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百科知识 赵本山的市场化运作

赵本山的市场化运作

时间:2021-07-06 百科知识 版权反馈
【摘要】:二人转的市场化可以说要远远早于其它曲艺形式,但是将市场化做得更加成熟和多元,就绕不开一个标志性的人物:赵本山。赵本山投拍的电视剧《刘老根》火热之后,二人转演员曝光度和知名度的提高,带动了二人转的发展。(二)赵本山是如何做到的?此时的赵本山已经是中国的小品王,铁岭民间艺术团的演员,同时也是一家主营煤炭生意的公司老板。几年下来,赵本山的资产上了千万。

二人转的市场化可以说要远远早于其它曲艺形式,但是将市场化做得更加成熟和多元,就绕不开一个标志性的人物:赵本山

(一)赵本山做了什么?

二人转在各个领域“热”起来,源于2001年。赵本山投拍的电视剧刘老根》火热之后,二人转演员曝光度和知名度的提高,带动了二人转的发展。不论观众还是消费者,特别是不熟悉、不了解这个剧种的人们,都是通过熟悉二人转演员才认可和喜爱上了二人转。这一切都归功于赵本山个人品牌影响力的带动,和他为二人转演员搭建的舞台。

图5-1 著名二人转表演艺术家赵本山

2001年经赵本山、崔凯和时代商报精心策划,最后确定由辽宁省文化厅、新华社辽宁分社、辽宁省曲艺家协会、《时代商报》社共同主办了“首届赵本山杯二人转大奖赛”,旨在通过赵本山的影响力和号召力,发现人才。通过几次比赛,张小飞、王小宝、唐鉴军、阎学晶、佟长江、路小波、翟波、阎光明、王小利在比赛中脱颖而出,目前都是观众喜爱的明星。

2003年4月1日赵本山投资建立了全国首家“刘老根大舞台”,接着扩大到辽宁几个城市,后来发展到吉林、黑龙江、天津、北京,在几年内先后开设了8家。

2004年,赵本山与辽宁大学合作,成立了本山艺术学院,开设了二人转、表演、舞蹈、声乐等若干专业,辽宁大学提供宿舍、部分师资及其他办学硬件。进军教育产业领域,不但培养了后续人才,激发了教师的科研工作,提升了“东北二人转”的文化含量,同时也创造了经济效益。

2006年,赵本山在沈阳棋盘山建设“沈阳本山影视基地”,影视基地再现一百年前与北京天桥、上海城隍庙齐名的沈阳北市场当年的盛景。该基地占地300亩,据说投资8000万元。同年,本山传媒与辽宁电视台合作推出了“刘老根大舞台”栏目。“转星大比拼”成为《刘老根大舞台》节目中的主打栏目,每期节目会专门有20分钟的时间作为比赛的单元,在全国进行二人转演员的海选,每月举行一次,全年将评出周转星、月转星、季转星、年度转星等奖项,而比赛的内容以二人转为主,除了表演小帽、说口或绝活,还要求选手表演二人转片断,展示选手的扮演和表演能力。整个大赛是采取最为流行的选秀形式。该栏目自播出以来,收视率稳居辽宁卫视栏目之首,成为辽宁电视台娱乐节目的龙头。

2009年二人转演员小沈阳、毛毛跟随赵本山登上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的舞台。为把刘老根大舞台做大做强,为把二人转艺术传播到全国,2009年,小沈阳领队在全国搞了100场巡回演出。这是二人转走向全国的很重要的形式。这一事件的最大意义在于用东北最优秀二人转演员的亮相,向社会证明:东北二人转是一项艺术,东北二人转演员是能够赢得社会承认和尊重的艺术工作者。2009年2月14日辽宁卫视首播的《明星转起来》是赵本山、本山传媒、辽宁卫视等共同策划执行播出的娱乐节目,当期收视率据统计在全国收视率居于首位。

如果演艺业是东北二人转文化产业的根基,那么影视业就是它的发展。演艺业和影视业,两大主业良性互动,基本形成了一个产业链。通过产业化运作,本山传媒成了经营东北二人转的龙头老大。电视剧《刘老根Ⅰ、Ⅱ》、《马大帅Ⅰ、Ⅱ、Ⅲ》、《乡村爱情Ⅰ、Ⅱ》等融入了二人转,先后在中央电视台播出后,连创中央电视台当年电视剧收视率冠军,取得了良好的综合效益,小沈阳、毛毛、程大牙(程野)三名二人转演员更是走进了张艺谋导演的贺岁片《三枪拍案惊奇》。通过电影《三枪拍案惊奇》,东北二人转第一次经世界著名导演之手,在影视大屏幕上占据了一席之地,二人转演员第一次在张艺谋导演的电影中扮演重要角色,第一次集体出现在国内主流电影中。

赵本山推动辽宁二人转产业化成功的个案,让我们看到赵本山凭借本山杯二人转比赛、刘老根大舞台、本山艺术学院和本山传媒集团,从演员的培养,到最后的产品影视剧和演出场所,形成了一条龙。这个文化产业链的集约效应目前已经开始显现。以每场400人观看,平均票价50元,每年举办200场计算,一个剧场每年就能带来400万元的收入。此外,广告、出场演出、电视剧制作等等,都会产生无法估量的经济收入。如果把《刘老根》电视剧所创造的品牌价值货币来衡量的话,据估计,仅“刘老根”商标的价值就在1000万元左右。按照影视业的普遍产业规律测算,几部影视作品为赵本山带来的实际经济利润估计在2000万元以上。

(二)赵本山是如何做到的?

2001年正月十五,赵本山带着几个朋友去吉林玩。此时的赵本山已经是中国的小品王,铁岭民间艺术团的演员,同时也是一家主营煤炭生意的公司老板。在好友高秀敏的邀请下,赵本山一行来到当地很出名的一家二人转剧场看演出,被张小飞夫妇演的《傻子拉媳妇》震撼了。张小飞农民出身,7岁走班儿,13岁学二人转,1998年凭借演傻子的绝活儿在吉林有了名气。赵本山没有想到自己会乐成那样,躺在椅子上起不来,那一天他们几个人光小费就花去十几万,“就感动到那份儿上”。当晚,赵本山就收了张小飞做徒弟。

赵本山是唱二人转出身的,但自从1990年演小品《相亲》上了春节联欢晚会后,他10年没看过二人转,也没再演过。他和很多成名的艺人一样,开始办公司了。1993年,赵本山在沈阳注册成立了本山艺术开发总公司。当时也不知道什么叫文化产业,公司里有广告业务,但主要还是经营煤炭,把铁岭法库的煤卖给本溪的钢厂,俗话叫对缝儿。赵本山说:“那时候,我的状态就是一个‘公关小姐’,公司里的事儿,我不去,不好办。我是想赚点儿钱,积累点儿,拍些东北戏。”那时他也去各地表演小品,出场费从1000元涨到传言中的10万元,但这已经到头了,想靠这个积累太难。做生意虽然来钱快,但也不好经营:“做煤炭不费劲,往外卖费劲,人家该你钱,不还款。”

后来,又有开原家乡一个开山楂罐头厂的老乡找他,说卖得费劲,想改做果茶。赵本山投了一两百万,帮对方清了存货,就不再投了。类似的生意,他还做过木材、钢材。这些生意“不挣就算赔呗,我几乎没赔过”。几年下来,赵本山的资产上了千万。

远离二人转10年的赵本山,在2001年正月十五的夜里感觉到一种回归。“小飞走了,完了儿我一宿没睡。真是激动啊。我说,哎哟,哪都别走了,这就是我的生命啊。那演员的基本功,驾驭观众的能力,我觉得没有任何一种艺术剧种能比这个更让人快乐了,这个东西太好了。我找着方向了,我要经营这个东西。当天晚上,我脑子里转出了三件事情:搞个比赛,找人才;拍个二人转的电视剧,把这帮人的能耐弄出来;完事儿开个剧场,建个团。我觉得那一晚上,我就把我要盖的基地是个啥样想出来了。我将来要怎么发展,怎么成立个团,怎么演,自己开个剧场,都有了。”

赵本山回沈阳第二天,就把办二人转大赛的想法和自己的老搭档二人转专家崔凯说了。崔凯说,行啊,就以你的名义,更有号召力。2001年3月,在辽宁省曲艺家协会第三届代表大会上,赵本山提出要做“赵本山杯二人转大赛”,得到协会支持。曲协里的二人转专家金芳、马力、郝赫参与大赛的筹办和评审。“这个比赛就是要选在民间活跃的二人转演员,我们和辽宁省里所有文化厅打招呼,让他们推荐。后来沈阳周边的一些演员也过来了。”辽宁省曲艺家协会副主席金芳回忆。那次比赛,有十几场,打破了专业和业余的格局,赵本山掏了100多万,包括演员的吃住、奖金。他的收获很大,收了唐鉴军、王小宝、王小利、王小虎等十几个徒弟。小沈阳也参赛了,但没有脱颖而出。要知道,在一个传统戏团里,有十几个演员已经足以搭班子、唱戏了。

有了演员,拍影视剧对赵本山不是新鲜事儿。他1985年就拍过方青卓导演的《雪野》,后来在张艺谋的《幸福时光》里演过角色。2001年,他找到央视的影视中心主任李培森,说想拍个戏,自己导。李培森把《刘老根》的剧本给了赵本山,但里面没有二人转的情节。赵本山把给自己写剧本的老搭档何庆魁带来,往里加了经营二人转的龙泉山庄。

央视不放心,派了一位叫谢晓嵋的导演和技术部门的几个人到剧组。“他们搁那看我导。我说你们先别说话,镜头归你管,戏归我管,听我指挥。刚开始,我找到的那些二人转艺人哪会演戏,我一个一个演给他们看。一个场景有时候要拍二三十遍。灯光、镜头我都不懂,现学。”赵本山回忆说。《刘老根》是赵本山第一次尝试自己导戏,把自己的人放进去了,还在央视播出,引起了轰动。“那是我的一次转行。我想,这个剧要是弄好了,收视率高了,我的学生就都出来了。”

1.从经营自己到经营二人转

几年下来,赵本山把经营剧场与经营剧团结合起来,打造一个统一的品牌——刘老根大舞台并用电视剧包装二人转演员,演员成名人了,为剧场吸引来更多公众带来不断上涨的上座率。

《刘老根Ⅰ》的拍摄赵本山投了五六百万,后来被央视买下,2002年开始在央视一套播出。他后来发现,“这一步走得太对了”,而且一发不可收拾。

2003年,赵本山开始筹划建民间艺术团,崔凯帮他起草章程。一开始他们不知道到哪里注册。当时,赵本山是人大代表,他找机会向当时的辽宁省委书记闻世震表达过建团的想法,省里不用给编制,算文化厅的一个直属单位就行。闻世震很认可。辽宁省文化厅对建团的事很支持,还特意开过一个论证会,明确这个团是以经营二人转为主,兼顾民间歌舞形态。2003年12月,赵本山出资200万元注册成立了辽宁民间艺术团有限责任公司。

“从这个时候开始,赵本山从过去经营自己变成经营二人转了。”原本山传媒党委书记兼总裁田立冬说。大田(田立冬)与赵本山是铁岭老乡,相识30多年,2003年3月被赵本山从省文化厅要到团里来当领导,2009年回文化厅任职。“中国很多文艺界的人,他们没有产业意识和企业意识,他们只经营自己,没想过去经营歌剧、舞剧,赵本山有这个意识。他想通过经营二人转来体现他的价值。”

鲜为人知的是,这并不是赵本山第一次组团。1984年前后,赵本山承包过铁岭县民间艺术团,当了团长,把一个以演评剧为主的剧团整成了演二人转的团。当时潘长江在那个团里演评剧小花脸,自那开始演二人转。赵本山从外面找来一批二人转演员,把剧团搞得挺红火,但团里演评剧的老演员不干了,找文化局告赵本山,说二人转有损风气。赵本山没解释什么,不干了,以后也再没当过干部。

这一次是他完全自己所有的、按企业化运营的剧团。团里最早有27人,其中演员有十几个人,都是赵的徒弟,6个乐器手,1个剧场经理,1个卖票的,2个把门的,还有2个财务。他们起初在沈阳和平影剧院尝试演出,租用场地,与对方三七分成。赵本山要求剧团天天演出,但要坚持做到很不容易。“刚开始很艰难的,每天半场人都没有,城里人不认。”赵本山说。“老百姓习惯了看演出找人要赠票,宁可花钱请客吃饭,不花钱买票看戏。”田立冬说。“但是你必须坚持住,只有常演才能演长,如果断了,就不能造成剧场的连续效应。其实很多人忽略了观众媒体的传播效应,这种传播的可信度比报纸、电台都管用。天天演出让我们通过观众媒体的传播,形成了一个观看二人转的社会群体,这个群体不断往外延伸,加大了二人转对社会的辐射力。”

在和平影剧院尝试一段后,赵本山和大田合计:第一,要有自己的剧场;第二,坚持不赠票,不管是省里、市里的领导来了,还是团里演员的家属,全都要自己买票看演出。“大田把这个底子打下来了,保证了票房。不管是什么领导,甚至我的家属来了,他都扮黑脸儿,让人家自己掏钱买票。”赵本山说。

从2003年起,因为买不起剧场,他们开始长期租用沈阳大舞台剧场,把剧场改名为“刘老根大舞台”。起初,每天租金是1400元,后来逐渐涨到2000元。用赵本山的话说,前一两年亏了,不赚不赔就是亏了。

不过,《刘老根》的作用可不仅仅是给了舞台一个名字。这部戏在全国热播之后,赵本山紧接着拍了《刘老根Ⅱ》、《马大帅Ⅰ》、《马大帅Ⅱ》,越来越多的观众因为喜爱剧中的演员,来到刘老根大舞台买票看演出,“观众媒体的传播效应”越来越大。到2007年,刘老根大舞台连锁剧场的演出总收入达5800万元。据业内人士估算,这几部影视剧的利润在2000万元以上。2007年12月,赵本山以2269.72万元的价格购得沈阳大舞台剧场的所有权。

有人评价:“这个套路只有赵本山能行。因为他名气大,他拍电视剧好使,央视会播,别人拍不好使。”但二人转专家马力认为,赵本山导的电视剧之所以“好使”,是因为他在电视剧的表演上做了创新,把二人转的艺术手法不露痕迹地融了进去,而这个本事确实只有赵本山有。“比如《刘老根》中赵本山和范伟的对手戏,《乡村爱情》里刘能和永强他爸打架的戏,作者只写了四五句台词,但让赵本山一演一导,就成了五六十句。他把二人转的说口儿融进去了,逗乐的词儿从演员嘴里自然流出来。”马力说:“赵本山把观众笑里的奥秘研究透了,他从底层研究老百姓的心,他知道这种笑会有市场。”

2.管理艺人,一半是情感,一半是制度

“管理艺人,你光用制度去约束是不好使的。那都是野马,你上来就给他上套,绳儿会拉断的。我和他们之间,首先是感情化的,就像他们父亲一样,有时候比父亲尽到的责任还大。然后我给他们戏拍,让他们火,他就不敢得瑟了。最后我们把所有规矩形成制度,一条一条写出来,谁犯哪条,拿哪条钱。钱能治他们。罚款最多的,一下让他掏10万。”赵本山说。

2009年1月30日,在本山传媒影视实习基地的小剧场里,赵本山举行了一次收徒仪式,这是他自2001年收下张小飞以来的第六次收徒。这一次共收下9人,徒弟增加至44人。收徒仪式由总裁刘双平主持,崔凯、田立冬、马力及本山传媒的8名副总裁、1名工会主席等为见证人。

今年刚刚50出头的赵本山脸上皱纹不多,但头发白了不少,他说和管这些徒弟有关系。“刚开始建这个团的时候,我接触这帮人,我家里人、崔凯老师,还有很多朋友都反对,说这帮人谁管得了,什么都敢干,你现在是什么人啊,跟他们操心干啥玩意儿。”赵本山说。但他心里有数,自己就是这里边过来的人,年轻时就是最不服管的一个,这些人的心理活动他全知道。“只要有领导向我汇报说有个什么错儿,我不用问就知道是谁犯的,我很清楚谁能干出什么来。”赵本山说。

从建团之初,大田就一直是铁面无私的党委书记,给团里制定了各种规章制度,一直沿用至今。比如“演出条例”规定,演员们每天下午四点用餐,四点半准时从基地出发,六点半在后台点名,提前五分钟化妆完到边幕候场。根据事先规定台上说脏口要罚多少钱,不听调配,私自外出走穴罚多少钱。演员心情不好,掐头去尾,少唱几句,是绝不允许的。“团里几乎每个人都被罚过,有的人罚十次八次也不改。但这些原则你必须坚持,时间长了,他们就会遵守。”田立冬说。有人不服管教去找赵本山告状,编排大田的不是,但对赵本山来说根本就不会相信,“他的话就是我的话,只要他决定了,就完事儿了,扯别的没用。”他对大田说:“谁上我这汇报你都不好使,你是我用的人,我无条件信任你。”后来团里有人开玩笑说:“这里是书记领导下的团长负责制,要坚持党的一元化领导。”

剧场所有演员的薪酬由“工资+奖金”组成,白天拍电视剧的人再拿一份工资。团里每个人拿的钱都不一样,但在内部是公开的。通常情况下,压轴的一般是头码的两倍。每一场演出都有专人给演员打分,你上台,观众去厕所的有多少,不进来看的有多少,据此调整工资。有的演员名声大了,工资会按比例做出一些调整。

不过,赵本山很清楚,情感比制度更有用。“二人转艺人念书不多,但脑子转得极快,很会说一套做一套。有的徒弟在我面前很老实,诚恳得恨不得掉眼泪,但一转脸儿就变了。你单纯用制度约束他,不好使。他有时候成心犯错,等着你开除他。”赵本山说。但赵本山知道,驯野马不能上来就上套,否则绳子会拉断的。赵本山和徒弟交心。2009年以前,所有徒弟都叫他老爸。现在,赵本山觉得“老爸”的称呼不雅,只准叫师傅了。这些年来,徒弟有任何困难,没钱了,家里出事儿了,有人打媳妇了,他都管。大徒弟李正春去世两年了,他每年都给10万。李正春的媳妇、孩子还住在赵本山给买的楼里。“别的老板看中我们给他赚多少钱,但师傅不是,他觉得钱是次要的。他关心每个徒弟,谁有事儿了,他自己往外掏钱。平时,他和我们一起住基地,和大家一起唠家常,讲业务。在这演出,和给家里干活是一样的。”赵本山的第26号弟子张小伟说,他现任副团长。

赵本山对顽徒毫不客气。有时候劝不行,动情还不行,那就只能“收拾”他了。徒弟们对此却驯服,因为赵本山不仅在艺术上懂他们的价值,一点一准,而且能给他们戏演,改变他们的人生。“拍戏的时候,师傅顾及到每一个人,让大家轮着上,每个徒弟都能露脸。”张小伟说。现在,他负责演员的日常调配,每次拍电视剧,他和团长唐鉴军(赵本山第4号徒弟)把演员表做好,逐级上报,最后由赵本山定夺。《关东大先生》里张小伟演日本人,那是他第一次拍电视剧,脸发硬,找不着感觉。一场戏,赵本山给他示范了七遍,他自己演到第八遍才过,赵本山没责怪他一声儿。

2009年春节联欢晚会让小沈阳火了,赵本山知道其他徒弟心里会不平衡。“他哐当一下就上天了,所有人都傻了。但我会和徒弟们解释,这个平台需要有一个人出来,师傅要带他出来,谁离这个平台近呢,就是他。不管谁出来,都是这个家庭的幸福。”但小沈阳仍然要遵守团里的规矩,不经团里允许,不能私自走穴,出场费要按团里规定的比例上缴。经常有人问赵本山,你管这么严,不怕徒弟受不了,走了吗?“经不住诱惑,就无条件罚款。他走不了,怎么能走呢?师傅给你拍戏,让你出名,你走了,以后圈里谁会理你呢?他们出名过快,一旦独立了,会犯错,因为他驾驭不了自己。这个队伍要发生什么事儿了,我提前就会知道。”赵本山说。

3.做大本山传媒

“如果我有足够的精力、足够的钱、足够的演员,我会让大舞台像麦当劳一样,在全国连锁经营。10年后,我在各个省会都有一家大舞台,你想那是一种什么力量。如果我有30个舞台,这一晚上会产生多少价值?”赵本山说。

徒弟们需要的是机会,赵本山有几个徒弟的脱口秀、模仿秀一点不逊色于小沈阳,关键是让谁出来。对赵本山来说,能不能把本山传媒这个平台一步步做大,让更多的人出来,是保证这个机构平稳运行的根本。

做大本山传媒,赵本山首先看中的还是人。到2009年初,本山传媒集团形成了在董事长之下分设1个总裁、8个副总裁、1个工会主席的架构。本山影视基地食堂通告栏上贴有一张“要情通报”,详细写有2009年总裁班子的分工:总裁刘双平分管辽宁民间艺术团、中街大舞台及其他连锁剧场、辽宁大学本山艺术学院;常务副总裁马瑞东分管瑞东公司、人力资源、北京剧场、舞美等;副总裁魏国负责财务及票务;刘流分管电视剧、电视栏目、发行及广告;徐正超负责艺术创作等等。

本山传媒管理层的一个共性是要懂二人转,他们有的来自国营剧团、有的是赵本山从徒弟中提拔起来的。赵本山对管理层的要求是:“对任何人不要有偏见,要一碗水端平。不要因为谁和我亲,就管得松点。各块业务有专门的人负责。有不听话的,打电话给我。”每年的大年初五,本山传媒集团的董事长、总裁、副总裁及全国各个剧场的团长、副团长等会聚齐一次,召开全年总结大会。总裁、副总裁作述职报告,详细讲前一年完成了什么,新一年有什么规划。“我平时很少和他们集体开会,都是他们单独向我汇报。他们开完会,要把会议纪要拿给我看。他们做了什么,打算怎么做。我有事单独找总裁说。有必要的时候,总裁班子开个会,我会到场一下子。”

2009年,进一步做大刘老根大舞台仍然是本山传媒的核心,演艺业是整个集团的主业。从2003年做第一个剧场开始,刘老根大舞台就以每年新开一个的速度进行连锁经营。到目前为止,已开了9家,有的是本山传媒自己经营,有的是其他剧场加盟。赵本山曾经说,如果他有足够的精力、足够的钱、足够的演员,他会让大舞台像麦当劳一样,在全国连锁经营。

图5-2 北京刘老根大舞台

不过,即使是位于沈阳中街的“旗舰店”,也是刚刚开始走向专业化经营。2008年,赵本山带着总裁班子到拉斯维加斯、好莱坞考察。“我让他们看看好莱坞声光电的运用,他们演出没开始前就有表演秀了。”赵本山说。回来后,赵本山把东北文化和好莱坞、百老汇的方式结合起来,在“旗舰店”二层的玻璃橱窗里放了一头拉磨的驴,并专门为这头驴做了一个升降机。演出正式开始前一个小时,就开始有两对演员在橱窗里表演,招呼过往的群众。

2008年,刘老根大舞台有了自己的装修公司,专门负责剧场设计、装修,保证连锁剧场风格的一致性。比如刘老根大舞台外面的铜门,全中国只有一家能做。每新开一个剧场,赵本山都要亲自看图纸,一些关键位置摆放什么,舞台是什么样式要亲自过问。赵本山对北京剧场的前景很有底气:“小沈阳和毛毛上春晚,被全民接受了。他俩都是二人转演员,本事是二人转里来的,这说明全国真正接受了一种东北文化。”

赵本山亦感到连锁经营给管理带来的压力,主要问题还是对多家剧场的控制能力和演员的储备和调配。解决第一个问题,赵本山准备在所有剧场里安上监控器,随时监控每个剧场的运转情况。但演员的问题比较棘手。他曾经想通过办艺术学校的方式解决人才的输送问题,但他想自己办大学的方案没有获批。2004年,本山传媒与辽宁大学合作成立辽宁大学本山艺术学院。但学院里的学生除了在一些电视剧中跑跑龙套以外,很难在二人转上有突出的成绩。赵本山认为:“二人转最大的魅力是,它是最原始的、最黑土地的、最有大众情感的。我们的演员是野参,能吸收黑土地里所有的营养。学院里培养出来的是家参,毕业了也要回到社会中去历练。”因此,如何持续地挖掘野参,是赵本山面临的一个挑战。

除了加速剧场的连锁经营,赵本山准备进一步打开小品、电视剧的平台。他准备在网上征集剧本,用上了就给10万元奖金。“给我写剧本的作者都累歪了,不能再依靠某一两个人了。”赵本山说。他还想培养两、三个导演,能够在骨子里理解赵本山风格的导演,来导电视剧。分管本山传媒集团艺术创作的副总裁徐正超是他培养的一个对象。“他导的时候,我会在旁边看,告诉他谁演得不舒服,在那装呢。一个剧情发生在我面前,只要我觉得不真实不感动,我就非常上火。”

赵本山还打算做一个基金,让员工按工资的一定比例存放一些钱进来,当演员们演不动了,可以从里面提钱,作为养老之用。一旦员工中途离开,存款不予退还。“让个人利益最大化,人才就稳定下来了。”他不反对徒弟收徒弟,现在他已经有了徒孙。他相信这种方式会让本山传媒的竞争力得以延续。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