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雎的小故事_范雎忍辱负重成大业

时间:2017-03-09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737 次

范雎的小故事_范雎忍辱负重成大业

人生遇到的有些坎坷是可以预料的,而有些坎坷却无异于飞来横祸。而机缘有时候也是这么巧合,这场飞来横祸却很可能成为改变你一生命运的转折点。对于范雎而言,如果没有那场灾难,他的人生命运有可能被改写,甚至中国历史的进程都有可能被改写。

范雎是战国后期的人,生于魏国。他的口才很好,曾经周游列国游说诸侯,想求得一官半职。可惜时运不济,没人赏识他。最后他迫于生计,只好回到魏国,在一个中大夫须贾的手下当差,处理一些杂事,日子过得风平浪静。

但是这种平静很快就被打破了。有一次,魏昭王(公元前295年—公元前277年在位)派须贾出使齐国,范雎自然也跟随前往。结果不知为何,须贾一行在齐国待了几个月都没有被齐襄王(公元前283年—公元前265年在位)召见,须贾很着急。有一天,齐襄王终于派人来了,须贾长出了一口气,以为是来找自己的,就赶忙接待。

没想到来人见到他之后直接问道:“请问范雎先生在吗?”须贾奇怪地说:“范雎是我手下的一个跟班,请问您找他干什么?”来人说:“我们大王一向仰慕范雎先生的大名,特命我给他送来一些牛肉、酒和十斤黄金,以表诚心。”原来,范雎在游说列国的时候,虽然没有捞到一官半职,可是已经声名鹊起了。齐襄王为了表示自己爱惜人才,就有了这番举措。

然而这对于须贾来说,无异于被扇了一个耳光:自己作为魏国的使臣,等了几个月都没被齐王召见;范雎一个当差的,居然得到了齐王的厚礼。

虽然须贾心里充满了嫉妒的火焰,但他毕竟是政坛上的老手,喜怒不形于色,赶忙让人把范雎叫来。范雎一听来人的话,赶忙诚惶诚恐地说:“范某何德何能,怎么能接受大王的礼物?再说在下只是一个当差的,要收礼也得须贾大人收才对,在下哪有资格啊?”“范雎啊,”须贾装出一副很大度的样子说:“你我来到齐国办事,不管职务高低,都代表的是我们魏国。齐王给你送礼,也就是给我们魏国面子。你要是不接受,会影响到两国的邦交。这样吧,牛肉和酒你就留下,算我们领了齐王的心意。至于黄金,就请使者带回去吧。”

别看须贾满口仁义道德,其实心里早就恨不得将范雎碎尸万段。回到魏国后,须贾汇报完公事,就直接找到魏国的丞相公子魏齐,对他说:“在下用人不察,手下当差的那个范雎居然私通齐国,在我出使的时候将咱们魏国的情报都出卖给了齐国,以至于齐王还专门派人给他送礼。请丞相明鉴!”“齐王真的给他送礼了吗?”魏齐问。“千真万确!不信公子可以问问在下的其他下属。”魏齐也是个没脑子的人,稍微问了一下,也不详查,就认定范雎是内奸卖国贼。

第二天,魏齐在丞相府中大摆酒宴,须贾带着范雎也去了。酒喝到一半,魏齐对众位宾客说:“这年头人心不古,到处都有叛徒,有的要是不亲眼见一见还真是不相信。2017-02-18 本公子就找来了一位让大家开开眼。”然后大喊一声:“还不动手!”于是一群家丁冲进宴会厅,范雎还没明白过来就被几个人架住了,他连忙问:“公子,这……这是怎么回事?误会了吧?”“误会?”魏齐说:“你自己心里干的事,自己心里清楚得很!”范雎赶快又对须贾说:“大人快救我!我肯定是被冤枉了!”

“冤枉?”须贾这时也变了脸:“冤枉你什么?你个吃里爬外的东西,平时我待你也不薄,你竟敢背着我私通齐国!你说你该当何罪?”“没有啊!我没有啊!”“没有?要是你没有私通齐国,齐王干嘛给你一个下人送礼啊?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说,你出卖了我们魏国哪些机密!”范雎一口咬定,就是不承认。

魏齐也火了,命令家丁说:“看来这是个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家伙。给我打,狠狠地打!”家丁一拥而上,先是拳打脚踢,后来又拿竹板来抽。只可怜范雎的肋骨都被打断了,一口牙全被打掉了,浑身鲜血淋漓。他意识到,再这样下去自己恐怕会被活活打死,好汉不吃眼前亏,于是他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地装死。魏齐见状,就下令把范雎用席子裹起来,扔到厕所里面去。酒足饭饱后,魏齐带着宾客们来到厕所,轮流在范雎身上撒尿。这帮人还说:“这种叛徒打死活该,死了也不能让他好受,看以后谁还敢出卖咱们大魏!”这一切,范雎都默默忍受着,等待着翻身的机会。

应该说范雎的命运比孙膑要好得多。很快,有一个叫做郑安平的家丁来上厕所,范雎看他没有在自己身上撒尿,而且还发出“可惜”的感慨,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小声对他说:“你救救我吧!你把我送回家里,我定厚报于你!”郑安平是个好心人,就去报告魏齐说:“那个死人在厕所里面,挺碍事的,能不能把他拖出去扔了?”

魏齐当时已经喝得大醉了,就顺口答应。于是郑安平将范雎救出,送到他家里,而且从此一直追随着他。家人对范雎进行简单的治疗后,觉得此地不宜久留,就带着他连夜出逃。为了不引起麻烦,范雎从此改名为张禄。后来魏齐酒醒以后,虽然觉得不太对劲,又派人去找范雎,但是为时已晚。

这个时候,秦国经过商鞅变法,已经摆脱了贫穷落后的状态,实现了国富民强。为了实现统一六国的目标,秦国经常派人到各个国家去搜罗人才。而就在范雎出逃后不久,秦国的使者王稽来到大梁,他也肩负着这番使命。郑安平听说后,觉得这是个机会,就化装成魏国的杂役人员混进使馆,与王稽混熟了,并将范雎推荐给了他。他也十分赏识范雎,很快就把他带到了秦国。

但是秦昭襄王(公元前306年—公元前251年)听王稽介绍完范雎后,他的脸色却不太好看:“一个使馆的杂役推荐的人,爱卿你就跟他聊了几句,就敢把他带到秦国来?”结果他一年多都没有见范雎。但是在这段时间内,范雎详细地对秦国的内政外交进行了考察。他了解到,秦昭襄王即位已经三十六年,可是朝政还牢牢掌握在他的母亲宣太后和舅舅穰侯的手里。穰侯和自己的弟弟华阳君,以及秦昭襄王的弟弟泾阳君、高陵君都拥有自己的封地,比王室的势力都强。虽然这违背了商鞅变法中废除封地的内容,但是有宣太后在,秦昭襄王也无可奈何。当明白了这个问题后,范雎就给秦昭襄王上书,请求接见,这回秦昭襄王终于同意了。

范雎进宫以后,秦昭襄王还没来,他就在大殿里面转转看看。不久秦昭襄王来了,宦官高喊:“大王驾到!”范雎好像没听见,还在那里转。宦官见到了赶快去对他说:“大王驾到了,还不跪拜?”范雎故意说:“秦国有大王吗?我怎么只知道秦国有宣太后和穰侯啊。”秦昭襄王一听这话,脸都气白了,但他毕竟是一位英明的君主,他很快屏退了左右,对范雎长拜之后,说:“请先生赐教!”

于是,范雎说:“秦国地处关中之地,又吞并了巴蜀,地势易守难攻。商鞅变法后,秦国的经济和军事实力大增,老百姓勇于公战而怯于私斗。可是这么多年来,秦国屡次对外征战,打来打去,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大王知道这是为什么吗?”秦昭襄王让范雎接着说。范雎说:“我看了一下秦国近些年的作战情况,很多次都是针对齐国。这是因为穰侯的封地靠近齐国,他力主伐齐,口口声声说是为了秦国,其实还不如说是为他自己。即便去掉穰侯这一层原因,攻打齐国就应该吗?齐国跟秦国隔着韩国、魏国等国家,就算打下了齐国的领土,也和秦国无法连成一片,不好管理,这样做真是得不偿失。而秦国在和大老远的齐国交兵的同时,却忽略掉了近在咫尺的韩国和魏国。所以在下建议大王,应该采取‘远交近攻’策略,与齐国修好,把用兵的方向主要放在韩国和魏国。这样,不管打下多少土地,哪怕只有一尺一寸,都是大王的。”

听了范雎的话,秦昭襄王茅塞顿开,他终于意识到范雎乃是个有用之才,当即任命他为客卿,参与兵事。直到秦国统一六国,其外交政策基本上都是按照“远交近攻”的路子进行的。后来范雎又劝秦昭襄王废掉了宣太后,并将穰侯等人贬黜。在范雎的谋划下,秦国进一步走向强大。很快,秦昭襄王任命范雎为丞相,封他为应侯,范雎达到了自己人生的巅峰。

范雎在秦国干得风生水起,那边魏国可是度日如年。因为在范雎“远交近攻”的政策里面,魏国首当其冲。魏安釐王公元前276年—公元前243年在位)再也坐不住了,就派人出使秦国。也真是天意弄人,派来的人居然是须贾。范雎听到这个消息后,就换了一身破衣烂衫,去使馆拜访须贾。须贾一看是范雎,大惊失色:“你不是死了吗?”范雎说:“托老天的福,后来被救活了。”“你在秦国做官啦?”“怎么可能?我一个亡命之徒,匆忙逃到秦国,能活下来就不错了,哪还敢奢求什么官位?我现在就靠给人做佣人为生。”

听了这话,须贾的同情心居然被唤醒了。他留范雎吃了顿饭,又拿出一件绸子衣服给范雎穿上,然后问他说:“不瞒你说,我这次前来有要事。听说秦国的丞相张禄很得秦王赏识,所以我想先拜见一下他。你能不能托人替我找找门路?”范雎点点头说:“我正在干活的这家主人跟张禄是好朋友,我也经常出入他的府邸。改天我带你去吧。”须贾说:“多谢。只可惜我的马病了,我的车也坏了,没有车马我出不去啊!”范雎说:没事,我能帮你借到。”

于是第二天,范雎赶来自己的车马,亲自驾车,载着须贾进了丞相府。须贾发现,丞相府里的人见了范雎都毕恭毕敬,纷纷让路,他十分纳闷。等到了客厅,范雎下车说:“你等等我,我进去为你通报一下。”须贾等了半天,越想越不对劲,就问府里一个下人说:“刚才进去的范雎怎么还不出来啊?”下人回答说:“那哪儿是什么范雎啊?明明是我们老爷张禄大人啊!”听了这话,须贾差点儿没吓昏过去,他连忙脱去上衣,一路跪进了客厅,向范雎请罪。

此时范雎早已穿戴整齐地坐在上面。须贾跪在那里一个劲儿地磕头,边磕头边说:“须贾罪该万死!须贾白读了这么多书,白知道这么多事,居然没想到大人能够青云直上,望大人责罚!”范雎问他:“你知道你罪在何处吗?”“太多了,就算把我的头发都拔下来数,也没有我的罪多!”“你有三罪!第一罪,我范雎生长于魏国,连祖先坟墓都在那里,你居然认定我里通外国,真是愚蠢!第二罪,魏齐把我扔进厕所,你居然不阻止,真是卑劣!第三罪,当时别人侮辱我就算了,你居然也在我身上撒尿,真是无耻!不过前两天你见到我还给我衣食,证明你良心未泯。我范雎恩怨分明,2017-02-18 就饶了你,你走吧!”须贾赶忙千恩万谢地狼狈而逃。

过了几天,须贾要回魏国了,范雎请他过来赴宴。须贾来了以后发现排场很大,各国的使者都被请来了。一开始他还高兴,以为范雎要和他化敌为友。结果宴会开始后他发现,别人都是在上席享受山珍海味,自己却被安排在下席。很快,有人往他桌子上放了一些豆子。须贾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又有两个囚徒过来像喂马一样往他嘴里塞,须贾被塞得都快喘不过气来了,上面的宾客看了,都哈哈大笑。

这时候范雎把当年须贾和魏齐如何迫害他的事情公之于众,最后指着须贾说:“回去告诉魏王!趁早把魏齐那个狗头给本丞相送来。不然的话,我就亲率秦国大军去大梁屠城!”须贾不敢怠慢,赶快归国。魏齐得知这个消息后,也惊恐万分,连忙出逃,后来被迫自杀。范雎的大仇终于得报。

人生有时充满了悖论。如果范雎没有那次劫难的话,很可能一辈子也就默默无闻了,自己满腹的才华可能也根本无法得到施展。可是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以他那次屈辱的经历和他超乎寻常的忍耐力换来的。

如果范雎能够做一次抉择,真不知道他会选择怎么样的人生。俄罗斯总统普京有一句很经典的话:没事别惹事,来事别怕事。”每个人也许无法决定自己的命运,能够做到的只能是坦然和冷静地面对生命中遭遇的任何事情,无论那是晴空万里还是乌云密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