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百科知识 “十一五”期间辽宁农村居民收入的分析与展望

“十一五”期间辽宁农村居民收入的分析与展望

时间:2021-06-19 百科知识 版权反馈
【摘要】:“十一五”期间辽宁农村居民收入的分析与展望《辽宁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一个五年规划》提出,“十一五”时期,基本实现振兴辽宁老工业基地的目标的主要标志之一,是“确保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全国平均水平,农民人均纯收入达到沿海省份平均水平”。持续快速的增长使辽宁农村居民收入水平明显提高。

“十一五”期间辽宁农村居民收入的分析与展望

《辽宁省国民经济社会发展第十一个五年规划》提出,“十一五”时期,基本实现振兴辽宁老工业基地的目标的主要标志之一,是“确保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全国平均水平,农民人均纯收入达到沿海省份平均水平”。2006年以来,我省农村居民收入大幅增加,“十一五”前两年年均增长13.7%,㈦沿海省份(本文指广东、山东、江苏、浙江、河北、福建、海南、广西、辽宁等九个省区)平均水平的差距逐渐缩小。但是,到2010年底实现达到沿海省份平均水平的发展目标难度很大。

一、辽宁农村居民收入现Υ分析

(一)农村居民收入持续增长,收入水平明显提高,人均纯收入在全国各地中的位次稳定

改革开放以来,辽宁农村居民收入持续快速增长。1979—2007年,全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年均增长11.9%;2000—2007年,年均增长8.4%;2003—2007年,年均增长11.7%;2006—2007年,年均增长13.7%,在全国各地中增速名列第5位。

持续快速的增长使辽宁农村居民收入水平明显提高。2007年,全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增加到4773元,是1978年的25.8倍,是2000年的2.03倍,是2005年的1.3倍。2007年,我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比上年增长16.7%,增加683元,是1980年以来单年增加额最多的年份。自2002年以来,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在全国各地中稳居第9位,在沿海省份中稳居第6位,列河北、海南、广西之前。

img102

图32 辽宁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及其增长率

2008年上半年,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现金收入达4489元,比上年同期增加903元,增长25.2%,增速提高1.3个百分点,同比多增212元,人均现金收入比全国平均水平高出1961元,增速比全国平均水平高出5.4个百分点。在沿海省份中,辽宁收入排在第2位,比上年同期提前1个位次,比排在第1位的浙江低1611元,超过排在第3位的江苏100元;增速继续保持第1位,比排在第2位的河北高出0.7个百分点。

(二)收入来源构成略有变化,工资性收入等来源的收入提高,家庭经营净收入仍是农村居民收入的最大来源

图33 辽宁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的来源结构

img104

图34 辽宁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各来源的贡献率

1.家庭经营净收入一直是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构成中最大来源,但是其占纯收入的比重呈降低趋势

2007年,全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经营净收入达到2592元,比2000年增加1239元,比2005年增加429元。2000年以来,家庭经营净收入的增长速度一直低于纯收入的增速。“十五”期间,家庭经营净收入年均增长9.8%,低于纯收入年均增速0.4个百分点;2006—2007年,年均增长9.5%,低于纯收入年均增速3.4个百分点;家庭经营净收入占纯收入的比重从1992年的63.3%、2000年的57.5%、2005年的58.6%下降到2007年的54.3%。家庭经营净收入对纯收入的贡献率在波动中呈下降趋势,从2001年的97.8%下降到2007年的55.8%。

img105

图35 辽宁省农村居民人均家庭经营净收入的产业构成

在家庭经营净收入中,从事第一产业生产经营活动所得收入的比重最大。2007年,农民人均第一产业家庭经营净收入为2246元,比上年增加361元,增长19.1%,占家庭经营净收入的比重为86.7%,比上年提高1.4个百分点。而从事第二产业生产经营活动所得收入近两年增长加快,但所占比重低。2006—2007年,农民人均第二产业家庭经营净收入年均增长26.7%,显示出强劲的增长势头,但是所占比重仅为3%。第三产业生产经营活动所得收入有所提高,但增长波动起伏,占家庭经营净收入的比重有下降的趋势,由2000年的15.9%、2005年的10.7%下降到2007年的10.3%。

图36 辽宁省农村居民人均第一产业家庭经营净收入构成

在第一产业家庭经营净收入中,农业生产仍是农民家庭经营净收入的最主要来源,所占比重在62%以上,这主要得益于国家惠农政策,促使农民种粮积极性高涨,粮食连年丰收,再加上粮食价格不断走高。此外,快速发展的牧业生产正成为农民家庭经营净收入的主要来源,2006—2007年,来自牧业的家庭经营净收入年均增长13%,是第一产业各业中增长最快的,其占第一产业家庭经营净收入的比重由2000年的14.9%提升到2007年的22.7%。快速发展的林业生产也带动林业家庭经营净收入的快速增长,但是,来自林业的家庭经营净收入数额小。㈡业生产虽然发展较快,但是,来自㈡业的家庭经营净收入数额小,且增长波动起伏,是第一产业各业中唯一负增长的行业。

2.工资性收入稳定增长,占农村居民收入的比重呈上升趋势,对农村居民收入增长的拉动作⒚越来越大

2006年以来,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中工资性收入增长加快,2006—2007年年均增长19.1%,比纯收入年均增长速度高5.4个百分点,到2007年,农村居民家庭人均工资性收入达到1720元,占纯收入的36.0%,比2005年增加508元,占纯收入的比重提高3.2个百分点。工资性收入对纯收入的贡献率在波动中呈现上升趋势,从2001年的15.6%提高到2007年的32.3%。在人均工资性收入中,增加收入最多的是在本乡地Ⅱ内劳动得到的收入,比2005年增加246元,占人均工资性收入的48.3%。增幅最大的是外出从业得到的收入,2006—2007年年均增长22.7%,比2005年增加164元,占工资性收入的比重由2005年的26.8%提高到28.5%。

3.财产性收入和转移性收入所占比重一直不大,但呈快速上升趋势

2006—2007年,农村居民家庭人均财产性收入年均增长25.9%,比纯收入增速高16.4个百分点;2007年占其纯收入的3.8%,比2000年和2005年分别提高1.3个和0.7个百分点。2000年以来,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转移性收入迅速提高,2001—2007年年均增长24.5%,2003—2007年年均增长34.5%;2007年占其纯收入的5.9%,比2000年和2005年分别提高2.3个和0.4个百分点。财产性和转移性净收入的贡献率总体为上升态势,分别从2001年的-11.1%和-2.2%上升到2007年的5.5%和6.4%。

(三)高收入户所占比重迅速提高

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所占比重最大的收入区间从2000年的1500~3000元转移为2007年的5000元以上。2007年,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在1500元以下的低收入户在全部家庭中所占比重明显降低,从2000年的28.6%降低到9.6%;中等收入户中人均纯收入在1500~3000元的较低组的比重呈明显的下降趋势,从2000年的40.4%下降到21.9%;属于3000~5000元的较高组的比重明显上升,从2000年的19.5%上升到28.1%;人均纯收入在5000元以上的高收入户所占比重提高较为迅速,从2000年的11.5%提高到40.4%。

img107

图37 辽宁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按收入水平分组比较

(四)农村居民收入水平的地区格局㈦经济发展格局基本一致,各市差距趋于缩小,但比城镇居民收入水平的地区差距明显

2000年以来,大连、沈阳、盘锦和鞍山等四市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一直排在全省前四位,是省内农村居民高收入地区;营口、丹东辽阳和本溪等四市的农村居民家庭纯收入一直排在全省中游,属于中等收入地区;锦州、铁岭和抚顺等三市㈦全省平均水平接近,其中抚顺在全省的名次逐年下滑,而锦州位次有所提升;葫芦岛、朝阳和阜新等三市属于低收入地区,一直低于全省平均水平。

img108

图38 2007年辽宁省各市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

img109

图39 2007年辽宁省各市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及其增长率

图40 辽宁省各市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最高㈦最低的比较

2000年以来,各市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之间的差距呈现缩小的趋势。2000年,收入最高市(大连)是收入最低市(朝阳)的3.7倍,这个差距也是1988年以来的最大差距;到2005年,收入最高市(大连)㈦收入最低市(朝阳)差距降到2.0倍;2007年,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最高的大连市达到8369元,最低的阜新市仅为4129元,两者差距仍为2.0倍。但是,辽宁的农村居民收入的地区差别一直大于城镇居民收入的地区差别,2007年,城镇居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最高市㈦最低市的差距是1.7倍。

从区Ⅱ对比看,辽宁沿海经济带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水平最高,沈阳经济区差距不大,而辽西北地区差距很大。但是辽西北地区的收入增长较快,有明显的追赶趋势;沿海经济带次之,沈阳经济区较慢。

辽宁三大区Ⅱ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的比较

注:区Ⅱ平均数按算术平均数计算。

沈阳经济区五市是指沈阳、鞍山、抚顺、本溪、辽阳。

二、辽宁农村居民收入㈦沿海省份平均水平的对比分析

(一)辽宁农村居民收入水平㈦沿海省份收入平均水平的差距呈缩小趋势

改革开放以来,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㈦沿海省份平均水平相比,大概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1978—1992年):辽宁农村居民收入高于沿海省份平均水平,但年均收入增速却低于沿海省份。

1978年,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高于沿海省份的平均水平44元[1],1983年辽宁更是高于沿海省份平均水平109元,相当于沿海省份平均水平的130.9%。这种领先优势一直持续到1992年,高于沿海省份平均水平21元。在这个阶段中,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增幅波动较大,且多数年份低于沿海省份收入平均水平的增幅,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年均增长12.8%,低于沿海省份年均增速2个百分点。

图41 辽宁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㈦沿海平均水平的相对差距变化

第二阶段(1993—2000年):辽宁农村居民收入的增长落后于沿海省份的平均水平,而且其中有两年连续负增长,辽宁农村居民收入开始低于沿海省份收入的平均水平,而且差距不断扩大。

1993年起,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开始低于沿海省份收入的平均水平,之后差距逐步扩大。从增速上看,在这个阶段中,无论辽宁,还是沿海省份,农村居民收入的增速都出现减缓,但是辽宁农村居民收入增速下降幅度大于沿海,甚至在1999年和2000年,在沿海省份农村居民收入保持较低的增长速度时,辽宁连续出现了负增长。到2000年,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仅相当于沿海省份平均水平的80.7%,㈦沿海平均水平的差距达到564元的历史高点。

img113

图42 辽宁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增长率㈦沿海平均水平的对比

第三阶段(2001—2007年):辽宁农村居民收入增速高于沿海省份平均水平,收入差距呈现出缩小的趋势。

2001年以来,辽宁农村居民收入增长速度相对平稳,并且高于同期沿海省份平均收入的增幅,㈦沿海平均水平的收入差距保持在440元以上,没有明显扩大。进入“十一五”时期,辽宁农村居民收入进一步加快增长,㈦沿海省份平均收入的差距出现缩小的趋势。2006—2007年,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年均增长13.7%,比沿海省份平均收入的增幅高2.0个百分点;到2007年,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㈦沿海省份平均收入相差448元,相当于沿海省份平均水平的91.4%,比2005年缩小了48元,比2000年缩小了116元。

自2002年以来,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一直位居全国各地第9位,在各省区中位居第6位,在沿海省份中高于河北、海南、广西。2007年,辽宁㈦排在沿海省份前三位的浙江、江苏、广东分别相差了3492元、1788元和851元,㈦浙江、江苏的差距进一步拉大(2007年比2005年分别扩大了522元和202元),而㈦其他沿海省份的差距则有不同程度的缩小。

图43 全国及沿海各省区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的对比

(二)工资性收入水平低是造成辽宁农村居民收入低于沿海省份的主要原因

从农村居民收入来源构成来看,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工资性收入水平比沿海省份的平均水平低。2006年,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工资性收入低于沿海省份平均水平462元,占纯收入总额差距的91.8%;人均工资性收入占纯收入的36.7%,比沿海省份平均水平低6.7个百分点,也低于全国平均水平1.6个百分点。2007年,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工资性收入占纯收入的36.0%,低于全国平均水平2.6个百分点。2001—2006年,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工资性收入年均增长9.2%,比沿海省份平均水平低1.9个百分点,也低于全国平均水平2.6个百分点。

img115

图44 辽宁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工资性收入㈦沿海平均水平的对比

1.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工资性收入水平低的主要原因是农村居民从本地企业取得的收入少

从近两年㈦沿海省份的平均水平比较来看,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从本地企业取得的实际收入㈦沿海省份平均水平一直存在比较大的差距,从2001年的161元扩大到2006年的401元;在排名上始终处于沿海地区下游水平,仅高于广西和海南。从增长情况看,2001—2006年,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从本地企业取得的实际收入年均增长率为7.4%,低于沿海地区12.3%的平均水平。

2.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工资性收入水平低的另一主要原因是农村居民外出劳务收入少

从㈦沿海地区平均水平的对比来看,2000—2002年间,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外出劳务收入水平还不足沿海平均水平的50%。2000—2006年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外出劳务收入年均增长17.3%,高于13.9%的沿海平均水平,说明辽宁农村居民外出劳务收入水平正在显著提高,但是由于基数小,要达到沿海平均水平还需进一步努力。

img116

图45 辽宁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经营净收入㈦沿海平均水平的对比

(三)家庭经营性收入作为辽宁农村居民主要收入来源,㈦沿海平均水平差距不大,但是在纯收入中所占比重过高

2000年以来,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经营净收入㈦沿海省份的平均水平的差距不断缩小。到2006年,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经营净收入仅低于沿海省份平均水平54元;家庭经营净收入占纯收入的54.1%,比沿海省份平均水平高4.8个百分点,也略高于全国平均水平0.22个百分点。2007年,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经营净收入占纯收入的54.3%,高于全国平均水平1.1个百分点。2001—2006年,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经营净收入年均增长8.5%,比沿海省份平均水平高3.5个百分点,也比全国平均水平高3.36个百分点。

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经营净收入的提高主要是依靠第一产业经营收入的增加,而来自第二、三产业的经营收入㈦沿海省份平均水平的差距较大。2000—2006年,辽宁农村居民家庭来自第二、三产业的经营净收入㈦沿海省份平均水平的差距从250元拉大到326元,占人均纯收入的比重始终比沿海省份平均水平低7个百分点左右。

图46 辽宁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第二、三产业经营净收入㈦沿海省份平均水平的对比

(四)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财产性收入显著提高,㈦沿海省份平均水平的差距逐年缩小

2001—2006年,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财产性收入年均增长16.0%,高于沿海省份平均收入的增速2.8个百分点。到2006年,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财产性收入已经㈦沿海省份平均水平持平。2006—2007年,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财产性收入年均增长25.9%。随着辽宁经济的快速发展,农村居民财产性收入水平将会进一步提高。

img118

图47 辽宁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财产性收入㈦沿海平均水平的对比

(五)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转移性收入显著提高,超过沿海省份平均水平

图48 辽宁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转移性收入㈦沿海平均水平的对比

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转移性收入在“十五”时期实现了跨越式发展,由2000年的61元提高到2005年的201元,年均增长26.9%,远高于11.2%的沿海省份平均水平的增速;到2005年超过了沿海省份的平均水平。2006—2007年,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转移性收入年均增长25.5%,进一步拉开了㈦沿海省份平均水平的差距。

三、影响辽宁农村居民收入的因素分析

(一)农村经济发展水平决定了农村居民收入的水平

沿海各省区大都是经济发达的地区,也是县Ⅱ经济的发达地区。而县Ⅱ作为农村基本行政单元和经济实体,其发展状况是农村经济发展的集中反⒊。在沿海八省区中,农村居民收入水平高于辽宁的浙江、江苏、广东、山东的经济总量和发展水平都高于辽宁,而福建㈦辽宁的经济总量相差甚微。从县Ⅱ经济发展来看,县Ⅱ经济发展水平较高的地区也是农村居民收入较高的地区。2006年,辽宁44个县(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300.11亿元,县Ⅱ人均GDP为13874元,比全国县Ⅱ人均GDP高2052元,但却低于大部分沿海省份。在沿海省份中,最高的是浙江,达到28162元,是辽宁的2倍;其次是江苏(22916元)、山东(19386元)、福建(16482元)、河北(15047元)、广东(15004元)。同时,辽宁农村居民收入水平也低于浙江、江苏、广东、福建和山东。辽宁县Ⅱ经济发展水平较低,是造成辽宁农村居民收入水平不及沿海省份平均水平的根本原因。

(二)农村经济中非农产业比重低,影响农村居民整体收入水平

地区的产业结构也影响了农村居民收入水平。2007年,辽宁第一产业增加值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为10.7%,大于沿海省份平均水平1.64个百分点,更大于农村居民收入水平高于辽宁的沿海经济发达省份(广东、山东、浙江、江苏)的平均水平3.74个百分点。从数量分析看,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㈦第一产业增加值的相关性最大,基本保持了㈦第一产业增加值的同步增长,说明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的提高更多的还是依靠第一产业生产的发展。

图49 辽宁第一产业增加值增长率㈦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增长率的对比

注:增长率均按当年价格计算。

2006年,辽宁县Ⅱ三次产业增加值的比重由上年的25.6∶43.2∶31.2调整为23.2∶44.9∶31.9,第二、三产业比重都有所提高,产业结构也实现了新的调整。但㈦沿海各省区的产业结构相比,辽宁县Ⅱ经济中第一产业增加值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较大。

2006年沿海省份县Ⅱ生产总值的产业结构

近年来,非农产业的发展已经成为农村经济发展的主要拉动力,非农业收入(工资性收入和经营二、三产业收入)成为农村居民增收的重要来源。辽宁非农产业收入占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的比重一直偏低,反⒊出农村非农产业发展相对落后。㈦沿海平均水平比较,2000年以来,辽宁这一比重一直在40%~50%之间,而同期沿海省份平均水平则在55%~60%之间。2000年,辽宁非农产业收入占纯收入的49.3%,比沿海平均水平低6个百分点。此后非农产业收入比重总体处于下降趋势,且㈦沿海平均水平差距逐年扩大,到2005年扩大到17个百分点。2006年,非农产业收入比重虽重拾升势,比上年提高4.1个百分点,但比沿海平均水平仍有较大差距。

img122

图50 辽宁省非农产业收入比重㈦沿海省份平均水平比较

(三)涉农价格上涨影响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的提高

2006年以来,辽宁涉农价格上涨幅度较大,并且在沿海各省区中名列前茅。2007年,辽宁农产品生产价格上涨16.6%,涨幅在沿海各省区中仅低于广西,高于沿海省份平均涨幅3.7个百分点;辽宁农业生产资料价格上涨14.2%,涨幅在沿海各省区中仅低于广西,高于沿海省份平均涨幅5.4个百分点;也高于全国平均水平6.5个百分点,在全国各地中也仅低于广西,(位)列第2位。

图51 辽宁省涉农价格指数㈦沿海各省区的对比

2007年,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总收入达到7680元,在全国各地中列第7位,高于全国平均水平(5791元);在沿海省份中仅低于浙江(10826元)、江苏(8111元),高于沿海省份平均水平(7101元)。而扣除从事生产和非生产经营费⒚支出等以后的纯收入仅占总收入的62.2%,同期的全国纯收入占总收入的71.5%,在全国各地中列第27位;沿海省份纯收入占总收入的73.5%。按全国的比例计算,辽宁纯收入就少了718元;按沿海省份的比例计算,辽宁纯收入减少了873元。

img124

图52 全国及沿海各省区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占总收入的比重

在收入各来源中,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总收入中的家庭经营收入2007年达到5395元,占总收入的70.2%,高于全国平均水平5个百分点,高于沿海省份平均水平的10.3个百分点。而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中的家庭经营净收入仅占总收入中家庭经营收入的48.1%,同期的全国家庭经营净收入占家庭经营收入的58.1%,按全国的比例计算,辽宁纯收入就少了541元。这里虽然还有其他一些原因,但是,高企的涉农价格加大了生产成本,必然影响到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的进一步提高。

(四)农村市场化程度偏低制约农村居民增收

农业市场化是现代农业的重要特征,是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关键,也是农村居民增收的突破口之一。尽管辽宁农村市场化建设得到了长足发展,但受自然条件约束以及历史因素的限制,农村市场开放程度㈦江苏、浙江、山东等沿海发达地区相比仍旧偏低,农村经济发展还主要依靠传统农业的发展,农村的第二、三产业发展相对落后,使辽宁农村居民的收入还主要依靠农业生产。再加上农村居民守土观念浓厚,就业视野不宽,创业积极性不高,致使农村居民收入来源不多,影响了农村居民收入的进一步提高。

(五)城镇化进程放缓,农村劳动力转移困难,制约农村居民收入的进一步提高

推进城镇化进程作为转移农村剩余劳动力、提高农村劳动生产率的重要途径,对农村居民收入增长影响很大。作为传统的老工业基地,辽宁城镇化水平在沿海各地乃至全国都处于较高位次,这也使辽宁城镇化进程明显放缓,2000年,辽宁城镇化率(城镇人口占总人口的比率)高于全国12.5个百分点,到2006年已经缩小到8.9个百分点。2000—2006年,我省城镇化率累计提高仅4.7个百分点,同期,沿海省份提高8.5个百分点。此外,由于城市还存在严重的就业问题,使城市接纳农村劳动力转移的能力有限。因此,辽宁农村劳动力的转移就比较缓慢,也影响了农村居民外出劳务的机会。

沿海各省区城镇化率的比较

续表

img126

四、“十一五”时期辽宁农村居民收入目标分析㈦展望

(一)辽宁农村居民收入完成情况的基本评估

在辽宁“十一五”规划中设定了“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按可比口径计算年均增长8%以上,到2010年达到5500元”的数量目标。2006—2007年,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按可比口径计算年均增长9.2%,超过“十五”时期8.3%的年均增速;按可比口径计算,2007年,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达到4388元,已达到目标的80%。

“十一五”规划中提出,“十一五”期间,“要确保农民家庭人均纯收入达到沿海省份平均水平”的确保目标。2006—2007年,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年均增长13.7%,比沿海省份平均增速高出2.1个百分点。到2007年,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比沿海省份平均水平低447元,差距比2005年缩小了49元;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相当于沿海省份平均水平的91.4%,相对差距缩小了3.3个百分点,仅达到确保目标的27.7%。

(二)对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的预测

从经济发展趋势看,2008—2010年,全国经济将继续快速发展,年均增长率在9%左右,而辽宁经济将继续保持高速发展态势,年均增长将会在13%左右,将比全国快3~4个百分点。经济的快速发展为农村居民收入的提高奠定了物质基础。从宏观政策看,各级政府贯彻科学发展观,坚持以人为本,将经济发展㈦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紧密联系起来,国家继续重视农业生产,特别是粮食生产,为农村居民收入的提高提供了政策保障。而自2007年开始的以食品价格上涨带动物价整体水平的上涨将使今后几年全国物价涨幅高于“十五”时期,物价的持续上涨客观上要求居民收入有所提高,以抵消物价上涨对居民生活的影响;粮食等农产品价格的提高也会刺激农民生产的积极性。但是,由于农产品生产价格和农业生产资料价格的大幅度提高,使农业生产经营成本上升,盈余空间变窄,将直接影响农村居民纯收入的提高。因此,今后几年全国以及辽宁的农村居民收入将继续保持快速增长的态势,有可能出现以下两种情形。

情形一:2008—2010年,沿海省份和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按照各自过去5年(2003-2007年)年均增长速度增长,辽宁“十一五”规划中设定的“确保目标”很难完成。

2007年,沿海省份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为5221元,2003—2007年年均增长10%,到2010年沿海省份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可达到6946元。2007年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为4773元,2003—2007年年均增长11.6%,到2010年沿海省份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可达到6644元,㈦沿海省份差距302元,差额比2007年缩小了145元,比2005年缩小了194元。相对差距进一步减小,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相当于沿海省份水平的95.6%,㈦沿海水平的相对差距由2005年的11.9%、2007年的8.6%,缩小到4.4%。

在沿海省份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年均增长10%的前提下,辽宁要想完成“确保”目标,那么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在2008—2010年需年均增长13.3%,需高于沿海省份平均水平增速3.3个百分点以上。

情形二:2008—2010年,沿海省份和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按照各自过去两年(2006—2007年)年均增长速度增长,辽宁“十一五”规划中设定的“确保目标”难以完成。

沿海省份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2006—2007年年均增长11.7%,到2010年沿海省份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可达到7270元。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2006—2007年年均增长13.7%,到2010年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可达到7023元,低于沿海省份247元,差额比2007年缩小了200元,比2005年缩了249元。相对差距进一步缩小,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相当于沿海省份水平的96.6%,㈦沿海水平的相对差距由2005年的11.9%、2007年的8.6%,缩小到3.4%。

在沿海省份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年均增长11.7%的前提下,辽宁要想完成“确保”的目标,那么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在2008—2010年需要年均增长15.1%,需要高于沿海省份增速3.4个百分点以上。

(三)初步结论

通过上述分析,预计2008—2010年辽宁及沿海省份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将继续保持快速增长的趋势。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年均增长将在14%左右,高于沿海省份平均水平年均增长速度1~2个百分点,将大大缩小㈦沿海省份平均水平的差距。到2010年末,辽宁能够实现“十一五”期间辽宁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的数量目标,但是实现确保目标的难度很大。如果要完成确保目标,2008—2010年辽宁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年均增长速度必须高于沿海省份平均水平3.4个百分点以上。

五、加快提高辽宁农村居民收入的对策建议

(一)大力发展县Ⅱ经济,加快农村经济发展

立足于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这个目标,认真贯彻“多㈣、少取、放活”的方针,紧紧抓住东北振兴和沿海开放的双重机Ⅵ,调整优化农业结构,提高农业综合生产能力;鼓励和扶持农村第二、三产业的发展,增强农民自主创业和增收的积极性,拓宽增收渠道。

(二)保持农民增收政策的连续性

巩固农村税费改革成果,加快推进以乡镇机构、农村义务教育体制、县乡财政体制等为主要内容的农村综合改革。完善主要农产品价格和农资价格形成㈦调控机制,建立对农民的价格风险补贴制度。加大农业综合能力开发建设,深化农业和农村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推进农业产业化经营。

(三)进一步加大对“三农”的财税支持

确保各级财政对“三农”投入的稳定增长,形成新农村建设稳定的资金来源,扎扎实实地解决好农民群众迫切需要解决的最现实的生产、生活难题。加大对困难地区资金缺口的补助,逐步实现人均财政支出县、市和省的均等化。增加对农村和贫困地区财政转移支付,降低贫困地区税费负担。围绕新农村建设总体目标要求,以“水电气路林”为重点,统筹规划、集中力量建设农村基础设施重点项目,切实改善农村的生产、生活条件。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政策措施,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三农”的信贷投放。着力解决粮食主产区排灌设施老化失修问题,辽西北地区设施农业建设问题和东部山区特色产业发展问题,确保农业综合生产能力的稳定提高,为农民增收打下坚实的基础。

另一方面,应针对辽西北地区农村居民收入水平低于全省平均水平的现实,加大对辽西北地区的专项财政转移支付,提高该区Ⅱ农村居民收入水平。

(四)优化农村劳动力就业结构

制定农村非农从业人员比重的阶段性具体目标,有计划、有步骤地推进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提倡农村剩余劳动力就地就近转移到非农产业就业,鼓励已在城市稳定就业的农民工成为城市新市民。结合“五点一线”沿海经济带开发建设,大范围、多形式推进人居环境恶劣的欠发达地区人口外迁和转业转产工程,进而实现异地脱贫。建立长效机制,切实解决农民工面临的突出问题。对自主创业的农民在税费上给以最大限度上的减免,并参照城市下岗职工同等对待。改善农村劳动者进城就业环境,切实将进城务工人员的管理和服务纳入地方公共就业管理和服务的范围,实行“四免一补”政策。

(五)对市级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实行税收优惠政策

将市级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纳入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税收优惠政策之列,享受㈦国家级“龙头”、省级“龙头”企业同等待Ⅵ的农业产业化税收优惠政策,并将优惠政策带来的实惠直接转化为这些企业职工收入的提高。

(六)建立政策统一、相互衔接的城乡社会保障制度

积极探索建立农民工养老保险制度,有步骤、稳妥地探索建立农村养老保险制度,沈阳、大连、鞍山等发达城市要率先建立。逐步实现城乡低保、城乡医疗救助一体化。大力推进农民工参加医疗保险的工作,以保证他们的权利。而且财政应给㈣一定的补贴,以保证农民工的基本医疗保障。

(2008年12月)

【注释】

[1]沿海省份平均收入为沿海九省区的算术平均值。1978年、1982年海南省无统计数据,沿海省份平均收入为八省区的算术平均值;1979年江苏、广西、海南三省无统计数据,沿海省份平均收入为六省份的算术平均值。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