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嘴”孔庆德

时间:2018-11-01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46 次

“铁嘴”孔庆德

◎文/老 兵

孔庆德将军1911年生于山东曲阜,孔子七十三代后裔。他身材颀长,圆脑小眼,双目滴溜溜转,行路如赶场,步距阔大,频率极快,常人所不及。

1948年夏襄阳之战,刘邓所部活捉敌守将康泽。后参战诸部队均言其捉康泽之事,难辨真伪。孔庆德将军为当事人,笔者采访他时,叙之甚详:“康泽是江汉军区部队(十二纵)先捉的,六纵抢的,地点在襄阳东北角杨家祠堂。为了抢康泽,当时有三支部队架起机枪。我一看,不好,就站在中间,大声宣布:‘我是桐柏军区副司令员孔庆德,我命令你们住手!’遂平息抢俘虏事件。”将军言此曰:“如果打起来,那就闹大了,解放军打解放军都硬得很啊!”将军继言,“讲假的我不愿意,讲真的要得罪人。人家叫我写文章,我只能写:‘解放军捉了康泽’,谁都不得罪,奶奶的!”

孔庆德将军能言善辩,直话直说,常蕴深机,能屈能伸,时露锋芒。“文革”中,与造反派辩论,既能上纲上线,又能粗言俗语,人皆不敢与之对语。周恩来称孔庆德将军为“孔大炮”,将军于湖北又有“孔铁嘴”之名。(www.guayunfan.com)湖北十堰第二汽车制造厂开工于1967年4月,因“文革”中群众造反,瘫痪一年。该厂老干部靠边,造反派猖狂。1968年夏,孔庆德将军临“乱”受命,至“二汽”抓生产。刚到,即遭造反派围攻。将军登土台雄辩滔滔:“毛主席说,革命无罪,造反有理。这要看造谁的反,什么人造反。老干部打蒋介石算不算造反?打日本鬼子算不算造反?打美国佬算不算造反?如果是造反,这些老干部造反比你们早,怎么成了保守派?”将军又曰:“我当红军,干了几十年革命,从来没有带过女秘书。不像有的造反派,才造几天反,就搞几个女秘书,我看那个王八蛋得修理了!”将军发言大快人心,全场掌声雷动。

焦枝铁路建设中,孔庆德将军至某工地视察。其时,两派忙于打派仗,工地冷冷清清。将军下车就召开大会,昂然登台动员,锋芒直指造反派:“你有尚方宝剑,是抓革命,我也有尚方宝剑,是促生产,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又曰:“修焦枝铁路是毛主席、周总理交的任务,是为了准备打仗。明天,谁不上工,谁就是反革命!”次日开工,果无一人敢缺勤也。

焦枝铁路之关键为襄樊汉水大桥的建设。某日,将军至汉水大桥工地,问:“什么时候可拿出图纸?”答:“需半年。”将军曰:“不行,一个礼拜。”工程人员答:“半年都打了折扣。”将军问:“武汉长江大桥有多长?”答:“×××。”问:“襄樊大桥比武汉大桥还长吗?”答:“短。”将军曰:“你们这里有没有武汉长江大桥图纸?”答:“有。”将军指示曰:“你们把武汉长江大桥的图纸砍一段下来,需多长时间?”工程人员无言以对,五天即设计出襄樊大桥图纸,半年建成襄樊大桥。故今见之襄樊大桥,即武汉长江大桥一段之“克隆”也。

某日,孔庆德将军至河南洛阳,视察黄河大桥的建设。将军限令十个月完工。工程师对曰:“修一个桥墩就得五个月,十个月只能修两个桥墩。”将军曰:“这样要修到猴年马月!”又问:“一共有几个桥墩?”答:“十几个。”将军曰:“十多个桥墩一起开工!”答:“我们没有这么多人。”问:“给你人能否建好?”答:“行。”将军遂发动全市民兵数万,挑灯夜战。黄河大桥八个月即完工。

孔庆德将军说话喜设“笼子”,稍不留神,便被“套牢”。1990年某日,将军至襄樊视察,车过襄樊汉水大桥,遇堵车。陪同的市领导无意中叹曰:“当年这条公路桥没有设计好,修得太窄了,太短了。”将军闭目未答话。次日,该领导向将军汇报修襄樊二桥事。将军问,南京长江大桥多长多宽。答之。将军又问,武汉长江大桥多长多宽。亦答之。又问,为什么不能像南京、武汉大桥的规模建?那位领导答:“首长,没有钱啊!”将军冷嘲曰:“你也知道没有钱办不了事啊!老子当年就是没有钱才建成这个样,你懂吗?”该领导面红耳赤,检讨不迭。

某日,全国各医药公司于解放军总医院开会,特约孔庆德将军出席。将军与会议代表——各医药公司经理一一握手,即席发言曰:“我向你们提个要求好不好?”众皆鼓掌。将军曰:“军队经费困难,希望你们一不要卖假药,二不要卖贵药。”经理们皆张口结舌,大气不敢出。

1996年,红军长征胜利六十周年时,孔庆德将军逢人便讲红军传统,曰:红军时期连队有士兵委员会,权力很大。杀一头猪,连队领导想吃猪下水,没门!必须经过士兵委员会讨论。将军言此愤愤:“哪里像现在,一级比一级吃得好。”又曰:红军时期一个人怕死是非常丑的事。好比我们两个,平时关系很好,但不能说怕死,那比挖祖坟还厉害。要一直闹到连部去讲理,还叫连部做证人,打仗看谁真的怕死。将军言此话锋一转:“哪像现在,都讲享受,还能不怕死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