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自成死在哪里_李自成怎么死的

时间:2017-01-13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1844 次

李自成死在哪里_李自成怎么死的

李自成甘州从军

李自成是明末农民起义领袖,原名李鸿基,他从甘州从军,1629年元月在甘肃榆中起义,他率领义军推翻了明王朝的统治,但最终却同历代农民起义一样,以失败而告终,演出了一场历史悲剧。

明代天启年间,连续干旱,很多土地颗粒无收,但是宦官魏忠贤结党营私,形成了统治阶级内部的“党争”。其结果是不仅没有减免赋税和徭役,反而加重了对农民的剥削和压迫,引起了很多地方的农民起义,比较著名的起义军首领就有高迎祥、张献忠、张存孟、王佐挂。陕西米脂县是灾区之一,出生于米脂县双泉堡(今属横山县)的李自成,在宁夏当驿卒。天启七年(1627年),驿站撤销,他回到家中靠种地为生。

因交不起举人艾诏的高利贷,在崇祯元年冬季,被艾举人告到米脂县衙。县令晏子宾将他“械而游于市,将置至死”(《小典纪年》)。他被亲友救出后,杀死了艾举人,接着,又因他的妻子韩金儿和村上名叫磕虎儿的通奸,遂杀了妻子。在当时,两条人命在身,官府不可能不问,吃官司不可能不死,所以,他就同侄儿李过于崇祯二年(1629年)二月到甘肃甘州(今张掖市甘州区)投军。当时,杨肇基任甘州总兵,王国任参将。李自成叔侄收录在“杨肇基麾下”、王国营中。

三月,附近有伙农民起义,王国命李自成带领数十个“弟兄”去征剿。李自成到了武威,那些人一个个面黄肌瘦,衣不遮体,并不像一伙“土匪”。那个领头的叫高如岳,两人迎战几个回合不分胜败。便下马施礼,高如岳说:“现在天灾人祸,我们这些穷哥们都是让官家逼成贼了。为了活命,大家联合起来跟官府斗。看你面貌、身材,绝不是个凡夫俗子,还是来给我们当头领吧!”

李自成说:“我是为了躲避人命官司从陕北逃出来的,已经犯了国家大法,决不能再犯大法当贼了!”并和高如岳结拜为兄弟。这伙人后来投奔了别的起义队伍。杨肇基见李自成有勇有谋有战功,不久,把李自成升为“总旗”,下管50名士兵。明崇祯二年(1629年),李自成随参将王国赴京与后金军队作战路过金县(今兰州市榆中县)时,向县里索饷,知县畏惧,闭户不出,士兵鼓噪。

王国责打闹嚷最凶的六名士卒,其中三个系李自成手下兄弟(其时李自成已升任把总)。李自成不服,带头鼓动,捆缚知县,杀死参将王国,发动了大规模兵变。兵变后,李自成随即和侄儿李过一道脱离官军,参加了农民起义军首领——自称为“闯王”的高迎祥的部队。之后,李自成的势力逐渐壮大。

李自成部下的制将军贺锦是民乐县四家村人。民间传说,贺锦年轻时嗜好赌钱,喜弄枪棒,破败了家产,被本家兄弟驱逐,流落到甘州街头乞食。因他壮年行乞,被人视为好吃懒做,又加他态度蛮横,甘州人非常讨厌他,远远看到他就闭门躲开,有的甚至恶言相向或放狗去咬。贺锦乞讨艰难,嘴上常常说:“我有朝一日翻身了,就要杀尽甘州人。”甘州长寿街万家巷有个姓万的老婆婆,寡居无子,乐善好施,一天看到贺锦连日不得食,又染伤寒,连病带饿,晕倒在巷口,不觉动了恻隐之心,就把贺锦扶到家里,端出半锅热米汤,贺锦豪饮而下,出了一身冷汗,伤寒竟奇迹般痊愈。

贺锦将养数日,万婆婆资助衣服、盘缠、吃食,劝他到别处谋生。贺锦十分感激。后来陕甘大旱,贺锦随流民起义。不久,聚众数千人,自为一部,号称左金王,荥阳大会时,名列十三家之一。会后,贺锦驰骋中原,流动作战,成了“革左五营”的骁将之一。

崇祯十五年(1642年)与李自成联合,任制将军。崇祯十六年李自成再次攻占西安后,为减少后顾之忧,于1643年冬天,命部将贺锦西取甘肃。贺锦率20万大军西征,他在西征途中,各路官兵慑于李闯王的声威,望风归降,很快攻取兰州、庄浪、镇番(民勤)、永昌、山丹、民乐、肃州等八州县。明右佥都御史林日瑞,联合羌兵同副将郭天吉、总兵官马火广、洪水抚标中军哈维新等,分兵全力抵挡。洪水营抚标中军哈维新据城固守,战死,起义军继逼甘州。甘肃巡抚林日瑞、总兵官马火广,副将郭天吉率城中军民誓死抵抗。由于当时正值数九寒天,适逢大风雪,雪拥城根,加之护城河既深且宽,贺锦轮番攻打,月余不下。

其时守城军中有个叫崔玉的游击(官衔),看到守城军民饥寒交迫,难以支撑,就跑到城西南角的鞑靼营中,劝他们开城投降。鉴于平时汉族官吏对他们报歧视态度,官兵之间宿怨很深,所以,崔玉的策反马上奏效。时天降大雪,深达数尺,明守城士卒衣服单薄,手足皲裂,怨声四起,贺锦得到情报并取得联系后,于农历十二月二十四日,乘雪夜堆雪成坎,踏雪登城,大军呼啸而上,二十五日,攻进了甘州城,杀林日瑞等守城官军。入城后,贺锦根据李自成“攻城,迎降者不杀;守一日,杀十分之三;二日,杀十分之七;三日,屠之”(见《明史·李自成传》)的诏令,大肆屠杀。据《明史》记载,城中军民死于刀兵混乱者4.7万多人。

唯长寿街因万家巷万寡妇对贺锦有周济之恩,方才幸免于难,独得保全。清朝时,张掖文人马羲瑞曾根据“贺锦洗甘州”的传说,编写了《天雪山传奇》的剧本。

甘州被起义军占领后,贺锦声名大震。附近各地明军纷纷归降,千里河西,遂为闯王义军所取代。

顺治元年(1644年)正月,李自成以陕、甘为根据地,在西安建立大顺政权,年号永昌。三月,他率军攻克北京,推翻了明王朝。但他在北京只待了41天就被迫退出。李自成领导的农民起义军,先后在山海关、潼关大败之后,顺治二年正月由西安撤退,向东南方向转进。从内乡、邓州、承天,直到武昌,被清军八旗劲旅穷追猛打,屡战屡败。从武昌沿长江水陆两路兼程溃逃,在富池口被清军追及,又遭到一次毁灭性的打击,损失惨重。乃放弃全部船只,登岸分散突围。四月间,李过率领的另一支部队,向东南方向转进时受阻于荆州当阳一带,与清军激战,求渡不得,与李自成失去联系。四月下旬,九江西之战败后,李自成亲自率领大约万余人的一支部队,被清军八旗劲旅紧追不舍,一直追到九宫山区。围追李自成的清军将领,有传记可查的至少有9人,从其职衔推算,大约一万多人。李自成率少数亲随突围,又遭到南明节制下的乡勇伏击,于清顺治二年五月初遇害于湖广兴国州通山县九宫山,即今湖北省通山县九宫山。驻守甘州的义军贺锦部,也因为遭到清军围攻寡不敌众而失败。义军在河西的抗清斗争从此被迫转入地下,失败后的义军余部在甘州坚持了长期斗争。

李自成死于何时何地?

从甘州从军的李自成,作为我国17世纪中叶叱咤风云的农民领袖,其兵败后死于何时何地,因何而死,数百年来,官私史乘、谱牒、方志所记不同:有的说他是自杀,有的说他是遇害,有的说他是逃禅老死;死地也有湖北、湖南、山西、江西、贵州等几种说法。尽管湖北通山县已修闯王陵,争论却一直没有停息。只就死地和终年来说,已知的至少有14种说法,归纳起来,可以分为两大类:第一类说李自成死于兵败之后,第二类说李自成兵败之后削发为僧。

第一类说法可以细分为9种:

(一)顺治二年五月被害于通山九宫山。《明史》的结论是,自成已死,尸朽莫辨。它的根据是,当时追杀李自成的清朝靖远大将军阿济格在给朝廷的奏章中说:李自成山穷水尽,仅带亲信20人,窜入九宫山中,被当地武装围困,无法脱逃,自缢而死。阿济格派人前去验尸,但尸体已经腐烂,无法辨认了。另一个根据是,南明王朝兵部尚书何腾蛟在给唐王的奏章中称,他的部众已将李自成斩于九宫山下,只是丢了首级。

(二)顺治二年九月被害于通城九宫山。

(三)在真定胁下中箭,过固关而死。

(四)李自成的部下缚送吴三桂,被碎剐三日而死。

(五)病死于黔阳。

(六)死于江西宁州。

(七)被江西新昌乡民以梃击杀。

(八)为湖广兴国州人寸磔于西塞山。

(九)被农夫杀于宿松。

但是,李自成“遇难”的说法却难以令人相信,因为李自成雄才大略,骁勇异常,一直是官府的死敌,是清王朝和南明王朝统治者心中的大患,他的生死绝对是当时的重大事件。而阿济格奏章中说是“尸朽莫辨”,纯属浮夸不实,清王朝怎能相信?何腾蛟的报告根本就是马后炮,虚报战功,南明王朝也不会相信的。结论只能是,这只是传闻,并无其实。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李自成退居湖湘时,他的手下仍有40余万兵马,驻九宫山一带至少也有数万人,说他仅带20名亲信,与事实不符。况且,如果李自成真的被杀,他的几十万大军岂能烟消云散?九宫山能平静吗?事实上,当时九宫山的确很平静,那几十万大军也很平静。因而从反面证明,李自成未死。那么,为什么会有“遇难”说,而且在民间广泛流传?据推测,这很有可能是李自成与其部下搞的烟幕弹,是金蝉脱壳之计。一方面,扬言李自成已死,可以打消南明王朝对这支大军的敌意,下一步可联合抗清;另一方面,使清王朝以为心腹之患已除,放松警惕,一旦时机成熟,李自成可东山再起。

第二类说法又可细分为5种:

(一)顺治九年到湖南石门县夹山寺为僧,并在幕后秘密指挥大顺军余部联明抗清。

(二)在黔楚之交的某寺为僧。

(三)湖南益阳白鹿寺为僧。

(四)五台山为僧。

(五)遁入空门后无所作为,遂赴贵州正宁县,并死于该地。

这只是就死地、终年来说,至于死因、凶器、凶手等许多细节,文献记载还有很多不同。但其中大多数说法,在历史上已先后被淘汰了,流传较久、影响较大的主要是三种说法:第一,顺治二年五月死于湖北通山九宫山;第二,顺治二年九月死于湖北通城九宫山;第三,顺治九年遁迹空门,在湖南石门夹山寺为僧,以奉天玉和尚名义在幕后指挥联明抗清。这三种说法,新中国成立以后,仍有程度不同的影响,教科书上沿用《明史流寇传》中的李自成传中的说法,即李自成于顺治二年九月死于湖北通城九宫山。新中国成立后不久,有人根据有关史料分析,考证出李自成在湖北通山九宫山为乡民程九佰所杀。此后,有关单位经过实地调查及发掘档案材料,确定李自成牺牲于顺治二年(1645年)五月上旬。

李自成死于通山九宫山之说几乎成为定论。经过几位著名专家的考证,认为李自成于顺治二年五月兵败后在湖北通山九宫山被当地乡勇杀害。郭沫若看了这些考证文章以后,认为考证是可信的,并发表声明,更正了他在《甲申三百年祭》中的说法。1988年1月13日经国务院核定并公布湖北通山九宫山的李自成墓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一场历时三百多年的争论,到此似乎可以结束了。www.guayunfan.com

但关于奉天玉和尚就是李自成的传闻并未完全消失。1980年湖南石门县的李自成调查组挖开了奉天玉和尚“墓”。通过“墓”中挖出来的和在当地征集的文物,认定奉天玉和尚就是李自成,发表长短文章几十篇。各地报刊也作为一项新发现,纷纷予以报道。

1981年初,湖南石门夹山发现了传系李自成所作《梅花百韵》木刻版,又从奉天玉和尚墓葬中发现骨灰和砖刻《塔铭》,不少人据此印证奉天玉和尚就是李自成,提出李自成夹山为僧的“禅隐说”,于是又引起了争论的高潮。

“禅隐说”论者认为,近年来所发现的关于奉天玉和尚的文物,进一步说明李自成晚年确实当和尚。首先,乾隆年间,沣州知州何璘曾到夹山实地调查,见到一位服侍过奉天玉和尚、陕西口音的70岁老和尚,他告诉何璘,奉天玉是顺治初年来寺,并取出其画像,观之“肖似史书所记李自成的模样”。何璘撰写的《书李自成传后》被采入《沣州志林》,其后《楚南史赘》和《小腆纪年》等也都进行摘录。

其次,李自成在崇祯十六年(1642年)称“奉天倡义大元帅”,后又称“新顺王”,自号“奉天玉”,即以“奉天王”加一点来隐讳。其三,夹山新发现的《梅花百韵》木刻版中有一首《东阁梅》说:“徐听三公话政猷”,那口气与和尚迥然不同,而像皇帝听三公阁老论政。其四,夹山现存的三块石碑:奉天玉弟子野拂立的“奉天玉”断碑、康熙十四年杨彝子写的《重修夹山灵泉院功德碑记》和道光三十年通州知州王大猷撰写的《重修夹山灵泉寺碑志》,都证明“奉天玉和尚”就是李自成。

于是,奉天玉到底是不是李自成,成为海内外文化界关注的热点新闻。其所以受到关注,不仅仅是因为这是一桩几百年聚讼纷纭的历史悬案,也不仅仅是李自成遁迹空门具有吸引人的传奇色彩。文化界关注的焦点是,要不要根据李自成禅隐后秘密指挥联明抗清的观点改写清初20年的历史,国务院核定公布的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李自成墓是否需要挪个地方,全国中小学历史教科书是否需要重新修订。

但有的人仍然以为,李自成于顺治二年死于湖北通山九宫山,并指出奉天玉和尚不可能是李自成。第一,何璘之说不可信,例如奉天玉画像,与史书并不一致,《明史》谓李自成“状貌狰狞”,且在崇祯十四年左目中箭,被称“瞎贼”,而那画像左目未瞎,可见与李自成无关。第二,夹山现存的三块石碑,并不证明李自成终于夹山,而只能证明确有奉天玉其人;《东阁梅》中“徐听三公话政猷”之句,无非是按题作诗,悬拟之辞,并不指实,且李自成政权也未置三公。第三,李自成早已称帝,为“李万岁爷”,并“至死不去僭号”,他不隐用帝号,而用王号称“奉天玉”,也不可信。第四,湖南大学者王夫之与李自成同时代,他撰写的《永历实录》,所记李自成至九宫山“为土人所杀”有很大的权威性。

同时《程氏家谱》是经过几代编修的,尽管出于民国,但关于程九佰杀害李自成之事是依据旧谱转录的,绝不是杜撰。该谱还与高湖《朱氏宗谱》和顾炎武《明季实录》所载一致。第五,九宫山闯王陵的马镫遗物形制特殊,并刻有永昌年号,不是一般将士之物,这是李自成军器的一个旁证;留存至今的《湖北巡按马兆奎揭帖》《荆州总兵郑四维揭帖》等档案材料,明确指出1645年“闯逆已除”,大顺军余部立李自成之弟为“主”,如果李自成未死,怎能另立新主?同时《明史·堵胤锡传》记载,李过称李自成为“先帝”,称高氏为“太后”,也是李自成已死的有力佐证。

还有人认为,李自成病死于湖南黔阳罗公山,其依据是清初谷应泰著的《明史纪事本末》和计六奇著的《明季北略》,书中都有详细而明确的记载,并指出“清朝有贺表”,其可靠性较强。再从当时实际情况看,李自成屡战屡败,跋山涉水,千里行军来到湖南,鞍马劳顿,心力交瘁,加上物资医药等供应匮乏,染病不起,以至身亡,是完全符合常情的。

1996年7月,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根据上级领导的指示,成立了李自成结局研究课题组,用了一年多的时间,搜集了与李自成之死有关的大量文献记载和文物资料,并到有关地区作实地考察。1997年5月底,课题组邀请主张李自成禅隐夹山寺和主张李自成被害于湖北通山的两派代表,在北京举行了关于李自成结局问题学术讨论会,形成了研究报告《李自成结局问题的由来和发展》。

课题组的研究报告认为,李自成兵败之后的结局问题,文献记载甚多。经两百多年清代众多学者的考证,淘汰误记和伪说,共同结论是:李自成于顺治二年五月在湖北通山被九宫山乡勇杀害。至于李自成遁入空门的各种说法,从乾隆年间开始,不断受到清代学者的批评,认为李自成遁入空门和黄巢遁入空门一样,没有可信的证据。民国年间,许多知名学者,就此进行了更深入的考证,充实了清代学者的考证。李自成禅隐夹山的说法,至此已很少有人相信了。

李自成禅隐夹山的说法之所以在20世纪80年代盛极一时,是因为挖掘了奉天玉“墓”和发现或征集了一批文物。这批文物就成为论证奉天玉和尚即李自成的支柱。课题组用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研究奉天玉和尚的有关文物,并邀请文物专家举行座谈。经研究后认为,所有的文物没有一件可以证明奉天玉和尚是李自成,恰恰相反,石门(包括邻县)一带出土的和征集的文物,都有力证明奉天玉和尚不是李自成。湖北省通山县九宫山的李自成墓,作为李自成死难的纪念地,1988年经国务院核定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是完全正确的。

这是自清代中叶以来,几百年间众多学者辛勤考证的结果。它的重要地位和科学价值,已经经过法定程序予以确认。近年夹山“禅隐”说新发现的文物资料和新的研究,都不足以动摇国务院的这个正确决定。

曾在媒体中广泛流传的说法,课题组经过调查研究也予以澄清。一个说法是,郭沫若本人从未否定李自成禅隐石门夹山寺,但是由于新中国成立后的时代背景不允许把一个农民起义的英雄写成一个和尚,所以他主持编写《中国史稿》时,特别叮嘱写作班子的成员要慎重。

在这种形势下,《中国史稿》就把李自成处理成被地主武装打死这一壮烈的结局。课题组经过调查研究指出,这个被媒体炒得火爆的“内幕消息”,纯属子虚乌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