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卫风・竹竿》:嫁女思乡的忧伤

时间:2017-03-09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465 次

《诗经·卫风·竹竿》:嫁女思乡的忧伤

许穆夫人违心地嫁到许国,心底的忧伤时时涌上心头,难免时时思忆起家乡和快乐无忧的少女时代。少女时代最快乐的时光是什么呢?对许穆夫人来说,是和女伴一起钓鱼的美好时光。每当想起那快乐的时光,孤独的心就忍不住想念自己的家乡。

歌以咏志,我写我心。许穆夫人以诗歌的形式向世人抒发出了嫁女思乡的忧伤。这就是被收在《国风·卫风》中的《竹竿》。

《诗经》在内容上分为《风》《雅》《颂》三个部分。《风》是从周南、召南、邶、鄘、卫、王、郑、齐、魏、唐、秦、陈、桧、曹、豳等15个地区采集上来的民歌民谣,共160篇。《雅》是周王朝宫廷宴乐或朝会时的乐歌,分为《大雅》31篇,《小雅》74篇,共105篇。《颂》是宗庙祭祀的舞曲歌词,内容多是歌颂祖先的功业的。许穆夫人出嫁前是卫国人,她的《竹竿》在卫国广泛流传,并从卫国采集而来。所以,《竹竿》被归入《诗经·国风》之中的《卫风》里。

《诗经·卫风·竹竿》www.guayunfan.com

籊籊竹竿,以钓于淇。

回想起我用那又细又长的竹竿,在淇水岸边钓鱼啊!

岂不尔思?远莫致之。

怎么能不思念我的家乡,然而路途遥远却不能回去!

泉源在左,淇水在右。

百泉之水在左边啊,淇河之水在右边。

女子有行,远兄弟父母。

我已经远嫁异国了啊,远远地离开了我的兄弟父母。

淇水在右,泉源在左。

淇河之水在右边啊,百泉之水在左边。

巧笑之瑳,佩玉之傩。

满脸欢笑多么高兴啊,一路快行,佩玉叮当岸边响。

淇水滺滺,桧楫松舟。

淇水水流不回头啊,用桧木桨摇起了松木舟。

驾言出游,以写我忧。

驾船在淇水游玩啊,但愿能排解我的乡愁。

卫国的淇水,是青年男女游乐、恋爱的地方。从本诗内容看,许穆夫人出嫁前也曾到此游乐、钓鱼。既是绝代佳人,又是贵族出身,想必许穆夫人游玩、钓鱼的时候,大出风头,众人争睹芳容。

全诗分四章,四句一章,各有诗意,即优美又哀伤。

第一章回忆自己当公主时在淇水钓鱼的乐事:和伙伴们一起来到淇水,拿起那又细又长的钓鱼竿,尽情钓鱼、嬉戏,那是多么惬意的事,怎能忘记呢!无奈现在身在异乡,路途遥远,再也不能回归故国了。

第二章回忆离别父母兄弟远嫁时的情形:许穆夫人远嫁异国的时候,百泉之水在左,淇河之水在右,婚嫁的车队逐渐远去;父母兄弟,逐渐远离。回忆起这个离别的场面,许穆夫人思念之情不可抑制。

第三章写许穆夫人想象回故国时的复杂心情:又见到了百泉之水,又见到了淇河之水。虽然满脸欢笑十分高兴,但不再是多年前那个天真活泼的少女,而是走起路来佩玉叮当直响、远嫁而归的少妇。

第四章写许穆夫人想象重游淇水的场景:这次不是钓鱼了,而是“桧楫松舟”,乘船游赏。欢快之余,忽然想起所嫁非人,愁绪又起。诗意一转:旧地重游,能排解我远嫁多时的离愁吗?

全诗从回忆与想象两个角度细致描写了许穆夫人思乡怀亲的强烈感情。这种感情虽然不是大悲大痛,但却缠绵往复,深沉地蕴藉于心怀之间,像悠悠的淇水,不断地流过读者的心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