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百科知识 长江经济带产业集聚度测度

长江经济带产业集聚度测度

时间:2021-07-12 百科知识 版权反馈
【摘要】:一、测度范围选取本书选取了2003—2013年长江经济带中9省2市的相关产业数据进行测度。总体产业集聚呈渐弱态势。目前江苏省制造业已经具备一定产业集聚基础,正在进行产业结构调整,行业发展重心发生变化。

一、测度范围选取

本书选取了2003—2013年长江经济带中9省2市的相关产业数据进行测度。具体包括上海、江苏、浙江、安徽、湖北、湖南、江西、重庆、四川、云南和贵州,共计11个省份(直辖市)。

为更好地测度各省份产业集聚的具体情况,本书根据国家统计局编制的《中国工业经济统计年鉴》从2004版开始采用新的国民经济行业分类体系(GB/T 4754—2002),选取了制造业18个细分行业进行测度,包括农副食品加工业,食品制造业,饮料制造业,烟草制造业,纺织业,造纸及纸制品业,石油加工、炼焦及核燃料加工业,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医药制造业,非金属矿物制品业,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有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金属制品业,通用设备制造业,专用设备制造业,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业,通信设备、计算机及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仪器仪表及文化、办公用机械制造业。

交通运输设备制造业和化学纤维制造业由于统计口径发生变化以及数据缺失,不在本书产业集聚的测度范围内。行业信息见表3-1。

表3-1 产业集聚测度行业

二、测度方法

本书采用区位熵方法测度长江经济带产业集聚情况,区位熵被广泛应用于对区域优势产业的评价,它是指某个地区特定部门的生产值在该地区经济总产值所占有的比重与全国范围内该部门的产值所占的比重的一个比值。它在本书中指的是长江经济带各省中特定部门的产值在该省总产值中所占比重与该部门产值在全国总产值所占比重的一个比值,它的表达式如下所示:

式中:Lij为第i个省份、第j个行业的产出;Li为省份i的工业总产值;Lj为全国j行业的产值;L为全国工业总产值;LQij为i省份j行业的区位熵。

通过对某一个地区产业的区位熵进行计算,我们可以明确该地区在全国具有优势地位的优势产业,依据LQij数值的大小来衡量其专门化率,如果LQij值越大,专门化率也就越高。当LQij>1时,即说明在这个地区,该产业具有良好的比较优势,同时也显示出该产业具有较强的竞争力,某产业的LQ值越大,则说明该地区该产业的比较优势越显著,竞争能力也就越强;同理,当LQij<1时,表示该地区具有行业劣势;当LQij=1时,表示行业为一般水平。

三、结果分析

1.上海市

图3-1为上海市产业集聚测度的部分结果,为便于显示,图中仅标明了区位熵前4名和后4名的8个行业。

根据区位熵计算结果,截至2013年,上海市共有7个行业的区位熵大于1,即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具有一定的产业优势,分别是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业,仪器仪表及文化、办公用机械制造业,石油加工、炼焦及核燃料加工业,通用设备制造业,通信设备、计算机及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和烟草制造业。可以看出,上海市在高科技制造、电子机械制造、烟草制造等领域有较强的产业集聚程度。

从发展趋势来看,上海市总体的产业集聚程度逐年减弱。从图3-1中可以看出,仅I4(烟草制造业)的区位熵保持逐年稳定的较高速增长,其余17个行业的区位熵均呈逐年下降的趋势。在11年间,跌破区位熵“1”值界限的行业包括食品制造业、医药制造业、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金属制品业、专用设备制造业5个行业。从中不难发现上海市科技含量较低的制造业、重工制造业等相关领域行业正在逐渐减弱。

图3-1 上海市产业集聚测度的部分结果

总体来看,上海市正在逐渐减弱对科技含量低、产能落后等相关行业的关注程度,将类似行业向其他地区进行转移,而精加工制造、电子设备制造、烟草制造业等领域的行业正在逐渐形成产业集聚。总体产业集聚呈渐弱态势。

2.江苏省

图3-2为江苏省产业集聚测度的部分结果,为便于显示,图中仅标明了区位熵前4名和后4名的8个行业。

图3-2 江苏省产业集聚测度的部分结果

根据区位熵计算结果,截至2013年,江苏省共有10个行业的区位熵大于1。超过半数的行业均已形成一定的产业集聚规模,说明江苏省整体的产业发展态势良好,具有一定的比较优势。这10个行业分别是医药制造业,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专用设备制造业,金属制品业,通用设备制造业,纺织业,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通信设备、计算机及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业,仪器仪表及文化、办公用机械制造业。分析可知,其中不仅有纺织业等江苏省传统优势产业,也有上海市逐渐进行产业转移的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还有一定比例的高新技术产业。

从发展趋势来看,江苏省绝大部分行业均保持平稳发展态势,11年间区位熵变化基本保持在稳定水平。有4个行业的区位熵在11年间有一定增幅,分别是医药制造业,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业,通信设备、计算机及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仪器仪表及文化、办公用机械制造业。其中I18(仪器仪表及文化、办公用机械制造业)的区位熵有较大增幅,表明江苏省已形成相当规模的该行业产业集聚。在2003—2013年间,江苏省的造纸及纸制品业、医药制造业的区位熵分别跌破、突破“1”值,这两个行业分别代表高污染、高能耗的资源依托型行业以及战略性新兴产业。两者产业集聚程度的变化体现出江苏省在产业结构方面的调整侧重。

总体来看,江苏省的产业集聚情况在2003—2013年间基本保持稳定,提升幅度不大。目前江苏省制造业已经具备一定产业集聚基础,正在进行产业结构调整,行业发展重心发生变化。

3.浙江省

图3-3为浙江省产业集聚测度的部分结果,为便于显示,图中仅标明了区位熵前4名和后4名的8个行业。

图3-3 浙江省产业集聚测度的部分结果

截至2013年,浙江省仅有5个行业的区位熵大于1,分别是仪器仪表及文化、办公用机械制造业,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业,造纸及纸制品业,通用设备制造业,纺织业。其中,I5(纺织业)的区位熵达到2.0641。其余的行业中有6个行业的区位熵未超过0.5。

从发展趋势来看,浙江省产业集聚水平呈下滑趋势。2003—2013年间,浙江省18个制造业中仅有I6(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的区位熵有小幅提升,I8(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I18(仪器仪表及文化、办公用机械制造业)的区位熵波动调整,其余行业区位熵均有下跌,共有4个行业在11年间区位熵跌破“1”值。即使是浙江省传统优势产业纺织业,其区位熵也在11年间降低超过1/5。这表明浙江省的产业集聚程度逐年降低,产业竞争比较优势不断削弱。

4.安徽省

图3-4为安徽省产业集聚测度的部分结果,为便于显示,图中仅标明了区位熵前4名和后4名的8个行业。

图3-4 安徽省产业集聚测度的部分结果

截至2013年,安徽省仅有I16(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业)1个行业的区位熵大于1。其余行业中有7个行业的区位熵在0.8~1之间。这表明安徽省目前产业集聚还在起步阶段,制造业中相关行业的集聚程度仍未达到国家平均水平,竞争比较优势较弱。

从发展趋势来看,安徽省产业集聚度总体呈稳步增长趋势,18个行业中有8个行业在11年间基本保持增长态势,分别是农副食品加工业,医药制造业,金属制品业,通用设备制造业,专用设备制造业,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业,通信设备、计算机及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仪器仪表及文化、办公用机械制造业。11年间有3个行业的区位熵跌破“1”值,分别是农副食品加工业、饮料制造业、有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

总体来看,安徽省的产业集聚基础较弱,行业的区位熵普遍较低,集聚度不高。但另一方面,行业发展态势良好。多数行业处于快速集聚过程中,产业竞争力在2003—2013年间得到进一步增强。

5.湖北省

图3-5为湖北省产业集聚测度的部分结果,为便于显示,图中仅标明了区位熵前4名和后4名的8个行业。

图3-5 湖北省产业集聚测度的部分结果

区位熵计算结果显示,截至2013年,湖北省共有4个行业的区位熵大于1,分别是纺织业、烟草制造业、农副食品加工业和饮料制造业。这4个行业的集聚程度已经超过全国平均水平,具有一定的竞争比较优势。但区位熵计算结果也仅是略超“1”值,集聚度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另外,分析行业属性可知,湖北省的产业集聚仍局限于一些基础行业,科技含量不高,电子电器、机械制造等领域相关行业的集聚程度不高。

从发展趋势来看,超过半数的行业在2003—2013年间均呈增长趋势。共有10个行业的集聚度不断增加,分别是农副食品加工业,食品制造业,饮料制造业,纺织业,造纸及纸制品业,非金属矿物制品业,金属制品业,专用设备制造业,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业,通信设备、计算机及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

分析来看,湖北省整体产业集聚态势良好,已有一定集聚基础的行业仍保持一定的集聚增长速度,而针对设备制造、资源制品制造等领域的行业,湖北省也加大了关注程度,加快产业集聚速度。但另一方面,高新技术制造领域的相关行业仍处于集聚起步阶段。

6.湖南省

图3-6为湖南省产业集聚测度的部分结果,为便于显示,图中仅标明了区位熵前4名和后4名的8个行业。

图3-6 湖南省产业集聚测度的部分结果

截至2013年,湖南省仅有3个行业的区位熵计算结果大于1,分别是有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专用设备制造业和烟草制造业,而造纸及纸制品业始终在“1”值上下波动。其余行业中有9个行业的区位熵大于0.5,主要集中在食品制造、化工制造和设备制造业等领域。可以看出,湖南省目前的产业集聚主要围绕烟草、重工业等领域,其余领域仍处于起步阶段。

从发展趋势来看,在2003—2013年间,I15(专用设备制造业)的集聚程度有显著提升,虽然其行业区位熵曾一度跌至0.5137,但2007年后保持高速增长,目前位列所有行业集聚程度前列;而I4(烟草制造业)虽然仍是集聚程度最高的行业;但11年间,其行业区位熵跌幅接近40%,是集聚度下滑最快的行业;其余行业的集聚程度在11年间变化不大,基本保持平稳发展的趋势。

总体来看,湖南省的产业集聚水平在2003—2013年间未发生较大变化,集聚度基本保持原有水平,行业的竞争比较优势不强。

7.江西省

图3-7为江西省产业集聚测度的部分结果,为便于显示,图中仅标明了区位熵前4名和后4名的8个行业。

图3-7 江西省产业集聚测度的部分结果

根据行业区位熵的计算结果,截至2013年,江西省仅有4个行业的区位熵大于1,分别是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业、非金属矿物制品业、医药制造业和有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值得一提的是,I12(有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远超同期其他行业的集聚水平,2013年的区位熵达到3.2590。该行业在江西省已形成较完备的产业集聚,具有较强的竞争力。相对来说,I9(医药制造业)、I10(非金属矿物制品业)的产业集聚水平较弱,但也领先于江西省其他制造行业,具备一定的比较优势。

从发展趋势来看,江西省总体产业集聚发展稳定。在2003—2013年间,I4(烟草制造业)和I11(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两个行业跌破区位熵“1”值;I10(非金属矿物制品业)和I16(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业)突破区位熵“1”值;I12(有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的区位熵增长35%左右;其他行业基本保持平稳。从产业集聚的变化中可以看出,江西省对产业发展的侧重有所调整。

总体来说,江西省整体产业集聚水平较弱,个别行业集聚度较为突出。在2003—2013年间,总体集聚速度不高,产业结构正在进行调整。

8.重庆市

图3-8为重庆市产业集聚测度的部分结果,为便于显示,图中仅标明了区位熵前4名和后4名的8个行业。

根据重庆市2013年各行业区位熵的计算结果,仅I17(通信设备、计算机及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的区位熵大于1,超过全国平均水平,行业具备一定的竞争比较优势。自2010年开始,重庆市通信设备、计算机及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开始快速集聚。这与当地政府大力推动招商引资有紧密的联系,从2008年开始,重庆市吸引了惠普、富士康等一大批电子设备制造企业落户重庆,极大地加速了产业的集聚,推动了相关行业的发展。相对来说,重庆市其他制造行业的区位熵基本集中在0.4~0.6之间,行业集聚水平较低,竞争力不强。

图3-8 重庆市产业集聚测度的部分结果

从发展趋势来看,2003—2013年间,重庆市有4个行业的区位熵跌破“1”值,分别是烟草制造业,医药制造业,有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仪器仪表及文化、办公用机械制造业。另外,11年间除通信设备、计算机及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以外,还有3个行业保持了增长态势,分别是造纸及纸制品业、金属制品业和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业。通过分析可知,重庆市正在调整产业重心,通过关注、扶持通信设备、计算机及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的集聚来带动相关行业的发展。

总体来看,重庆市在2003—2013年间,通过调整产业结构,推动个别产业的快速集聚来拉动相关产业的发展,制造业总体保持稳步发展的态势。

9.四川省

图3-9为四川省产业集聚测度的部分结果,为便于显示,图中仅标明了区位熵前4名和后4名的8个行业。

截至2013年,四川省仅I3(饮料制造业)的区位熵大于1,并远超其他行业同期水平。结合实际来看,四川省集聚了四川省宜宾五粮液集团有限公司、四川剑南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四川沱牌集团有限公司、四川全兴股份有限公司、四川郎酒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四川蓝剑(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和四川百事可乐饮料有限公司等多家中国饮料制造业百强企业。但饮料制造业的区位熵也在逐年下滑,2013年的区位熵较11年前已减少1/4左右。

从发展趋势来看,四川省总体产业集聚呈现略微下滑趋势。2003—2013年间,有超过半数行业的区位熵跌破“1”值,仅有I17(通信设备、计算机及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的区位熵明显增长。分析来看,通信设备、计算机及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是受重庆市的拉动影响,行业处于集聚过程中,而其他行业均集聚程度不高。

图3-9 四川省产业集聚测度的部分结果

10.云南省

图3-10、图3-11分别为云南省产业集聚测度的部分结果,由于不同行业区位熵结果差距过大,故分开显示,两图分别标明了行业区位熵的前4名和后4名。

图3-10 云南省产业集聚测度的部分结果(前4)

图3-11 云南省产业集聚测度的部分结果(后4)

截至2013年,云南省制造行业的区位熵大于1的有2个,分别是烟草制造业和有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其中,烟草制造业的产业集聚水平远超同期其他行业,甚至远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具有极强的产业竞争力。有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尽管集聚程度不如烟草制造业,但在云南省内也大大超过其他行业水平。而在其他行业中,区位熵未达0.5的行业高达12个,表明云南省制造业整体产业集聚水平较低,仍处于集聚起步阶段。

从发展趋势来看,云南省制造业各行业中仅I2(食品制造业)的集聚度在2003—2013年间保持较慢增长,其余行业均平稳发展或有所下滑。

整体看来,云南省的产业集聚基础较为薄弱,缺乏有效推动机制。目前已形成规模集聚的烟草制造业和有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未能有效带动其他相关产业的发展。而云南省当地政府也未进行有效的产业布局侧重,没有完全挖掘优势产业的规模影响和拉动作用。

11.贵州省

图3-12、图3-13分别为贵州省产业集聚测度的部分结果,由于不同行业区位熵结果差距过大,故分开显示,两图分别标明了行业区位熵的前4名和后4名。

图3-12 贵州省产业集聚测度的部分结果(前4)

图3-13 贵州省产业集聚测度的部分结果(后4)

贵州省的产业集聚基本情况与云南省有所类似。截至2013年,贵州省仅I4(烟草制造业)和I3(饮料制造业)的行业区位熵大于1,表明这两个行业在贵州省已经形成了一定的产业集聚规模,行业竞争力领先于同期其他行业。

从发展趋势来看,贵州省在2003—2013年间,有3个行业保持了较慢集聚增长,分别是饮料制造业、造纸及纸制品业和非金属矿物制品业。另一方面,有4个行业在11年间区位熵跌破“1”值,分别是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医药制造业、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有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从数据中可以看出,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和有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的集聚程度下降幅度较大,区位熵结果下降分别达到47.76%和77.10%。

总体来看,贵州省在2003—2013年间,产业结构发生了巨大变化。在部分产业缩减规模、调整产业重心的同时,重点扶持和关注的相关行业没有及时扩大集聚规模,形成比较优势,导致总体产业集聚程度有所下滑。

12.总体分析

根据各省(直辖市)的2013年制造业区位熵的计算结果,长江经济带制造业产业集聚情况如表3-2所示。表中将2013年各省(直辖市)制造业区位熵大于1的行业列出汇总。

表3-2 2013年长江经济带制造业产业集聚情况统计表

从表中数据可以看出,长江经济带制造业相关行业的产业集聚情况主要集中在长江三角洲城市群,沿长江流域自东向西产业集聚程度逐渐降低。目前,长江经济带中整体性、大规模的产业集群行业以I4(烟草制造业)较为突出,而区域性的产业集群则表现为长江三角洲城市群的I14(通用设备制造业)、I16(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业)和I18(仪器仪表及文化、办公用机械制造业)。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