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齐皇帝们的荒诞事情_北齐权臣明争暗斗

时间:2018-06-14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35 次

北齐皇帝们的荒诞事情_北齐权臣明争暗斗

北齐(都邺城,位于今河北省临漳县西南)皇建二年(561年)十一月,北齐孝昭帝高演去世,其弟高湛继位,是为武成帝。北齐武成帝信用近臣和士开、祖珽二人,引发了一场场你死我活的权势之争。

皇后淫乱埋下祸根

侍中(侍从皇帝的主官)和士开是个谄媚取宠的能手。高湛为长广王时,和士开为其行参军(王府属官),暗下称高湛为“天帝”,与之戏狎无度,使得高湛“须臾之间,不得不与士开相见”。高湛即位称帝不久,和士开以“自古帝王,尽为灰土”,“一日取乐,可敌千年”,劝说他及时行乐,把政事交给大臣处理,无须亲自操劳。武成帝对和士开言听计从。从此,他三四天上一次朝,且仅仅走过场,一会儿便返回内宫。

武成帝对和士开宠信无疑,让他经常同胡皇后在一起握槊(又称双陆,由两人对赛的赌博游戏),手把手取乐,致使二人勾搭成奸。

河南王高孝瑜(武成帝之侄)听到胡皇后与和士开的丑闻后,提醒武成帝不能让皇后单独同大臣手触手游戏。他又以赵郡王高叡之父高琛(齐高祖高欢之弟)因与高祖后妃淫乱被处死,劝说武成帝不可亲信高叡。和士开和高叡听说后,共同在武成帝面前谗毁高孝瑜。由此,武成帝对高孝瑜反而产生忌恨。

河清二年(563年)六月,武成帝听说高孝瑜同尔朱氏宫女私通,极为气恼。不久,武成帝借一次酒宴,令人用毒酒将高孝瑜暗杀。(www.guayunfan.com)

祖珽谋夺相位

散骑常侍(皇帝侍从官)祖珽曾犯盗窃诈骗罪被革职为民,由于其善于谄媚被重新起用,并受到武成帝亲信。祖珽担心武成帝一旦去世他将失势,便与和士开密谋如何向太子高纬取宠,以稳固其地位。

河清四年(565年)四月,祖珽上书武成帝,劝他退居太上皇仍掌国政,把皇位让给太子。武成帝接受祖珽劝谏,退称太上皇,让年仅十岁的太子高纬即位,是为北齐后主。由此,祖珽被提升为秘书监(主管图书典籍和著作)、仪同三司(享受宰相待遇),受到太上皇和后主二代皇帝的亲信。

天统三年(567年),祖珽想当宰相,有意讨好黄门侍郎(皇帝侍从官)刘逖。他写好弹劾尚书令(宰相)赵彦深、侍中左仆射(副宰相)元文遥和侍中和士开的奏书,要刘逖为他奏报。刘逖没敢上奏。赵彦深等人听说后,将此事告到太上皇那里。太上皇大为恼火,令人将祖珽抓来,质问他:“为何要诋毁我的士开?”祖珽称他们“朋党弄权”,“卖官鬻狱”。太上皇见祖珽出言不逊,气得用刀把上的铁环捣祖珽的嘴,又令人用土堵他的嘴,接着下令把他关进光州(位于今山东省莱州市)土牢,并让他成天戴着枷锁。祖珽被用以照明的芜菁烟火熏得双眼失明。

和士开去留之争

天统四年(568年)十二月辛未日,太上皇病危,嘱托和士开辅佐后主执政,拉着他的手去世。北齐后主尊其母为太后。朝廷有识之士鉴于胡太后与和士开素有奸情,认为不把和士开调离朝廷,国家不会安定。

赵郡王高叡对和士开当权乱政深为忧虑。他和冯翊王高润、安德王高延宗及元文遥等人一起向后主进言,提出和士开不宜继续留在朝廷任职。接着,他们又奏告胡太后,称和士开收受贿赂,行为不正,要求把和士开调离朝廷,让他出任兖州(治所位于今山东省兖州市)刺史(行政长官)。

胡太后不同意将和士开调出,质问他们说:“先帝在世时,你们为何不提议将和士开调离?”高叡等人寸步不让,接连三次奏请胡太后调离和士开,胡太后都没有答应。

为了避免闹僵,和士开向胡太后献缓兵之计。于是,胡太后任命元文遥为西兖州(治所位于今山东省定陶县)刺史、和士开为兖州刺史,并许诺等先帝安葬后,让元、和二人分头去任职。

天统五年(569年)二月,太上皇安葬后,元文遥已经赴任,和士开仍没有动身。高叡催促要和士开赴任,胡太后提出再留一百天。高叡板起面孔不同意。胡太后想缓和气氛,宴请高叡。高叡拒绝说:“我今天来,是商讨国家大事的,不是来饮酒的!”说罢,扬长而去。

胡太后与和士开见高叡如此紧盯不放,暗中策划以“不臣之罪”将高叡处死。内宫有人知道他们这一密谋,私下劝告高叡说:“太后既然执意不让和士开离开,大王又何苦违拗呢?”高叡回答说:“我以国事为重,宁死不避祸难。贪生怕死,眼睁睁看着国家遭受祸乱,这不是我的人生志向。如今皇上年少,我受先帝重托,岂能容忍奸臣留在他身边?如果不坚持正气,我有什么脸面仰望青天?”

当天夜里,高叡做了一场噩梦,梦见一个巨人把他压住。梦醒后,高叡知道这个梦不是好兆头,坐起独叹道:“大丈夫为国效命,说不定哪一天就会遭遇不测之祸!”

第二天早晨,高叡准备去上朝。他的妻子苦苦劝他不要去。高叡说:“自古以来,忠臣都是以国事为重而不顾自己生命的。我应当以死效忠国家,怎么能容忍一个妇人祸乱朝政?和士开是什么东西,竟敢如此猖狂!我宁愿为先帝的大业而死,也不能眼看朝廷受到颠覆!”其妻只好目送他走向朝廷。

高叡走到宫廷门口时,又有人劝他说:“请大王不要进去,贸然进去,说不定会有危险。”高叡回答说:“我对上没有辜负天意,纵然死了,亦没有什么遗恨!”说罢,他坦然进入宫门。

高叡入宫后见到胡太后。胡太后再次提出缓派和士开去兖州赴任,高叡仍然坚持不同意。当高叡离开皇宫走到永巷时,突然冲上来一群兵士将他逮捕。为首的兵士不容高叡分辩,当即将他押至雀离佛院杀害。高叡被杀后,和士开复任侍中、右仆射。

和士开被杀风波

北齐后主亲掌朝政后,念及当初祖珽扶助他称帝之情,重新起用他为海州(治所位于今江苏省连云港市西南海州镇)刺史。祖珽则通过后主乳母陆令萱之弟陆悉达上书朝廷,为他引荐。和士开见后主有意起用祖珽,便抛弃前隙,顺水推舟建议后主将祖珽调回朝廷。于是后主将祖珽召回,官复原职。

和士开憎恶尚书令胡长仁(胡太后之兄)不肯向他依附,在后主面前谗毁胡长仁,称他骄横放肆。后主下令将胡长仁贬为齐州(治所位于今山东省济南市)刺史。为此,胡长仁对和士开非常恼恨,打算派刺客将和士开刺死。和士开听说后,同祖珽谋划报复胡长仁,由祖珽出面,奏请后主按汉文帝诛杀薄昭[1]的先例,将胡长仁处死。后主随即派人去齐州逼令胡长仁自杀。

武平元年(570年)七月,和士开由中领军(主管警卫部队)受任尚书令。和士开执掌朝政后与女侍中陆令萱之子武卫大将军穆提婆相勾结,大肆排斥异己。琅邪王京畿大都督(驻京部队统帅)高俨(北齐后主同母弟)憎恶和士开和穆提婆专权奢纵,常常用逼人的眼光盯着他俩。尚书右仆射兼吏部尚书(朝廷主管官吏任免的部门长官)冯子琮(胡太后妹夫)仗恃是胡太后亲戚,声称任免官员无须对和士开言听计从。由此,和士开对高、冯二人产生忌恨。和士开想罢免高俨的兵权和冯子琮的官吏任免权。高、冯二人则串通一气,策划把和士开除掉。

武平二年(571年)四月,高俨令治书侍御史(最高监察机关内设机构长官)王子宜上书弹劾和士开的罪行,请求将其逮捕处死。冯子琮故意把这份举报奏书夹杂在其它文书中一并呈送后主。北齐后主没有仔细审阅就批准照办。七月二十五日,和士开按照惯例参加早朝。高俨以皇上有令,要领军(军事将领)库狄伏连、都督(军事将领)冯永洛将和士开拦截杀死。

北齐后主听说和士开被杀勃然大怒,指令左丞相斛律光诱捕高俨,将库狄伏连、冯永洛、王子宜等人抓捕并处以肢解。胡太后责问高俨为何要杀死和士开,高俨声称受冯子琮指使。胡太后随即令人用弓弦将冯子琮绞死在宫中。接着,北齐后主派人将高俨害死。

斛律光遇害

当年(571年)十月,北齐后主发现胡太后与僧人有奸情,下令将胡太后幽禁于北宫。祖珽乘机劝说后主封陆令萱为太后,陆令萱则吹捧祖珽为国师。北齐后主采纳陆令萱的建议,任命祖珽为尚书左仆射。

祖珽得势后恃宠专权,引起斛律光忌恨。斛律光认为祖珽是个“多事乞索小人”,常常暗自抱膝忧叹:“那个瞎子回到朝廷,国家必然要遭殃!”祖珽了解这一情况后,对斛律光怀恨在心。穆提婆曾想娶斛律光的女儿为妻,遭到斛律光拒绝。斛律光又曾劝说后主不要将晋阳(位于今山西省太原市)附近的养马练兵场赐给穆提婆。穆提婆对斛律光积怨很深。

斛律光身居高位后,生活节俭,不近声色,杜绝宾客馈赠礼品,不以权谋私。他领兵对外征战,从来没有打过败仗,北周(都长安,位于今陕西省西安市)等国把他视为心腹之患。

武平三年(572年)春天,北周勋州(治所位于今山西省侯马市)刺史韦孝宽派间谍去邺城散布谣言,宣扬“百升飞上天,明月照长安”,影射斛律光要篡位称帝,企图离间他与北齐后主的关系。祖珽和陆令萱借机附和,向后主诬称:“百升即是斛,明月即是光,看来斛律光是要造反了。”北齐后主派侍中兼领军(皇帝侍卫将领)韩长鸾暗中调查,查无实据,把此事放下。

不久,丞相府佐(丞相府官员)封士让诬告斛律光家藏兵器,养有千名奴仆,图谋造反。北齐后主信以为真,便与祖珽设计诱捕斛律光。

当年六月戊辰日,祖珽以后主的名义派人给斛律光送去一匹马,约他同去东山游玩。第二天,斛律光应约刚刚进入宫门,被埋伏在那里的力士刘桃枝等人抓住勒死。随后,北齐后主以谋反罪下令将斛律光的儿子兖州刺史斛律武都、开府仪同三司斛律世雄、斛律恒伽和斛律光的弟弟骠骑大将军斛律羡等人处死,将斛律光的女儿斛律皇后废为平民。事后,祖珽派人去斛律光家查抄,没有查出他私藏兵器、私养千名奴仆。北周武帝宇文邕听说斛律光被杀,特此发布赦令,以示庆贺。

陆令萱与祖珽反目

祖珽害死斛律光后,与侍中高元海共同执掌朝政。高元海的妻子是陆令萱的外甥女。祖珽要求担任领军,被高元海暗中阻止。祖珽听说后,弹劾高元海与司农卿(主管仓储及宫廷膳食供应)尹子华等人结党,又把高元海平时向其泄露的有关陆令萱所说的宫禁机密放了出来。陆令萱大为恼火,唆使北齐后主将高元海贬为郑州(治所颍阴,位于今河南省许昌市)刺史。之后,祖珽独揽朝政。

武平四年(573年),祖珽与陆令萱、穆提婆母子因为争权夺利发生矛盾。祖珽指使人弹劾穆提婆的属官王子冲受贿,想以此牵连穆提婆和陆令萱。陆令萱则在北齐后主面前声称:“老婢该死,错看了祖珽,此人原来是个大奸臣。”北齐后主令领军大将军韩长鸾调查,查出祖珽多次假传圣旨骗取钱财。北齐后主赦免祖珽死罪,将他贬为北徐州(治所位于今山东省临沂市西)刺史。祖珽不肯出行,韩长鸾令人将他推出门,强拉他上路。

北齐后主听信谗言

侍中张雕受命主管财政后,压缩宫廷不急需的开支,约束后主身边大臣骄奢放纵,引起尚书左仆射穆提婆和韩长鸾等人的憎恶。

当年(573年)十月,北齐后主想离开邺都巡视晋阳。张雕和侍中崔季舒、尚书左丞(宰相府事务长官)封孝琰、散骑常侍刘逖等人认为,陈朝(都建康,位于今江苏省南京市)军队正在围困寿阳(位于今安徽省寿县西),皇上北去晋阳会引起人心波动,联名上书劝说北齐后主暂缓去晋阳。韩长鸾借机紧急求见北齐后主,诬告张雕等人“未必不反,宜加诛戮”。北齐后主不问是非曲直,将张雕、崔季舒、封孝琰、刘逖等人召到殿前院

中,当即下令将他们斩杀。之后,北齐后主出巡晋阳。

《北齐书》卷八《后主纪》、卷九《武成胡后传》

卷十一《河南康舒王孝瑜传》

卷十三《高叡传》、卷十七《斛律光传》

卷五十《和士开传》

《通鉴纪事本末》卷二十五《周灭齐》

【简评】

武成帝不辨善恶,信用奸臣,昏庸荒淫,委政幼子,是导致北齐后期权争不息的根本原因。权臣之间长年争斗,愈演愈烈,大大削弱了国力,加速了北齐的灭亡。承光元年(577年),北齐为北周所灭。

【注释】

[1]薄昭系汉文帝之母薄太后之弟,受封轵侯。汉文帝十年(前170年),薄昭因杀死朝廷使臣,汉文帝令其自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