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杲卿颜真卿兄弟忠良为国殉

时间:2017-03-10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618 次

颜杲卿颜真卿兄弟忠良为国殉

俗话说:“上阵亲兄弟,打虎父子兵。”中国自古以来都非常推崇家庭教育中对个人性格的培养。一个崇尚忠孝节义的家庭,往往可以培养出不止一个爱国爱民之士。唐代中期的颜杲卿、颜真卿两兄弟,在国家危难之际挺身而出,与邪恶势力展开了殊死搏斗,先后以身殉国,书写了一段兄弟皆为忠良的佳话。

颜杲卿、颜真卿是堂兄弟,出身于名门望族。他们的五世祖父颜之推是南北朝时期的名士,他特别重视家庭教育,经常教育子女们要珍惜时间,认真读书,正直做人。他留下的一部《颜氏家训》,千百年来一直被视为家庭教育的典籍。他们的曾祖父颜师古是一位学术大师,曾经给班固的《汉书》作注释,在中国学术史中具有重要地位。他俩的祖父也是饱学之士。在这样的家庭氛围中,两兄弟从小就刻苦读书,仰慕历史上的忠臣名士,立志为国家做出一番事业

先说说哥哥颜杲卿。他从小性格刚直,疾恶如仇,而且颇有才干。唐玄宗时期,他曾经在魏州(今河南东北部、河北东南部和山东西北部一带)当过小官,政绩突出,在考核中名列榜首,后来又到范阳(今北京和河北保定一带)任职。而安禄山当时正是范阳节度使,他久闻颜杲卿的名声,就予以拉拢,向朝廷推荐他代理常山郡(今河北正定一带)的太守。颜杲卿久闻安禄山有不臣之心,因此表面上虽然与他虚与委蛇,但是内心里一直对他怀有戒心,绝不与之同流合污。

不出颜杲卿所料,安禄山果然发动了叛乱。当叛军兵临常山郡的时候,颜杲卿经过深思熟虑,认为自己势单力薄,此时与士气正盛的叛军交锋,无异于以卵击石,死得毫无意义,于是就带着自己的下属袁履谦出城几十里迎接安禄山的大军。安禄山看到这一幕,高兴地哈哈大笑:“看来我当初没有看走眼,你的确是知恩图报啊!”说罢还分别赏赐给颜杲卿和袁履谦紫色和绯色的袍子,以示奖励。

回到府衙后,袁履谦正要穿上绯袍,颜杲卿随意地问了一句:“你现在这么急着穿它干什么?”袁履谦恍然大悟,他明白了颜杲卿的真实想法,他很快又联络到真定(今河北正定)县令贾深、内丘(今河北内丘)县令张通幽等人共谋大计。与此同时,颜杲卿称病不出,以避人耳目,同时派自己的儿子颜泉明联络太原(今山西太原一带)府尹王承业、平卢节度副使贾循袭取位于安禄山老巢的幽州(今北京、天津一带)。可惜密谋不幸泄露,贾循被害,幸而安禄山没有查到颜杲卿的头上,他躲过了一劫。

正当颜杲卿为如何继续与安禄山作斗争而思考时,他的堂弟颜真卿派人找到了他。颜真卿中过进士,曾经在许多地方做官,为老百姓洗刷冤屈,深得百姓拥戴。然而他与张巡一样,也因为清高得罪了杨国忠,因此被贬到平原郡(今山东德州一带)当太守。早在安史之乱爆发前,颜真卿就在暗地里积极备战,但是表面上却整天和一群文人雅士饮酒赋诗,以至于有人向安禄山报告颜真卿正在备战的时候,安禄山压根就不相信。

直到攻打平原郡的叛军遇到了顽强的抵抗,安禄山才如梦方醒。叛乱初期,黄河以北地区几乎全都陷入敌手,只有平原郡未被攻破,颜真卿居功至伟。

听说颜杲卿投降安禄山的消息后,颜真卿一万个不相信,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位素来讲求仁义的堂兄是不可能真心依附叛贼的。于是他派人给颜杲卿送信说:“我知道堂兄投降贼人肯定是权宜之计。眼下叛军已经攻下洛阳,正在准备进攻潼关(今陕西潼关),根本无力控制黄河以北地区。如果你我弟兄联合起来,号召黄河以北各郡反戈一击,必定一呼百应。这样一来,叛军的归路就会被切断,肯定会自乱阵脚,到时候我们再和朝廷的军队前后夹击,叛军必败!”看了堂弟的信,颜杲卿激动万分,他很快回信,并着手准备反击叛军。

当时安禄山的部将蒋钦凑和高邈率领着五千人驻扎在常山郡的土门,想要反抗安禄山,必须得先除掉这两个爪牙。当时高邈到幽州办事,还没有回来。于是颜杲卿派人找蒋钦凑来郡城商量政事。商量完毕之后,颜杲卿邀请蒋钦凑和他们一起饮酒,蒋钦凑欣然前往。等到蒋钦凑喝得烂醉如泥之后,颜杲卿使了一个眼色,等候已久的袁履谦等人一拥而上,将蒋钦凑捆了个结结实实,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送他上了西天。

看着蒋钦凑的首级,颜杲卿等人喜极而泣,他们终于可以摆脱叛徒的骂名,堂堂正正地为国效力了。不久,高邈从幽州归来,颜杲卿在其他官员的帮助下,将他擒拿。说来也巧,就在这一天,另一个叛军将领何千年也路过常山郡,被颜杲卿抓个正着。于是颜杲卿派人将蒋钦凑的首级和高邈、何千年送到长安。很久没有听到什么好消息的唐玄宗非常高兴,对颜杲卿、袁履谦等人大加封赏。

很快,颜杲卿正式发布通告,号召黄河以北各郡讨伐叛军。各郡县的长官们本来对叛军也是敢怒不敢言,一听闻颜杲卿反抗叛军的义举,大为振奋,纷纷杀死叛军驻扎在当地的将领与官员,宣布归附朝廷。然而非常遗憾的是,唐朝中央的军队战斗力实在太差,根本无法牵制住叛军主力。安禄山一听说黄河以北的郡县纷纷反正的消息后,大惊失色,连忙让部将史思明率领大军杀了回去,很快就打到了常山郡。颜杲卿没想到叛军居然会在这么快的时间内大举反扑,而当时平原郡的兵员和粮草并不多,防守又不坚固,因此很快就被攻破。颜杲卿等人被俘,不久,黄河以北地区又重新被叛军占据。

安禄山见到颜杲卿后,怒不可遏地问道:“你当年只是我范阳的一个小小的户曹,是我提拔你当了判官,后来又推荐你代理常山太守。我哪里对不起你?你为什么要背叛我?”颜杲卿反唇相讥道:“你安禄山原先不过是营州(今辽宁朝阳)一个放羊的羯族奴才,只因受到皇上的信任,才一步步当上了三镇节度使。

皇上对你恩宠有加,何负于你?你为什么要造反?我们颜家世世代代忠于大唐,深受皇恩,你给我的那点小恩小惠,怎么能够让我追随于你!你们叛军到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所到之处,尸横遍野,废墟遍地,实在是禽兽不如。我是百姓的父母官,怎么能够眼看着你这样残害百姓!”安禄山被驳斥得哑口无言,下令将颜杲卿凌迟处死。凌迟,就是将人身上的肉一刀刀割下来,而且要求刽子手割完最后一刀的时候,人才能死,所以这是古代最为残酷的刑罚。而颜杲卿毫不畏惧,在行刑过程中,他还大骂安禄山。与他一同反抗叛军的袁履谦等人,也都被一并虐杀。

颜真卿得知堂兄惨遭毒手的消息后,悲痛万分,发誓一定要平定叛乱、为兄报仇。但是唐军的颓势并不是一两个忠臣良将短期内就能扭转的。天宝十五年(公元756年)六月,唐军在灵宝(今河南灵宝)惨败,潼关随之陷落,唐玄宗被迫逃往蜀地,他的儿子唐肃宗(公元756—761年在位)在灵武(今宁夏灵武)即位,长安也陷入敌手。在局势恶化的情况下,颜真卿只好放弃平原郡,取道江淮和荆襄地区来到凤翔,与唐朝廷会合。在朝廷任职的颜真卿直言敢谏,经常冒犯一些权贵,因此颇受他们的嫉恨。

唐代宗(公元762—779年在位)即位后,重用奸臣元载担任宰相。当唐代宗从陕州(今河南三门峡一带)回长安的时候,颜真卿进谏说:“回到长安后,皇上应该先祭拜五陵和九庙再回宫。”唐代宗虽然很不高兴,但是颜真卿的话义正词严,他也不好驳斥,只好随口答应。元载对皇帝的心思心知肚明,就对颜真卿说:“颜大人的话,的确无可厚非。可是在下觉得,此话不大合乎时宜吧?”颜真卿义正词严地说:“这话下官已经说了,至于怎么看那是元大人您的事情。下官的进谏,完全合乎礼法的要求,问心无愧。只希望元大人不要为了什么时宜,而坏了朝廷的其他大事。”元载一贯对皇帝阿谀奉承,毫无原则,因此耽误了许多军国大事。他知道颜真卿此话是有所指的,自然是怀恨在心。

也正是因为颜真卿这种铁骨铮铮的性格,颜真卿在朝廷中始终处于虽然官位很高、但是没有实权的地位。唐德宗(公元780—804年在位)即位后,奸臣卢杞逐渐掌握了权力。他也采用明升暗降的办法,封颜真卿为太子太师。颜真卿很不满,就找机会对卢杞说:“老臣一贯耿直,为小人所憎恨,他们想把老臣排挤出京城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幸而得到宰相大人的庇护,对老臣大为关照。不过这也难怪,咱们两家交情匪浅。

当年令尊卢奕因为反抗安史叛军而被杀,他的人头被送到平原郡,还是老臣替他安葬的。当时令尊的头颅上都是鲜血,老臣不忍心用衣服擦掉,为了表示恭敬之情,我是用舌头一点一点舔掉的。此情此景,至今难忘啊!”颜真卿这番话表面上是在和卢杞套近乎,实际上是在用卢杞父亲的忠义事迹,劝诫他早日幡然悔悟,认真辅佐皇帝治理国家。卢杞当然听得出来,可是心胸狭窄的他根本不听颜真卿的好言相劝,所以他表面上对颜真卿事之以礼,私底下却怀恨在心,时刻寻找报复的机会。

很快,一个机会送上门来。安史之乱后期,很多叛军将领归降朝廷,朝廷为了安抚他们,保留了他们的军队,并封他们为节度使,形成了一个个藩镇。这些藩镇独揽当地军政、民政、财政大权,死后其位置由其子孙或者部将继任,而安史之乱以后的唐朝廷,实力一落千丈,根本拿这些藩镇没有办法。藩镇内部以及藩镇之间经常为了争权夺利进行战争,有时候甚至反抗朝廷。建中三年(公元782年),淮西(今河南南部、安徽西部一带)节度使李希烈叛变朝廷。

卢杞趁机向唐德宗建议说:“颜真卿乃四朝老臣,德高望重。当年他还曾经打退过安史叛军,这些节度使对他颇为畏惧。如果派他前去劝降,一定能够不费一兵一卒就平定叛乱。”昏庸无能的唐德宗居然听信了卢杞的花言巧语,派颜真卿去淮西宣读诏书,劝降叛军。

当颜真卿向李希烈宣读诏书的时候,李希烈的一千多名武艺高强的养子纷纷在旁边拔出刀子,叫嚣着要吃了颜真卿的肉。李希烈的部将也在那里谩骂颜真卿,甚至拔出刀架在他的脖子上。颜真卿压根不为所动,反而义正词严地说:“本太师来到这里,代表的是皇上和朝廷,尔等不得无礼!

你们以为几把刀就能吓倒本太师吗?”李希烈也觉得面子上挂不住,就将他们呵斥出营帐。李希烈知道颜真卿口碑甚佳,觉得要能把他拉入自己的阵营,肯定能提高自己的影响力。因此他将颜真卿软禁起来,想慢慢劝降他。颜真卿自从接到命令以后,就早已做好了为国献身的准备,面对李希烈的软磨硬泡,他丝毫不为所动,在给家人写的信中,也只提到祭祀家庙、抚恤族人的事情,对于个人安危,他早已置之度外。

有一天晚上,李希烈宴请其他几个与他一起发动叛乱的节度使,把颜真卿也请了去。为了助兴,李希烈还请来了戏班子,并故意让这些演员唱一些辱骂朝廷的歌词。叛军们听了哈哈大笑,颜真卿再也忍受不住了,他拍案而起,怒斥李希烈道:“你好歹也是朝廷的节度使,乃是国之重臣,怎么能够容忍这种有辱国家的事情呢?”说罢就要离开,李希烈连忙向他赔罪。这时,有个节度使对颜真卿说:“我等久仰太师大名,现在李节度使正在准备称帝大业,如今太师恰好前来,宰相位置的人选,非太师莫属!”颜真卿立刻打断他的话说:“你们把本太师看成什么人了!你们难道不知道本太师的兄长,就是常山郡太守颜杲卿吗?当年他直到临死前,都还在大骂安禄山。本太师如今都快八十岁了,早就活够了,宁可像兄长那样为国效死,也绝不受尔等鼠辈的引诱!”各位头目被骂得狗血淋头,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再发一言。

后来,李希烈曾经当着颜真卿的面挖了个大坑,威胁他要是再不投降就把他活埋,颜真卿丝毫不为所动。而在被囚禁的岁月中,颜真卿从容地写好了自己的遗书,甚至给自己写了墓志铭和祭文,并透过窗户指着自己的居所西面对看守的人说:那里风景不错,将来你们就把本太师埋在那里吧!”连看守都为之动容。后来李希烈攻陷汴州(今河南开封一带),并在那里称帝,派人询问颜真卿帝王的礼仪。颜真卿微微一笑,回答说:“本太师老了,虽然执掌过朝廷的礼仪,但是现在,也就只记得诸侯朝觐天子的礼仪,别的都不记得了。”这明显是在讽刺李希烈不该与朝廷分庭抗礼,李希烈虽然恨得咬牙切齿,却又无计可施。www.guayunfan.com

到了兴元元年(公元784年)的时候,朝廷逐渐扭转了对于叛军的颓势,开始发动反攻。李希烈在江河日下之际,加紧劝降颜真卿。他派两个部将在颜真卿面前点起大火,威胁他要是再不投降就把他扔到火堆里面,颜真卿二话不说,立刻跳入火里,被叛军拉了出来。后来李希烈的弟弟被唐朝处死,李希烈一气之下,下令处死颜真卿。使者宣读完将颜真卿赐死的敕令后,颜真卿还以为他是朝廷派来的人,就问:“老臣何罪,皇上为何要将我赐死?请问贵使者是什么时候从长安来的?”使者说:“我是从大梁来的。”颜真卿大怒道:“李希烈明明是逆贼,他的命令怎么能叫敕令!”旁边的人一拥而上,将颜真卿绞死。

正所谓疾风知劲草,板荡识忠臣。每当多事之秋,人们会面临着多种不同的选择,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善与恶,美与丑,忠与奸,才能得到最淋漓尽致的展现。在那个动荡不安的年代,颜氏兄弟用自己的感人事迹告诉我们,不管遇到什么风雨,只要心存国家和人民,就能作出正确的抉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