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天初简介资料_周天初生平介绍_传奇故事

时间:2017-03-08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782 次

周天初简介资料_周天初生平介绍_传奇故事

周天初(1894—1970),浙江奉化江口街道周村人,别号天衣居士,奉化诗人石虞先生之哲嗣。出生于耕读世家,其父为清末举人。1918年经任广东盐务副使的父亲同意,与弟周天裕赴日本留学,入东京美术专门学校学习西画。1922年回国后终身从事美术教育。周天初初擅西画,继学国画,能以自然为师而独创新风,老年犹作画不息,探索新的艺术境界。曾任浙江省美协副主席、杭州市政协副主席,历任省市政协委员、市人大代表。1970年病逝。

三十七年风雨

周天初早先在上海美术专科学校习画,1916年毕业于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后经刘海粟推荐留校任教,1918年远赴日本东京美术学校习画,潜心研究西洋画的原理,尤致力于透视学与色彩学。1922年秋,周天初学成回国,任教浙江省立女子师范学校。翌年春,兼任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课务。除了在一师任教外,周天初还在其他学校兼职美术教育。1924年周天初应沈定一之请在浙江艺术专科学校兼教西画一年半;同年起,应林风眠、潘天寿之请在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今中国美院)兼职任教8年,主要教授色彩学、透视学。1923年秋,女师改称浙江省立女子中学,一师并入浙江省立第一中学。1931年6月,师范独立,杭高师范科停止招生,周天初转入复校后的浙江省立杭州师范学校任教,直至1958年退休。周天初在师范学校任教前后达37年,学生遍及浙江省内外美术界。

周天初在杭州师范学校执教的时间最长。1931年,周天初去杭州师范学校任教时,为杭师的美术教学奠定了基础。1934年,杭师建造新校舍时,周天初与该校音乐教师顾西林坚决主张美术、音乐两科一定要有专用教室,在时任校长徐旭东的支持下,几经交涉,方得厅方同意。翌年,杭师新校舍落成,教学大楼中采光良好的美术教室,就是周天初设计的。这样的美术教室,当时除国立艺专外,全省是独一无二的。

周天初筹建的杭州湖滨纪念碑,图右下侧为率部参加“一·二八”淞沪战役的驻浙国民党第88师师长俞济时将军

1934年,周天初在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兼职担任色彩学教员时,为纪念抗日英烈,周天初筹建纪念碑。刘开渠创作了“一·二八”淞沪抗战阵亡将士纪念碑,表现爱国志士英勇抗敌和人民对殉难者哀悼的情景。这是我国第一座表现抗日战争的纪念碑。纪念塔上部为青铜塑像;中部为一正方形基座,正面镌有俞济时亲笔题写的纪念塔塔名,背后镌有蒋介石亲自撰写的碑文:“民国廿一年一·二八上海战役,我将士忠勇奋发,艰苦支持三十余日,其间肝脑涂地,舍身成仁,良不可胜数,英风壮烈,民族精神,实为焕焉……西湖之滨,湖山秀美,甲于全国,昔为勾践卧薪尝胆兴越之地,岳武穆坟亦在焉,忠义有托,尤克互为彪炳,安诸将士之灵于此,信为所得,足以长垂不朽……”;下部底座为浮雕,四面分别镌有内容为《纪念》《抵抗》《冲锋》《继续杀敌》的四幅汉白玉浮雕。然而,纪念碑建成两年后,日军入侵杭州,美丽的西湖沦陷敌手长达8年。其间,这座纪念塔被推倒抛入西湖。一直到抗战胜利,淞沪战役阵亡将士纪念塔才得以重见天日。人们从西湖里打捞起纪念塔的各个部分,仔细洗尽淤泥,重新安放在原址。

1937年11月,“寇迫杭垣,学校内迁”。周天初爱国爱校,将家眷安置在乡间,只身随校南迁。1938年7月,杭嘉湖旧属省立七校在丽水碧湖合并成立浙江省立临时联合中学,内设师范部。1939年秋,联中师范部改为浙江省立临时联合师范学校。抗战期间,周天初“随校转徙,跋涉关山,老而益壮,至堪敬佩”。

当时物质条件极差,周天初喝最差的酒,用长烟管吸烟,晚上备课,用的是青油灯,不以为苦,一直坚持到抗战胜利。“朱弦一曲伯牙琴,流水高山要赏音,犹记碧湖春雨夜,泥炉温酒话文心。”是周天初抗战时期在丽水碧湖教书生活的真实写照。1943年,教育部举行推进师范教育运动,对在师范教育服务15年以上且品德高尚、努力工作、卓有成绩的教师予以奖励,浙江省奉令推荐1名,联师美术教师周天初获此殊荣。

现在的杭州湖滨八十八师“一·二八”淞沪战役阵亡将士纪念碑

抗战胜利后,联师师生告别丽水,迁回杭州,恢复原校名:浙江省立杭州师范学校。周天初继续留校任教。1947年,在杭师十六周年校庆、周天初担任教席二十五周年、执教杭师十六周年之际,为纪念其为浙江美术教育所做之杰出贡献,由二十五名同仁共同倡议发起,集资出版《周天初先生担任教席二十五周年、执教杭师十六年纪念册》。20世纪50年代初,周天初组织成立杭州市中学美术教研大组,自任组长,副组长为俞乃大。1954年,周天初与潘天寿一起创立一个国画创作小组。1958年,周天初因病退休,退休后仍坚持写诗作画并投身浙江美协的筹划和建设。1961年,浙江省美协正式成立,潘天寿任主席,周天初任副主席。

以诗画名世

对周天初的诗画,张厚植有这样的评价:藏神秀于典雅,溢古体于豪瀚,词婉气和,一唱三叹,雅有风人深致,益以见君得山水者多也。在周天初的作品中,西洋画的一些特点很好地糅合在中国水墨画中,使所表现的物体既有中国画的寓境,又结合了西洋画的透视和造型,在表现上更加丰富。谈到中西融合的绘画创新和探索,周天初有诗曰:“趋新多险阻,反古亦超趄。谁能酌其中,脱然出囹圄。绘事虽小道,造诣亦良苦。黄荃善双勾,允称无双谱;徐熙没其骨,卓然一枝树。厥初师造化,于焉成鼻祖……一味尚形似,见与儿童伍……”

1937年抗战中随校南迁丽水碧湖时,周天初途经永康拜访了友人孙宾甫,留下了一幅《驴背图》,并题诗曰:“薄海深仇不易销,东风凄紧浙江潮,惊心故园传烽火,未许闲情滞霸桥。”周天初将自己的愁绪和愤懑都寄予笔墨中。1941年周天初得到宁波失守的消息,和家人相隔多时的周天初在《梦游黄山图》的题序中表达了对家人的急切牵挂、无奈和彷徨。“……无奈沧海水,淹没故乡田,妻孥谁抛得,念之方寸间”。此间周天初的三个孩子相继离开了人世,周天初常为没能拯救家人而追悔。国殇家难中的周天初只有不断以作诗绘画来消解心中的殇情。

周天初画作

周天初虽以绘画名世,但存世作品很少,家中仅藏有两幅画:一幅《鹳山图》,是其最擅长的淡彩画,现由其女周慕梅保存。另一幅画的是鹰和蟹,水墨画,现由其子周启正收藏。前者是1959年夏杭州市人民委员会组织人民代表、政协委员参观时所作,后者是周天初七十诞辰(1964年)时所作,都是退休后画的。据南京艺术学院沈涛教授所说,他尚保存有周天初的《烟际迷离》图一幅。又据邹士润及周天初女婿说,1956年苏联伏洛希罗夫来我国访问,到达杭州时,美术协会曾请潘天寿和周天初合画一幅国画送给伏洛希罗夫。周慕梅曾整理出一个硬面练习簿,上面用墨笔写了不少旧体诗,这是周天初的真迹。写的字,正、楷、行、草都有,写得苍劲有力,是难得的一手好字。周天初的旧体诗也很有造诣。《光荣退休》七言四章是他1958年8月21日写的,其中二章说:“记得来时二十六,湖山容我作勾留;去年六十二初度,桃李盈盈雪满头。平居宁静不趋炎,逝水也曾细浪添;解放而今入蔗境,老来才觉宿根甜。”周天初除诗、书、画外,还善弹琴。他善弹三弦和日本留学时所学的日本琴。每遇知心朋友,在微醺时他就高兴地弹上一二曲。杭师音乐教师顾西林精通音律,对周天初的琴艺很是欣赏。周天初多才多艺,中青年时期社会活动繁多,与郁达夫、潘天寿、林风眠、张宗祥等均有厚交。晚年更是相交满天下。

作育英才

周天初才华横溢,难能可贵的是他把毕生主要精力都放在师范美术教学上。有许多知名的美术界朋友建议他去做其他工作,薪金比在师范教书要高得多,但他都婉言谢绝。以周天初的社会关系来说,也可以另谋“高就”,但他不慕虚荣,不趋炎附势,始终坚持在师范教育的岗位上。

周天初认为一个人从小就应该培养他的爱美情趣,而我国小学美术教师很少,先生希望通过师范教育,培养出更多合格的美术教师。周天初日本留学回国在女师、一师任教后,即积极提倡写实主义。20世纪30年代杭州美术界风靡西方的形式主义,而周天初坚持写实主义,讲透视法,强调写生(为此制作了一套写生对象)。在这种教学思想指导下,学生从美术学习中学得了较扎实的功夫。周天初坚持师范美术教学必须为培养小学师资服务,为小学美术教学服务。其绘画形式则坚持铅笔淡彩。这是水彩画的一系,当时在美国、苏联和欧洲广泛流传,与我国国画传统亦有联系,有其独具的艺术特点。周天初认为这是一种最适于幼、小教学的实用美术技术。这种为培养小学美术师资服务的思想,与一般师范美术教学脱离实际、追求纯美术基础或自我表现、自我玩乐的美术思想(这在当时是相当普遍的)是根本对立的。周天初的得意门生,曾任杭州幼儿师范学校副校长的余礼海说:“周先生的美术教学思想是我衷心赞同的,也是在我四十五年的教学实践中验证正确,全力以赴的。”

师范学校美术课没有一本现成的完善的课本,周天初便自编教材,或编写补充教材。1936年,由于小学普遍缺少美术教师和体育教师,为了解决社会需求,杭师开办了特别师范科。周天初对其中的艺术师范科花了很多心血,精心制订了从计划到每一年级的具体教材,对小学生应该教什么、一个合格的小学美术教师应该掌握哪些基本知识,怎样通过短期学习立竿见影,周天初都考虑得非常周到。因此,这个艺术师范科办得很出色,培养出一批合格的美术教师。因抗日战起,这个艺术师范科只办了两期就停办了。画要画得好,美术课要教得好,涉及许多基本原理,而其中有一些基本原理如透视学,又非空口说得明白,为此周天初很重视教具的制作和应用。大的小的方的圆的各种木制模型、石膏像、铁皮房子等等,在杭师美术课中几乎应有尽有,这些教具许多都是周天初亲自设计、亲自动手制作的。他常常教导学生,小学生知识有限,理解能力差,必须加强直观教学,否则就很难达到教学的目的和要求,把一堂课教好。他又谆谆告诫学生,小学经费有限,如果没有现成的教具,应该自己动手去做,从现在起,就要学会这个本领。

周天初平易近人,上课都是在谈话中进行,边教边提问,启发学生独立思考。他有说有笑,很风趣,学生都很喜欢上他的课。但他课堂要求很严,画得不好,就不客气地请你重画。当学生在绘画时,他总是一个一个地去看,站在背后默不作声地看着你画,到时候就指出这幅画好在何处,错在哪里。隔了一会儿他再来看,如果发现错的地方仍没有改正,他就亲自动手替你修改。改好了,他总是哈哈大笑说:“你看怎么样?”周天初受到学生的普遍爱戴,有许多学生,离开校园已有好几十年了,然而谈起周天初,仍备感亲切。

余礼海回忆说:“本人充竽中学、师范美术、劳作教学四十五年……对本人一生事业、为人具有决定影响的是恩师周天初和姜丹书。作为一个中学、师范良好的美术、劳作师资,必须具备美术与工科两方面的知识……我是在杭师得周师的启蒙教诲及以后自己的苦练,才能在专业教学中得以应付自如。

这是周师对我事业有所成就的哺育恩情,我是永世不忘的……我得益于他的,更多的是在课外,他的操行示范,影响于我……周师府上有非常丰富的国外美术藏书,有些当时省立图书馆也没有。我常如饥似渴地阅览,周师亦不厌我相扰,频频指导,或他自弹三弦。平居宁静,淡泊为怀,这种品德,在我精神上有深刻的感染。”

从1922年至1958年,我校校名几度更易,办学地点也几度变换。不论时事如何艰难,教育如何艰辛,周天初始终以培养美术教育人才为己任,循循善诱,春风化人,数十年如一日,专一持恒,从未间断,周天初桃李满天下,人皆敬称周老夫子。当时杭州中小学的美术教师,很多是他的学生。在他的学生中,知名度较大的美术家也不乏其人。

周天初在1957年腊月起患慢性胃溃疡,1958年8月因病退休,1967年3月前列腺肿大,1968年春节又染上了传染性黄疸肝炎,自谓:“沉疴宿疾。不堪疲惫,唯有听毛主席的话,潜心疗养而已。”1969年9月写《久病》七言四章。全诗乐观豁达,对前景充满希望。1970年10月27日,周天初与世长辞,终年76岁。

相关文章: