渺渺离魂,匆匆永诀_陆小曼传

时间:2019-04-26  栏目:名人故事  

渺渺离魂,匆匆永诀_陆小曼传

西风独自凉,星影欲坠遥遥,莫言寂寥,仍有音容袅袅。

旧愁添新恨,黄叶闭窗萧萧,乌啼猿啸,离魂径走悄悄。

红影映上幽窗,平添几分惆怅,瘦尽春光。窗外斜阳寸草,连天枯黄,纵深小径通向何方。如此凄凉,惹人断肠,曾是春闺梦里人,如今他方。何时共泛春溪月,添病谁伤,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新凉,雨夜成殇。

1931年11月19日,为了参加当晚林徽因在北平协和礼堂举办的中国建筑艺术演讲会,徐志摩毅然登上了“济南号”邮政飞机。临行前,他给陆小曼留下了一封短信:“徐州有大雾,头痛不想走了,准备返沪。”但最终徐志摩还是登上了那架飞机,留给陆小曼的这几个字,便成了永诀。

那天中午,陆小曼觉得甚是疲惫,刚想吸上几口鸦片以作缓解,突然,悬挂在家中客厅的一只镶着徐志摩照片的镜框倏地掉了下来,陆小曼被突如其来的声响惊得一个战栗。循着声音望去,她看见了一只被跌损的相架,徐志摩的照片被玻璃碎片全然覆盖。陆小曼只觉一阵寒意刺穿她的脚底,渐渐向周身蔓延,她预感这定是不祥之兆,心跳得厉害,却不愿再想,不愿相信。(www.guayunfan.com)当飞机飞到济南南部一带时,忽然大雾弥漫,为了寻觅准确的航向,飞行员不得不降低飞行的高度。“砰”的一声炸响,飞机直直撞在了开山顶上,机身轰然起火,四周的浓雾都成了灰烟,大团大团地蒸腾,继而滚落,电光火石间一气呵成。火一直在烧着,没完没了,好似不烧个惊天动地誓不罢休。而他,浴火、盘桓,终于有了理由彻底飞扬。

济南十九日专电称:“十九日午后二时中国航空公司飞机由京飞平,飞行至济南城南州里党家庄,因天雨雾大,误触开山山顶,当即坠落山下,……见机身全焚毁,仅余空架,乘客一人、司机二人全被烧死,血肉焦黑,莫可辨认,邮件被焚后,邮票灰仿佛可见,惨状不忍睹……”

受陆小曼所托,翁瑞午星夜兼程,匆匆赶至了空难现场,为徐志摩收尸。翁瑞午费力强辨出了徐志摩的尸体,他的双手黑紫斑斑,指甲里满是泥血,骨骼都已积压变形,面容被烧得焦烂,若非多年从医,他着实难以分辨。看着徐志摩周遭泥土上的抓痕,翁瑞午猜到坠地之初徐志摩应尚未死去,他在火焰里激烈挣扎的痛苦实难想象。翁瑞午帮徐志摩料理完后事后,并未将所见说予陆小曼听,毕竟那对她太过残忍,毕竟在她内心深处,仍是爱着这个不归人。

翁瑞午记得在徐志摩临行时他们间的恳谈,徐志摩拜托他好好照顾陆小曼,而翁瑞午亦是郑重地承诺。未料仅是一天的时间,他便身已不在,只留音容。生命脆弱得让他惶恐,也让他的托付成了最终的遗嘱。

“其翼若垂天之云……故九万里,则风斯在下矣,而后乃今培风;背负青天而莫之夭阏者……”一直想飞的徐志摩,终于挣脱了身的束缚。

“同时天上那一点子黑的已经迫近在我的头顶,形成了一架鸟形的机器,忽的机沿一侧,一球光直往下注,硼的一声炸响,——炸碎了我在飞行中的幻想,青天里平添了几堆破碎的浮云。”这是他在散文《想飞》中写下的句子,而今竟一一兑现。

林徽因没能等到故人,而是等到了他离开的噩耗,还来不及伤心,便当场昏了过去。同时得到消息的张幼仪和徐家人匆匆赶至了济南,一路难掩悲痛。陆小曼则终日黑纱缟素,以泪洗面,几度哭至昏厥。她甚至将前来探望的好友通通拒之门外,自欺着先夫未亡。

梁思成、金岳霖、张奚若、沈从文、梁实秋、闻一多等人相继抵沪。后徐志摩的灵柩被运到了上海万国殡仪馆,在静安寺设奠,举行追悼仪式。安排在北平的公祭设在北大二院的大礼堂内,由林徽因主持,胡适、周作人、杨振声等到会致哀。贤达故友纷纷题写挽联、祭文,自然还有他的未亡人。

谈话是诗,举动是诗,毕生行径都是诗,诗的意味渗透了,随遇自有乐土。

乘船可死,驱车可死,斗室生卧也可死,死于飞机偶然者,不必视为畏途。

——蔡元培

归神于九霄之间,直着噫籁成诗,更忆招花微笑貌;

北来无三日不见,已诺为余编剧,谁怜推枕失声时。

——梅兰芳

红妆齐下泪,青鬓早成名,最怜落拓奇才,遗受新诗又不朽;

少别竟千秋,高谈犹昨日,共吊飘零词客,天荒地老独飞还。

——杨杏佛

多少前尘成噩梦,五载哀欢,匆匆永诀,天道复奚论,欲死未能因母老;

万千别恨向谁言,一身愁病,渺渺离魂,人间应不久,遗文编就答君心。

——陆小曼

在徐志摩的遗体抵沪后,陆小曼见到了现场唯一的遗物,是由她在1931年春创作的一幅山水画长卷。徐志摩将这幅画视为珍宝,将其放在铁箧中悉心保护,希望带到北京请人加题。睹物思人,陆小曼不禁泪水涟涟。自那之后,这幅山水长卷陆小曼始终珍藏,并将其看得比生命还要重要。

“我深信世界上怕没有可以描写得出我现在心中如何悲痛的一枝笔。不要说我自己这枝轻易也不能动的一枝。可是除此我更无可以泄我满怀伤怨的心的机会了,我希望摩的灵魂也来帮我一帮,苍天给我这一霹雳直打得我满身麻木得连哭都哭不出来,浑身只是一阵阵的麻木。几日的昏沉直到今天才醒过来,知道你是真的与我永别了。摩!慢说是你,就怕是苍天也不能知道我现在心中是如何的疼痛,如何的悲伤!从前听人说起‘心痛’我老笑他们虚伪,我想人的心怎么觉得痛,这不过说说好玩而已,谁知道我今天才真的尝着这一阵阵心中绞痛似的味儿了。你知道么?曾记得当初我只要稍有不适即有你声声地在旁慰问,咳,如今我即使是痛死也再没有你来低声下气的慰问了。摩,你是不是真的忍心永远的抛弃我了么?你从前不是说你我最后的呼吸也须要连在一起才不负你我相爱之情么?你为什么不早些告诉我是要飞去呢?直到如今我还是不信你真的是飞了,我还是在这儿天天盼着你回来陪我呢,你快点将未了的事情办一下,来同我一同去到云外优游去吧,你不要一个人在外逍遥,忘记了闺中还有我等着呢!”

而今才道当时错,心绪凄迷。红泪偷垂,满眼春风百事非。情知此后来无计,强说欢期。一别如斯,落尽梨花月又西。前尘往事散出彻骨寒凉,五载哀欢他不念,只是去意匆匆。万千别恨枯槁了万芳容颜,一身愁病,实载不动渺渺离魂。归期何问,归人何处寻。

轻轻的他走了,正如他轻轻的来,愿他能真正化为西天的云彩。让金柳因他而招摇,让夕阳下的波光里印下他的艳影。让天上虹穿透他的胸膛,映下七彩的绚烂,在揉碎的浮藻间,专为他而沉淀一场彩虹似的梦。集满一船星辉,在夜空画上一轮满月,愿漫漫长夜他不寂寞,愿夏虫笙箫都为他鸣和。或许前世他便是朵云彩,匆匆而来匆匆离去,只为探便人间情愫,未料生生跌入凡尘里面,十数年便似走过了永远,于是离开,于是不爱。

一程山水,一更风雪,一个绝世而立的你,来过,又离开;却是浪漫,又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