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百科知识 筏户们的生活_天下回商:回族民间商业路线图及其文化

筏户们的生活_天下回商:回族民间商业路线图及其文化

时间:2020-06-04 百科知识 联系我们

筏户们的生活_天下回商:回族民间商业路线图及其文化

四、筏户们的生活

黄河上度过一辈子,浪尖上耍花子哩;
双手摇起个桨杆子,好像是虚空的鹞子。
站在筏头上扳桨哩,羊毛(哈)往包头送哩;
远路上有我的扯心哩,谁人(哈)打听者问哩。

这首花儿赞美的对象,就是黄河上的筏子客。旧时的河道既无航标,又无水文资料,也没有导航设备,一切全凭个人的经验和胆识。只有安然无恙到达目的地,就算万幸。筏子户的家人在筏工出门后便朝夕祷告,祈求平安。有“出门不算回家算,筏子遇险全完蛋”的谚语。因此,筏户们有许多禁忌且世代相袭相沿,共同遵守,不敢逾越。

1.开浆之前,筏工们要洗大净,上寺礼拜;开浆时,要选择一个比较吉庆的日子。

2.首次航行的筏子要在筏套头处系上红布。

3.回民筏户的筏子禁止载运违反伊斯兰教规的物品,乘客在筏上也禁食违反教规的食物。

4.对运灵柩者表示欢迎,认为送殡者是吉兆。但禁止搭载新婚夫妇。故有“筏上宁停丧,不接双”之说。

5.筏工、乘客在早饭之前不许讲话。即使非说不可,也不许说破、沉、碰、撞、没、湮、断、折、翻、死等不祥之词。乘客在筏上一般不许便溺,万不得已时须在筏侧避人处蹲下方便。

6.对筏户和筏工称呼“掌柜的”、“把式”,不许叫“水手”、“筏客子”,更忌讳讲“双罗衫”、“江流生”一类的水贼故事。

7.筏工在航行中所用“压”(在漫水处将浆压挂起停用)、“抓”(快拢岸时向岸边划运)、“揽”(拴揽筏子)、“开”(解开拴绳)、“提”(快速使浆)、“里手”和“外手”(即左和右)等术语,其他乘客不许乱喊乱叫。

8.若遇筏子搁浅时,筏工赤身下水扛动筏子,乘客必须保持镇静,不许讥笑;年轻力壮的乘客也必须自动脱衣下水协助,同舟共济。

9.经过险礁如棺材石、蒸锅时、煮锅时,禁止乘客询问地名。

在旧社会,筏户们连同他们的皮筏子,统称为“做水上生意的”,社会地位低下。1926年以前,甘肃的筏户都跑单帮,没有统一的组织。后来,便出现了官府指派的行头,这些行头一般是拥有较多皮筏子和较大资金的人。若遇有差役或差事,便有行头出面派遣。当时兰州的行头是回族马得福,当地的筏户尽归他管辖。筏户们还得承担繁重的赋税。

1.筏捐。是旧社会官府剥削筏户巧设的苛捐杂税之一。在甘肃、宁夏、绥远各省都有。甘肃在1925年皮筏行头负责时期,向筏户收取的筏捐实行招商承包,由承包者向筏户分摊,而筏户所领受的筏捐往往数倍于此。当时虽然成立了皮筏工会,但各地仍设有筏户行头,为当地政府征收筏捐。宁夏在黄河青铜峡设有筏捐局。在甘肃已纳过筏捐的筏子,进入宁夏还要再行缴纳筏捐。马鸿逵在黄河入境的中卫县新墩河沿,专设武装稽查处,日夜巡察,征收筏捐。绥远的筏捐仍由包头航务段征收,数额和手段不亚于宁夏。(www.guayunfan.com)

2.浆捐。是一种剥削筏户的陋规。昔日兰州的筏户多为回民,经营着西宁至兰州的筏运。由于当时兰州一带的回民教育不甚发达,为了兴办回民教育,筏户们自愿从西宁开筏到兰州之后,捐出筏上的木浆两把及木筏杆数根,交由回民学校集存变卖,以补偿学校经费之不足。但后来却变成了一种规矩,凡过兰州的筏子一律照收不误。张广建督甘时,把这种浆捐拨归甘肃回民教育促进会征收,成为兰州回民教育经费的主要来源之一。

3.官差和壮丁款。在抗日战争期间,国民党政府社会部明文规定,为了维持交通和码头摆渡,对从事交通运输业的个人如汽车司机、车户、船户、筏户等一律免服兵役,以现役军人看待不抽壮丁,但必须为军需物资运输义务服官差。当时规定给一些补偿,但几经蚕食,到了筏户手中,连支差旅中的食宿也不足开支,大多数筏户只有忍痛卖掉皮胎空手而回,但下次的官差还要支。更苛刻者,有的筏户一到终点后,便被抓进兵营当兵,甚至流落异乡。

4.税卡勒索。筏子载运的货物如羊毛、水烟、药材、棉花等等,一般都在起运前完纳了“统税”(全国统一税款)。筏户们随身携带纳税单,供沿途管卡查验。但是这种中途验收却给了关卡人员以勒索贪污的机会。除非事先行贿,否则不许开浆,不许离开。筏户们只能忍气吞声,想尽办法行贿来打通关节。

5.报关验单。抗战期间由于东南同各省相继沦陷,海关内迁,在兰州设立了“兰州关”。当时水运宁夏、绥远的物资先在兰州申报关税,然后才能放行启运。宁夏、绥远也自行设关,依照兰州关行事,如不申报经查获后,除筏货全部充公没收外,还要治罪。

另外,河套地区常有土匪出入,抢劫筏子。因此,筏到河套之前,水手们把筏上的羊毛捆子垒在四周,作为掩体,以防枪弹。但土匪抢筏子时,常常埋伏在河流的拐弯处,因为筏子一到这里,水流猛向拐弯冲去,筏子便随着水流漂去,土匪乘机开枪射击,迫使筏子靠岸。筏子靠岸后,土匪跳上筏乱搜乱拿。土匪最希望的是遇到“财神”(指毛商派的负责押送羊毛的人),他们把“财神”抓去后,让“财神”给驻包头的商号去信,指定某月某日到某某地带上钱来赎人。对方接到信后,只得派人去和土匪交涉,经过与土匪头目讨价还价,达成协议,把钱交给土匪,才能将人领回。筏户遭抢后,还要得卖掉全部家当给货主赔偿损失,有时无力赔偿,只能改名换姓,流落他乡。

img128

摆渡过黄河(迈耶弗兰克·尼古拉斯·迈耶拍摄于1914年8月15日)

弗兰克·尼古拉斯·迈耶(Frank N.Meyer,1875-1918年),出生于荷兰阿姆斯特丹,美国植物探险家,1905-1908年,受美国农业部的派遣,迈耶第一次孤身来到中国进行探险考察并采集木本植物。之后迈耶又三次来到中国(1909-11年,1912-15年和1916-18年),1918年,由于中国的政治处境日益恶化,旅行变得很危险,迈耶计划返回美国。5月28日乘船沿长江准备返回上海,5月31日航行途中迈耶神秘失踪,一周后的6月5日,他的尸体在长江里被发现。

筏子客们面对滔天巨浪的黄河,用自己的机敏自信和娴熟的技术,以及豪侠冲天的无畏气概,用他们喜爱的花儿来表达自己的苦难艰辛和真挚的爱情。

上了兰州下绥远,
中间(嘛)要过个银川
身上的尘土脸上的汗,
谁知道筏子客的可怜!

天晴天阴河滩里爬,
筏子客行户苦最大;
冰茬子划下腿肚子痛,
麻鞋带勒者脚肿呢!

羊皮筏子下了绥远了,
想花儿想成黄连了。
这回的生意做烂了,
把汗衫当给了银川了。
汗衫当了二十个元,
我给花儿扯鞋面。
穷了有个穷心呢,
买不起线了还买个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