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李训、郑注谋诛宦官

时间:2018-06-09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212 次

唐朝李训、郑注谋诛宦官

唐(都长安,位于今陕西省西安市)自元和末年(820年)唐宪宗李纯去世,由宦官控制朝政,“建置天子在其掌握,威权出人主之右”。唐文宗李昂即位后“励精求治,去奢从俭”,削减后宫宫女三千多人,力图革除弊政。他尤其痛恶宦官专权,决意削除宦官势力。

唐大和五年(831年)二月,唐文宗与同平章事(宰相)宋申锡密议如何除掉在朝廷专权的神策军中尉(由宦官担任的警卫部队统帅之一)王守澄。此事被王守澄的亲信游医郑注获悉。郑注密告王守澄。王守澄随即诬告宋申锡图谋改立漳王李湊(唐文宗之弟)为帝。唐文宗向来忌妒李湊贤能,对王守澄的谗言信以为真,反将宋申锡贬为开州(治所位于今四川省开县)司马(州府属官)。宋申锡含冤去世。

大和八年(834年),唐文宗患中风。王守澄引荐郑注为唐文宗治疗,病情明显好转。从此,郑注受到唐文宗宠信,被任命为太仆卿(主管皇宫用马及畜牧业)兼御史大夫(最高监察机关长官)。

东京(位于今河南省洛阳市)留守(军政长官)李逢吉原任宰相。他想重新入朝为相,派其侄李仲言带上百万金币去京城贿赂郑注。郑注通过王守澄将李仲言引荐给唐文宗。唐文宗见李仲言能言善辩,任命他为翰林院侍讲学士(皇帝学术顾问),将其改名为李训。李训多次为唐文宗出谋划策,受到唐文宗宠信。

李训、郑注受到重用后,发誓要对唐文宗效忠。唐文宗考虑他们都是由王守澄推荐的,其行踪不会受到王守澄的怀疑,便把制裁宦官的希望寄托在李、郑二人身上。李训、郑注领受唐文宗密旨,以制裁宦官为己任。

首先,他们设计处死当年杀害唐宪宗(唐文宗祖父)的宦官陈弘志。陈弘志时任山南东道(治所位于今湖北省襄樊市襄阳城)监军(代表朝廷监察军事)。李训建议唐文宗召陈弘志回京,以便在途中将他除掉。

大和九年(835年)九月,陈弘志返抵青泥驿(位于今陕西省蓝田县)时,被守候在那里的兵士击杀。

接着,李训和郑注向唐文宗献计诛杀王守澄。他们建议文宗改任王守澄为左右神策观军容使兼十二卫统军(警卫部队统帅),名为提任,实则夺其实权。十月九日,唐文宗密令宦官李好古率众突然控制王守澄住处,逼令他饮毒酒自杀。李训因功升任礼部侍郎(朝廷主管礼仪教育的部门副长官)、同平章事(宰相)。

处死王守澄后,李训同郑注密谋,建议唐文宗任命郑注为凤翔(治所位于今陕西省凤翔县)节度使,传令十一月二十七日安葬王守澄那天,宦官都要去送葬,到时由郑注率兵突袭,将宦官全部杀死。

李训为人狡诈,他虽由郑注推荐,对郑注却十分忌妒。郑注离京去凤翔后,李训转而和其同党左金吾卫大将军(主管皇宫、京城巡卫)韩约等人谋害郑注。他们顾忌原定安葬王守澄之日由郑注领兵诛灭宦官,功劳将归于郑注,决意提前在京都除灭宦官,不让郑注插手,然后再设法除掉郑注。

十一月二十一日早朝,韩约向唐文宗奏报,称他的官府后院石榴树上,昨夜降有甘露(甘美的雨露。古人以降落甘露为天下太平的瑞兆。),向唐文宗行舞蹈之礼表示祝贺。李训当即劝唐文宗前往观看,以承受上天赐予的祥瑞。唐文宗先命宰相府官员前往察看,接着令左、右神策军中尉仇士良、余弘志率领众宦官前去观看。之前,韩约和邠宁(治所位于今陕西省彬县)节度使郭行余在左金吾官府内埋伏几百名兵士,伺机动手。

当仇士良率领众宦官进入左金吾府后院时,韩约紧张得“变色流汗”,仇士良感到奇怪。不一会,窗帘被风吹起,仇士良发现室内有很多手执兵器的士兵,又听见他们搬弄兵器的撞击声,不由得大吃一惊,急忙拔腿往外跑。守门兵士想关门,被仇士良斥退。仇士良奔到唐文宗面前,奏告他在左金吾府发现的情况。李训见宦官已经知道他们的密谋,准备采取应变措施。这时,宦官抬来软轿,请唐文宗上轿回宫。李训上前拉住软轿,不让唐文宗回宫。此刻,李训的亲信京兆少尹(京都地区行政副长官)罗立言、御史中丞(最高监察机关副长官)李孝本领兵分别从东、西两面朝宦官冲杀过来。宦官大喊冤枉,许多人被砍伤,有十多人当场被杀死。

唐文宗喝斥李训松手让他回宫,李训仍然抓住软轿不放。宦官郗志荣冲上来挥拳将李训击倒,众宦官随即护卫唐文宗进入内殿,并关上宫门。李训见势不妙,骑马出逃。仇士良等人当即下令警卫兵士讨伐“贼党”。李训和韩约、罗立言、郭行余、李孝本等人被追杀。宰相王涯、贾唜以及六百多名朝廷官员没有参与李训等人密谋,亦无辜被杀。这次事件史称“甘露之变”。

郑注按照原先同李训的约定,已率领五百名亲兵离开凤翔。他获悉京都出事,李训败逃,连忙率军返回凤翔。当月二十五日,仇士良派人携带密诏,令凤翔监军(军事监察官)张仲清将郑注诱杀并杀死其全家。

事后,仇士良等宦官听说唐文宗知道李训等人密谋,对唐文宗十分怨恨,经常出言不逊。唐文宗羞愧自惭而又无计可施,只好听任宦官滥施权威,长年以酒浇愁。开成五年(840年)正月,唐文宗在忧郁中去世。

《通鉴纪事本末》卷三十五《宦官弑逆》

《旧唐书》卷一百六十九《李训传》、《郑注传》

《新唐书》卷一百七十九《李训传》、《郑注传》

【简评】

唐朝后期,宦官掌握警卫部队,控制朝政。“宦者之祸,始于明皇,盛于肃、代,成于德宗,极于昭宗”。“文、武、宣、懿、僖、昭六帝,皆为宦官所立,势益骄横”。宦官“自称‘定策国老’,目天子为门生,根深蒂固,疾成膏肓,不可救药矣!文宗深愤其然,志欲除之,以宋申锡之贤,犹不能有所为,反受其殃”(《资治通鉴》卷二百六十三《唐纪七十九》)。唐文宗只好借助由宦官引荐的李训、郑注二人。李、郑使用暗杀手段除掉陈弘志、王守澄等人。他们密谋尽诛宦官,韩约临事惊慌导致甘露惨剧发生。甘露之变后,宦官势力与某些方镇势力相勾结,皇权丧失殆尽,唐王朝在凄风苦雨中飘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