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百科知识 二公子特立独行

二公子特立独行

时间:2022-07-09 百科知识 版权反馈
【摘要】:出身豪门的李泽楷一向特立独行,与为人随和的父亲相去甚远,也一直与父亲有所疏远。在父亲的同意下,李泽楷以出售卫视赚来的4亿美元开办盈科集团。不日,李泽楷荣升的消息正式公布。另外,他还会飞往6个地区的分公司,出席他们的圣诞联欢会,以表示对他们的重视。其实,二公子自立门户,在其父预料之中。

出身豪门的李泽楷一向特立独行,与为人随和的父亲相去甚远,也一直与父亲有所疏远。其兄李泽钜跟随父亲发展,兄弟双方的关系也很一般。但这些都不影响李泽楷的个人发展,关键时刻总能得到父兄的援手。

今日,李泽楷晋身数字英雄行列,财富与老超人比肩,确实堪称楷模。老超人很低调,他说,李泽楷的确很勤奋,对科技很有兴趣,我不能夸他有多聪明,中国人哪有做父亲的可以开口夸自己儿子的呢?

李嘉诚一心以为李泽楷可逐步接手和黄业务,却猜不透他真正的心思。李泽楷在荣升和黄副主席之前,就宣布成立私人公司“盈科拓展”。在父亲的同意下,李泽楷以出售卫视赚来的4亿美元开办盈科集团。

不日,李泽楷荣升的消息正式公布。各界纷纷议论:小超人是专心做和黄的副主席,还是致力打理私人公司?

李泽楷走的是后一条路。

李泽楷一直想摆脱父荫及哥哥接班人的阴影。李泽楷在取得父亲的同意后,以这笔4亿美元资产自己创立盈科集团,并借壳在新加坡上市的海裕亚洲,改名为盈科拓展,业务包括地产、酒店及鹏利保险。盈科拓展在李泽楷入主后,营收与获利没有明显的增长,1998年的每股纯益是0.35港元,比前年1.29港元减少了70%多。但盈科取得数码港开发权后,其股价大幅上涨,从4月底的1.8港元上升了两倍多,创4.8港元的新高。

但李泽楷仍不忘做大买卖,1995年年底他从英之杰太平洋购入于涌皇冠车行大厦,作价6.75亿港元,短短8个月后旋即售予置地,账面净赚1.35亿港元。

初次买卖地产尝到甜头后,小超人信心更足,1997年3月向日本国家铁路局购入一块位于东京千代田区接连东京火车地铁站的地皮,面积5.2万多平方英尺,总价58亿港元,兴建盈科中心,这成为10年来单一外国投资者在日本的最大投资,连建筑费在内,总投资高达80亿港元,较盈科的整体股本还要高出数倍!

李泽楷当时看见日本写字楼较高峰时已跌了80%,认为肯定已跌落到底,于是重锤出击。他的如意算盘是在短期内以较高价分层出售部分楼面,先赚一笔,怎料日本经济最坏时期仍未过,坏消息一浪接一浪,最后小超人唯有将部分权益给了父亲的和黄。

和黄同意买入该东京地皮45%的权益,价钱是盈科买入价的半成,再加其间开支,并给予盈科1.7亿元办理费,摆明给他钱赚。这可以说是李泽楷遭遇了事业上第一次滑铁卢。盈科减磅后,他才开始有能力做其他大买卖。

其后,日本地价果然回落,盈科及和黄再在毗邻处以较低价增购地皮,一来将地盘面积增大,二来可“加货”,降低平均成本近15%。

盈科业务要国际化,在香港创办鹏利保险,在东京兴建地铁站上盖物业,又与美国芯片公司Intel合作发展亚太区互联网络,并在新加坡拥有上市公司盈科拓展,市值12亿美元。李泽楷又有新理念,拟联同政府及外国科技公司,于港岛薄扶林兴建规模庞大的资讯科技中心。

由于盈科急速发展,吸纳了不少科技人才。如PCC副总裁MalcolmCasSelle,先后取得麻省理工斯坦福大学的计算机学士学位。曾在美国朗讯科技(Lucent),日本NTT及苹果电脑工作,并创办了NetNoir.com,成为最受黑人欢迎的网站。他甘愿搁置美国的事业来港,他说:“完全因为PCC在亚洲的规模庞大。”

盈科员工都很敬业,他们以盈科为家,经常在写字楼内工作至深夜,有时索性睡在公司,盈科副总裁陈增欣便是典型的代表。

盈科上市时,李泽楷将3%新股给盈科集团所有员工认购,而且无论员工认购多少股份,都只需象征式的缴付1港元。

每年圣诞节,李泽楷都会亲自决定送什么礼物给员工。2000年,他选了一个背囊、一个保温杯、一支笔、一只天美时(Timex)手表以及一个盈动“鼠标垫”。

另外,他还会飞往6个地区的分公司,出席他们的圣诞联欢会,以表示对他们的重视。

1999年,相信是李泽楷工作12年以来最忙的一年,全年共搭了近160次飞机,平均每两天半便要飞一次。

他每日工作16个小时,又由于经常奔波海外,时差混乱,加上常惦挂公事,晚上睡得不稳,忙到常患感冒,一年下来竟然瘦了十多磅。身高1.73米的他,体重只有117斤,相对回港初时两颊肥嘟嘟的模样,明显瘦一个码。也由于忙,连添置新衣的时间都没有,衣裤不太称身,常不自觉地拉裤头。

李泽楷忙起来,甚至连老父亲都管不上,缺席每逢星期一晚在深水湾大宅与父、兄的饭局。但无论多忙,他每周都会抽空去探望独居爱都大厦的大外婆。外祖父庄静庵有两位太太,大太太只生了庄月明一个女儿。由于李泽楷与母亲庄月明感情深厚,爱屋及乌,外婆对这个外孙也格外疼爱。

曾有一队由韩国专程飞来香港的新闻采访队,本约好他于当天做访问,但当天他开会停不了,采访队呆等两个多小时,连拍一张照片的机会都没有,结果白跑一趟。由于行程过密,他出外时常要更改航班及开会时间,令同事疲于奔命。

不过李泽楷倒是有些少爷脾气,“Richard(李泽楷)在和黄初期行事有点鲁莽,故导致关系不融洽”。前和黄董事总经理马世民就是因为与他不合拍而辞职,结果马世民的助手霍建宁升正。

一个参与卫星电视的高层职员曾感叹这位老板性急:“他可以半夜打电话找你商量公事,第二天要你出门,将这件事办妥。”

其实,二公子自立门户,在其父预料之中。李泽楷从少年起就似乎与其兄泽钜不一样。

由3岁起,李泽楷每天放学回家后,另有外籍家教补习英语,应该算是有点根底。

在上中学的时候,李泽楷反叛的性格就逐渐显露出来。中学一年级时,与同学上课煮饭吃,当时正在上课的中文老师愤怒地把他及一班肇事同学赶出教室,罚坐在垃圾筒上。

在美国读书时的李泽楷嗜好是快艇、飞机及潜水打鱼,这些都是父亲认为极危险的运动,常劝他少玩。他曾于17岁时潜水打到一条五尺多长的鲨鱼送给了父亲,逗得父亲非常开心,并把鲨鱼制成标本收藏。

他现在香港拥有一只20多米长的豪华快艇,平时用来招呼生意伙伴,出海谈生意;假日则留给自己,带着文件扬帆轻松一下。另外,他有一只身价约100万的Cessna滑翔机停泊在新加坡,由于工作忙碌,很少用。

回港后,李泽楷在父亲的监督下过了一段俭朴而寂寞的日子,他独居普通屋村,以日本小房车代步,与打工族无异。但没过多久,李泽楷就显出“吊带公子”的德性,父亲批评他,他反驳道:“是花我自己赚的钱。”

香港记者屈颖妍在一篇文章中称李泽楷颇具鬼佬(洋人)作风,说:“受过西方思想熏陶的Richard,始终注重生活品位,身上的穿戴完全不像父亲李嘉诚。据说,李嘉诚一套西装可穿10年,久经干洗略呈‘吊脚’的裤子依旧穿完又穿。”

“反观Richard,则喜用名牌,特别钟情于双襟西装及吊带,非常洋化。”

“他又爱在文华酒店Pienot餐厅用膳,每每选坐在近门口的位置(不怕曝光)。”

“Richard平日虽然只以一辆丰田佳美房车代步,但在车头玻璃上却贴满各类会所停车证,如马会、深湾游艇会、皇家高尔夫球会……林林总总,不下10个(不怕招风)。”

李泽楷为摆脱“家庭束缚”,早就萌生独住之念。1990年母亲庄月明去世,不久深水湾道李家大宅转到其兄李泽钜名下,李泽楷就以上班近为理由搬出家宅,在金钟康域酒店租房住下。其后迁往太古屋村,稍后又在山顶道租下两个单元。频频搬迁,颇似美利坚马背上的民族。

李泽楷认识深刻:“我觉得我很幸运,可能是其他人想不到的,我们生活是那样简单,不是说简单就叫作非常好,而是简单原来就是非常幸福。”

李泽楷最初独居都没有请佣人,只是请了深水湾老家的一名工人,每日前来为他打扫。空闲时,他会自己洗衣服,有一次竟然将口袋里的护照洗模糊了。

以前,他的服饰很讲究,尤其是最初主理卫视时期为了“扮大个(装成熟)”常穿仔襟金钮意大利名牌Zegna(杰尼亚)西装,希望给人以成熟的感觉。

李泽楷一向没有形象顾问,我行我素的他进入科技行列后连形象也改变了,贯彻硅谷风格,常以Timberland(天伯伦)便服示人。

小超人对食物的要求不算高,早餐与午餐多在公司吃三明治,而且喜欢尝试新口味。例如他听人讲,在太古广场新开的“夜上海”水准不错,便马上订位子相约朋友吃饭。

他最爱去的饭店是尖沙咀天香楼,他认为天香楼的杭州菜是全港最好的中菜,最爱吃那里的蟹粉捞面,每次去都会叫一小份与女友聊天、饮红酒。另外,他最爱吃鱼,不过由于小时候曾“鲠骨”,现在只吃鱼骨较大的海水鱼,所以天香楼的桂花鱼,是他最爱点的菜式。

1995年年初,李泽楷终于有了自己的“巢”。他以1.2亿港元购得大浪湾石澳道12号独立洋房。该区只有23座独立豪邸,不增不减,业主委员会很看重住户的地位及身份——非富即贵,李泽楷二者兼备。

花宅以前是英资大班聚居地,而且数目惊人,是身份的象征。他这个大房子,原有花园兼泳池,他花了3年时间来拆卸原屋及平整地基,准备重建为自己的梦想屋。

由于他喜爱原始自然的美国西部感觉,所以全屋设计以木料为主,设计建筑费预计9000万港元,毫无疑问是全港最贵的“木屋”。负责设计的庄圣民是香港名师,曾替郑家纯、包陪丽及杜辉廉设计家居。

李泽楷的花园洋房占地2.2万平方英尺,拥有正东南海景、花园,独立车房两个。美中不足的是没游泳池。有记者推测,李泽楷必会在室内建大型日本浴室,以供他与日本女友嬉戏。此际,卫视行政总裁陈庆祥在NHK的新闻节目中发现加留奈,试图挖脚,欲让她做专门采访外国人的记者。加留奈到香港工作过几次,与李泽楷重逢,两人关系深了一层。

加留奈最终未加盟卫视,新加坡ABN发现这个具有古典气质的女孩,有意培养她做主持人,于是让加留奈去了狮城。

李泽楷将盈科转到狮城发展,加留奈随后赶到。似乎是天意安排,两人每周都能见上一面,感情如胶似漆。在新加坡总统王鼎昌举行的国宴上,李泽楷带加留奈首次在狮城最豪华的莱佛士酒店亮相。

在此之前,李嘉诚对次子的婚事正式表态:“儿子交女友,是他的自由,当然最好是亚洲人,生活习俗都差不多,生下的孩子是黄皮肤黑头发。”李嘉诚对次子交女友守口如瓶,但实际上是赞同次子的选择。

李泽楷与加留奈公开亮相后,香港及东南亚的报刊,充斥“小超人与小美人”的照片。有人说加留奈活脱脱斯文版的宫泽里惠,也有人说她极像日皇太子妃小和田雅子。

《壹周刊》评价在新加坡独闯天下的李泽楷,说他“除了拥有他一手打下的江山,还有一个心爱的美人”。

无奈情花不结果,加留奈眼见李泽楷永远忙得不可开交,于是抽身离去,两人于1998年年初正式分手。“小超人”为此曾伤心了好长一段日子,直至Karen Lam出现。

Karen Lam二十七八岁,是小超人旗下盈科亚洲的Marketing Manager(相当于市场拓展经理)。

她早年留学澳洲,中、英文相当流利,回港后进入和黄参与销售海怡半岛,当时李泽楷虽然已是和黄副主席,但Karen与小超人并不熟悉。

后来,小超人自立门户,开设盈科集团,Karen也转到以新加坡为基地的盈科亚洲负责市场工作,但她主要在香港的公司上班。

微软主席盖茨迎娶了旗下公司的Marketing Manager梅琳达为妻,无独有偶,李泽楷也与女下属萌生情愫。

Karen在盈科内属靓女一族,举止斯文,曾有几位男同事欲展开追求,不过显然都成为大老板的手下败将。

都说李泽楷是工作狂,他也直认不讳:“不喜欢的事我不会做,我以前说35岁前不结婚。”不过,说完却又笑言:“不过,都快35啰。”

其实,李泽楷数年前做卫视,坦言“卫星电视是我唯一的宝贝”。现在做盈科,他也是一样热爱兼投入:“盈科是我的宝贝,而且我特喜欢,又是出生不够一年,很多可以发展。”

盈科高级副总裁梁胡雪姬也透露:“李泽楷对工作好狂热,陈方安生结婚当日,李泽楷参加完酒会,晚上八九点还返回公司。去公司公干,一定要搭夜机返香港,等自己第二天可以一早返工。”

另外,很有趣的是,虽然李泽楷无心谈情说爱,但从来不缺少因为对他心仪而明追或暗追的女孩子。李泽楷到大学演讲,惹来女大学生以三国语言推介自己,务求夺得小超人的注意。盈科招聘人,也惹来众多年轻女士应征,而且开门见山:“想入盈科,因为老板是李泽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