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百科知识 人类记忆之谜_人体百科知识

人类记忆之谜_人体百科知识

时间:2020-02-16 百科知识 联系我们
人类记忆之谜_人体百科知识

人类记忆之谜

古希腊的神话故事说,记忆是神起的作用。有个叫尼库妮西的女神,专管生灵的记忆,“记忆”一词就来自她的名字。’

其实,记忆是脑的功能。如果脑子睡着了,或麻醉后暂时失去意识,外界的一切事物也就无论感知、无法记忆了。

有人估计,人脑的记忆容量等于全世界藏书总量中所有的信息。这么多的信息是贮存在哪里的呢?1951年,在加拿大蒙特利尔麦吉尔大学神经学研究所工作的著名神经外科医生彭菲尔特,在给一个癫痫病人做手术时,偶然刺激到病人右侧大脑半球的颞上叶,病人突然回忆起以往曾经听到过的一个管弦乐队演奏的情景。当他重复刺激时,病人又听到了同样的音乐。后来,他给一个11岁的病人做手术时,刺激了左侧颞叶,这个孩子也突然回忆起过去跟孩子们玩耍的情景。这些事实表明,大脑颞叶是重要的记忆中枢。此后,科学家相继发现,大脑边缘系统的许多区域,也与记忆有关。

然而,美国心理学家拉什利却认为,脑中不存在特殊的记忆仓库。他在各种动物身上做了很多实验,发现动物的学习成绩与大脑特定部位的切除关系不大,而与切除面积有关:切除面积越大,对学习成绩的影响也越大。拉什利及其支持者提出,神经细胞之间形成复杂的神经网络系统,没有一个神经细胞能脱离细胞群独自贮存记忆信息。

在人脑中有没有特殊的记忆仓库呢?到目前为止,这仍是一个没有定论的问题。

记忆究竟以什么形式存在于头脑之中呢?这是科学家们十分关注的又一个记忆之谜,自本世纪60年代,人们就设想人脑细胞中可能有无数的记忆分子。最初提出这一见解的是美国密执安大学的心理学教授麦戈尼尔。1962年,他用涡虫做实验:在开灯的同时给予电击,多次重复后涡虫一见灯光便蜷缩起来。(www.guayunfan.com)

未经训练的涡虫仍有趋光性,不会对灯光产生逃避反应。麦戈尼尔把训练过的涡虫磨辞,结未经训练的涡虫做饲料,结果这些涡虫也产生对光的逃避反应。由此看来,带有这一信息的记忆分子,已被输入未经训练的涡虫体内。

1965年,匈牙利出生的神经化学家安加用大白鼠做实验。他把大白鼠放在由暗室和亮室组成的间隔箱内,通常大白鼠都从亮室跑到暗室。可是,当暗室的电击装置使它们经受电击恐怖训练之后,大白鼠便不再到暗室去了。安加抽取大白鼠脑室内含有核糖核酸和蛋白质脑脊液,注射到未经训练的大白鼠脑室内,后者也同受过训练的大白鼠一样“弃暗投明”了。后来,美国得克萨斯州贝勒大学医学院的科学家,从4000只经过上述训练的大白鼠脑内分离到一种多肽物质。这是由14个氨基酸组成的单链,称之为恐暗素。把这种恐暗素注射到未经训练的3000只小白鼠的脑内,结果大多数小白鼠产生了逃避黑暗的反应。据此他们认为,恐暗素把大白鼠害怕黑暗的信息带给了小白鼠。

蛋白质的合成是由细胞内的核糖核酸控制的,因而更多的人把探索的目光投向了核糖核酸。瑞典哥德堡大学的神经学家海登创造了一种能从脑中分离出单个神经元的技术,可以用来测定单个神经元的核糖核酸的含量。海登训练大白鼠学习平衡身体爬越绳索以取得食物,结果发现,学习后大白鼠脑细胞中核糖核酸的结构(碱基的比例)有明显变化,由此推测核糖核酸可能是贮存记忆信息的大分子。

与记忆有关的究竟是蛋白质还是核糖核酸呢?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弗来克司纳夫妇巧妙地设计了一个实验:在训练小白鼠学习走迷宫之前,运用一种注射后立即完全阻止蛋白质合成的药物(乙酸环已基酸亚胺),结果小白鼠没有忘记刚学会的走迷宫技巧,却忘记了过去已学会的技能。看来,长时间的记忆是与脑内蛋白质的合成密切有关的。不过,这个实验仍是间接的,核糖核酸和蛋白质是怎么在记忆中起作用的,仍是一个未解之谜。

应该说,记忆迷宫的大门至今仍未打开,现今人们对于记忆生理机制的了解还只是一鳞半爪。但是,在国内外许多心理学家、神经生理学家和生物化学家的共同努力下,记忆之谜必将彻底揭开,到那时,人类对自身的认识将进入一个崭新的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