复组织的“康复一人、幸福一家、和谐一片”的愿景越来越深入人心了。

意识到生命倒计时加速 赶快做点有意义的事

“从今天开始,每天微笑吧,世上除了生死,都是小事。不管遇到什么烦心事,都不要自己为难自己;无论今天发生多么糟糕的事,都不应该感到悲伤。今天是你往后日子里最年轻的一天了,因为有明天,今天永远只是起跑线。记住一句话,越努力,越幸运。”

因为得了癌症,虽说我当时并不恐惧死亡,仍感到生命倒计时在加快。为此,我萌生起撰写编年纪事,回顾自己走过的人生足迹。退休了,有的是时间。出院以后就开始收集整理资料,我编辑的《我爱我的家》共89480字,记录了我六十五载的人生之路,内容涵盖了我20年里在无锡度过的幼年和学生时代,嗣后在汉口度过的42个年头职业的生涯,以及不到五年时间的退休早期生活,并把涉及的有关资料分别收进五篇附录——家庭、母校、工作单位、工作、癌症治疗康复初级阶段,最后是编后语。我要复印个人档案中一份资料,听取了档案管理员的建议,回来后又挑选出二十四幅照片插入文稿。特别是堂兄忍着椎间盘突出病痛,在医院病床上为该文稿作序增色。我在故乡无锡度过了幼年和青少年时代,之后由国家分配来武汉工作,虽然远离故乡“独在异乡为异客”,而每当我的农历生日,祖母和父亲生前总记得为我做长寿面,多年来每逢佳节,堂兄大哥都不忘给我寄贺卡或发手机短信问候。这是永远难以忘怀的养育之恩、割不断的亲情和故乡情结。岁月如梭,《我爱我的家》是从记忆中的童年开始写起的,祖母和父亲有着我国劳动群众共有的优秀品质,我在他们呵护下长大成人而自立于社会。祖母去世时,恰逢我回无锡探亲期,治丧完返汉。父亲是在退休后异地安置来汉口的,抱病帮我照料家务达四年多,祖孙三代短暂相聚,享受天伦之乐。父亲去世后由我护送骨灰回无锡,再请出多年存放在无锡殡仪馆里的祖母、伯父的骨灰同时入土安葬。翻开《我爱我的家》,脑海里又重现出他们的音容笑貌,身教言传铭刻在我的心里。

文稿收笔打印后,《健康快乐每一天》又接替了它的使命,继续把我的健康快乐每一天的“人生之旅”记载下来,插入部分照片,并附录国事、厂事、家事资料,共7.2万多字。

《我爱我的家》,就是代表爱祖国,爱工作过的企业,爱我的家人。《健康快乐每一天》代表良好愿景。还未收笔的《在“七零后”的日子》是我人生之路的第三篇拙作,现已完成六七万字。时代不同了,俗话所说的“人生七十古来稀”早已成为过去。虽然并不知道我还能在电脑键盘上敲打出多长的文稿,但我想一直坚持下去,去完成自己觉得很有意义的这件事情。

因为得了癌症,我更注意学习抗癌防病的科普知识,于是收集下载资料,编辑《医疗保健知识汇编》,现已完成26辑,共有140.9万多字,供自己查阅并与朋友分享。

退休以后,有更多时间与电脑相伴,我又整理编辑《我学电脑》,内容有:会打字、能上网,会编辑管理电脑文档,不断学习一些实用技术。现已完成1.5万多字,还在继续把新掌握的知识和方法补充进第三部分。这份资料便于我自己使用,也便于与朋友分享。

投入社会公益事业

随着身体的逐步康复,我开始投入到武汉癌症康复会社会公益活动。2009年4月,康复会成立《康复通讯》季刊编辑部时,让我担任副主编,分工统稿、校对和“抗癌故事杂谈”两个栏目的编辑。“你要负责90%的工作量,”兼任主编的康复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说。到了2011年3月,我又接受了《康复通讯》报纸编辑任务至今,协助领导开展宣传报道工作。我加入的武汉癌症康复会是个光荣的社会组织,在它的感召下,癌症患者自发地参加群体抗癌活动,抱团取暖,倡导关爱生命、科学防癌和健康的生活方式,帮助患者早日摆脱心理障碍,给予科学就医用药的指导,涌现出了数以百计的抗癌明星。虽然这些人组成的是个弱势群体,但是精神意志却不示弱,是一群很阳光、面对困难表现出淡定的人们。每天会员们发来的通讯稿件,字里行间都充满了正能量。他们的事迹感染着我,能成为自办刊物的第一位读者,汲取这些正能量的喜悦心情是不言而喻的。患者也从中汲取营养,得到有效的非药物治疗的疗效。这对于我自己的康复大有帮助。因为得了癌症而有幸投入到这一公益事业,自己积累的知识和经验又有了用武之地,把自己的人生价值取向同康复会的工作目标联系在一起,为社会和谐做出力所能及的贡献,因而给我的生命中又赋予了新的价值。在2015年4月份第21届全国肿瘤防治宣传周期间,由武汉癌症康复会策划、长江日报报业集团媒介发展研究所所长张佼主编的《抗癌博士》,举行了隆重的首发式。作为副主编,能在幕后为它的出版和问世付出微薄之力,自己内心感到由衷的高兴。

退而不休

光阴似箭,转眼间我已经退休十三年了。癌症似乎是在起跑线上悄悄地等着我,退休的生活才开头,就经历了癌症的临床治疗,再后来就是参加到庞大的康复大军的马拉松行列。行进在康复路上,总有人掉队,被病魔夺走了宝贵的生命。“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是唐代诗人刘禹锡的《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风赠》中的诗句。怎样去领悟生命的意义?看看自己,看看别人,实际上,每个人都是在为别人活着。美籍德国犹太裔物理学家爱因斯坦说得好:“只有为别人而活的生命,才是值得的。”

我在2013年编辑《武汉癌症康复会会员康复手册》时,在开头的《致会员朋友》中引用了古罗马哲学家辛尼加的一句名言:“生命是一篇小说,不在长,而在好。”意在指,人的一生不在乎活多长时间,而要活得精彩有价值,要有意义,不能白白浪费生命。他还有一句名言,“要是你晓得善用人生,生命毕竟是悠长的。”不少的人都在实践着。

微信公众平台现在是集体对外形象展示的重要平台,已经成为大部分集体的标配。因此,以微信编辑、微信运营人员为代表的新媒体运营人员,成为不少企业急需而难求的人才。康复会周会长是一位很有前瞻性的领导,在他的鼓动下,我的手机换成了智能手机。他接着又请到好医网的王老师,帮助我注册了“康复会”微信公众号,由我负责编辑和运营《康复通讯》微信版。从此,《康复通讯》甩掉了“晚报”的帽子,读者们每天能看到康复会的活动动态,也更加提高了会员投稿的积极性,但是同时给我的压力和责任就增加了不少。看到我在社会组织里忙碌着,并且得到领导和会员们的信任和支持,又看着我经常有事外出参加活动,特别是天天长时间坐在电脑桌前,妻子也是有喜有忧。“你怎么总是有做不完的事情啊?”妻子常问,为此她担心着我的身体。我还在社区活动中,被支部推荐评选为“优秀共产党员”,受到社区党总支的表彰。

“爸爸退而不休,挺好的。”女儿发来微信说。退休后的这13年时间,可以自豪地说没有白白虚度,我过去是“好学生”,现在和将来还要当“好学生”,真的是活到老、学到老,跟上时代步伐不掉队,生活才会充实。

退休后的这13年时间,我得到了“癌症患者”冠名,有群体抗癌相伴,朝着科学康复的目标不断地学习,充实自己晚年生活,始终保持积极向上的精神状态,使得我的退休生活更加丰富多彩。

起居饮食发生了变化

我作为一个中晚期癌症病患,能得到如此好的预后,一方面主要是得到高质量的规范治疗和科学的康复指导。为我诊治的同济医院薛新波教授、胡国清教授,武汉市中医院邵德石主任,湖北省肿瘤医院陈延昌主任,他们都是著名的专家,对我的治疗非常成功和顺利。之后又经常聆听到众多肿瘤专家的讲座,从参加康复会的集体活动中,我得到知识的力量和精神的力量。另一方面主要是得到妻子的帮助。在我住院治疗阶段,都是她一直陪护在身边,调理好我的起居和饮食,这13年来一直督促我参加体育锻炼,根据气候变化提醒我增减衣物。自从我病了以后,收看北京卫视“养生堂”和中央电视台“健康之路”,成了她每天傍晚“雷打不动”的事情。看着看着她就说,“我们就是这样做了。”“这杂粮稀饭,自从你病了,已经吃了十多年了,”她如是说。这就吃对了,做对了。中医专家指定范围的“发物”,不再进门,她也陪着我不吃了。这丝毫不会影响到我们的“生活多彩”。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