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理论教育 石家庄之经济状况

石家庄之经济状况

时间:2021-03-16 理论教育 版权反馈
【摘要】:石家庄之经济状况石家庄之经济状况石家庄为京汉铁路与正太铁路联络之枢纽,北距北京二百七十七公里,乘京汉车约七小时半可到;西距山西太原二百四十三公里,乘正太车约八小时可到。街市之发达异常迅速。现石家庄之市政计划尚未完成,其街市区划,完全听其自然发展,殊无整齐划一之规。大小商户约两千余家,最近本地绅商拟成立市议会,合石家庄休门镇为一市区,定名为石门市。
石家庄经济状况_传统府县社会经济环境史料

石家庄之经济状况

石家庄之经济状况(1)

石家庄为京汉铁路与正太铁路联络之枢纽,北距北京二百七十七公里,乘京汉车约七小时半可到;西距山西太原二百四十三公里,乘正太车约八小时可到。地势平坦,往北行十八里有滹沱河,盛夏水涨时,民船可直达天津。东往藁城、赵州、东鹿、乐城、宁晋、隆平、柏乡等县,均通火车。将来沧石铁路告成,可由藁城、晋县、深县、武强直达沧州。与津浦铁路联络,成四通八达之区也。

街市状况:在京汉铁路未通以前,石家庄仅为获鹿县属之一农村,住户约三四十家,概营农业。村东三里许有休门镇,村之西南约七里许有振头镇,每逢四九日有集市,商贾林立,筑建繁兴,昔日寂寞荒僻之农村逐一变而为繁盛之市场矣。

街市之发达异常迅速。民国初年仅有车站,而北方之一部分东西狭而南北长,面积约一万里有奇,嗣后日渐扩充,车站东部之建筑亦逐渐发达。迄于现在,其东端已与休门镇相连,全市面积东西约八九里,南北约六七里,中央部为京汉正太两路所用之地带,两车站东西对立,乘客由京汉路下车,可径至正太车站上车。站之南方为京汉正太两路之道岔,彼此互相串贯,以便货物之过载,各货栈转运公司及井陉、保晋、临城各矿物分局,均聚于此;站北有大石桥,系光绪三十二年所建,宽约二丈五尺,长二十五丈。正太铁路由桥下通过,桥北为正太铁路用地,该路管理局、机器厂、修车厂、火车房、材料厂及洋员寓处均在焉。最繁盛之街市在石桥迤西,其中以东西行之大桥街及南北行之南马路街(亦名南大街)最为繁盛,银行钱号及各大商店咸聚于此。大石桥迤东,越铁路而过至休门镇,煤店粮店最多,各工厂亦多在车站以东。大兴纱厂在车站东南,规模最大,电灯公司、惠通壬蛋厂、振华火柴公司、聚丰火磨面粉公司及电报局、铁工厂等均在站东,石门警察厅、商会、邮政局(二等)均在站西。预定之沧石路线,其发端处在京汉车站南方约三里许。

街路窄狭,最宽处不过二丈五尺,桥西较繁盛之地方均有马路,系用石条铺成。盖本处运煤,重载大车最多,石子马路不耐碾压也。桥东地方除大兴纱厂自修之一段马路外,仍属旧有土路,未加修治。现石家庄之市政计划尚未完成,其街市区划,完全听其自然发展,殊无整齐划一之规。关于修路事项,亦仅由本地商会与警察厅合组一马路工程处,附设于商会之内。该处仅随时就一二繁盛街道逐渐添筑石条马路,现时桥西各街马路尚未普及,故桥东地方更不暇及之也。

本地商务日盛人口增加,亦异常迅速,民国二年户数不过二百余家,民国六年增至一千户,彼时人口约六千内外,现则人口增至四万(休门镇在内)。大小商户约两千余家,最近本地绅商拟成立市议会,合石家庄休门镇为一市区,定名为石门市。议员十名,已遵章选出。将来如能产出完善之市自治机关,市政或当有起色。本地现有石门公立商业中学一(原鹿泉中学校改组,地址在休门镇),男女小学五,法文学校二,合计中小学生共一千余人。

商业:石家庄当山西方面货物出入之要道,由天津运往山西之货物,至此转正太铁路;由山西运往天津之货物,至此转京汉铁路。山西省南半部及石家庄附近各县之货物,均以此为集散场,故石家庄在商业上之地位颇为重要,每年进出口货价值在五千万元以上。其(一),进口货以煤油、纸烟、布匹、棉纱、杂货为大宗。大都由天津及直隶各县运来,转往山西方面,货品以粮食、铁货为大宗。(甲)煤炭有烟煤、硬煤两种。烟煤(本地俗名炭),产于直隶井陉县矿山,距石家庄西方四十四公里乃至五十七公里,开采者有井陉矿务局、正丰公司、宝昌公司、元和公司(原民兴矿改组)等均用新法开采。现在每日出炭量,井陉矿约两千吨(将来每日可出四千吨),正丰矿二千吨,元和矿一千吨之谱,均由正太铁路运出。硬煤即无烟煤(本地俗名大煤或单称煤),产于山西平定州,距石家庄约一百二十一公里,附近矿量最丰,用土法开采者不计其数,用新法开采者以保晋公司为最著,建昌公司、广懋公司次之,均由阳泉上车,由正太铁路运至石家庄。平均保晋公司每日可到三十车,建昌广懋两家每日各到十五车(每车二十吨)。(乙)棉花有山西棉、直隶棉两种。山西棉纤维细长产于曲沃、洪洞、翼城、荣河、永清、猗氏、虞乡、解州、平陆、夏县、霍州、赵城一带,由平遥、太谷等县商人收买,由榆次上正太铁路车,运至石家庄。直隶棉大部为土棉,纤维粗硬而短,司纺十支纱,产于正定、获鹿、栾城、元氏、藁城、赵州、宁晋、柏乡、隆平、钜鹿等县,以石家庄为最大集散场,每年棉花交易约在两千万元左右。(丙)粮食以小米、高梁、黑豆为最多,小麦、黄豆、绿豆、黍子、玉米次之,产于山西寿阳、榆次一带,运销正定、定州、新乐及石家庄附近各县。盖此等地方,年来盛行植棉,其植棉面积约占耕地十之七八,以致粮食不足,恒仰给于山西方面也。(丁)铁货产于山西平定州,由阳泉装正太铁路车,运至石家庄,年在九百车以上,其中以铁锅占最大部分,约居十分之九,转销山东、天津、东三省等处(欧战期间曾输出日本)。此外杏仁、核桃、花生、瓜子、橡碗子、棉子等往天津者亦不少。此等出口货大部分均由京汉铁路起运,每日非有三百辆车不敷运转,惟年来内地军事频仍,车辆缺乏,出口颇受打击,每值火车不通之时,恒用大车运至高家营(距石家庄二十里)或李家庄,装民船由滹沱河水路运津,需两星期乃至三星期始到。据京汉路调查,最近两年由石家庄车站运出之货物数量如下(每车按二十吨计算)。

img4

附记:民国十四年下半季受战事影响,车辆缺乏,商货多由陆路运出,故铁路输送量减少如上。

上述进出口各货,均以石家庄为集散场,故此地商业以货栈为第一,货栈之性质,并不仅代客转运,大多系自买自卖,由天津及直隶各地方贩运各种杂货,转往山西销售,或由井陉山……丰(资本三万元),阜丰等次之。

货栈:义和永、万丰、阜丰、德顺永、公盛、恒记、义聚公司、义胜合、永成公、晋昌、恒裕和、阜达、德记、信义公司、广顺通、天顺、人和、亨通、鸿义合、义合公、义盛通、复聚、吉泰、刘万顺、新泰裕、大成恭。

煤矿分销处:井陉矿务局、保晋公司、临城矿务局、正丰公司、元和公司、宝昌公司、建昌公司、广懋公司。

煤油栈:珍记、祥记、泰记。

以上各货栈中,以煤炭粮栈为最多,义合公、新泰裕、义顺通、天顺栈兼营布匹,万丰栈、义和永、义胜合、吉泰、天顺等,并代客买花,万丰栈附设棉花打包厂,有顶力打包机一架,每日可打一百五十包(每包重一百五十斤上下)。

其次为棉花公司,由仁记、和平、隆茂、兴华四家,专收买棉花,运往天津,各家均设有打包厂,除自用外并代客打包,每包收工费三角,麻绳费三角五分,包皮布六角五分,附近棉花系谷雨节前后下种,旧历七月底上市,本国棉约占十分之八,美棉种仅占十分之二,每年旧历八月至十二月交易最盛,天津中外棉商临时派人来买,或指定货色价格,委托各货栈代为收买,货栈对于货价征收百分之一,作为行用,目下棉花行市,每百斤(合磅秤九十七斤)约三十五六元之谱。

其次为煤店、粮店等,此等商店最多,均在车站以东,其性质亦系自卖自买,惟资本不及货栈之大,多则三五千元,少则一千元,其资本较大者,均系直接向原产地买货,如井陉之烟煤,山西之硬煤,与各种粮食在原产地购就后,装火车运至石家庄,借用货栈之岔道,卸下货物,按车付给岔道费。资本较小者,则就本地各货栈趸买,俨如货栈之分销处,其货物或就门市零售,或用大车运往附近各县,如藁城、赵州一带销售,煤店有丰通和、宝聚、日升、长松记等一百五十余家,同业组织有煤行公会,在煤市街,煤炭交易均以百斤计值。目下行市零售井陉原炭(或块者)每银一元二百三十斤,末炭二皆四十斤。平定硬煤一百九十斤乃至二百斤,货栈趸卖,则以车计,然因煤炭之优劣,每车货之价格相差甚巨。普通行市,井陉炭每车(二十五吨)八十九元乃至一百四十五元。平定硬煤每车(二十吨)一百四十元乃至一百五十元。粮店有致和德聚永义合成等五十余家,多系山西人经营,量器用农商部斗,每石合石家庄六斗三升,目下粮食行市如下:……高梁,每石,四元一二。

此外绸缎布匹店,有华康东、德义号、协成锦等七家,洋货店有恒泰厚、复庆成、聚庆恭、增盛昌、亚鹿天等二十余家,茶叶店有宝大、永春、玉大等十余家。类系向天津办货,与汉口上海之关系较少。

金融机关:石家庄为山西省南半部及附近各县货物之集散场,既为前述,此等进出口货款均须由石家庄经过,其在金融上之地位,俨然为天津与山西之枢纽。譬如进口货款均系此处汇往天津,出口货款则由天津汇至石家庄,再转往山西及附近各县,故石家庄之金融业颇形发达。其金融机关有银行及旧式银号两种。现时银行有中国交通裕华及中国丝茶银行四家。原有山西省银行懋业银行浙江兴业银行等,均已因时局关系暂时停业。此间银行之业务概以代收货款及汇兑为主,其汇兑以对天津者居多,目下汇往天津每千元约需汇费五元上下。火车运现费,由天津至石家庄每千元约需三元七八角,北京至石家庄需二元。此间进出口货付价办法,均使用五日或七日期之期票,俗名五七期票。通常于七日后付款,商人多以此期票售与银行,拆取现款,此间银行全恃购买此类期票以博利,其数实较汇兑为多。目下期票行市每千元约在十四元之谱。

旧式银号原有四十余家,其中以山西人经营者占十分之七,近因时局关系,大半停业,所存者尚有二十家,以下各家为其最著者。

img5

此等银号在天津北京保定及山西均有分号或联号,互相联络其业务,亦以购买期票为主,惟汇兑上之势力则不及银行远甚。

贫民借贷机关有德成当等五家,资本二三千元不等,限期六个月回赎,月利六分,此间银行放款利息,普通为一分二厘乃至一分五厘,两者相较,其高下殊不可以同日语也。

市面通用货币为银元、铜元及钞票。天津中国交通两行及山西省银行钞票流通颇广,中南银行钞票亦可通用,制钱早已绝迹,其计算法以一千文为一串(合铜元一百枚)。

工业:石家庄附近原料丰富,人工低廉,颇适于制造工业,现时工厂以大兴纱厂及井陉矿炼焦厂为最著。分述如下:

大兴纱厂成立于民国十一年,资本二百万元,机器购自美国,有椗子二万五千枚,织布机三百架,织毯机八架,原动力用电力发电机,能力为二千基罗瓦特,水管式锅炉一具,附有自动添煤机,每昼夜制造能力,棉纱一百余包(以十支纱计),粗布五百匹(每匹长四十二码,宽一码),织毯机正在装设中,将来一昼夜可出军用毯四十余条,棉纱有十支六支二十支三种,其中以十支纱为最多,原料用本地棉,如纺十六支以上纱则掺用陕西棉。厂内附设收花处,收买本地棉花,概系送到厂内交货。陕西棉则往郑州或陕州购买,棉纱销路以山西及高阳为最多。布匹销附近各县及山西,目下行市十支纱每包售二百二十三元,十六支纱每包二百三四十元,粗布每匹十一二元。商标,棉纱有获鹿双福八卦及新双福四种,布匹为三鹿获鹿八卦三种。工人约二千三四百人,工资最高者每日六角,最低者二角。创办以来,盈利逐年增加,计民国十二年为三十万元,十三年四十余万元,十四年六十余万元。

井陉炼焦厂在车站西南,厂基八十亩,系井陉矿务局所设,成立于民国八年,最初用土法炼制,民国十四年八月改用乾馏法。设备有副产物捕集式炼焦炉二十座,共为一列,每座窑孔(Retort)高三公尺六公寸,宽五公寸,深五公尺,可装原料三吨二,利用炉中煤炭乾馏所发生之煤气为燃料,即将乾馏煤炭时所生含有各种混合物之煤气,导入管中,经过冷却器、吸膏器、送风机、安莫尼亚液洗涤器、汽油洗涤器及吸膏器等装置,将各种混合物去尽,变为较纯粹之煤气(石炭瓦斯)再导入炉中燃烧。其炉之墙壁,系用极高度之耐火砖砌成两层,中间虚空,作为引火道,煤气即导入此火道中燃烧,以发生乾馏作用。现在每日使用十四座,可出焦炭三十五六吨,每吨售价十四元,其焦炭之成分如下:定炭84.067%,水分0.200%,灰分14.415%,硫磺1.318%。由煤气中取出之混合物,分别制造为汽油臭油沥青人造樟脑及安莫尼亚肥料。机器购自德国,技师为德国水油学博士高登伯。现拟更增建炼焦炉十座,正在建筑中。工人一百五十名,工资每日最高一元,最低二角五分。

聚丰机器面粉公司在车站东,原为裕庆火磨公司(民国九年成立)改组,有石磨三部,购自唐山。原动力用蒸汽,每日原料消费量约五十石(十四筒斗,每斗小麦重二十一斤)小麦系就本地收买,不足则购诸山西方面以补之。每斗可出面十六斤半,出品分上中下三等。目下上等面每袋(四十九磅,合本地秤三十斤半)售三元一角,商标为双鹿。工人二十五六名。销路为石家庄及附近一带。

俭德玻璃工厂,原为华北公司(民国十一年成立),出品有电灯罩、灯台、洋灯罩等,嗣因经营不善,乃于去年改组为今厂,缩小范围,专制洋灯罩,目下每日出二百二三十打,工人二十余名。原料用白麻石,产于顺德府之西河滩地方(距邢台县城西二十余里),用大车装至石家庄,无需出代价,只付脚力。硝购自钜鹿平乡,碱购自天津。

铁工厂制造轧棉机、弹棉机、织布机、棉花打包机、水车及各种小机器,业此者大小十余家,玉兴立元两厂,规模较大,兼事翻砂者,仅玉兴永聚公二家。

img6

此外织袜工厂有日日新等七家,电灯公司现装电灯数五千余盏,惠通壬蛋厂及振华火柴公司现在均已停顿,附近乡民多织棉布,销山西。获鹿县城(距石家庄三十里)。起造肥皂者,有万华、荣茂等数家。铜冶镇(距石家庄西三十里,通火车)多织绢,绸每匹宽一尺三寸,长二丈七尺,售价十三四元。该铜冶镇附近如常河、南良庄、上寨、南寨、北寨、南故邑、羊角庄、任村、岭底、钟家庄一带农民,以养蚕为副业,用旧式大筐缫丝。铜冶镇有丝行两家,专介绍蚕丝之卖买,北京天津客商多往购买。又获鹿县属多织线毯衣包被套等,用旧式纺车所纺之粗线合股织成,质颇坚实,石家庄业此者有五家。

物价:本地虽为新成之市场,然因市况活泼,居民生活颇趋于奢侈,富户常食稻米,中流社会以面粉为主,下层阶级常食小米,物价除粮食及粗布外,均比他处为高,日用品价值如下:

img7

木匠工资,每日二角管饭;泥瓦匠所用之小工,每日工资一角管饭;农家雇用长工,年资三四十元;短工麦秋时九毛乃至一元零三四分,锄地时铜元八九十枚。

市内地价,依地位上之关系而不同,桥西街市地,每亩一千七八百元,西阁街外之耕地,每亩三百余元,离市较远之耕地,每亩七八十元乃至一百余元。

【注释】

(1)《石家庄之经济状况》,《中外经济周刊》第181期,1926年9月25日。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