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耳的小故事_重耳落难多年终兴邦

时间:2017-03-10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689 次

重耳的小故事_重耳落难多年终兴邦

所有的英雄都是在历史上做出过不平凡事迹的人,然而成为英雄的方式却又多种多样:有些人生来就具有坚忍不拔的品格,立志横扫一切羁绊,最终成就了一番事业;而也有一些人,本来资质平庸,却在很偶然的情况下被迫接受历史的考验,最终被锻造成了英雄。晋文公重耳(公元前636年—公元前628年在位)就是后者的典型代表。

公元前771年,犬戎军队攻破镐京(今陕西西安一带),周幽王(公元前781年—公元前771年在位)被杀,西周(公元前1046年—公元前771年)灭亡。即位的周平王(公元前70年—公元前720年在位)被迫迁都洛邑(今河南洛阳),中国开始进入了春秋时代(公元前770年—公元前476年)。这一时期,不仅各个诸侯国之间经常攻杀,就连诸侯国内部也经常为了争权夺利打得你死我活,经常弄得兄弟反目,父子成仇。重耳所在的晋国(今山西、河北、河南一带),也无可避免地要遭受这番劫难。

原来,重耳是晋献公(公元前676年—公元前2015-05-09 做梦,梦见了太子您的母亲齐姜。

按照礼法,您应该马上进行祭祀。”听了这番话,申生连忙举行祭祀。祭祀之后,按照礼法的要求,申生亲自将祭祀用的肉带到都城献给晋献公。而肉拿到宫里去后,骊姬往肉里下了毒。当晋献公准备吃的时候,骊姬说:“万一有毒怎么办?”晋献公不以为然:“寡人的亲儿子献的肉,还有什么可怀疑的?”骊姬叹了口气说:“如今人心不古,好几个国家都发生了公子为了夺位害死国君的事情,还是小心为妙。”于是晋献公把肉分给一条狗和一个奴隶吃,结果狗和奴隶当场就死了。

这时候,骊姬连忙哭哭啼啼地说:“臣妾怎么说的?君上还不相信臣妾,其实臣妾一心一意都是为了君上啊!臣妾早就听说太子被派到曲沃之后,一直怨恨君上,这次肯定是他的阴谋啊!”晋献公气得直跺脚:“这个逆子,寡人的位置早晚都是他的,何必这么着急!”当申生听说这个消息后,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赶忙逃回曲沃。而晋献公也是步步紧逼,派人将申生赐死。

然而此时已经四十多岁的公子重耳,似乎还根本没有意识到危机的存在。他整天在自己的地盘饮酒打猎,过着神仙一般的生活。在他看来,自己跟太子和骊姬都不沾边,谁胜谁负跟自己都毫无关系,他只想当一个逍遥快活的贵族。可是树欲静而风不止。有一天,重耳正在和谋臣们饮酒聊天,突然有人冲进来说:“报告公子,大事不好了!骊姬向君上进了谗言,说公子您和太子勾结,阴谋造反。现在君上已经派大军杀入蒲城,要把您抓回去!”

听了这话,重耳吓得直哆嗦,手中的酒杯一下子掉到了地上。这时大军已经冲了进来,重耳管不了这么多,连忙撒腿就跑。在翻墙的时候,追兵一剑砍来,砍到了他的衣服。重耳就这样连滚带爬地逃出蒲城,与逃出的其他谋臣陆续会合,并商量下一步怎么办。重耳的一个谋臣、也是他的舅舅狐偃说:“眼下君上已经被骊姬灌了迷魂汤,咱们再怎么劝谏都没用。现在晋国哪里都不安全,不如咱们逃到我的老家狄国(今陕西北部一带)去,那里也算公子的母邦,待在那里也方便。”众人认为言之有理,就依计而行。狄国国君对母亲是本国人的重耳特别优待,晋献公鞭长莫及,也没有再追杀至此。重耳在这里娶妻生子,与谋士们的生活也逐渐安定了下来。就这样不知不觉过了十二年,昔日的国仇家恨,似乎也逐渐在重耳的脑海中消逝了。

而就在这十二年间,晋国的局势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先是奚齐在晋献公死后即位,但是很快被杀死,骊姬一党覆灭。不久,出逃的公子夷吾在秦国的帮助下回国即位,即晋惠公(公元前650年—公元前637年在位),但是他昏庸无道,猜忌心强,晋国一天天衰落下去。公元前644年的一天,谋士赵衰来找重耳说:“臣听说,现在的君上担心公子您回国夺取他的君位,已经准备派几个武士过来刺杀您。”重耳一听,愣了半天说:“本公子对国君之位一直都没有非分之想,而且咱们在狄国已经待了这么多年,对君位有什么威胁?夷吾啊夷吾,你怎么就突然间想对我大下杀手啊!”“看来,狄国也待不下去了。”赵衰说:“毕竟这里离晋国太近,随时可能大难临头。臣听说齐国(今山东西部与北部一带)国君为人和善,求贤若渴。公子要不带着我们一起去吧,总比在这里坐以待毙要强。”

无奈之下,重耳只好回家收拾行装。他对自己的妻子说:“我此去前途未卜,不知何时能够回来。你等我二十五年,如果我还不回来,你就再嫁人。”他的妻子听了这话,苦笑道:“二十五年?咱们都这一把年纪了,二十五年后我恐怕都入土为安了,哪还能再嫁人啊?亏你说得出口!”重耳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低头不语。再一抬头,妻子已经泪水涟涟,一把抱住他说:“大丈夫志在天下,不要以家为念。去吧,我替你照顾孩子,到死都等着你,你可一定要回来啊!”重耳也泣不成声,连连点头。

从狄国到齐国要经过卫国(今河南濮阳一带)。按照传统的礼法,重耳身为公子,应该受到各国国君的款待。可是卫文公(公元前659年—公元前635年在位)是个势利之人,一看重耳是个破落贵族,毫无政治前途,连顿饭都不给吃,直接把重耳他们赶出了卫国的都城。重耳他们本来就指望着卫国能提供食宿,身上连钱粮都没带,一群人只能忍着饥饿赶路。在经过一个村庄时,重耳实在饿得不行了,他找到一个老农夫,哀求道:“行行好,我们好几天都没吃饭了,给我们点儿吃的吧!”

也真是重耳他们有点儿背,偏偏碰上一个不厚道的家伙。他低头捡起一块泥土,放到一个陶碗里面,递给重耳说:“兵荒马乱的,我们自己都没饭吃,哪有东西给你们吃啊?你要吃,就吃泥土吧!”重耳本来就郁闷极了,哪里受得了这种欺负,他气得拿起马鞭就要抽这位农夫。“且慢,”赵衰过来拉住重耳的手:“公子息怒,此乃大吉大利之兆头也!公子请想,土地乃是国家的象征。哪里有比土地更珍贵的东西?这位老者这会儿给您献土,就表明您将来早晚有一天要执掌国家啊!”赵衰的话,无疑给重耳以及其他谋臣打了一针强心剂。在那个科学不发达的时代,这种预言和兆头在稳定人心上的确有着极大的作用。重耳恍然大悟,连忙向老者下拜以示感谢。于是一行人怀揣着梦想继续前进。

到了齐国,齐桓公(公元前685年—公元前643年在位)果然宅心仁厚,不仅给重耳二十辆马车,而且还将一个齐国的贵族女子嫁给了他,在安逸的生活中,重耳不知不觉又迷失了自我。不久,齐桓公死了,齐国陷入了内忧外患,越来越不适合待下去。然而贪图安逸的重耳却贪图娇妻的美艳,根本没有要走的意思。连他的妻子姜氏都看不下去了,他劝重耳说:“你身为晋国公子,肩负着复兴晋国的大业,整天待在齐国算什么事?”重耳一副无所谓的表情说:“那有什么关系?人生在世,图的就是吃喝享受,管那么多干嘛?本公子有你就足够了,宁可死在齐国也不走。”姜氏说:“你就算不为你自己想,也得为你的那些谋臣想想吧?他们辛辛苦苦跟了你这么些年,难道就是想看着你在这里吃喝享受?你对得起他们吗?我只是一个女流之辈,都为你感到羞耻!”重耳懒得听这些逆耳忠言,直接不回答了。

无奈之下,姜氏只好去找狐偃他们商量对策。于是在一天晚上,姜氏把重耳灌醉了,一群人将他塞进马车,连夜离开齐国。等到重耳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早就已经离开齐国了,气得拿起戈就要杀狐偃。狐偃说:“你杀了我吧!我只是尽了臣子应尽的本分,死得其所。看后人将评价你我孰是孰非!”重耳无奈之下扔掉戈说:“我知道这事就是舅舅你干的。要是有一天我完蛋了,非吃了你的肉不可!”狐偃哈哈大笑:“要是你完蛋了,我们也都跟着完蛋了。舅舅的肉又腥又臭,到时候你爱吃就吃吧!”重耳摇了摇头,就这样与谋臣们又踏上了新的征程。

很快,他们来到了曹国(今河南濮阳附近)。曹共公(公元前652年—公元前618年在位)虽然款待了重耳一行,但是这个人有点心理变态。他找到自己的大夫僖负羁说:“寡人早就听说这个重耳长得与众不同。一般人的肋骨都是一根一根的,而他的却是长在一起。这回他来到咱们曹国,真是天赐良机啊!寡人正好可以偷看他洗澡,以看看这天下奇观。”僖负羁说:“此事万万不可!臣听说,重耳礼贤下士,深得人心。而晋国跟我们曹国都是姬姓,乃是兄弟之邦。重耳现在在危难之际经过我们曹国,我们应该对他以礼相待,君上怎么能对他做这种非礼之事呢?”结果曹共公一意孤行,非要去偷看,结果被重耳一行发现了,他们十分生气,觉得士可杀不可辱,于是离开了曹国。离开前僖负羁偷偷送来一些吃的东西。重耳感慨道:“人生在世,若要人尊重,首先要自强。指望别人尊重自己的弱者是愚蠢的。我一个堂堂晋国公子,一朝落魄,连一个小小的曹国国君都不把我放在眼里。有朝一日,我若能成就大业,定要踏平曹国,并厚报僖负羁!”

苦难是一块试金石,最能够检验人的品格,重耳很快明白到了这一点。离开曹国后不久,一个叫里凫须的随从不堪忍受颠沛流离之苦,于是偷了重耳等人的钱粮之后逃走了,大家只好采野菜、猎野兽来维生。可是有些地方真的什么都没有,就只能忍饥挨饿。有一天,重耳饿得实在走不动了,大家束手无策,只有介子推默默走到一边。过了一会,介子推端来一碗肉汤,重耳闻到肉汤的味道,顿时精神百倍,狼吞虎咽地一扫而光。后来在路上,重耳发现介子推走得很慢,觉得很奇怪,问他怎么回事,介子推总是欲言又止。问了好多次,介子推才说,那碗肉汤,是他从自己的腿上割下的肉炖出来的。重耳一听此言,感动地泪流满面,对他说:“本公子遭遇坎坷,才能知道里凫须乃是小人,爱卿才是忠臣。本公子将来若能成就大业,定要厚报于你!”

不久,重耳等人来到了宋国(今河南商丘)。宋襄公(公元前650年—公元前637年在位)也曾经是一代霸主,但是宋国此时刚刚被楚国打败,元气大伤,无力再介入大国的争端。因此在款待重耳等人后,宋襄公派人对狐偃说:“我们宋国国小力微,各位不宜久留,你们还是去其他大国吧!”重耳听说后,叹了口气说:“国家、个人都是一样的,一旦力量强大就可以主宰别人的命运;而一旦弱小,连自己的命运都主宰不了。宋国对我们已经仁至义尽了,走吧。”

很快他们又来到了郑国(今河南新郑一带),郑文公(公元前672年—628年在位)是个鼠目寸光之人,拒绝招待重耳一行。郑国的大臣叔瞻劝谏说:“公子重耳乃是贤人,他手下的谋臣也都是人杰。而咱们郑国和晋国都是周王室的后裔,君上理应对重耳他们以礼相待。”熟料郑文公以一副无赖的嘴脸说:“天底下各个诸侯国逃亡路过咱们郑国的公子多了去了,要是都以礼相待,咱们的国库吃得消吗?”叔瞻一听,也发了狠话:“重耳早晚必成大事,君上要是不愿意礼遇他的话,不如把他杀了,省得他将来率兵来报仇雪恨。”郑文公也不听。重耳听说这番话后,冷笑道:“早晚有一天让郑国后悔!”

于是重耳等人一路南下,来到了楚国(今湖北、湖南、安徽、河南等地一带)。楚成王(公元前671年—公元前626年在位)还挺厚道,他以招待诸侯的礼仪招待重耳。已经饱尝了世态炎凉的重耳,此时觉得有点不敢当。赵衰鼓励他说:“公子在外逃亡了十几年,连卫国、郑国这样的小国都不把您放在眼里。难得楚国对咱们以礼相待,公子还是不要推辞了,这也许是好兆头呢!”但是长期的艰难岁月已经使重耳养成了机敏的性格,他还是以一般客人之礼面见楚成王。楚成王大摆筵席招待重耳一行,屡屡敬酒,重耳也表现得很谦虚。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楚成王打着饱嗝问:“公子要是回到晋国,该如何报答孤王啊?”“多谢大王厚爱。”重耳深施一礼说:“久闻楚国幅员辽阔,物产丰富,像羽毛牛角、金银珠宝、美玉布帛之类的珍宝,楚国应有尽有。真不知道可以拿什么来报答您的厚恩。”楚成王听了这番话哈哈大笑,接着问他如何报答。“这样吧,”重耳说:“假如有一天,我不幸要率领晋国军队来和楚国大军交战,我下令退避三舍(一舍相当于三十里),再和楚军交战。怎么样?”

听了这番话,楚军大将子玉当时脸色就变了,质问道:公子真不知好歹!我王对你恩重如山,你居然现在就想和我楚军交战,真是忘恩负义!请大王让臣杀了他!”楚成王连忙摆手说:“公子乃是我楚国的贵宾,不可无礼!而且追随公子的都是贤人,将来必成大事。再者说,酒后戏言,不可当真啊,哈哈。”从这件事情,我们已经能够可以看出重耳已经拥有了多大的雄心壮志,以至于谈笑风生之间,都能彰显英雄本色。

俗话说,自助者天助,自强不息的重耳终于等来了机会。原来,晋惠公死后,其子晋怀公(公元前636年)即位。晋怀公仍然对自己的叔叔重耳心有余悸,不准国内的大臣与重耳有联系,甚至杀死了狐偃的父亲狐突,以儆效尤,结果反而使自己丧失了人心,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心向重耳。而秦国(今陕西、甘肃等地一带)的国君秦穆公(公元前659年—公元前21年在位)与晋怀公有矛盾,就想拥立重耳取而代之。于是在楚国待了几个月后,重耳一行来到了秦国,受到热情招待。很快,在秦国军队的帮助下,重耳终于回到了晋国,成为国君,即晋文公。www.guayunfan.com

当踏上晋国的土地的那一瞬间,已经六十二岁的重耳热泪盈眶。十九年的异国之旅,说不清的苦辣辛酸,已经将他从一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公子哥,磨炼成了一个心智成熟的政治家,这很快在他的执政生涯中得到了展现。晋文公即位后,对内励精图治,选贤用能,发展生产,结束了晋国积贫积弱的状态;对外整军备战,开疆拓土,成为“春秋五霸”之一,为晋国几百年的霸业奠定了基础。

毫无疑问,历史的存在是客观的,他不会因为某个人或者某些人发生根本性的变化。而当每个人面对历史考验的时刻,其结局往往大相径庭。有的人无法接受历史的考验,最终被历史的洪流所吞噬。而有的人,哪怕在不情愿的情况下,能够克服艰难险阻,顺利地完成历史交给他的答卷,最终却可以从一个被历史摆弄的人,变成一个历史的主导者。苦难往往是一笔最好的财富,这是晋文公的故事给后人最大的启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