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情钱锺书

时间:2018-11-03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48 次

性情钱锺书

◎文/绿 萼

现代作家中,鲁迅的幽默冷峻,像匕首和投枪;老舍的幽默诙谐,笑中含着泪;梁实秋的幽默清淡,委婉不易觉察……钱锺书的幽默,则无论是在作品中,还是在生活中,都表现为辛辣。他的随笔集《写在人生边上》,极尽嬉笑怒骂之能事。其长篇小说《围城》,更是才情横溢,讽刺辛辣。小说写人间万象、世俗男女,直抵人性深处,在矛盾中展现可笑而有趣的一面,令人捧腹而又有所思。《围城》语言机智、诙谐、风趣,妙喻连篇,常常暗藏机锋。如“忠厚老实人的恶毒,像饭里的沙砾或者出骨鱼片里未净的刺,会给人一种不期待的伤痛”,“这一张文凭,仿佛有亚当、夏娃下身那片树叶的功用,可以遮羞包丑;小小一方纸能把一个人的空疏、寡陋、愚笨都掩盖起来”……如此妙喻,在《围城》中俯拾皆是。

钱先生是大师级的学者、作家,被誉为“文化昆仑”。一般人的印象中,大师、学者往往正襟危坐、严肃刻板,不近人间烟火。然而钱锺书无论为人还是为文,甚至治学,我们都可以领略到一种活泼的趣味。

钱锺书在清华大学读书时,有位关系很好的同学叫许振德。许振德当时爱慕班上一位漂亮的女同学,上课时经常盯着这位女同学看。钱锺书发现后,便画了一幅《许眼变化图》,描画了许振德眼睛的转动变化,下课后将画传给同学们看,一时间成为笑谈。(www.guayunfan.com)钱锺书一生最厌浮名虚誉,他以逃避名流聚会为乐,说是“大有小学生逃学的快感”。

粉碎“四人帮”后,钱锺书的作品陆续重印,在海外赢得巨大声誉。有位外国女记者看过后致电钱先生,希望能登门拜访,钱先生婉拒了她:“假如你吃了个鸡蛋觉得不错,何必认识那个下蛋的母鸡呢!”委婉而风趣,顿时传为名言。

十八家省级电视台拟拍一部大型系列电视片《当代中华文化名人录》,钱锺书名列其中。但任凭电视台的编导磨破嘴皮,钱锺书都婉言谢绝。摄制组人员只好给钱锺书的夫人杨绛打电话,说凡是被录制的文化名人,都有一笔可观的报酬。钱锺书不悦地说:“我都姓了一辈子钱了,难道还迷信钱吗?”

有一年钱锺书因病住院,女儿给他送来一盒蛋糕。门开着,他边吃边与人闲聊。这时某电视台的一个摄像记者悄然进入病房,开始偷拍。先拍钱锺书的后身,钱先生并不理会——因为天下人的后脑勺都差不多。接下来那位记者走到正面,正要拍摄,钱锺书忽然撩起被子,连人带头带蛋糕一起捂了进去,搞得头上身上被子上全是红的白的奶油。那位记者极感窘迫地说:“钱先生,您真不给面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