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百科知识 塞浦路斯经济发展模式_中东地区经济发展模式与比较

塞浦路斯经济发展模式_中东地区经济发展模式与比较

时间:2020-06-28 百科知识 联系我们

塞浦路斯经济发展模式_中东地区经济发展模式与比较

塞浦路斯位于亚洲,地处地中海东部地区,毗邻欧亚非三大洲的有利位置,素有“金钥匙”之称,已成为东西方交往中的重要桥梁。由于地缘政治关系,塞浦路斯与欧洲关系密切。而且在经济发展过程中,根据加入欧盟的条件不断调整经济结构和财政货币政策,目前已是中东地区唯一的一个欧盟成员国

(一)简介

塞浦路斯东临叙利亚海岸90公里,西至希腊的罗德岛360公里,南到苏伊士河439公里,北距土耳其安那托利亚海岸仅80公里,与土耳其隔海相望,自古以来是强国必争之地。塞浦路斯还是一个岛国,面积仅有9215平方公里,是地中海仅次于西西里岛和撒丁岛的第三大岛。在历史上,塞浦路斯相继经历了亚述、埃及、波斯亚历山大帝国、埃及托勒密王朝罗马帝国和拜占庭帝国的控制,法拉克人的统治,阿拉伯帝国的袭扰和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征服。随后根据《塞浦路斯条约》,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同意将塞浦路斯交由英国占领和管理。1961年8月16日,塞浦路斯共和国正式诞生,终于摆脱了英帝国78年的殖民统治;8月24日,塞浦路斯成为联合国的第99个成员国;次年5月24日,成为欧洲委员会的第16个成员国。[32]2004年5月1日,塞浦路斯正式加入欧盟;2008年1月加入欧元区,再次成为欧洲和中东地区在经济、政治、文化上交流的重要桥梁。

塞浦路斯拥有相对较为丰富的物产资源。在希腊语中,塞浦路斯这个词意即“来自塞浦路斯的铜”。而且,铜作为该国最重要的矿藏和国际贸易品,早在青铜器时代已经开采,并运往埃及、叙利亚、土耳其和希腊等地,但由于长期开采,到了20世纪60年代,铜矿已近枯竭。此外,该国还拥有石棉矿、铬铁矿、石灰石、石膏林木等资源。

塞浦路斯的农业种植拥有悠久的历史和良好的基础。一方面,该国的土壤十分肥沃,气候资源丰富,曾以“马卡黑亚”(希腊语“得天独厚”之意)著称,长期以来都是以农业为主的国家。主要旱地作物以大麦小麦玉米为主,经济作物以葡萄、柑橘、橄榄等为主。其中,葡萄栽培可以追溯到远古时代,出产的葡萄色美质优,所酿造的葡萄酒大量销往欧洲,成为该国重要的经济来源。另一方面,由于该国国内降水稀少,淡水资源严重匮乏,严重影响到农业收成,所以岛上常以“雨多、粮多”比喻雨水对农业丰产的重要性。近年来,由于政府加速建设水坝和海水淡化工厂,使得水资源短缺在一定程度上得以缓解。

塞浦路斯国民素质普遍较高。从国民教育的设置来看,该国的教育分为学龄前教育、小学、中学和高等教育四个阶段;从经费安排来看,塞浦路斯教育经费约占政府预算的13%,占国民生产总值的4%;从办学类型来讲,国家建立公立办学的基础上,积极鼓励民众广泛参与私人办学,比如,私立学龄前幼儿园、私立职业中学和技术夜校等。而且,高等专科学校是塞浦路斯国内高等教育的主要机构,担负着为国家培育大量实用专业技术人员的重任。另外,每年还有近万名学生通过自费、公费和各种基金等到希腊、英国、法国等西欧国家和美国、加拿大等国家出国留学。因此,塞浦路斯在全球国民受教育程度排行榜中名列第三,仅次于美国和加拿大。[33]

(二)社会经济发展特点

塞浦路斯虽然拥有相对丰富的资源,农业历史悠久,但该国国土资源狭小,四周面临大海,淡水资源严重缺乏,长期的殖民统治以及对现有资源的过度开采,使得该国经济结构单一,工业发展困难重重,在经济发展上表现为高度的依附性。再加上独立后国内民族矛盾升级,又遭受土耳其入侵、美苏大国之间对地中海东部地区的权力争夺,使得该国在经济社会发展中呈现出不同的特点。

一是立足本国促发展,积极摆脱依附性经济。由于岛国的特点和长期遭受外国统治,尤其是英国的殖民统治,使得塞浦路斯形成了严重的依附性经济结构,主要表现为农产品矿产品出口在经济中长期占有重要地位,矿产品出口尤为突出,外国军队在岛上的消费开支形成的外汇收入占国民收入的15%。独立后的塞浦路斯政府,一方面结合本国的农业和矿产资源优势,制订了加大农业生产和促进工业化运动的发展国民经济五年计划。在农业方面,主要通过政府投资和私人投资相结合的办法,大力兴修水利,与科研院所联合加大研究改进耕作方法等措施,积极发展多元化的农牧业;在工业方面,确立工业为整个国民经济的主体,在市场经济范围内有选择地鼓励工业发展,并通过制定各种优惠政策,鼓励国民“购买国货”,积极促进民族工业发展。经过三个五年计划,塞浦路斯基本摆脱了英国殖民统治遗留下来的依附性经济结构,走上了自主发展的道路。(www.guayunfan.com)

二是面对国内新危机,及时调整经济发展战略。伴随着塞浦路斯国内民族矛盾的升级,土耳其政府对其内政横加干涉,并派兵入侵塞浦路斯,不仅造成了塞浦路斯南北分治局面,还使得独立后塞浦路斯所取得的成绩几乎丧失殆尽。面对入侵造成的巨大经济损失以及20万难民的重新安置等一系列经济社会问题,塞浦路斯政府从1975年开始制订并实施“紧急经济行动计划”,通过颁布新的经济法规和政策,大力扶植农业,优先发展粮食生产,积极鼓励私人和外商投资兴建工业区,重点发展和扶植投资少见效快和劳动力需求多的项目和产业,以尽快安置难民,减少失业人口,改善国民的生产生活条件。同时,政府还积极改进税收激励制度,引进先进技术,努力扩大出口,建立新的工业区,把塞浦路斯定位为中东地区的服务中心。通过连续实施四个“紧急经济行动计划”,塞浦路斯不仅恢复和发展了经济,改变了落后面貌,而且成为中东地区除产油国外首屈一指的富国。

三是积极改革金融机构,努力摆脱经济危机。塞浦路斯一直与英国交往密切,而且与欧共体之间的贸易额占该国进口的1/2和出口的1/3。英国于1972年加入欧共体,为了继续保持与英国的贸易优惠政策,同年12月9日,由希腊政府控制的塞浦路斯政府与欧共体签订了关税同盟联系协定,次年6月1日正式加入欧共体,随后又相继加入欧盟和欧元区,积极融入欧洲文明圈,此后经济进一步融入欧洲。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随后蔓延至欧洲,使得欧盟各国政府被迫援救。在国际环境来讲,作为欧盟成员国,塞浦路斯也未能幸免;从国内经济发展现状来看,塞浦路斯的经济是建立在离岸金融和低税收之上的,服务业生产总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约81.7%(2013年)。其中,金融、保险、服务及旅游业较为发达,近年来旅游业已成为国家外汇收入的主要来源和拉动经济增长的支柱产业。而这些离岸性质的经济产业随着国际环境的变化,对本国经济收入影响特别显著。2012年6月,受希腊债务危机影响,塞浦路斯陷入财政危机,为了避免被踢出欧元区的厄运发生,不得不向欧盟申请救助。2013年3月25日,塞浦路斯与欧盟达成100亿欧元救助原则性协议。

据英国路透社2013年3月25日报道,救助协议的主要有三个方面。首先,对最大的一家银行塞浦路斯银行进行重组,第二大银行塞浦路斯大众银行被分拆和关闭。两家银行小于10万欧元的储蓄金额根据欧盟法律得到保护。其次,塞浦路斯大众银行发行的债券和超过10万欧元的储蓄被冻结,用于偿还其债务。预计储户和投资者将血本无归,但可为政府带来42亿欧元收入。最后,对塞浦路斯银行进行重组,发行的债券、股票和超过10万欧元的储蓄也被冻结,预计被剥夺的资金比例最高可达40%。法国兴业银行分析师说,塞浦路斯救助协议将让市场如释重负,塞浦路斯违约和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大大缩小。但评级公司穆迪的报告认为,塞浦路斯仍然面临着资本外逃和融资成本上升等风险。[34]

(三)经济发展模式分析

塞浦路斯作为一个小国寡民,并且在大国争夺、外敌入侵以及国内民族矛盾重重的背景下,通过采用灵活的经济与外交政策,为本国在中东地区经济发展中赢得一席之地。纵观经济发展历程,在经济发展模式上主要呈现出如下特点。

一是坚持市场开放的原则来激活国内经济发展动力。塞浦路斯属于岛国,位于岛西部的特罗多斯山,约占全岛面积的1/3,基里尼亚山脉自西向东绵延,介于两条山脉之间的低山丘陵便是该国主要的农业区,面积仅占国土面积的22.3%。尽管农耕区的土壤较为肥沃,但是岛内淡水资源缺乏成为制约农作物生长的重要因素。近年来,该国政府已修建大型水坝6个,总蓄水量1.9亿立方米,客观上缓解了农业发展的用水矛盾。在矿藏资源方面,该国虽然拥有一定数量的铜、铬铁矿、石膏矿、赭土、石灰石等,但由于过度的资源开发,使得矿藏资源的开发后劲严重不足。所以该国独立之后,通过实行市场经济和开放政策来弥补本国在经济发展方面存在的先天缺陷。经过40多年的发展和完善,不仅摆脱了英国殖民统治所造成的依附性经济结构,还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发展成就。其中,1991年至1999年平均年增长率达4.5%,高出当时欧盟许多成员国的经济增长速度[35]

二是坚持“科教兴国”的战略,充分提高人才竞争优势。塞浦路斯属于一个“小国寡民”,每平方公里的人口数约为93人,再加上国内的工农业基础薄弱,使得在经济发展侧重点上偏重于服务业。所以,该国政府在发展战略方面一贯重视教育事业。其小学和初中实行义务教育,15岁以上人口受教育率为97%。截至2014年底,该国有各类教育机构约1270所,在校学生179650人,其中,约70%就读于公立学校,其余30%就读于私立学校。[36]而且,高等专科学校是塞浦路斯国内高等教育的主要机构,目前有高等师范学校、高等技术学校、高等林业学校、护士助产学校、精神病护理学校、旅馆学校等30所,此外还有尼科西亚大学。这些高等院校为塞浦路斯培养了大批实用专业技术人员,使得该国的金融、保险、服务及旅游业等较为发达,其中,2013年服务业生产总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约81.7%。

三是以“抱团取暖”的策略为经济发展创造良好环境。从地缘和历史角度来看,两千多年来,塞浦路斯深深地根植于欧洲文明的沃土,欧洲的厚重影响清晰地反映在塞浦路斯人的价值观念和政治、经济、文化及社会生活的行为准则之中,独立后又与欧共体在各个层面建立了密切的交往关系。从国家独立后的发展历程和客观实际来讲,塞浦路斯政权屡屡受到外国的干涉甚至入侵,比如,在希腊军政府的策划下,塞浦路斯国内发生军事政变,推翻了保持中立的马卡里奥斯政权;在土耳其军队的入侵与干预下,塞浦路斯出现了南北分治局面,而从根本上来讲这是大国利益争夺与斗争的产物。

回顾塞浦路斯的发展历程,从独立之初的积极争取加入欧盟到最后成为中东地区唯一一个欧盟成员国,其中既有经济利益的考虑,还有“抱团取暖”的政治目的。因为无论是前期的欧共体还是后期发展为集政治、经济、文化和共同防务于一体的欧盟,塞浦路斯的加入,对本国的经济社会发展都显得尤为重要。从心理层面来讲,塞浦路斯的绝大多数人都认为自己属于欧洲,并坚信塞浦路斯的统一、安全和繁荣,在于塞浦路斯加入欧盟,这也是塞浦路斯所有政党的共同愿望。[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