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名伶金少山的怪行

时间:2018-11-02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96 次

京剧名伶金少山的怪行

◎文/张森奉

京剧名伶金少山,系著名京剧花脸金秀山之子,满族人,曾是恭亲王府科班学生,功夫极深。

少山幼年随父学艺,演架子花脸兼铜锤,曾与其父同台演出《父子会》《洪羊洞》等剧,崭露头角。他身材魁伟,嗓音洪亮浑厚,在继承其父创造的铜锤唱腔基础上,吸收架子花脸的唱腔和做工,突破了两者严格分工的界限。对吐字、润腔、气口等技巧的运用,也较一般铜锤花脸细致,形成了自己的艺术风格。金少山继杨小楼后与梅兰芳合演《霸王别姬》,一时声名大振,被誉为“活霸王”。

金少山才艺非凡,但恃才傲物,狂放不羁,行为令人咋舌。幼年时的少山,十分羡慕王公贝勒的奢侈排场,到自己走红后就极力模仿。经常四五随仆,前呼后拥,持笼架鹰蓄犬饲猴,到北平城南窑台、陶然亭一带“喊嗓子”。在上海时,跟包的最怕随他逛百货公司。他每看见新奇东西就要跟包的付定钱,又常常过期不取,因为到期后总是无钱取货。有时他随心所欲一说,事后一忘记,而定钱也就白付了。下次逛百货公司,又要买,一时买不起,又要付定钱。(www.guayunfan.com)金少山的戏装蟒袍,都是平金丝所绣,价值万金,但常常被他于挥霍拮据之际送进当铺。到了约期登门,海报贴出,其“行头”还在当铺。戏院老板只好委曲求全,临时代赎以便登场。不久,又送进当铺,周而复始,他的这些毛病总是改不掉。

金少山登场误卯,系家常便饭。常常是在仓皇急促之中扮装登台,催戏的为此怨恨不已。唱《别姬》时,楚军、汉将都已登场,他还在后台慢慢吞吞地勾脸。戏院老板只好再上八大将“起霸”来垫场磨洋工,以等待他的扮装。不过,等他一出场念引子,几个身段架势一亮相,观众就把等待的怨气冲掉了。

金少山寅吃卯粮,一再预借包银,也是戏院老板深感头痛的事。有时老板不肯预借,他就耍花招:演《别姬》时,前几场他绘声绘色地表演,待到“霸王”进帐睡眠、“虞姬”在外步月这一场时,他乘机溜到后台叫喊“头痛”,不再唱了。老板晓得他的“毛病”又来了,只好答应预借包银,他才重回帐内继续演唱。

有一次,济南戏院邀金少山演出,广告登出几天,第二天就要上戏,而他仍逗留天津迟迟不肯上火车。原来他有一条与其形影不离的小黑狗,按铁路规定,动物不能与人同车厢,须另行装笼放在行李车中。金少山却坚持要和狗同行同坐,否则宁愿毁约不去济南。约角人暗暗叫骂,又无可奈何,只得高价特订包厢以让金与狗同行。金视狗如命,常在大庭广众之下怀抱小黑狗高喊:“我的孩儿啊!我的宝贝呀!”旁人为之侧目称怪。

金少山曾养有一只能接电话、能给客人倒茶点烟的马猴叫“三儿”。每当电话铃一响,“三儿”就会拿起电话吱吱叫。对方如听到慢慢放下听筒的声音,就说明“三儿”找老板去了,如电话突然中断,那就说明老板不在家。金少山十分喜爱“三儿”,常于半夜抽足鸦片后,敲锣教猴子耍把戏,四邻夜不能寐,怨声载道。后来,金又弄了一只小猴。两只不同种类的猴子见面就打架,将家里的陈设砸得乱七八糟。金少山一怒之下,将“三儿”打死了。

一次,金少山同梅兰芳一起赴香港演出,演出前他看中了一只价值三百五十大洋的小豹。他毫不犹豫地买下小豹,牵着在街上溜达。路人见豹惊慌失措,四处躲闪。警察以“妨害公共秩序”为名将金少山及小豹拘留。到夜晚,《别姬》即将开演,而“霸王”还在班房囚着。戏院老板无奈,只得花几千块现洋将“霸王”金少山赎出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