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理论教育 基金监管成本

基金监管成本

时间:2021-11-25 理论教育 版权反馈
【摘要】:基金和基金行业有可能出现大的危机,在这种情况下,往往需要监管机构组织救助,这一过程中的资金消耗也应当被视为基金监管的显性成本。为了促进基金整体行业的发展,证监会对于这些老的封闭式基金进行了重组。这种贿赂以及监管人员渎职导致的对社会整体的损失被称为寻租成本。4.监管对基金竞争的损害。5.监管导致基金持有人和基金托管人对基金的监督减少。

1.2.2 基金监管成本

一、显性成本

显性成本分为直接成本(Direct Cost)和执行成本(Compliance Cost),以及处理危机的成本。

直接成本指由监管当局在制定和实施监管措施过程中承担的雇员费用和日常运作费用。它们可以从监管机构的账户(如监管机构的年度预算执行情况)上反映出来,并最终反映到国民收入账户的财政账户中,因此,直接成本实际上是容易计量的会计成本。作为可计量的会计成本,基金监管的直接成本受到明显的预算约束。比如,在政府的某一个预算期中,它不可能超过整个监管机构的总体预算。因此,至少在理论上,基金监管的直接成本具有预算硬约束的性质。

与直接成本相比,基金监管的执行成本则复杂得多。它主要考虑的是被监管者为监管所付出的成本。这不但包括被监管的基金、基金管理公司、基金托管人应向监管机构提供信息的成本、进行内部督察使本部门符合监管条例的成本以及“填表”成本等,而且还包括因监管导致的业务收入损失,如基金按要求保持流动性资产比例、满足基金赎回所准备的现金,从而使资金的无收益占用增加,等等。因此,基金监管的执行成本实际上是监管当局“强加”给基金的。

上面的直接成本和执行成本都是日常监管所必须的费用,但是还有一类更重要的监管成本——危机处理的成本。基金和基金行业有可能出现大的危机,在这种情况下,往往需要监管机构组织救助,这一过程中的资金消耗也应当被视为基金监管的显性成本。

以我国的封闭式基金发展为例,在基金发展初期,有着大量的不符合规范的基金出现,这些基金大都表现不佳。为了促进基金整体行业的发展,证监会对于这些老的封闭式基金进行了重组。这个过程中花费的费用应当计算在内。此外,在基金整体行业面临挤兑的时候,基金可能被迫抛售所持有的资产,在资本市场深度不够的情况下,这样的抛售会导致整个资本市场的崩溃,此时监管机构往往要出面进行救助,这种救助也应当算作成本。

二、隐性成本

除了上述的两类显性成本外,基金监管还有着以下几类隐性成本。这类成本无法进行定量的分析,只能进行定性的分析。

1.寻租成本。被监管者向监管当局的具体执行人员提供贿赂或其他方式以达到逃避监管或者使监管政策向有利于自身的方向转变。这种贿赂以及监管人员渎职导致的对社会整体的损失被称为寻租成本。在对监管部门的监督不健全的情况下,寻租成本往往非常高。

2.监管的机会成本。指在监管过程中所耗费的资源原本有更好的、更合意的用途,能够带来更大的收益。

3.监管对基金创新的损害。监管虽然使得基金市场稳定,但是由于严格限制了基金产品的选择,从而损害了基金的创新和发展。美国对于商业银行的严格监管就提供了这方面很好的例证,在1970年代,由于滞胀导致利率升高,但是商业银行受到储蓄利率的管制,无法有力的吸收存款,这才导致了其他金融机构(例如共同基金、金融公司)的发展,使得商业银行业陷入衰落。

4.监管对基金竞争的损害。监管包括严格的市场准入限制,例如过高的资本金要求等等,限制了基金之间的竞争,从而导致基金和基金管理公司受到市场纪律的约束减少,从而有可能导致基金承担过度的风险或者滥用基金的资源。

5.监管导致基金持有人和基金托管人对基金的监督减少。监督基金存在着“搭便车”的行为,监管机构的强有力监管将会降低基金持有人和基金托管人对基金的监督;而如果此时监管机构的监管失效,那么基金管理人将面临着没有监督的情况,从而损害基金的正常运作。

三、基金监管直接成本和间接成本的估计

基金监管的显性成本和隐性成本都很难进行计量,但是国外的经济学家对于金融监管的直接成本进行了估计。我们将来可以按照他们的方法对基金监管的显性成本进行一定程度的估计,下面介绍一下Franks等人(1997)对于金融监管显性成本的估计与比较。

1.直接成本的估计与比较。这里的直接成本是监管机构的雇员费用和日常运作费用。

Franks等人先估计了监管的总成本。他们从监管机构的账户中获得了这样的总成本,其中英国金融监管(包括证券和衍生品交易和经济业务等四个行业)的总成本为8 790万英镑,监管人员总数为791,被监管部门总雇员数为320 689,这样平均被监管行业每个雇员所需的监管成本为274英镑。美国的监管总成本为8.097亿美元,监管人员总数为9 844,被监管部门总雇员数为1 480 676,这样平均被监管行业每个雇员所需的监管成本为372英镑(从美元按照当时的汇率转换)。法国的监管总成本为3.087亿法郎,监管人员总数为383,被监管行业总雇员数为159 080,这样平均被监管行业每个雇员所需的监管成本为234英镑(从法郎按照当时的汇率转换)。

这样,从被监管部门人均平摊监管费用来看,总体上来说美国的直接监管成本最高。但是,由于各国之间的监管结构差异巨大,例如美国的证券行业非常发达,所需要的监管人员和费用就相对较高,而法国的金融结构中银行的比重较高,所以需要进行金融监管的人员和费用就相对较低。

然后,Franks等人按照行业进一步估计比较了三国的直接监管成本。以证券交易行业为例,在每千名被监管行业雇员所需要的监管人员数方面,英国是4.6,美国是14.7,法国是20.6,这表明英国的监管效率较高;在监管成本占净运作费用(Net Operating Expenses)的百分比方面,英国为0.52,美国为1.09,说明英国的监管效率较高。

我们将来也可以根据这种方法来对我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以及发达国家的监管成本进行比较,来测算一下监管机构的效率,这也是对监管机构的一种绩效考核,有利于对监管机构的监督。

2.执行成本的估计。执行成本的估计和比较更加困难,这是由于各国之间的会计基准和人事制度很不相同,无法利用公开的数据进行合适的比较。但是,尽管如此,Franks等人仍然对于执行成本进行了估计。

他们的方法是,以证券交易行业为例,首先挑选了一家企业进行分析,识别和判断属于执行成本的成本类别,然后根据这种分类来设计调查问卷。并将这些调查问卷发放给挑选的一些样本企业,并进行走访,根据这些企业的调查问卷和走访获得的信息来对问卷进行修改。虽然最后获得的合乎规定的样本数较少,但是这种方法我们是可以在将来的研究中使用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