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真六次东渡传佛法

时间:2017-03-09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624 次

鉴真六次东渡传佛法

众所周知,中华文化拥有深厚的历史积淀,是世界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华文化的伟大,不仅仅在于它广博的内容和深邃的韵味,还在于其广泛的影响力。在中华文化发展的过程中,有两条主线值得注意,一条是中华文化对外来文化的吸收,另一条是中华文化向外国的传播。前面提到过的玄奘西行求法,就是中华文化对外来文化进行吸收的典型事例;而在中华文化对外传播的过程中,也有许多人付出了不懈的努力。鉴真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他经过了六次艰难的东渡历程,为中华文化传播到日本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鉴真出生于唐代的前期,俗家姓淳于,扬州(今江苏扬州、泰州一带)人。他的父亲是一个笃信佛教的居士,因此他从小对佛教就感兴趣。14岁那年,经父亲同意,他在大云寺出家,法号鉴真。后来他又跟随师父道岸禅师去到洛阳与长安进行游学。在这一时期,年轻的鉴真对接触到的各门各派的佛家学说加以融合,形成了自己的独特见解,佛学修为日益长进。与此同时,他意识到佛学是一门博大精深的学问,与社会的各个方面都密切相关,因此他广泛涉猎语言文字、工艺技术、医学、建筑等各个方面的学问与知识,这也为他后来到日本传播中国文化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开元元年(公元713年),26岁的鉴真学成归来,成为扬州大明寺的大师。由于他学识渊博、品德高尚,在这一地区的影响越来越大,后来还成为扬州地区的佛教“宗首”。在这一时期,他除了进行讲授佛学、印刷佛经、剃度僧尼、修寺造佛之类的佛门活动之外,还积极参与救济贫苦百姓,创办了许多慈善事业,拯救了许多老百姓的性命。许多百姓都对他感恩戴德,称赞他“江淮之间,独为化主”。

在鉴真生活的时代,唐代的国力得到很大发展,达到中国古代封建社会的顶峰。许许多多世界各个国家与地区的人竞相来到中国学习先进文化。毗邻中国的日本,在学习中国文化方面更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会定期派“遣唐使”来到中国。在唐代初年,日本天皇进行了一次“大化改新”,其中对国家制度的设计基本上就是按照唐代的制度来进行的,其中的许多谋划,都是出自于曾经担任过遣唐使的人之手。

除了制度外,中国的佛教也是日本学习的重要对象,天宝元年(公元742年)十月的一天,有两个日本僧人荣睿、普照前来拜访鉴真。在交谈中,荣睿说:“僧人众多,但是因为佛门制度不够完善,许多僧人都是被私自剃度的,没有经过严格的程序,管理起来十分困难。”“这个不难,”鉴真说:“只要有完整的受戒制度就可以。老衲也是先从沙弥做起,然后先后通过了菩萨戒和具足戒,才成为正式的佛门弟子。”

普照叹了口气说:“大师所言甚是。我国政府也认识到了这一点,所以才派我们二人跟随遣唐使来到大唐访求高僧。我等听说大师您佛法高深、慈悲为怀,所以这次特地前来,希望能够劳烦您跟我们去一趟日本,教授受戒事宜,弘扬佛法,普度众生。”鉴真看两人态度诚恳,想了想之后说:“此事功德无量,老衲怎能推辞?只是此事干系甚大,请容老衲与弟子们商量一番,等有了结果,再告知二位。”两人非常高兴,千恩万谢地告辞了。

很快,鉴真将自己的弟子们召集起来,将两位日本僧人的请求告诉了他们。他说:“日本国与我大唐一衣带水,而且笃信佛教,据说有个日本王子就是南岳的慧思禅师转世而生。为师还听闻日本的长屋王子崇敬佛法,还曾经亲自向大唐的僧人赠送袈裟。为师今年已经54岁,按理说应该守着青灯古佛,不应再饱受风尘之累。但为了弘扬佛法,为师还是决定东渡日本,你们谁愿意跟随为师前去?”听了鉴真的决定,徒弟们半天没人说话。过了很久,弟子祥彦说:“师父大慈大悲,弟子五体投地。但是日本远在海外,只能乘船前往。而海上波涛汹涌,而且随时会有大风,情况实在是变化莫测,一不小心就会船毁人亡。弟子听说之前有许多高僧也曾经东渡日本,但是绝大部分都葬身鱼腹。望师父三思!”“师兄说得对,”另一个弟子也说:“而且据弟子所知,现在朝廷严禁私自出国。一旦发现,严惩不贷。师父声名远播,实在不值得为此毁掉自己一世清誉。”

面对弟子们的劝阻,鉴真回答道:“你们说的困难,为师何尝不知?为师觉得,人只是一具躯壳,早晚要归于尘土,而佛法无边,可以长存人间。只要能够弘扬佛法,性命何足为惜?为师已经决定了,无论如何,一定要去日本。就算你们谁也不愿意跟随,为师也要一个人独行!”鉴真的决心打动了许多弟子,连祥彦都改变了态度,共有21名弟子表示愿意跟随前往日本。www.guayunfan.com

虽然东渡日本的决定已经作出,可是鉴真还是得应对私自出海的风险。为了隐瞒自己的真实意图,鉴真假装要坐船去天台山(今浙江天台境内)的国清寺参加供奉活动,暗地里准备远航的物资。另外,鉴真还通过与荣睿、普照一起前来的中国僧人道航的关系,得到了当时炙手可热的权相李林甫的哥哥李林宗的介绍信。就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的时候,突然发生了意外的变故。原来,与荣睿、普照同来的高丽(今朝鲜)僧人如海与道航发生了矛盾,道航认为他不适合去日本弘扬佛法,就建议他留下。如海怀恨在心,就连忙跑到官府,诬告道航勾结海盗准备谋反,结果荣睿、普照等人被捕。幸亏道航有李林宗的介绍信,并费了不少口舌,他们才被释放。但是官府仍然以海上航行不安全为借口,不许鉴真等人从海上去国清寺,并没收了他们的船只。虽然东渡日本的意图没有被发现,但是第一次东渡的计划宣告失败。

紧接着,鉴真又进行了三次东渡。天宝二年(公元743年)十二月,鉴真在17名弟子的陪同下,还带了85名画师与工匠,又雇用了18名水手,满载各种佛经、佛像等佛教用具前往日本。不料船没开多久就遇到了大风,被迫返航。在接下来的一次东渡中,船一直开到了舟山群岛附近,结果又遇到了大风,船不小心触到了礁石,鉴真等人被迫逃到了一个荒岛上,忍饥挨饿三天三夜之后,才被路过的船只救回明州(今浙江宁波一带)的阿育王寺。在这里待了一段时间的鉴真决定剑走偏锋,从朝廷不甚注意的福州(今福建福州一带)出发。谁知这里的僧众们担心鉴真东渡会发生危险,出于好心将他的计划报告了官府。结果鉴真等人在前往福州的路上被官府拦下,并被遣送回扬州。

连续四次的失败,并没有动摇鉴真的意志。经过精心的准备,天宝七年(公元748年)六月,鉴真率领着僧众、水手等0人从扬州出发。一开始还算顺利,可是进入大海不久就遇上了大风,船只只能随风漂流,完全失去了控制。当时又没有指南针等导航仪器,对于方向的判断全靠经验,鉴真他们也只能听天由命。很快,船上的淡水用完了,鉴真等人只能接雨水来喝。而且许多人严重晕船,恶心呕吐,有的人忍受不了折磨而被夺去了生命。但是鉴真毫不气馁,鼓励大家要坚持活下去。到了十一月份的时候,船居然不知不觉地漂到了振州(今海南岛西南部)。鉴真在这里待了一年多,他在这里主持修寺造像,弘扬佛法,深受当地民众的拥戴。

但是在鉴真重返扬州的路上,各种打击接二连三地到来,先是在经过端州(今广东肇庆一带)的时候,荣睿积劳成疾,不幸去世。在经过韶州的时候,普照不堪忍受辛劳,离开了鉴真的队伍。而南方的湿热气候则对他的视力造成了很大的摧残,经过各种方法医治也不见好转,他最终不幸失明。而在经过吉州(今江西吉安一带)的时候,鉴真最得力的弟子祥彦又染病身亡。此时已经63岁的鉴真老泪纵横,不住地感慨命运的无情。

一次次重重的打击对鉴真的身心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回到扬州后,有的弟子劝他说:“我们五次东渡,都以失败告终,是不是佛祖不同意我们的做法,而一再给我们以警示呢?”鉴真坚定地摇了摇头说:“不!佛祖曾经在树林中苦修六年,饿得奄奄一息,又在菩提树下思考七天七夜,方才大彻大悟。这是要告诉我们,不管成就什么事情,都不可能一帆风顺,肯定会屡遭困顿与折磨。为师的选择没有错,如果现在半途而废,又怎么对得起死去的荣睿、普照与祥彦呢?”“可是,”那位弟子说:“您现在已经双目失明,还如何出海呢?”鉴真厉声喝道:“为师虽然失去了双眼,但还可以走路,还可以说话,还可以写字,照样可以弘扬佛法!只要为师有一口气在,就一定要实现东渡的愿望!”

就在鉴真积极准备再次东渡日本的时候,天宝十二年(公元753年)十月的一天,日本派出的遣唐使藤原清河前来拜访鉴真。藤原清河恭敬地说:“听闻大师十年来为了能够来到我国弘扬佛法,屡经艰险,我国朝野上下,莫不感激不尽。我国多年来也一直在请求大唐的皇帝能够允许大师造访我国,可是都没有得到批准。如果大师愿意,这次可以悄悄混进我们的使团,与我们一起去日本。”这么好的机会,鉴真当然不会错过,他当即同意,并约定好几天后在黄泗浦(今江苏张家港西北长江边上)与日本遣唐使团的船队会合。

由于鉴真此前多次谋划东渡,所以这次日本使团的来访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鉴真虽然没有公开自己东渡的想法,但是有些僧众敏锐地觉察到了这一点。他们实在不愿意鉴真再去冒这样的风险,因此对他严加看管。眼看着时间一天天邻近,鉴真心急如焚。碰巧在这个时候,鉴真的一个弟子仁婺从婺州(浙江金华)来到扬州。他一贯支持师父东渡日本的壮举,这次听说师父的困境,便决定将鉴真接到自己来时乘坐的船上,再神不知鬼不觉地将他送出扬州,与日本使团会合。等到扬州的僧众们发现后,为时已晚。但是麻烦还没有结束,扬州的地方官们也听说了鉴真要去日本的传闻,就紧急搜查日本使团的船队。多亏日本的遣唐副使大伴古麻吕技高一筹,早已秘密地将鉴真安排到了自己所在的船上。官府做梦也没想到鉴真会藏在那里,在搜查其他几艘船无果之后,空手而归。

经过几十天的航行之后,鉴真终于踏上了日本的国土。当得知已经来到日本境内后,鉴真激动万分,忍不住痛哭流涕。是啊,为了东渡日本弘扬佛法,他先后花费了十二年的时间,共航行六次,航海三次,不知多少次与死神擦肩而过。而在这一次次伟大的征途过程中,先后有36人付出了宝贵的生命,00多人退出了东渡的行列,就连鉴真自己也失去了宝贵的视力。如今,多年的宏愿终于完成,他怎么能够抑制自己的兴奋之情呢!

鉴真来到日本的消息,在全日本引起了巨大的轰动。人们争相拜访这位饱经磨难却又矢志弘法的高僧。除了受到日本佛教界的热情款待之外,日本天皇也派人加以慰问,并将他接到京城奈良,封他为“传灯大法师”,后来又封他为“大僧都”,负责统领日本全国的僧尼。在鉴真的努力下,日本逐渐建立起了一套正规的戒律制度,对僧尼的管理逐渐完善起来。此外,面对日本佛经谬误颇多的情况,鉴真凭借惊人的记忆力,将在中国读过的佛经背诵出来,校订了日本佛经中的许多错误。他还将中国的佛教学说带到了日本,丰富了日本佛教的内容。他所开创的日本律宗也成为日本佛教中的南都六宗之一,一直流传至今。后来日本天皇下令,日本僧人在受戒之前必须前往鉴真居住的唐招提寺学习,唐招提寺也成为当时日本佛教徒的最高学府。鉴真为日本的佛学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除此之外,鉴真还将中国其他方面的文化传播到了日本。鉴真东渡时带来了许多名人名家的书法作品,而他自己就是一个书法家,留下了许多的墨宝,这些都极大地促进了日本书法的发展。而鉴真对于医道还颇为精通,虽然此时他已经失明,但是通过自己的嗅觉就可以辨别药材的种类。在日本期间,他大力传播中医知识,留下了一部《鉴上人秘方》,还引进了许多中药,促进了日本医学的发展,被誉为“日本汉方医药之祖”。此外,鉴真还用当时中国最先进的建筑技术,主持修建了唐招提寺。这座佛寺中的大堂不仅美轮美奂,而且异常坚固,经受过多次地震的考验,至今完好无损,成为日本古建筑的杰出代表。

日本天平宝字七年(公元763年),已经76岁高龄的鉴真溘然长逝,临死前,他端坐在唐招提寺中,面向着祖国的方向,以示自己至死不忘祖国。时至今日,鉴真在日本都享有很高的声誉,直到1963年,日本还与中国方面共同举行了纪念鉴真去世1200周年的活动,日本佛教界还将该年定为“鉴真大师显彰年”。而在1980年,在中日两国的合作下,唐招提寺中的鉴真雕像还被迎接回扬州“回乡探亲”,为中日两国交往写下了新的篇章。而直到现在,在整个东亚地区乃至东南亚地区,中国文化的影响随处可见,形成了地域广大的“中华文化圈”,这离不开千千万万像鉴真这样为传播中华文化而百折不挠的人。他们将永远被历史所铭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