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百科知识 法官的气象_循着信念的呼唤

法官的气象_循着信念的呼唤

时间:2020-08-16 百科知识 联系我们

法官气象_循着信念的呼唤

45.法官的气象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我愿意告诉成于两千多年前的《黍离》一诗的作者:“此人者,法官也。”

——世事纷扰,曲直难辨,是非莫名,法官岂能不忧?

——主持正义,定分止争,惩恶扬善,法官职分所求。

……

法官,是因应人性中善与恶的并存而出现的职业,是因应人世间辨明是非的需要而设定的身份。黎巴嫩文豪纪伯伦(Kahil Gibran,1883—1931)说:“把手指放在善恶交界之处,就可以碰触上帝的袍服。”法官正是那种“把手指放在善恶交界之处”者——法官,“替天行道”,是“上帝”的助理、特使和代言人。

在西方,法官以蒙目女神为象征。蒙目女神是西方国家法院的标志性雕塑。她,或者出现在法院的大门前,或者出现在法院的屋檐上,或者出现在法院的壁龛中,或者出现在法院的庭园里。她,双眼裹布,神情肃穆,仪态端庄,器宇轩昂;左手持着天平,右手握着宝剑——天平意味着“公平”的衡量,承载着睿智;宝剑意味着“正义”的裁断,彰显着英勇;蒙目意味着“排除干扰,用心体察”,昭示着权威。在古罗马神话中,她有一个美丽的名字——朱斯提提亚(Justitia)。Justitia在拉丁语中是“正义”的意思,其中的词根jus是“法律”的意思,可见,在西方人的理念中,“正义”的根据是法律,法律应是正义之源。蒙目女神的信条就是那句古罗马谚语:“为实现正义,哪怕天崩地裂(Fiat justitia,ruatcaelum)。”

在中国,法官以獬豸为图腾。獬豸,是中国上古传说中的一种神兽,它似羊非羊,似鹿非鹿,头部正中长有一角,故俗称“独角兽”。《晋书·舆服志》记载:“或说獬豸神羊,能触邪佞。《异物志》云:‘北荒之中,有兽名獬豸,一角,性别曲直。见人斗,触不直者。闻人争,咋不正者。楚王尝获此兽,因象其形以制衣冠。’”《后汉书·舆服志下》写道:“法冠,一曰柱后。……执法者服之,……或谓之獬豸冠。獬豸,神羊,能别曲直,楚王尝获之,故以为冠。”王充《论衡·是应篇》说:“一角之羊也,性知有罪。皋陶治狱,其罪疑者,令羊触之,有罪则触,无罪则不触。斯盖天生一角圣兽,助狱为验。”汉代司法官员头上戴的法冠即称“獬豸冠”。清朝御史和按察使的补服前后皆绣有獬豸图案。历史上,獬豸一直被当作历代王朝刑法和监察机构的标识。古代的“法”字写作“灋”,《说文解字》解释说:“灋,刑也,平之如水,从水;廌所以触不直者去之,从廌去。法,今文省。”“灋”,“平之如水”,“触不直者”,可见,在中国人的理念中,法律是公平、正义的载体

在革命圣地瑞金,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最高法院旧址门前右侧,也矗立着一尊獬豸雕塑——它,慧眼圆睁,洞穿真伪;昂首虎啸,正气浩然——根植于中国传统法律文化的人民司法事业在这里发源,渗透着公平、正义理念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从这里起步——一年前(2007年4月),作为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的一名学员,我怀着皈依的虔诚和信仰同这尊象征着中国人民司法事业的雕塑合影誓盟。

……

其实,中国最是一个法官的国度,因而也是一个追求公平、正义的国度。历史上的中国,法政不分,官府的主要职能是“断案”。从芝麻般的“县太爷”到“朕即法律”的“皇上”,都拥有“决狱”的职责。可以说,中国的“官”首先是指“法官”。但凡“青史留名”的官员,无一不有着“青天大老爷”的美誉。“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这是“七品芝麻官”唐成在审理一宗涉及朝中权贵的疑难命案过程中不断用以自励的话。它作为一句中国法官的口头禅是应该受到肯定的,以其佐证中国古代官员没有“公仆意识”则是对这句话的浅薄曲解。

法官履行审判职责,做出裁定判决,就是要“为民做主”。“为民做主”,这正是法官的价值所在。它也是一个信条,铭刻在中国法官的灵魂深处,在当今它被表述为“公正司法,一心为民”。人民法官,作为公务员是人民的公仆,作为裁判者就是要“为民做主”。

“为民做主”,要求法官必须牢固地树立民生理念。“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情为民所系。”以积极的态度救济民权,以优质的服务减轻民负,以快捷的审理解除民忧,以公正的裁判保障民利,以有力的执行实现民愿,切实维护好、实现好、发展好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

“为民做主”,要求法官必须忠于党、忠于国家、忠于人民、忠于法律。马克思说:“法官除了法律就没有别的上司。”(《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一卷,第76页)我国社会主义的《宪法》和法律是党领导人民制定的,是党的主张和人民意志相统一的体现,代表并维护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法官的使命就是要严格实施反映党的主张和人民意志的《宪法》和法律,做到党的事业至上、人民利益至上、《宪法》和法律至上,做到以法辨是非、以法定纷争、以法促和谐、以法平天下。

“为民做主”,要求法官必须正直刚勇,无私无畏。前面提到的唐成已经做好了“回家卖红薯”的准备。“柳下惠为士师,三黜。人曰:‘子未可以去乎?’曰:‘直道而事人,焉往而不三黜?枉道而事人,何必去父母之邦?’”(《论语·微子》)可见,柳下惠“直道而事人”,也曾三次被打倒,但是他忠于祖国,不去“父母之邦”。正义女神之所以双眼裹布,也是在表明她不想用眼睛察言观色,而只需用两耳兼听则明。德国哲学家费希特(Johann Gottlieb Fichte,1762—1814)说过:“善总是比较软弱,因为它很单纯,只能为其自身而讨人喜欢;恶则以最诱人的许诺吸引着每个人;作恶的人们虽然彼此争战不断,但当善出现时,他们就签订休战协议,以便联合为恶的力量来对抗善。”法官的天职是惩处邪恶,保护良善,伸张正义,主持公道。为了保护“软弱的善”,法官必须有不怕“天崩地裂”的大无畏英雄气概!(www.guayunfan.com)

“为民做主”,要求法官要有大智、明大义。独角兽,“能别曲直”,“性知有罪”,“能触邪佞”,“助狱为验”,可见其智;“触不直者”,“咋不正者”,“有罪则触,无罪则不触”,可见其义。独角兽因此而被视为“天生一角圣兽”,连一国之君楚王,亦“以为冠”——独角兽的大智大义值得人们对之“顶礼膜拜”。法官行使职权,“轻者,定纷止争;中者,断人毁誉;重者,判人生死”。浑浑噩噩,何堪以当?闪烁其词,岂得民意?法官,不为假象所惑,不为伪言所欺——洞明世事,明察秋毫;法官,不为外物所动,不为荣辱所系——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法官,猝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忍辱负重,从容淡定;法官,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以人为本,致于和谐——子曰:“听讼,吾犹人也。必也使无讼乎!”(《论语·颜渊》)

“为民做主”,要求法官必须有“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诗经·小雅·车辖》)的崇高人格。子曰:“片言可以折狱者,其由也与?子路无宿诺。”“子路无宿诺”,所以才可以“片言折狱”。子路的诚实守信赢得了当事人的信赖,所以当事人不能对他虚枉言事,只能实话实说,对他所做出的裁断也愿意接受,心服口服。这就是法官的人格力量!司法是社会正义的最后一道屏障,法官是社会正义的最后守护神。如果最后的屏障和最后的守护神存在品质上的瑕疵,就不仅是对社会正义的亵渎,也是对人类道德的玷污。因此,法官必须注意修养和完善自己的人格,必须守持良知,树立公信,严格自律,敦厚崇礼。美国法哲学家卡多佐(Benjamin N.Cardozo)曾言:“法官的品格是正义的唯一保障。”

然而,法官“不是无情物”,“无情未必真豪杰”。北宋年间,包拯公正清廉,不徇私情,铜铡之下处死仗官欺民、贪赃枉法、欺君罔上的侄儿包勉,而后再向养育他18年、“再生之恩胜亲娘”的嫂娘“赔情”。他倾诉道:“嫂娘啊,包勉是你的亲骨肉,小弟我铡侄也心伤。怎奈是国法对人不能够两样,对人严对己宽情理不当。我若是念私情将包勉来宽放,岂不是下压百姓、上欺君王、循私废公、枉法贪赃,留一个骂名后代传扬,小弟我一生怎对嫂娘?”三国时期马谡拒谏失街亭,触犯军法,诸葛亮“明正军律”,忍痛斩爱将,还要承诺为他扶养家小,与之挥泪作别……这其间情与法的纠葛、权衡和处置,对任何人都无疑地是一种煎熬、一种挣扎、一种考验。当今,人民法官,宽严相济,文明司法。既惩罚犯罪,又尊重人权;既执法必严,又关注民生——法官正是通过维护法律的权威并保障国泰民安,挥洒着自己的大恨大爱,塑造着自己的职业尊严,表达着对党、对国家、对人民的忠诚!

……

法官,“望之俨然,即之也温,听其言也厉”(《论语·子张》)。

法官,以博爱为心,以理性为脑,以公正为魂魄,以廉明为血脉,以刚直为筋骨,以权威为手足。

……

在我光荣地成为一名人民法官之后,有一位朋友问我:“周末您都怎么过?”

我答曰:“周末如果不加班,我通常不修边幅,随心所欲——陪女儿打打球,跟老伴儿叙叙旧;读喜欢的书,写心里的话;逢雨时听听雨声,花开时嗅嗅丁香;品葡萄美酒,啜龙井名茶;赏春江花月夜,观霓裳羽衣舞。练少林内劲一指禅,打二十四式太极拳;沐浴则痛快淋漓,大梦则酣畅恣肆……”

他似乎很惊奇:“真是难得这种心境!”

是的,难能可贵!但是,法官也应该和需要这样生活

德国诗人荷尔德林《在柔媚的湛蓝中》说:“……劬劳功烈,然而诗意地,人栖居在大地上。”

——人,“诗意地栖居”。

——法官,诗意而神圣地栖居。

……

[2008年6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