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理论教育 生活是玉米_种相片

生活是玉米_种相片

时间:2021-12-24 理论教育 版权反馈
【摘要】:可德生刚掰完玉米,就发现天阴了。德生应诺,剁完韭菜,就赶紧到厨屋里拿水瓢往锅里添水,煮玉米。德生一边卖玉米攒钱供德福上学,一边伺候娘的起居三食。德生掏钱的时候还总忘不了逗笑着说,又得我两个玉米棒子咧。德生的手握着个玉米棒子,不停的使劲掰着玉米。令人们惊奇的是,女司机上车后,非要撵德生下车。德生望着那车的背影,使劲骂了一句:“妈的,活该,再不坐你车了”,就背着玉米走了起来。

生活玉米_种相片

生活是玉米

这是一个农历八月的早晨。德生像往常一样,一大早起来就去河滩掰玉米去了。可德生刚掰完玉米,就发现天阴了。阴得像一条褶褶皱皱的破抹布。德生就有点犹豫。德生想,到底今天还去不去赶城呢?去吧,怕下雨,集上人少。不去吧,这玉米已经掰回来了,到明儿不新鲜了就卖不上价钱了。德生就这样扛着玉米犹犹豫豫朝家走去。

德生刚回到家里,德生娘就对德生说,你该给德福送玉米了,德福让顺子捎信说,你上次送的玉米早吃光了,顺便再从坛子里捞一点韭菜,里屋木柜上还有个罐头瓶,顺便也给德福带去,德福这孩子最好吃娘腌的韭菜了,估计上次带的也该吃完了。德生应诺,剁完韭菜,就赶紧到厨屋里拿水瓢往锅里添水,煮玉米。

德生爹死的早,是娘一把屎一把尿把德生德福两兄弟拉扯大的,日子过得一点都不容易,一年到头玉米还能吃饱。德生娘到老了的时候偏又百病缠身,长年病卧在床。好在德生孝顺。德生一边卖玉米攒钱供德福上学,一边伺候娘的起居三食。德生是淮河村了不起的孩子。

德生把玉米煮好的时候,天已经放晴了。

德生把一切收拾妥当,就背着玉米朝镇里的车站赶了过去。

德福在县城读高中。从淮河村到县城有将近百里的路程,过了一道河再翻过两道山口就到了。德生每次都是先步行十二里到镇里,再从镇里搭车。从镇里到县城,车费是两块钱。可是每次德生都要把车费搞价搞到一块五毛钱才坐。赶上人多的时候,没座位站着,德生只掏一块钱。德生掏钱的时候还总忘不了逗笑着说,又得我两个玉米棒子咧。弄得满车人都知道他是卖玉米的。这时候,他在车上也总能卖出去几个。

德生坐上车的时候,已接近中午了。

德生啃完一个玉米棒的工夫,车就过了淮河桥。

就在车驶进第一道山口的时候,车里突然站起三个人。这三个人头发都染得黄黄的,脸上都明显地留着刀疤。这时,车就像开进了玻璃里,没有了一点声音。德生也怕。德生埋下头,也想装着什么都没看见,可德生不由自主的就把手里的玉米棒子啃得山响。

刀疤们狠狠地盯着德生。

德生不说话。德生想,反正我也没钱,大不了就是这些玉米和一罐咸菜

没想到的是,刀疤们的目标只是那开车的漂亮女司机。

不一会儿,就有两刀疤上前调逗女司机,还不时的往女司机的胸前摸一把。女司机骂他们流氓。刀疤们嬉笑,手仍往女司机的胸前伸。于是,女司机就拿一磁带盒扔他们。刀疤们把脸一横,就喝令女司机把车停下。

车停下后,两刀疤非拽着女司机,要女司机下去“玩玩”。女司机死活不肯,边哭着边不停地向车内的乘客求救。全车乘客噤若寒蝉,仍像在玻璃里。德生的手握着个玉米棒子,不停的使劲掰着玉米。另一刀疤站在车后一阵一阵舒坦地笑。

就在女司机眼看被拽下车的一刹那,德生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同时,有两个玉米棒子愤怒地向正拽女司机的两刀疤飞去。

可德生还未来得及说话,就被另一刀疤打倒在地,血流了一脸。(www.guayunfan.com)

女司机最终被拖至山林的草丛中。

很多人眼巴巴地朝山林深处望。

约莫半个时辰后,两刀疤带着衣衫不整的女司机回来了。大家像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发生一样,仍旧不吱声。令人们惊奇的是,女司机上车后,非要撵德生下车。女司机就一句话,说,你不下去我就不开。

德生生气了,说,你这人咋能这样呢,俺刚才还想救你咧。

女司机说,你救了我吗?你救了我吗?女司机的矢口否认,引得几个乘客偷偷的窃笑。

德生抹了抹嘴角未干的血丝,说,俺可是掏了钱买了票的!

女司机蛮横地说,那也不行,反正你不下车我就不开。

这时,全车刚才还都不吱声的乘客们,却都像刚睡醒一样,齐心协力地“劝”德生下车。都说,赶快下去吧,卖玉米的,我们还有事呢,可耽搁不得。有几位力气大的甚至想上前拖德生下车。德生急了,结结巴巴地说,你们这些人咋都这样呢?

德生最终被刀疤们撵下车,玉米从车窗扔了出来。

随后车就开走了。德生看那车跑的极快,像离弦的箭,把德生远远地抛在了后边。德生望着那车的背影,使劲骂了一句:“妈的,活该,再不坐你车了”,就背着玉米走了起来。

德生走到德福学校的时候,已是第二天晌午了。

德福从教室里出来,就对德生说,哥,昨天我们那发生了车祸咧。说完就跑回去拿出一张报纸给德生看。报纸上报道说:昨日,淮河口铺山区发生一起特大惨祸,一中巴车摔下山崖,车上司机和十七名乘客,无一生还。

德生看完报纸,脸一下子就僵了。

好大一会儿,德生才神经兮兮地对德福说,我们以后不卖玉米了中不中?

德福不知所措,说,那我们家以后吃啥?

德生顿了顿,就突然抱着报纸哭了起来。

德福不知道他哭什么,为什么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