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李承乾为什么被废?

时间:2019-04-04  栏目:名人故事  

唐朝李承乾为什么被废?

一向没什么反应的承乾,开始了一系列的作为。首先他为自己充实人马,搜罗党羽。

当时,兵部尚书侯君集因为平定高昌国时私贪了许多珍宝,被弹劾下狱。后来太宗虽免罪释放,命他任吏部尚书,但侯君集仍旧十分不满。他自认为有功不赏,反受侮辱,太宗对他是兔死狗烹,过河拆桥,所以一直怏怏不乐。

李承乾知道侯君集对太宗不满,而恰巧侯君集的女婿贺兰楚石在东宫当卫士,便多次令贺兰楚石邀请侯君集到东宫密谈,问如何才能巩固太子的地位。侯君集本来没有想帮承乾,但是看到他如此顽劣,就起了轻视之心,想利用他作为傀儡,然后自己夺取帝位。他打定主意之后,就开始劝承乾谋反,一次说得兴起,还举起双手道:“我的这双好手,就是为殿下夺取宝位而长的。”他见承乾犹豫,进一步煽动道:“皇上宠爱魏王泰,天下人都知道,恐怕殿下有隋朝太子杨勇被废之祸,要早做准备啊。”这句话说到了承乾心坎里,他就是担心这个,于是他把侯君集视为心腹,赐予重金,让他刺探太宗的心意变化。

之后,承乾又用重金收买了左屯卫中郎将李安俨,让他负责观察太宗行动,为政变做准备。李安俨原是太子李建成的宫臣,玄武门政变时建成被杀,他为建成报仇而力战,太宗以为此人品德忠贞,便当做亲信使掌宿卫军。此时他已完全投靠了李承乾。

汉王李元昌也劝承乾发动政变,像太宗一样夺得帝位。李元昌是太宗同父异母的弟弟,因为经常违法乱纪,受到太宗的训斥,心怀怨恨,此时他也支持承乾发动政变,他甚至还憧憬了承乾掌权后的美好画面,说:“我前些天看见皇上身边有个美人,琵琶弹得真妙,望举大事成功后太子能赐予我。”

太子一派中还有刺史赵节、驸马都尉杜荷。赵节的母亲长广公主是太宗的妹妹,杜荷是宰相杜如晦的儿子,太宗的女婿。

通过对比我们不难发现,东宫派中,大多是皇亲国戚,手握兵权;魏王派中,大多是文人谋臣,控制着舆论。(www.guayunfan.com)

东宫派中,凡是密谋政变之人,都割臂出血,用白帛揩吸,然后将血帛烧成灰,和在酒中一起饮下,誓同生死,一有机会就要率兵攻入太宗居住的西宫。杜荷还提出了第二套方案,道:“殿下可诈称身染暴病,皇上一定亲临探视,那时动手夺取帝位,可不费吹灰之力。”

就在太子集团紧锣密鼓的准备发动政变之时,齐王李祐却在贞观十七年(643年)二月抢先举兵谋反。李祐是太宗第五子,为阴妃所生,但他性情轻浮暴躁,亲小人而远君子,尤喜游猎。贞观十年外出任齐州都督后,他的母舅阴弘智常说:“你的弟兄众多,皇上百年后难测吉凶祸福,应及早蓄养壮士自卫,才能保全自身。”李祐在山东经营几年之后,就想割据一方,于是发动叛乱。

承乾开始听到李祐在齐州谋反的消息,心中暗喜,以为自己可以趁机网罗党羽,到时太宗外患未平,内忧已起,或者逼他主动退位。但是承乾没有想到,齐王李祐却成为自己的掘墓人。没过多久,齐王的叛乱失败,承乾也不以为然,他觉得自己政变的条件远比李祐优越。他对心腹纥干承基说:“东宫西墙,离皇上住的大内不过二十步,要论谋划大事,李祐怎么能和我比!”

不料,纥干承基与齐王李祐也有勾结,审问李祐谋反案时被牵连出,逮捕入狱,谋反乃是大罪,当时有司判其罪当斩首。纥干承基不想死,于是他揭发了承乾的谋反内幕,以求立功,能免除一死。

太宗听说之后,非常吃惊,他没想到,自己厌恶的儿子,自己眼中那顽劣不堪的儿子,竟会做出如此举动。于是立即令元老重臣长孙无忌、房玄龄、萧瑀、徐茂公、孙伏伽、岑文本、马周、褚遂良共同会审。会审结果表明,承乾确实准备发动政变,人证物证俱全,事实确凿,太宗也不得不信,于是问左右侍臣该如何处治承乾。

承乾虽然准备发动政变,但是毕竟还未成行,而且他是太宗的儿子,虎毒不食子,太宗也不愿自己的儿子死。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朝中重臣没人敢贸然发言。沉默良久,通书舍人来济小心翼翼地说道:“陛下不失为慈父,太子能得善终,就是良策。”

太宗一看也只能如此,于是点头同意。贞观十七年二月初六,太宗正式下诏废太子承乾为庶民,幽禁于右领军府。而他的东宫派诸人都受到惩处,其中赐汉王李元昌在家自尽;侯君集、李安俨、赵节、杜荷等人都判斩首;辅佐太子的官僚张玄素、赵弘智、令狐德棻等以劝谏不利为由免职为民。整个东宫派只有于志宁、纥干承基二人幸免,太宗因于志宁敢于直谏,不但没有治罪,反而慰勉一番;纥干承基因反戈一击有功,太宗没有食言,任命其为折冲都尉,爵平棘县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